第47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73节

  第988章 老顽固

  这群人说好听的是衷心,其实就是愚蠢,他们都是老一辈的老顽固,只听信老一辈人的一面之词,当初卓风的父亲卓振东看不起我,容不下我,背后做的坏事不少,相信这群人也都知道,并且对我的印象也不会好了去,所以才会轻易的就相信姨妈的话,才会来帮助姨妈。

  难道他们就不明白姨妈做的事情是多目的愚蠢吗,想一个又一个无辜的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却不能存活,她要背负多少条人命才能安心啊?

  郭渊生怕我跑过去,将车门锁死,挡住了我一侧的车门说,“嫂子,刚才得罪了,可我实在没办法啊,我也想你安全啊,不然我没办法跟卓哥交代。这件事其实也简单,只要孩子没了,你们就没了后顾了,那就不怕姨妈的威胁了,这群老家伙也不会对你们怎么样。”

  道理的确如此,可那个孩子不是关键啊,关键是姨妈啊,我做不到看着小孩子等死,姨妈为了利益,不顾孩子的命,这样的人,简直禽兽不如。

  我做不到。

  “郭渊,这件事的关键是我跟姨妈,我不出面,姨妈就不会放手,你叫我出去,我去跟姨妈谈。”

  “嫂子,哎,你怎么就不听不懂呢,我不能叫你去,一旦你去了,你就危险了,里面那群来家伙肯定不会放你走。”

  我给他看时间,告诉他,“我的人也在外面,你以为我是自己来的吗,我既然能过来,就不怕她,并且我对外面的人交代了,如果我是分钟后没出去,肯定会报警,你该知道姨妈离奇死亡后又活了会面临多少事儿,她现在做的事情就是违法的,你不想姨妈这么大年纪了还进去的话就给我让开。”

  郭渊一怔,不敢相信的看着我。

  “别那么看我,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想进去看看,至少看看那个孩子,孩子是无辜的,说实话,我也希望孩子不存在,死了最好,可孩子是无辜的,我也是母亲,我能知道孩子需要母亲的那种心情,就算我不能做到一碗水端平的照顾两个,至少不会看着无辜的小孩子就那么死了,让开啊。”

  郭渊无力的吸口气,“嫂子,卓哥都说了,你要是看到了孩子事情肯定就麻烦了,其实,其实……他也是希望孩子……”

  余下的话变成了沉默,可这样的沉默已经诉说了全部的内容,是啊,孩子的生死才是关键。

  可像是一回事,做是另外一回事啊。

  我做不到看着无辜的孩子就那么死了,甚至是被姨妈的利益折磨致死。

  “叫我出去。”

  “哎,好,我跟你一起进去,要是姨妈的人想动你,先打死我。”

  郭渊生气的给我开了车门,我看他一眼,无奈的摇头,“你啊,跟郭家一点都不同,可你这样做对你没好处,你还是走吧,我自己进去。”

  “不行,郭家人是跟我不同,可做人不能没良心,我们郭家全家都对不起你,嫂子,一起进去吧。”

  “也好。”

  郭渊领路,一路上遇到了三四个人,都怪异的看着我。

  人渐渐多起来,发现我来的人都纷纷聚集过来,想要看看我来这里的目的。

  之前还热闹的地方瞬间安静,早有人跑进去给姨妈送消息,一阵吵闹后,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姨妈抱着怀里正在睡觉的孩子,从里面蹒跚的走了出来。

  我记得第一次看到姨妈是在顾程峰的家里,她带了顾程峰的那个有些精神有问题的妈妈来搅合,当时姨妈在我印象中是一个穿戴得意,一瞧就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并且身上总是显得高贵,看着无法叫人接近,或许是因为当时我很畏惧她,不敢上前接触,可对她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那个时候的她很年轻,尽管当时年纪已经很大,还画了淡妆,像极了电视里面很多平凡的贵妇。

  可如今呢?

  她满头白发,脸上的皱纹就像汽车轮胎的痕迹,很深很丑陋,龟裂的嘴唇上还渗透出淡淡的血珠子来,她随便的舔舐干净,冲我裂开嘴笑了,“真是有胆量,自己来的?”

  我点头,继续打量她,而后才将目光放在她怀里的孩子身上。

  孩子看样子已经有两三岁了,可身材很小,脸蛋很红,应该是在发烧,身体瘦弱,姨妈抱着没多吃力,还不时的伸手去拍孩子的小身子,小孩子的鼻子上渗透出很密匝的汗珠子来,长长的睫毛卷曲,眼睛应该很好看,可他一点都不像卓风,该是像孩子的母亲。

  姨妈顺着我的视线低头看一眼怀里的孩子,又笑了,“你看孩子的吗?呵呵,也好,叫你先知道知道孩子长什么样子,免得以后你以后在卓家不好待,虽然说我没想叫你带孩子,可你毕竟是卓风的妻子,作为卓家人,你李赢照顾好卓家的孩子,尤其是儿子。”

  我无法理解老一辈人的这种重男轻女的思想,总觉的女儿就不是自己家里人,真的很自私,并且很郁闷。

  我笑笑,“是啊,我想好好看看孩子,作为养母也好,后妈也好,我的身份都会是孩子的母亲,母亲的我自然是希望孩子起来,你一意孤行的将孩子抱在怀里不叫孩子去医院,这样怕是不好吧?我听说孩子才出院,可我去问过了,孩子还不能出院,是是不是想着卓风要回来了,就想叫卓风看看孩子,可至少孩子是个健康的孩子才行,现在……姨妈,你是真的爱卓风的孩子,还是在害卓风的孩子?在你看来,这孩子不该是卓家的及承诺人吗?作为继承人,是否该有个健康的身体呢?”

  姨妈呵呵一笑,不是很在乎的又轻轻拍了拍孩子,跟着说,“说来我还是孩子的奶奶,隔辈亲你不知道吗,也是,生个女儿,自然不知道男孩子的重要,在我们这个年代,你这样的媳妇应该被赶出去,你却还要霸占着卓家的东西,真是不要脸。”

  这样的话真是可笑,我甚至找不到还击的话,同为女人,她为何这么看不起自己要将自己贬低的一文不值呢。

  我说,“姨妈,我虽然生了女儿,可我还是生了,你呢?你的儿子是怎么来的,并且你是否做到了母亲的责任呢?你嫁给卓家目的是真的要抚养卓风还是看中了卓家的东西?在卓家破产之后你是否就回了乡下,现在却在我跟前说我的不是,你凭什么?既然现在老一辈人的都在,我们就好好将这些事情清楚,不然,还有人以为我卓尔才是作恶的那一个。”

  第989章 对峙

  众人一阵惊愕,互相低语议论。

  看他们的样子也是只单方面的认为我是那个作恶并且搅合的整个卓家不得安宁的人,可其实真正的受害者是我。

  我继续说,“当年卓家出事,我爸爸去世,卓风被扣押,是我用自己去转去了冯家的婚姻才叫张博远放了卓风,可姨妈那个时候有机会告诉卓风爸爸出事在医院,姨妈却没有说,反倒叫卓风留下终生遗憾,连爸爸最后一面都没见到。这件事你们知道吗?还是说你们只听信这个女人一面之词就以为一切都是我卓尔所为?我卓尔的来历出身你们都清楚,那时候我还没找到家里人,所以我卓尔就是个没有出身没有背景的小女孩子,我何德何能搅合的卓家跟张家还有冯家一起不得安生,当初卓风出事,姨妈背后都做了什么,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你们不清楚的可以问我,或者现在就给卓风打电话问卓风。”

  众人议论声音更大,更有人开始上前去质问姨妈,到底是在背后做了那么年坏事的女人,脸不红心不跳,任由这群人问东问西,姨妈面不改色,抱着小孩子依旧站的很安稳。她只是瞪着一双赤红满是恨意的双眼看着我,似乎要在我的身上盯穿一个窟窿来。

  我冷笑着继续说,“姨妈,因为你当年配合杜红假死,险些害的卓风在瑞士出不来,你口口声声说要将卓风当做自己亲生儿子一样看待的人,可到头来却是你来害卓风,你想过卓风的感受吗?你竟然还告诉卓风你活着,你想过当时我们的出境吗?我们好不容易从瑞士回来,面对杜红和王洛的挤压,你做了什么,你那个时候在忙着找人做代孕生下两个多病的孩子,另外一个孩子已经病死了吧,现在这个呢?你想过他能活多久吗?”

  姨妈此时的脸色才有点点的变化,只依旧抱着孩子,依旧稳稳的站着。

  她身后的一个老年人禁不住上前大声质问姨妈,“这件事是不是这样,你说,是不是?”

  姨妈不吭声,只面容依旧的看着我,连同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都没有。

  我则继续说,“叔叔,我知道你们都是从前卓家的老人了,你们帮着卓家,护着卓家,这我感激,可你们至少该看清楚你们一直相信的人是个什么样子,眼前的这个人害惨了卓家,她只求自己富贵,只想要卓家家产,当初已经叫人做代孕生下了卓不凡,你们不知道吗?”

  那人大惊,不敢相信的后退两步,颤抖着手指指着姨妈的脸,半晌才问出一串还算完整的话,“你,你,你跟我们说那合作不烦是卓家的私生子。你,你好歹毒的心……”

  我知道光凭借我的三言两语无法叫所有人相信,自然是有人在怀疑,那老者身后走上来一个人,年龄稍微小了些,可也是一头的引发了,粗声质问我,“你这样说有什么证据,你不要胡说八道。”

  “就是,不要胡说八道。”

  几个人高声附和,大叫我是个胡说八道的婊子,刚才才渐渐扭转的局面一瞬间就变了样子。

  我懂得了姨妈镇定自若的底气来自哪里,就来这群没脑子的蠢货。

  我冷笑,可也镇定下来说,“好,证据啊,我现在就给卓不凡打电话,再有,郭渊,你来说说你来卓家的目的,你被姨妈认作干儿子是因为什么?”

  郭渊脸色很差,看着姨妈,一时之间不敢开口。

  姨妈这会儿才紧张,抱着孩子的手都在颤抖,可仍旧没吭声。

  我知道郭渊也是指望不上,我果真就拿出电话要打给卓不凡,不想郭渊突然说,“我说,我说就是了,是我,是我听信了她的话,以为真的去了卓家是做干儿子,为了卓家好,其实,其实是她想叫继承卓家的遗产,要我跟卓哥争抢卓家的东西,我自然是不愿意的,所以我后来离开了,姑姑,对不起。”

  郭渊真正的辈分是该管姨妈叫姑姑,之前我只听他叫婶婶或者是干嘛,不过郭家有两户人家都是近亲结婚,自然辈分有些乱,那个年代的人只讲究男儿传宗接代,并且十分注重什么血统,尤其是那种一直富裕的家庭,自然是考虑的家庭之间关系不是很近的就可以结婚那就结婚,不然也不会有郭家的那个精神病姐姐,纠缠卓风这种荒唐的事情,还被赵家纵容这件事了。

  “你们要的证据还不够吗,郭渊亲自来说,并且郭渊当时在卓家生活了一两年,自然比任何人都清楚姨妈这个人,还有,郭渊是见过卓不凡的。”

  郭渊还没说话,那边的老者就说,“郭渊,你可是郭家的的人。你这么说你婶子,对你有什么好处?”

  郭渊无奈的摇头,一声叹息后才说,“我说的是事实,在我之前还有个卓晗,你们都知道的那个人,卓晗跟我在卓家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卓晗至今不想透漏自己的身份,其实他是财团李家的私生子,卓叔叔就是为了要撮合卓哥跟李家的合作才会暗中养着卓晗,卓晗是在乡下长大的,你们都知道的吧?当时还以为卓晗是卓家的私生子,还有那个卓不凡,可其实哪有那么多私生子啊,婶婶,不我姑姑看着桌叔叔看的那么紧,我,我妈还说,当年卓哥妈妈的死跟姑姑有很大关系。”

  “哄!”

  众人炸开了锅一样的开始议论这件事,更有人上前职责姨妈,其实郭渊没说错,卓风也怀疑过自己妈妈的死的原因,也指责过姨妈,只是姨妈一直不承认,这件事自然也就成了无人提起来的心里一块鱼刺,横竖都难受着。

  我见机会正好,继续煽风点火,指着姨妈大叫,“那个孩子已经病了,你却不顾及他的死活,就是想利用那个无辜的孩子威胁卓风跟我,你的最终目的还是要卓家的财产,姨妈,我实话告诉你,卓家的东西早就没了,现在的卓家遗产都是我跟卓风婚后一点点赚来的,你抱着的那个孩子来历不明,别说是钱了,任何东西都无权争取,我们更加不需要负责,可我作为母亲,在险些失去孩子的几次后我更加知道孩子的命是多么的脆弱,你如果有一点点的同情心都应该将孩子送去医院,而不是还在这里好下去,难道爱想看着孩子死在你怀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