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76节

  第995章 很无助

  此时的卓风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在乞求着上天给我一份安全。

  我从未看过这样的他,这样的卓风真的叫我不安,甚至吓坏了我。

  我紧紧的抱住他,在他的怀里找寻了好几个位置才勉强叫自己镇定下来。

  半晌,他才呼出一口气,“想到出事我却无能为力,很无助。”

  我点点头,“我没事,我真的没事,我以后都会很小心。”

  卓风不想我再出事,出院后也跟着我,当天在电梯里面威胁我的人也似乎消失了一样,再没了任何消息,而卓风这边是否调查清楚了我也从未问过,只想着我们什么时候回瑞士,我好想我的喵语。

  这天天黑下来的时候,外面下了大雨,风很大,雨水更大,拍在窗子上噼里啪啦的声响就好像要将整个窗子都砸出个窟窿来。

  我窝在卓风身边看着窗外的风雨,更加想念起我的喵语。

  他看书的手偶尔翻一下书页,莎莎的声音将这样安静的房间渲染的多了几分吵闹。

  我回头看他一眼,他似乎也注意到了我在看他,抬头冲我温润的笑了一下,伸手轻柔我的头顶,“困了就睡吧,时间不早了。”

  我看一眼墙壁上的挂钟,才不过八点钟,搁在夏天的时候也才天黑,那里是不早了,换组平时还在公司,我笑笑,懒洋洋的窝在他的臂弯下找了个姿势,眯了眯眼睛,摇头拒绝了,“我还不困,我们不如聊天吧。”

  “聊天吗,好啊,你说吧。”

  他将书签放在才看到的那一页上,合上书本,回头放在床头柜上,拉过我的身子就继续往自己怀里送了送,很是享受的恩了一声,笑了,“说话啊,不是聊天吗?”

  我噗的笑出来,“哪有聊天还要我先说的,就是平常的那种聊天啊,你先说不行啊?”我撒娇消沉怪了他一番,他也不恼,兀自笑的更加温和,笑了好会儿,才继续说,“恩,说一说今天的天气喝我的计划吧?”

  我想了想点头答应了,“好,说说吧,我们什么时候回瑞士啊?”

  “恩,还不急着走,喵语在瑞士很好,疯子哥整天带在身边,还配备了两个保姆,现在喵语都不想我们了,呵呵,正好我们有时间出去好好走一走,散散心,不好吗?”

  我眼珠子一转,“好啊,出去走走也想,我想出去看看国内的风景了,趁着不是节假日,出去走走,我想买一些各地的特产待回去。”

  “好!”

  卓风笑笑,揉我在怀里,再没说话了。

  我们之间不是话题变少了,是很多时候不需要说话也知道彼此的心里所想,就好比现在,看他的眼神,我猜到了,他想的是姨妈的事情。

  那么个大活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了,一点音讯都没有,不管哪一方面的人都无法交代,想起来,我还没听刘豆说起那天是怎么从那么多人的看手中安全的带走姨妈的细节问题,想来也是很惊险的。

  我盯着他的眉眼看了会儿,简直是异口同声,同时问对方,“想什么呢?”

  他也一定猜到了我在想什么。

  这一次我笑不出来了,只盯着他满是愁容的眼睛,似乎明白了事情的不对。

  他说事情交给他,绝对会保护好我的安全,尽管在那之后再没了从前的骚扰,可卓风似乎也并不轻松,那天在电梯里出事后,他犹如惊弓之鸟,恨不得直接将我拴在裤腰带上才安心,可我终究是个大活人,在他的一系列掩盖下,到底还是看穿了蛛丝马迹。

  姨妈的事情到底是不简单的。

  他轻轻的呼了口气,直接问我,“想知道什么?”

  是啊,我想知道什么呢,我斟酌了起来,姨妈死了,我亲手毒死的,当时的情况我仍旧历历在目,她死的惨状就好像我很多年前第一次看恐怖片的场景,画面刺眼,叫人心惊胆寒,直到她没了呼吸,那种刀子一样的眼神仍旧在我的身上凌迟,诉说她的不瞒和怒火。

  可我,就那样安静的,看着她因为毒药的折磨一点点的没了呼吸,最后,镇定的走出那个房间,甚至跟刘豆一起收拾了的尸体。

  出来后没多久,车子被卓风从山道上拦截住了,当时有人从后车厢里面取走了尸体,而我呢?跟着卓风开车回了家,隔天,那个车子不见了,我身上的衣服也不见了,好似一切真的就那么小时的不影无踪不曾发生,可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

  卓风当年初时在国外,并且证据不足,若非卓风亲几口承认他杀了开车撞我的那个人,也当真是找不到任何线索证明他是凶手,可现在的我呢?怕是做不到那么滴水不漏。

  看他整日倦容,偶尔捏着电话的手不放,坐下来陪我看电话也是有些心不在焉,患得患失的如此严重,我知道,事情远比我想想的要困难的多。

  只是他没说,我也不曾问起。

  可现在他却想告诉我了,却是如此的被动,甚至在问我想知道什么,那我问什么呢?

  我的结局?我好像没多在乎我做了这件事后的结局多么凄惨,哪怕是一命偿还一命,我也值得了,换来了喵语的安宁,是我做这件事初始原因,那叫我饱受多年的牢狱之灾吗,我想也可以接受,叫卓风带大喵语不是问题,问题是喵语是否会接受我这个受到老与执行的妈妈。

  我心口一窒,百密一疏,我竟然疏忽了这一点。

  我突然惊恐的看向他,几乎是带着祈求的眼神问卓风,“老公,我不想出事,我不会出事,是不是?我不想失去喵语。”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喵语,可到头来却发现这一切竟然直接将想我跟喵语拉开的更远,那使我无法想想的结果,我也无法去接受。

  “不会的。”他坚定的说。

  我先是舒了口气,可片刻后还是担忧起来,这件事,到底是我做的,是我亲手做的,喵语早晚都会知道,纸只包不住火的,那电梯里的男人是谁,他又为何知道,所以我在如何小心,这件事到底还会被曝光,如果我死了,那喵语怎么办,我不能失去喵语啊。

  我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望着他。

  “傻瓜,想什么呢?”

  我狠狠的吞了一下口中,勉强叫自己神经,良久才说,“老公,我真的会没事,是吗?你说实话!”

  他张了张嘴,方才脸上还轻松的微笑瞬间消失,只变成了微微的一簇眉头,默不作声。

  第996章 说到做到

  在长久的沉默中,我明白了,我这件事,真的很难办。

  卓风的脸上什么时候如此不淡定过,可最近这段时间,真的不淡定了。

  我深吸口气,没有继续再追问,只依靠在他怀里,想着最坏的结果,我死,我活?好像不管一种方式结束这样的解决,都不是很好。

  很久后,我有些犯迷糊都要睡着,他的声音才从我的头顶上传来,有些沉闷,低沉的就好像是蛊惑我心神的毒药,叫我无比安心,“这件事我答应过你不会出事,喵语也不会出事,你们会很好,我说到做到,不要胡思乱想。”

  我没注意到他脸上的凝重,只感受到这样的气氛下多么的艰难,似乎早就遇见了我们都不好,那个缥缈不定的未来。

  在家里窄了七天后,卓风因为公司的事情不得不去公司开一个视频会议,其中还有才到没多久的冯飞。

  卓风拉着我也去了,我坐在他身边,看着视频里面的缩小了很多号的人脸,有些心不在焉。

  昨天的梦境里面姨妈的样子反复的出现在我面前,搅的我一直心神不宁,噩梦不断,那个女人啊,活着的时候就一直在威胁我害我,现在死了,还在纠缠我,可我是不怕的。

  这会儿,卓风突然转头看我,我一怔,茫然的抬头,面前的几个员工也都在看向我,我愣了一瞬间,有些不好意思的问,“怎么了?”

  “我再问你,是否觉得这个提案还不错?”

  提案?坐下来已经一个小时,我缺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哪里还知道什么提案?

  我抱歉的笑着摇头,“我,没……”

  卓风笑笑,轻轻扯了下我的手,跟着说,“那我们回去再商量,这件事我觉得问题不小,你们说的也只是表面现象,有可能电话叫对方来亲自见我,如果他们不答应,那这件事就算了,风险太高,并且当初王家的生意也从未涉及到这些,我暂时还没多想要想事业转变另一个方向的打断,尤其是现在的电商太多了,我们的东西适合电商做的产品邮寄也台短板,很多运输也的确是有些弊端,想要真的发展起来短期内是无法见到效果的,更主要,我们才启动了一大笔资金资助之前的一个项目,没有多余的资金周转,所以不需要多考虑,但是……”

  话锋一转,他没有急着再说,一时之间整个办公室就安静了下来,对面的视频里面的人也纷纷看向他,有的在低头沉思,有的在等待他的命令和决定,看卓风似乎陷入了沉思,很久都没有说话。

  直到我觉得有些不太对了才轻轻推他,他怔忪了一下才一点头,继续说,“但是,你们可以暂时观望,我们还是外行,想要涉足,需要观察,多搜集一些资料吧,今天就这样,七天后再给我看看你们的资料最后的决定。”

  散会后,我拉着卓风在办公室里面低声说话,不过是东拉西扯,问的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公司问题,周旋了半晌,卓风突然就笑了说,“你是想问我刚才什么走神吗?”

  别人看不出来,我还是能看出来的,卓风那不是思考,是走神了,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了不得事情不得不多想。

  “说吧,我很担心你,你最近魂不守舍。”

  我的话等于在撬他的口风,叫他多说一些关于姨妈的这件事,我不想直接问,也湿疹的害怕,可不问,我也担心。

  总会是要面对,祸是我闯出来的,我全盘接受,发功没有回头箭,我想我可以应付。

  “这件事……”卓风低头捏了捏我的手心,好像寻找到了很有趣的地方,捏了会儿放下来,跟着笑了,笑容很是甜润,我一见他这个样子就知道,有时不想跟我详细的说了。

  我没催问,想来他这边是没把握的,不然早就告诉我了。

  “老公!”

  我依靠在他怀里,无比担忧,想来,我是不能坐以待毙了。

  晚上。

  我借着他洗澡的间隙联系了肖恩,当时卓风能够找到我跟刘豆,肯定是联系了肖恩,不然没那么快在偌大的城市郊区就找到了我们。

  肖恩那支支吾吾的很久才说,“是有点棘手,卓风的意思是他……全扛下来。当然了,这是最坏的打算,但是现在在疏通关系,不知道是谁将这件事痛了出去,我估计是卓家的那些元老,你也知道,一个大活人,还是卓家的长辈,就算她再不好,可也我们单方面知道,在很多人眼中还是将姨妈当做是卓家的顶梁柱的,那个女人不简单,突然就那么没了,谁都担心,卓风对外说姨妈病种,送出了国,并且做足了文章,甚至还做了假的通讯记录和飞行记录,这个资料都齐全,甚至找了人做了做了视频,我这边忙了半个月,好不容易做到以假乱真的视频交出去,才算安抚了那边的心,可还是有人想看到真人,可人都没了……卓尔,你这件事做的对,真的,做的很对,但是你冲动了,你想除掉她不需要你自己动手,真的。”

  肖恩简单的说了情况后数落了我一顿,可他还是很担忧的问我,“你打算怎么做?到时候在很的包不住了怎么办?我就担心一旦卓家的那些人真的去调查把事情闹大,就算是你没事也真有了事儿,卓风在那群老一辈人眼中是很重要的,怕是不允许你跟他在一起的。”

  我一听火冒三丈,为什么我的婚姻任何人都可以来插一手,不管是谁阿猫阿狗都能来指手画脚,那是我的婚姻,跟别人有人关系?难道就是因为是卓家从前的老帮手老朋友就可以当自己不是外人了,我妈妈都没管过我的婚姻问题。

  我哼了一声,语气不是很好。

  肖恩很是无奈的吸口气,继续劝说我,“你要是真的想叫这件事做的容易些,还能保护好你们一家子的话好好跟卓哥商量,其实不难的,当初卓哥的事情不是也先写败露,还不是因为没有证据吗?你放心好了,这一次卓风处理的很好,轻易不会出事。”

  是啊,我相信吗卓风的能力,尤其是保护我的能力。

  可是,一万里面还有个一呢,耐不住这背后还有很多想害死我人在,深挖墙角的事情卓家那些忠实的狗做到可是很足的。

  挂了电话,我一直心里不安,当初的确是我冲动了没估计太多的后果,也的确,用谢晶晶说的那句话来说,我的确是变了,叫我自己都有些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