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7节

  第92章 是不是男人

  顾程峰却停下来,抱着我,一直摇头,“不可以。”

  我泄气,“顾程峰,你再这样我就怀疑你是不是男人了。”

  “这样证明我是不是男人没劲。”

  好吧,的确没劲。

  我松开他,看着他强忍住而不乱动的样子,真的是心里难受的厉害,不想再叫他为难,我先洗好了出来,穿上了衣服,坐在沙发上等他。

  他出来后一面擦头发一面看我,喝了一大杯凉水,这才说,“你以后都不要这么做了。我真怕我忍不住,不知道做出什么来。”

  我哦了一声,看他一眼,啃着苹果。

  “卓尔,你别回去了,我房子定了,就在你学校对面的那个大厦,不是最顶层,其实我喜欢顶层,安静,可是没得卖了,我买的是八十七层,估计会看到云层的。”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是不是都把你一个公司搭进去了?”

  他摇头,“倒不是,就是手头拮据了一些,不过不影响,多签一笔生意就是了,你不是不要写你的名字,我就没写了。”

  我高兴的冲他笑笑,扑进他怀里,他身子紧绷的看着我,呼吸又开始重起来。

  我要躲开,他却拽着我不放。

  我说,“顾程峰,我还是离你远一些的好,不过我不已经同意跟你做了,我不会怪你的,我们瞒着卓风就是了。”

  他吞了口口水,抓我手放在身下,滚烫。

  “你帮我,用嘴用手都行,我不碰你。”

  我的天啊,顾程峰简直是疯子。

  我摇头,“我不。”

  “听话!”

  “……顾程峰,你不要我,哪天我给了别人怎么办?第一次对你不重要吗?”

  “……重要,可我不想伤害你,卓尔,求你了,帮我,憋的疼。”

  我低头看一眼,想了一下尺寸,觉得肯定很痛的,我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那个,行,你告诉我怎么做。”

  他笑了,放松起来……

  结束后我去洗手,出来就看到他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单子,看我的样子有些不同。

  我笑着走过去,他又亲吻我,亲吻了我很久在我耳边说,“说好的等你上了大学的,我不能反悔。”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如此坚持,不过我尊重他也是尊重给我自己,不做就不做呗。

  顾程峰累了躺在床上睡得呼呼的,晚上忙工作的时候仍旧能够准时起来。

  我故意没睡那么早,看着他在电脑上忙,有些时候一根接着一根香烟的抽,整个人颓的厉害。

  我给他冲了杯咖啡送过去,他愣住了,转头看我,老我往他怀里坐,“怎么还不睡,我吵到你了?”

  “没有,我一直在看书,不是要考试了吗?你都没发现吗?”

  “我在想事情,有个报表不对,一直出错,不知道哪里的问题,公司那边也在差,你给我煮的咖啡?”

  我眯眼笑,“我知道你喜欢苦咖啡,可这里没有,我包里有速溶的就给你冲了。”

  他哈哈大笑,吻我说,“你真好,快去睡吧,就很晚了,明天不是要去图书馆吗,我陪你去。”

  我点头起身,突然想到说,“我约了肖恩一起,他给我讲题。”

  顾程峰愣一下,仍旧沉浸在报表里面,该是没仔细听我说什么,我没去打搅他,洗了把脸就去睡觉了。

  梦中,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我身边亲我抱我摸我来着,我耐受的一直在翻身,可我还是没理他,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早上他仍旧起来的很早,叫来了早餐,在外面打电话。

  我隔着门缝看到他,却吓了一跳,我看到的不是他,是卓风?

  我惊慌的起身,穿了衣服就跑了出去,我担心我看到顾程峰又被他打,不想顾程峰不在,只有卓风。

  “姐夫?顾程峰呢?”

  “临时有事去了外地,给我打电话了,我才过来,吃早餐吧?”

  啊?

  我愣了愣,翻找电话,的确是顾程峰淋湿又是去了外地,明天才回来,告诉我不要单独去见网友,他不放心实在没办法才叫来了卓风,正好卓风出院,就直接过来了。

  我叼着三明治打量卓风,他一直在看报纸,我听到的打电话的声音也不是他,而是开着的电视。

  我吃的心不在焉,看看他,又看看桌面,看看电视,又看看窗外,想找些话说,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昨天的事情后来不知道怎么样了,卓风发那么大的脾气没事的吧?我又不能问,问多了他肯定知道我和顾程峰偷听了,可我实在是担心。

  踟蹰了半晌,我终究还是问出了口,“姐夫,你没事了吧?”

  “很好,全身检查结果出来显示都合格,只是需要随身携带药,不过问题不大,不好吃吗?”

  “啊?”我惊得低头看一眼手里的三明治,竟然都掉在卓子上了,我急忙往最里面塞。不知道为什么此时见到他竟然很是尴尬,连手都不知道要放在哪里。

  “……姐夫,我,我,我今天要去图书馆,你回家去吧,阿姨不是都还在呢吗?”

  “不,我跟你一起去顾程峰买的房子住。”

  “啊?”

  他看我一眼,将报纸叠好放在桌子上,拿着勺子搅拌面前的咖啡,端起来没喝,闻了闻,之后才说,“我不放心你。”

  “姐夫,你不放心我什么啊?”

  “不放心你的学习。”

  我很是怀疑,他这是不放心顾程峰吧,顾程峰都买了房子叫我过去住,他肯定以为顾程峰要和我怎么样,可顾程峰要是对我怎么样的话早就做了,何必要等买了房子呢?昨天不做了?只不过我用的手。

  我咕嘟一声喝光了牛奶,拍拍手上的面包屑,坐在他身边,“姐夫,我跟顾程峰是男女朋友,我们住一起很正常,你去怕是不好。”

  我可不想叫顾程峰心里难过,昨天晚上他那个伤心的样子我都看到了,这辈子怕是都忘不掉的,我不想在看到他那么伤心,所以就叫卓风会去。

  卓风却仍旧漫不经心的样子,看着电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跟着说,“我会一直照顾你到高考结束。”

  我愣住了,他不是一直都在照顾我的吗?

  不过也的确,好考结束后我上大学了,我可以自立。

  不想,他又说,“寸步不离,别想离开我的视线。”

  第93章 故意的

  姐夫严厉的就好像当初抓我的教导主任。

  只是他一直对我没有非分之想。

  我挫败的坐在他身边,“姐夫,你就是为了我的学习才这样的吗?”

  他点头,拿出根香烟来,没点,只夹在手心里,突然抬头扫我一眼,又扫了扫整个房间,最后落在的我和顾程峰的行李箱子上,“收拾了,我们走。”

  顾程峰买的房子的确很大,大到我都不知道要怎么下脚。

  说是三室一厅,复式的两层看起来仍旧很宽阔,我先问姐夫,“姐夫,你选择住哪个房间?”

  他看我一眼,放下了行李箱子说,“祝你隔壁。”

  好吧,如果说我讨厌卓家人,那这一次我想我是感激卓家人的,没有卓家人我是不可能得到姐夫这么激烈的关怀和主动,但是姐夫仍旧对我无欲无求,我不禁脑子乱转想了一下,他是否是正常的男人?

  哎!

  我选择在了书房隔壁的房间,可这里只有一个客房,其余的两个房间都在楼上。

  对,我故意的。

  他站在门口看了看,拽着我往楼上走,“住楼上,空气好。”

  我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头,看一眼房间说,“姐夫,你住那个吧,我住这里,等顾程峰回来了我们住这里还宽敞一些,嘿嘿……”

  我还是故意的,并且也的确啊,我一直都和顾程峰注意,我们还是裸睡。

  卓风没有任何表情,只点头,提着行李箱走进我的房间后打开,里面蹦出来的全都是我的内衣内裤,当然,还有顾程峰的额内裤。

  他看一下,挑拣出来,之后分类放着,干净的就叠好守在了抽屉里面,不干净的一起提着去了卫生间。

  我大叫,“姐夫,姐夫,我自己洗。”

  我走的太急,他走的缓慢,突然停住脚,我撞在了他的怀里。

  他的胸口仍旧像石头那样,坚硬无比。

  我捂着脑袋看着他。

  也不知道他在看我什么,垂眸看着我也不吭声,过了很久才深吸口气,似乎很是无奈的样子,转身离去。

  我站在原地有些愣神,没想明白他这是怎么了,听得卫生间传来的水流声,看着地上的狼藉,我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姐夫这是难过还是生气了?

  他从前生气起来就会不吭声,只运气,他肯定是以为我和顾程峰已经睡了。

  那我想,这个目的达到了。

  他不要我,有人要我,我就该对他摇旗呐喊,叫他看看我现在过的好不好,哼!

  卓风从卫生间出来,端着个盆子,内裤内衣全都挂起来,各种颜色,好像彩虹,之后又进去了,再出来的时候提着的是顾程峰的内裤,有些怪异的直接放在了杆子上,晾晒好了回头问我,“你们下次的时候记得最好保护措施,懂吗?”

  啊?

  我诧异的张嘴惊问,默了一会儿,我开始高兴,他是真的误会了我跟顾程峰那个了。

  我突然玩心四起,问他,“姐夫,那你说,我要是没戴套子,会不会怀孕?”

  他瞪我一眼,从我身边走过去,没搭理我。

  我挫败的看着他的背影,继续追着他问,“姐夫,你说啊,告诉我,我不懂。”

  他走到楼上,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提出来一个箱子,从里面捏着两本书又出来,径直往书房走,过了很久声音才从里面传出来,“过来学习。”

  “……哦!”

  我隔空对他皱眉,进去后他递给我一只笔,是钢笔。

  这钢笔我认识,是平常他经常用的那一只,好像还很贵,是限量版的。

  我在纸上随便的划了几道,写字真舒服,“姐夫,这个钢笔真好,写字自带笔锋啊。”

  “恩,送你了,你的字一直很难看,练练字不错。”

  “哦,谢谢姐夫。嘿嘿……”

  我欣然接受,捏着笔继续在白纸上面随便写字,写完了才发现,我写的全都是卓风的名字。

  恩,字的确是难看的要死,还不如顾程峰那个法国人的好看。

  “姐夫,你不教我学习吗?”

  他摇头,身子往椅背上依靠,脸色不是很好,他仍旧没回复过来,捏了捏鼻子,“你自己复习吧,我去楼上睡一会儿。”

  姐夫啊,你这样叫我如何放得下你?

  我的心情也顿时变坏,回头看着他,他走路似乎都有些飘,脊背也颓了下来,身上仍旧有很重的医院的那种味道,人也瘦了不少,我无比心痛,跟着他跑了出去。

  他已经走到楼上,我站在楼下仰头问他,“姐夫,姐夫……你想吃什么?”

  他的背影愣住,跟着缓缓转身,冲我笑了起来,“你会做什么?”

  “我什么都会做,我现在就出去买,我做给你吃,好不好?你……你还没好,我担心你。”

  他没拒绝,点头,“好,我想吃的正是你想吃的。”

  我也跟着笑,“那我现在就去。”

  商场就这栋楼的楼下,不需要出去,姐夫自然放心,他随手将钱包拿出来,“去买吧,少买一些。”

  “我这里有钱。”我背上书包,拍了拍,“上次姐夫给我的钱还没画完。”

  他点头,将钱包收了回去,转身继续往房间里面走,突然想到了什么挺住了脚步问我,“卓尔?”

  我才开了房门,回头看向他,“恩?”

  “你……顾程峰,他对你好吗?”

  我心头一跳,不知如何回答,我知道他这么问是因为什么。

  他以为,顾程峰对我好了就可以完全放开我了,就可以自己的新生活,与别人结婚生孩子,我就会离他越来越远。

  但是,我能说顾程峰对我不好吗?顾程峰对我是真的很好啊,跟卓风对我一样的好。

  我踟蹰着如何回答。抬头看着他。

  他却突然对我摆手,“去吧,快点回来。”他低头看看手表,“来回不过四十分钟,我在家等你。”

  我迟疑着点头,望着他往房间里面走,门没有关,留了条缝隙,我似乎从缝隙看到了他在房间里面的发愁难过的样子,过了一会儿,那房门才吱呀一声关紧,我心口上的伤口也犹如被人撕开了,疼的身子在颤。

  此时,电话突然响了。

  我低头看一眼,直接出来。

  “顾程峰,你到了地方?”

  “恩,哎呦,可累死我了,坐了三个小时的飞机,国内真是大哦,丫头,在哪里呢?卓哥去了吗?”

  “来了,我们在你买的房子里面呢,我去楼下买菜,做饭给姐夫吃,他好像仍旧身体不舒服,看起来很没精神的。”

  平常情况下,姐夫肯定会跟我一起出来,今天却一反常态。

  顾程峰哦了一声,“那你注意点,看他不对就打电话叫救护车,你早点回去,知道吗?免得叫我担心。”

  我笑话顾程峰是傻子,我又不是智障,出了门还能走丢了。

  他却呵呵的笑着反说我是傻子,“成了傻子,挂了吧,我得去忙了,今天这个客商很难缠,估计我还会见到高家人,真是烦人。”

  我问他,“还比高可可难缠?”

  他呵呵一笑,“小心我回去收拾你,臭丫头,忙去了,给你赚钱去。”

  我听着十分受用,挂断了电话,开了电梯,望着偌大的二楼,找了一圈才知道商场入口。

  才提步往前走,旁边一道熟悉的声音叫住了,“卓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