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77节

  第997章 胃癌

  那天她在电话里面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卓尔,你变了,你发现没有,你变的我不认识了。是,你应该强大,可有时候强大不是这样子的,我听说了这件事了,不管谁是不是你做的我都很意外,我也希望那个女人早点死,可我们还都是人啊,换做是我顶多大骂她一顿,或者叫人打一顿,最厉害就是耗下去,斗争下去,我不好过,那个女人也休想舒服了,可人啊,到底是做不到就那么轻易杀死一个人。卓尔,有时候我自己跟自己说,再次看到你的时候,我该不该震惊,我知道你是被逼无奈,可真的能做到的没几个人啊,当初捉个那么做了我也只是听说,后来想想也的确可怕,那可是一条人命啊,还是卓家的人,是卓风为数不多的亲人之一。”

  我深深吸口气,谢晶晶的话就像一根不停胡乱波动的琴弦,反复的在我的心口上跳动,扰乱我的心神。

  姨妈是谁啊,是妈妈的妹妹,那不等同于自己的第二个母亲吗,我这无疑是亲手杀了卓风的亲生母亲,卓风还不得不为了这件难处理的事情给我擦屁股。

  我觉得,我真该去做点什么了。

  卓风洗澡出来看一眼,眉头打结,该是看出来我的脸色不对了。

  我这个人,到底是学不来隐藏心里的事儿。

  他一面擦头发一面坐我身边,身上湿漉漉的气扑在我的脸上,擦了会儿头发,随手将毛巾扔在了茶几上,叹了口气才说,“都知道了?”

  他太聪明了,我真都比不过。

  我笑笑,耸肩问,“你不告诉我还不准我去问别人了吗,不过都是小道消息,不如你直接说了,我也知道我该做点什么,这件事是我太冲动了,我来承担,可我不知道怎么承担,卓风,你担心我,犹如我担心你一样,知道吗?”

  “知道,所以我不想说,因为我担心你,所以不想你担心我。”

  这人总是这样轻易将我的全部大道理都收纳囊中再揉成了碎片撒出去,叫我没了自己的立场。

  我生气的推他,带了几分嗔怪,“你讲道理行不行,告诉我还不行吗,祸是我闯出来,我有知情权啊,再说了,你不跟我讲,我这边做了什么给你捅娄子怎么办?”

  他却呵呵的笑起来,抓我的手握住,很暖的手心滚烫的热度,叫我刚才还烦躁的心瞬间就安抚了下来,笑着轻轻刮擦我的鼻子说,“脾气不小,你知道自己捅娄子了?我当时叫你回来你怎么不听话,事情做了知道错了,可错也迟了。”

  迟了,是啊,我捅的篓子还不小。

  我亲手杀了他的姨妈啊,他还能镇定自若的看着我笑?想来,他也是痛恨姨妈的,可那必须毕竟是亲人啊,我想弄明白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不想这么整天晕乎乎的胡思乱想,我直截了当的问,“你说还不说啊,我亲手杀了你姨妈,我还会亲手杀了别人的,你看我都杀人了我还不做噩梦,我一点没受影响,我是个冷血的人。”

  他呵呵的笑出声来,一拧我的鼻子,“你觉得人死了?”

  我大惊,不是死了吗,我亲眼见到的,口吐白沫,那么烈性的老鼠药能有几个活着的?

  他拉我入怀,声音从头顶上传下来,就像一张厚重的被子将我这几天凉透的身体瞬间温暖了过来,“姨妈没死,人在美国,说她出事了不过是个幌子。这件事你做的很好,确切来说是刘豆做的很好,他将人带出来之前我换了药,并且跟他说了具体的处理,所以你们在往山下走的时候我上去,将姨妈交给医生,那边抢救还来得及。所有人都以为你杀了她,包括肖恩也以为我发给他的视频里面那个面容枯槁的女人不是姨妈,呵呵,所以我做的滴水不漏,还想继续瞒着你,但是到了收网的阶段,所以我也不想瞒着你了,就像你说的,我真怕你自己胡乱作是再捅娄子。”

  卓风的意思,利用这件事钓出背后的人,只是没想到,事发突然,竟然有人那么神通广大直接要去害我,难怪当时卓风那么担心,他是担心因为自己的计划害了我。

  我舒了口气,心口的石头瞬间落在了地上,好似一瞬间全部的希望都跑到了跟前任我挑选,我却不知道要如何应付了。

  “那就好,我吓死了。”

  最近我也以为自己会很潇洒,会不顾一切,可我一直都噩梦不断,每次梦到姨妈的样子都会叫我窒息,似乎有人正摁住我的脖子,叫我交出我的生命。

  他呵呵的笑出声来,似乎心情很好。

  我连日来的紧张也舒展不少。

  他说的收网我还以为再等几天,却不想,隔天的中午,他打了一通电话,就出去了,这一忙就是十天,我十天找不见,电话打不进去,只有偶尔的信息传到我这里,不能及时回复,等到的也只有只言片语,我能看到的只有商场的一个个相继扑街的公司,多的都是卓家以前的老部下,这群人当初都帮着姨妈跟他的父亲一起针对过我们,哪怕是一个笑笑的门卫都没放过。

  半个月后,他回来了。

  瘦了两圈的人更显年轻了,袖长好看的手指上的戒指都松了两号,一把抱住我,笑着问我,“老婆,我饿了,家里有吃的吗?”

  我红着眼眶,激动的浑身颤抖,“有,我去做,很快就好。”

  商场如战场,多的都是看不见的血雨腥风,在这里面周旋的都是头脑,一个不留神就会栽倒爬不起来,卓风的资金多,公司也多,可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除了经验足够,手段冷绝,我还担心他的身体。

  我看着他消瘦的不成样子的身体,担忧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喉咙口,想起那段时间在瑞士的时候他的身体情况,我更加担忧,连忙给他夹菜,看着他吃一口又一口我做的味道差了几个档次的饭菜,心满意足。

  一个月后。

  商场的生意收购完毕,这段时间,隔几天晚上疯子哥就开了视频叫喵语跟我们聊天,卓风每次都困倦的险些睡着,我担忧着,看他疲倦的样子,到底是按耐不住拉着他去了医院做身体检查。

  我以为,我的生活就是这样起起落落,再不过是以后的平淡,面对世俗,没了过多的纷扰,可谁想到,上苍,始终对我不公。

  我看着医生给我的检验报告单,忘记了哭,只觉得心口疼痛无比,血腥气就瞬间涌了上来,喷溅的血珠子盖住了诊断书上那一行字,“胃癌。”

  第998章 你是我的一切

  卓风到底还是隐瞒了他的病情,之前在瑞士的时候已经确诊了,却一直没告诉我,我看到的诊断书是我自己的,我当时太着急,没注意看诊断书的名字,卓风故意藏起来叫我找,就是想打消我的怀疑,这段时间他只偶尔吃一点药维持,我来国内,他留在瑞士,本打算这段时间接受治疗,并且,那个时候治疗也是最佳时期,可现在……

  我无力的深吸口气,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想来的第一件事,我要找全球最好的医生,给卓风做治疗。

  卓风脸色苍白,嘴上已经干的起了皮,人一旦倒下来,想再起来就很难了。

  所有的亲人朋友都赶了过来,我看着他们都在,更加担忧。

  卓风啊,你是我的一切啊。

  我不敢哭,不敢露出半点不对的表情,我要坚强,这样才能陪着他,与他共渡难关。

  卓风抓我的手,没说话,似乎身上的管子已经要了他的半条命,痛的他浑身都在颤抖,我含着泪水,不想叫自己哭出来,可到底是没忍住,我狠狠地抹掉,痛恨自己的不坚强。

  他站了张嘴,我凑过去,耳朵放在他嘴边,听到他很小声的告诉我,“照顾好喵语,老婆!”

  我泪如泉涌,重重点头,我还要照顾好他。

  疯子哥从瑞士带来了之前卓风的主治医生,说了一下大概的情况,我听后脑子嗡的一下就炸了,卓风的情况并不乐观。

  这天晚上,我陪着卓风,想给他吃些米粥,可他却只摇头,有气无力的看着我,一句话也说不出口,我无法想像,从前那个强壮高大的男人,为何一夜之间就成了这个样子,我心痛,我悔恨,可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如果可以,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换他的安全。

  我紧紧的抓着他的手,很瘦,很凉,我想要尽量给他的手暖和起来,终究是徒劳。

  他只勉强睁开眼睛看着我,很久才能移开视线,好像要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我知道他很难受,很痛,每天偷偷的用药物治疗,肯定很辛苦,可我作为他最亲近的人竟然一点都没发现。!

  医生说他开的处方药都是很小的一点药片,随口吃进去就能抵御疼痛,可终究是无法消除癌症细胞。

  不幸中的万幸,卓风的癌症细胞扩散的很慢。

  我哽咽了许久才勉强叫自己镇定下来对他说,“老公,喵语回来了,现在在家里,我不敢叫她过来。”

  小小的喵语如果知道自己所面对的是什么,该如何接受,我还不能告诉她,我要尽我最大的努力将一个完整的卓风带回去,送到喵语身边,作为母亲,我要保护好她的父亲。

  卓风勉强的扯了扯嘴角,点了点头,渐渐的入睡了。(!≈

  我伏在他身边,寸步不离,甚至不敢闭眼,生怕一个不留神,他就不见了。

  想到我们的从前,风雨走来,共同搀扶,到了今天,为何是这个样子?我真的不能理解,难道真的因为我是一个扫帚星,无法将好运带给身边的人吗?

  看着熟睡的他,瘦弱的身体陷入了厚重的床榻内,整个人都好像变了样子,我都有些认不出来啦。

  疯子哥走过来,坐在我身边,轻声告诉我,“医生说可以再等一段时间安排手术,现在看来情况很好,如果可以控制的话就不要开刀,毕竟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开刀手术,医生建议保守治疗,并且卓风也交代了,万不得已不能开刀,他说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终于是泣不成声,捂着嘴巴跑了出来,我不敢当着他对面哭,可隐藏在脆弱身体之外的驱壳还是一击即破,无比脆弱。

  疯子哥告诉我,“这件事发现的早,卓风那边也在接受治疗,只是没告诉我们,他想到了肖恩肯定会去查,所以医院那边没有电脑记录,并且医生跟他是多年的好朋友,相信也会竭尽全力,现在看情况是很乐观的,卓尔,别担心。”

  我抽噎了会儿,勉强叫自己镇定,可泪水总是擦不干净,眼睛似乎也肿胀的难受,我看着疯子哥,无力的点头,就算卓风没是,想到他整天忍痛不吭声我也是非常难过。

  “哥,为什么会这样,我做错了什么,是老天看我不顺眼吗,那为什么不将全部的病痛都给我,却是无辜的卓风呢?是不是我真的是个扫把星啊?”

  “傻瓜,别胡思乱想,他这个病是以前工作的时候不注意自己饮食造成的,那时候你们还没在一起,跟你有什么关系,身体自己不注意,跟扫帚星有什么关系。现在你要坚强,卓风需要,喵语也需要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

  可我很无力。

  唯有默默的陪着他。

  我想到从前,我那个时候躺在医院,整体不清醒,脑袋上的骨头都少了一块,这几年也发现自己不如从前反应迅速,可卓风总说我很好,还是那么聪明可爱,可我看着自己的脑袋有些时候都不敢多看几眼,别说是被人了。

  与其说我们在一起我忍受了太多的苦难折磨,不如说这些苦难折磨也是我间接的带给了无辜的他。

  “卓尔。”陆少匆匆而来,一手牵着一个孩子,身后跟着双眼通红的佳佳,看到我,顿时哭了出来,“卓尔啊,可吓死我了,我收到消息就过来了,人呢?是真的吗?”

  陆少嗔怪佳佳,“你别添乱了,带着孩子先等一等,我去看看。”

  佳佳抹掉泪水,还是抽噎着,眼泪水在眼角流,满脸的心痛。

  陆少无奈的吸口气,欲言又止,最后全部的关心的话只有一句无奈的叹息,轻轻拍我的肩头,嘱咐我说,“没事,还有我们,卓风那强壮的跟牛一样,会没事的,我进去看看。”

  陆少跟疯子哥一点头,两个人往里面走。

  佳佳拉着我坐在外面的椅子上,抽搭了会儿才平静下来问我,“卓尔,是不是当时你怀疑卓哥身体不好的时候就是这个病?”

  我点头,泪水还是不自主的流下来。

  “可为什么肖恩没查出来?”

  我说,“他算准了我回去查,所以叫医生将电脑记录删除了,只有一份简单的确诊单子在他的办公室,都是背后瞒着我偷偷的去找医生的,回来国内后我们也不是经常在一起,他偶尔出去了就是小半天,我一直以为是忙工作,其实是痛的实在支撑不住了在接受治疗,我发现了不对,可我那时候被迷药迷的神志不清,昏沉了差不多一个月,我没多想啊,我……佳佳,我真混蛋,我是个不称职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