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74节

  第990章 劝告

  “就,就是,送孩子去医院,你这个女人骗了我们这么久,你还想怎么样,还想叫死去的卓家人不得安宁吗?”

  我还想再说,郭渊背后拉着我的手就走,“嫂子没走,趁现在只能走,走啊。”

  我放心不下孩子,看着那小孩子在姨妈怀里挣扎,我心痛不已,要过去抢,郭渊的力气却非常大,拽着我出来,跟着身后就换来了警笛声,里面的人瞬间安静后一哄而散,四处逃窜。

  这样的非法机会在城中村是非法,就是担心这里会出事,所以但凡是超过五个人以上的聚集都要被盘查,这里多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谁都不希望自己被抓过去盘问,不管自己身上有没有背着案件,也肯定不想自己出现在头版头条。

  郭渊先于警车赶到的前一刻,拉着我上了他的车子,一直从后面的小巷子走,顺着一条崎岖不平的土路穿过。

  出来后,肖恩跟肖老大也围拢上来,看到车内的是我跟郭渊,双双舒了口气。

  “卓尔,担心死我们了,没事了吧?”肖老大担心的看着我,从头大量到脚,确定我没事了才低声说,“没事就好,这里不能多逗留,我们先回去再说,去我那里。”

  这里距离肖老大从前的一个老房子比较近,先后两辆车顺着城中村的外围走了一圈,才上高架桥,拐了两圈,确定没人跟着了才往肖老大的住处走。

  到了地方,肖老大煮了咖啡,四个人坐下来说了刚才的事情。

  肖恩说,“看样子还是有人不相信你们电话,所以别抱太大的幻想,这件事还是没结束,只是苦了那个孩子了。”

  郭渊叹息一声,“是啊,那孩子是无辜的,可是那孩子真的活不长了,自打出生开始就一直生病,具体是没情况我不知道,只知道在好的医院住了差不多到伴随才出院,可出院后还是反复生病,直到现在还没好。昨天在医院才做了检查,当时医生就一直摇头说不行了,救不活,叫我们准备后事,我想劝说姨妈的,姨妈没说什么就抱回来了,具体想做什么,我也不知道。”

  那孩子才三岁啊,想想我们的人生,再如何凄苦,还是走到了现在,三岁就要面对生死,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我不想躲在这件事上做纠缠,更加不想叫他们多担心,直接将话题转开了说,“哥,你这边没事了吗?我嫂子那边怎么决定的?”

  几个人没想到我突然说别的事情,都楞了一下,默了会儿肖老大才说,“还在那边住着,我偶尔过去看看,最近还不错,孩子们……开始叫我爸爸了。”

  尽管灯光有些昏暗,还是能看到肖老大眼中的高兴,难以掩盖的那种兴奋,不管是谁,看着自己的孩子叫自己父亲,那肯定是高兴地,嫂子那边估计是还没能从她丈夫的死走出来,需要时间适应,相信他们夫妻会团圆的,并且当年我哥跟嫂子时间也不是我哥的错,我还真希望他们继续走到一起来。!

  “哥哥,没事就好,你也安心了不少,回头我把你的那个小公司交给你,你就不要在戒毒所了,好不好?”

  哥哥没吭声,只喝光了咖啡,又给空杯子填满了,半晌才说,“恩,行。”

  我高兴地一点头,身子往沙发里面使劲的挤了挤,跟着说,“我回来的目的就是处理好你们的事情,不然在瑞士我跟卓风过多再好也不安心。姨妈这件事我希望你们不要插手,姨妈那个人多么狠毒你们比我清楚,尤其现在这个时候,她已经是亮出了最后的底牌,孤立无援,不知道会做什么事情出格的事情来,我只希望你们能够都安全,不然我回来的意义也就没有了。”

  “卓尔,你说的什么话,难道我们都看着你不管?”肖恩不高兴的问。

  我摇头,“我知道,你也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不想你们出事,这么多年你们没少帮我,我已经长成打人了,别在当我是孩子,所以我希望你们都完全,我想通过我自己的办法来保护好你们,懂吗?相信我,我能做得到,现在姨妈还不知道你们在帮我,你们最好是都躲开,尤其是你,郭渊。”(!≈

  郭渊一愣,轻轻点头,桌没说,“我知道,可我已经跟姨妈这边决裂了,我就不会继续帮她了,最近这段时间我知道了姨妈偷偷的代孕生了卓哥的孩子,我的心情真是……哎,说什么好呢,咱们两家,真是作孽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所以我也想看着两家人安生一些,一个女人,都那么岁数了,该享受天伦之乐,好好的安享晚年,她倒是好,整天想着害别人,我真是无法接受,所以我肯定会帮你,只是我能力有限。”

  “郭渊,你知道的,我最担心的还是你,所以你还是回去吧,你那边的水果店生意好不能没有人看着。”

  “……嫂子?”

  “好了不要说了,我已经决定了,你们都不要帮我,我知道怎么做。”

  孩子啊,那个孩子就算是死了也不能死在姨妈的怀里,也死在医院的病床上,不然就算我做了好事将孩子抢过来了,还是落得一身的骂名,说是我害死了孩子。

  我心里琢磨着,这会儿电话响了,我看一眼,是卓风,没接,知道他那边应该是准备上飞机了,所以最迟两天,我要做到将孩子抢到手,并且将姨妈控制起来,这件事才能算是暂时的有了把握。

  我深吸口气,“好了,都别想了,我们先休息,等我好消息。”

  好消息,肯定是个好消息。

  在床上实在睡不着,我闭上眼满脑子都是当时姨妈吧哦走了喵语时候的情景,我不懂得一个人问会对个小孩子那么狠心,先是卓不凡,之后是卓晗,在之后是郭渊,跟着就就是我的喵语,现在是两个多病的孩子。

  都是无辜的人,都是不该被控制的人,都是该有自己人生和自由的人却被那个满心都是算计的姨妈给控制了,我就不能叫她收手了吗?

  我想,我能。

  我离开的时候没惊动任何人,先回了二叔家,简单的收拾了一番说是去乡下看妈妈,其实,我去了乡下,找刘豆。

  刘豆在那事情之后在乡下这边做了小买卖,并且买了一整条街的房子,打算开发做商业街。

  这里的乡下距离市城区很近,房子自然会升值,看着满目的拆迁楼房,我不禁感叹,有钱人都是有头脑的,金子到了哪里都会发光。

  一下车,我就看到了站在远处二楼阳台上的他。

  第991章 卓总,对不起

  刘豆一愣,盯着我看了很久,迅速的转身,没多会儿,就看到他从楼上跑了下来,跛脚跑起来很吃力,还是一直奋力的奔跑,到了我跟前停下来,大口喘息,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子,本就没多远的距离,却已经一身的汗珠子了。

  他冲我傻呵呵的笑,伸出手,想了想又在身上擦了擦才说,“卓总,我,你上次来,我不在家,我,我等了你很久还是没消息,我以为你生气了,我不敢打电话,我……卓总,对不起。”

  刚才还笑的眼睛满是水雾,怔怔的看了我一会儿,竟然哭了。

  我心口一荡,也难受起来,轻轻拍他肩头,“刘豆,别哭,我没怪你。”

  当时的情况他也是被逼无奈,并且因此而失去了一个美好的家庭,妻离子散,拿了又怎么样,毁了名声,并且他将钱都换回来了,冯飞那边也没造成多大的损失,刘豆却一辈子都无法在外面工作了,在乡下能做什么呢,还被刘家人唾弃,村子里面人也都看不起他,他当时是为了孩子才留下来,不然现在怕是不知道在哪里做着更累的工作,如今还缺了一条腿,听说是当时杜康的人追他要债,跑到时候摔断,没得到有效的治疗,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我心痛的紧紧握他的手,“刘豆,我来找你了,我需要你帮忙。”

  我跟刘豆简单的说明了情况,叫他这边直接交代好了就跟我走,他二话没说,就跟着我离开了。

  我给他安排好了住处,地方很简陋,可看他脸上的笑容,我想他是真的很愿意帮我的。

  我叫他等我消息再行动,他答应下来,看着我出门,我要关门的时候叫住了我,问我,“卓总,能问你一件事吗?”

  我隔着半边门看着他,点点头,“可以,问吧。”

  “卓总,你真的不恨我吗?”

  我笑了,其实一点都不恨,甚至在别人怀疑他的时候我还是没怀疑他,他是我一手培养起来,当初与其说是我帮了他,叫他得到了一份工作,还不如说是在我最苦难的时候是他给了我一个积极向上的机会。

  所以,我是感谢他的。

  “刘豆,我没恨过你,只是怨过你,不过你也是有苦衷的,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但凡是对我有一点点恩情的人我都会一辈子记住的,当时所有人都怀疑你,唯独我还信任你,因为你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并且也是你一直看着我从一无所有慢慢成长起来,我对你,真的是很感激,我理解你当时做那些事情的苦衷,是真的理解,不然我现在也不会去找你,所以,以前的事情就过去吧。”

  “……卓总,谢谢你,我一定会好好做的,谢谢你。”

  我笑笑,关上了房门,站在门口想了会儿才离开。

  晚上,卓风又给我打了电话,通知我去接机,从机场到市内需要两个小时,我来回需要四个小时,这四个小时我可以做很多事情。

  我直接给刘豆打了电话,“去做吧,小心些。”

  刘豆那边恩了一声,没多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我亲自去接卓风,联系了李哥过去,说我在乡下,就直接关了电话,开了另一个电话,插上电话卡后打电话给早就安排好多人过去,“行动吧,小心一些,半小时候我们再见。”

  电话挂断,我开车从小区离开,故意留下了自己的车牌,在门口等了会儿,直接开车离开。

  这段路的车子不多,我开的不快,平时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我想要慢慢的开,一直磨蹭到半小时后到就可以,也想给那边多点时间。

  我在路上想了很多,想过做这件事后卓风会如何对我,想过姨妈那边会怎么看我,想过所有还想着要帮我的卓家人是否后悔突然的倒戈,想过我周围所有的亲朋好友是否也会因为这件事与我分道扬镳。

  我不管是哪一种,我都做足了准备,只要一想到喵语会被姨妈带走,会被卖掉,会过上以前我的生活,我就会浑身颤抖。

  就算当年卓风了解那些年我的痛苦,也无法做到感同身受,更加无法知道哪怕多年过去了,那件事的阴影始终留在我心口上,无法愈合,更加无法剔除。

  我要做的就是狠,狠……

  姨妈的狠可以被人原谅,为什么我不可以,姨妈为了自己可以做出伤害亲人的事情,为什么我就不能。

  我不过是为民除害,只不过,这个决定已经思虑很久,犹豫了许多年。若非我有了自己的女儿,知道了我作为母亲要一心为了女儿而着想,我真的无法叫自己走到今天这一步。

  想起当年,卓风将我带回家里,我第一次见到徐娇娇的时候,无法感受到的那种失落和恐惧,卓风那时候还没意识到我的无助,所以更加不会体会我当时的心情。

  我不想我的喵语也跟我一样,看着家里比自己年长的哥哥,整天虎视眈眈的担心自己去争抢家产,担心自己的母亲被那个不是哥哥的哥哥害死,担心自己不能活着长大。

  不管是哪一种感受都无法叫人彻底安静,我的喵语是那么的天真可爱,她不能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我能做的就是给她最安全的和环境,哪怕这样决定叫我不如万劫不复的境地。

  我无力的深吸口气,依靠在窗户边上,看着前方的车水马龙,心里发慌多难受。

  时间还早,那边还没消息,可我已经心急如焚。

  卓风来的这么快,肯定知道了什么,姨妈那边不知道对他说了什么。

  我能想到卓风在看到姨妈后的无奈,更加知道他会做什么,除了原谅还是原谅,难道他真能下狠手将姨妈除掉吗?

  当年姨妈抱走了喵语,卓风还不是什么都没有做?

  我不想在过整天担心的日子了,受够了姨妈威胁,更加无法忍受卓风的忍让,他用自己的不忍心,换来的可是我们一家的不幸福。

  我低头再看一眼电话,时间才过去二十分钟,按照计划,现在该差不多了。

  我越发的紧张起来。

  可那边迟迟不给我来消息,我也不能打电话过去,以免暴露,这样的等待,真是叫人无法安心。

  又过去了一分钟,我的心都要飞出来,烦躁的敲打车窗,想叫自己镇定,却终究是徒劳。

  又过了一会儿,我到底是没忍住,要打电话过去。

  不想,电话上蹦出来的却是卓风的号码,电话铃音刺耳喧嚣,叫我更加慌张。

  我没接,等着电话挂断,他发了信息过来,“卓尔,回来,我知道了,这件事我来处理好吗?听话,我已经在姨妈这里了,你的人也都在,听话,回来再说,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