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78节

  第999章 手术

  “别乱想,是他有心瞒着你,你想查都查不出来。哎,现在你要坚强起来,自己别把自己的身体搞垮了,你还有孩子呢,啊!”

  我吸了吸鼻涕,心里难受的的要被人捏碎了一样,或许说,我的心早就没有了,只有麻木的疼痛,叫我浑身无力。

  “卓尔,你妈妈来了,在你家里帮忙带着喵语呢,我之前一直在乡下老家不知道这件事,现在回来帮你,孩子的话都在一起会好一些,我们两个轮流照顾卓哥,别哭了。”

  我重重点头,不在卓风跟前的时候我就要哭个够,免得看到他了我还想哭,我不能叫卓风担心。

  隔天早上,冯飞那边带来了的医疗团队过来了,是一个权威的医生在办公室商量的卓风的病情,多数人都赞成保守治疗,可到了其中有一个人很是反对,就是卓风的主治医生,也是他的一个好朋友。

  他私下里跟我说,“卓风情况看着不错,可这么长时间了癌症细胞我担心一旦爆发就发不可收拾,他身体瘦弱的情况台突然,之前我给他治疗的时候就是进行的保守治疗,所以维持的很好,可来这里期间他因为停过两次药物再一次进行药物干预的话会反弹的厉害,我担心抗药性起了作用他的癌症细胞会病变。”

  我不太懂他说的那些,但是想来也是有道理的,可现在看着卓风的身体状况我不知道该如何做,真的担心他被推进了手术室就再也出不来了。

  想到此,我的心就被人撕扯开了一样的疼痛。

  我想,还是要问问卓风。

  “我去问问卓风。”

  所有人都赞成,卓风现在还是很清醒的,不管如何,都要听听他本人的意见。

  可我琢磨了许久,不知道要怎么样开口。

  我想叫他好起来,自然是选择最保守的安全的方式,可卓风那脾气一定是想尽快好起来,甘愿冒险,这正是我担心的。

  “陆哥,疯子哥,你们说,我该如何说?”我问他们。

  陆少耷拉着脑袋,一夜没睡,眼睛多黑了一片,低头看了许久自己的鞋面才吭声,“直接说,但他的情绪,不过在这之前你把喵语带过来,刺激刺激他,他这个人总是心急甘愿冒险,你给他看看喵语,冒险了对他有什么好处?”

  这个法子估计是陆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可也不是不可行,可我担心,卓风那边还会坚持。

  疯子哥说,“直接说是肯定,可不能利用喵语刺激他,这样对喵语也不好,卓尔,你还是……”他轻轻握我的手,对我说,“还是按照你们夫妻之间喜欢的沟通方式吧,这样能比较说服他。”

  我想也对,卓风不管什么时候都让着我,只要我好好跟他说,他会听我的。

  我一点头,看着那紧闭的房门,深吸口气,迈着还算轻盈的步子,走了进去。

  他醒了,正看电视,电视里面说着卓尔集团的股票,最近驰恒,不好不坏,说明公司业绩很好,可他双眉紧皱,不知道是因为胃痛造成还是因为对这个结果不满意。

  我关了电话,坐在他身边来。

  他这才看向我,勉强笑了。

  我也勉强笑了一下,算是回应,给他拉高了被子,正要开口,他却对我说,“想怎么做?”

  我说,“你是了解我的,是不是?你知道我没了你我也活不成了,对不对?”

  卓风无奈的摇头,盯着我的眼睛发红,良久才点头,不用我说,他也明白我的想法。

  我做事就是小心谨慎,不似他那般整日社险,唯独姨妈这件事,我还没做好,显然我只适合保守做任何事情才能安心。

  他却说,“我想尽快好起来,照顾你们。”

  我摇头,“老公,你累了半辈子了,喵语也长大了,现在自己能玩一整天,我也不是小孩子,我们能自己照顾好自己,现在你生病了,是我们照顾你的时候,懂吗?”

  “……卓尔,我不会出事。”

  我重重点头,“我知道,可我不想你受苦,你看看你现在,你的身体承受不了开刀,懂吗?”

  他低头看一眼自己,整个人只剩下了一把骨头,这样的他跟从前那个强壮满身肌肉的人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啊。

  他很是无奈的蹙眉,盯着一个地方看了很久,还是没答应。

  我说,“老公,你爱我吗?”

  他歪头看我,点头说,“爱你,所以……”

  我打断他,“你爱我,就听我的,好不好?这辈子我都在听你的话,只有这一次,你听我的,行吗?我不想看着你受罪,手术台不是去了就好的,医生专家都商量了,你接受保守治疗可以坚强痛苦,并且可以阻断癌细胞扩散,这样你才能活下来,你不想我们一家团圆吗?你废了这么大的力气叫我们都安好的活着,不就是想叫我们都陪在你身边吗,那你突然走了,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

  卓风一愣,抓我的手突然很用力,捏的我骨头都要碎了,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是很有力气,可短暂的过后,他因为太用力而浑身颤抖,脸色都白了。

  我轻轻安抚他,“老公我知道你的心情,你真的为了我好,就听我的,行吗?算我求你了。我求了你很多事你都让着我,我送你这件事不行呢?好不好?”

  我劝说了很长时间,他都没再吭声。

  卓风坡起想要开刀后就能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康复,他就可以交代以后的事情,我明白他的倔强,可我不想失去他。

  我说,“你不答应我就带着女人走了,再也不见你,你不想我不想女儿吗?”

  他又是一怔,还想着再来捏我,已经没了力气。

  我跟他磨破了嘴,两天后,他还是答应了。

  我们立刻着手安排治疗,他被转移到了重症监护室,在里面配备了两个小护士,出来进去都要穿无菌衣服,我不想离开他,也陪在身边,每隔开三个小时就要给他注射各种药物,看他因为疼痛而皱眉隐忍的样子,我的心都紧缩在一起,却不敢移开视线,生怕一个不注意他就消失了踪影。

  三天后,我因为体力不支,昏倒在了去水房的路上,这一睡,就是一天。

  晚上,睁开眼,医生告诉我,卓风签了开刀治疗的字,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在我昏迷的期间,手术已经进行了三个小时。

  我惊慌的跑过去,期间在路上摔倒了三次,跌倒了就爬起来,不顾身边人的询问,只想尽快飞到他的身边去手术着他。

  手术进行了十七个小时,医生换了三岔,我哭坐在凳子上,屁股都没移动一下,只盯着那扇门,渴望能够听到好消息。

  第十八个小时结束的时候,门开了,灯暗了,率先走出来的主治医生走了出来,一脸疲倦。

  我颤抖着僵硬的身体,走过去,死死的抓着他的手,想问不敢问,想听不敢听。

  疯子哥急了,问道,“说啊。”

  “很成功。三次电击,人算是保住了。但是癌细胞是否扩散要看接下来的治疗。”

  第1001章 温馨

  我坐进车内还在愣神,后面有人催促我了我才想起来开车离开。

  到了家里,我看着远处正在带着孩子的卓风,跟着妈妈一起聊天,脸上洋溢的幸福简直不敢想象,可再一想之前看到的那个秦昂,我是真的开始迷糊了起来。

  卓风牵着喵语过来,帮我拉开了车门,脸上的笑容还没散去,弯腰看进车内,好奇的问我,“怎么了?”

  我怔愣了会儿摇头,可想了想还是问他,“卓风,你说,世界上真的长大很像的人很多吗?”

  他没迟疑,直接点头说,“是,很多,不过大多都是相似,除非真的化妆比对。”

  我哦了一声,勉强笑笑,“知道了,我好累,想先上去洗澡,你跟妈妈继续聊天吧,我马上下来。”

  “好,洗澡水放好了,知道你这时候回来,不过迟了十五分钟,路上塞车严重吗?”

  我直接说,“还好,是我的车子抛锚了,好在有好心人帮我,那我先上楼了。”

  我洗了澡出来,卓风这边已经做好了晚饭,喵语围着他乱跑,妈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在叠衣服,看我下来,冲我招手,“卓尔,过来,妈妈给你说件事儿。”

  我快步走过去,坐在妈妈身边,也帮忙叠衣服,都是喵语的小衣服,小孩子不知道干净,整天乱跑,一天要换好几件衣服,有些的脏污还洗不掉。

  妈妈问我,“最近想好了什么时间回瑞士了吗?”

  我恩了一声,其实是没想到,只点点头,最近公司事情多,卓风的公司也很多事情,积压了快一年的东西,东西很杂乱,我对一些业务还不是很上手,忙起来就脾气暴躁,可还是在耐心的学,只是想到一回瑞士了这边的人都见不到,我只很是有点舍不得,也是在不断的找借口一拖再拖。

  妈妈说,“没什么事情就回去吧,卓风在国内这边的主治医生也都走了,你们还是回去都好,有什么事情也能及时联系,并且现在不是公司没事了吗?”

  我一直都说公司事情不多,就是不想卓风这边太过操心,可其实我都要忙的四脚朝天了。

  但是对妈妈这边,我还必须继续撒谎,“妈妈,最近大事没事了,小事不断,所以我还是想要再等一等,卓风这边的身体我还是不放心的,想等他彻底恢复了我们再走。”

  妈妈哦了一声,笑呵呵的,“那我再等等,想着跟你们一起去瑞士,我那边还有老姐妹呢。”

  我笑了,“好啊,那就只能麻烦妈妈继续帮我带一带妙语了,哦,妈妈,今天王威打电话了,他说你在瑞士的那个房子最近有人要买,问你卖不卖,价格很好,只要处理了那你就可以转手再买一个很好的房子了。”

  妈妈摇头,“不卖了,不折腾,我在那边住着很好,你告诉他,我最近要过去,房子就那样吧,呵呵。”

  喵语走过来,笑眯眯的看着我们,“妈妈,姥姥,这都是我的衣服吗?”

  妈妈说,“是啊,喵语,你看看你的衣服多不多,都是你爸爸洗的,你知道爸爸很辛苦对不对,你不能那么调皮了。”

  喵语鼓了鼓腮帮子,嘻嘻一笑,“我知道了,谢谢爸爸。”

  小家伙越来越乖了,说话也很连贯,条理清晰,就是很淘气,有些时候我会被她气的想发脾气,卓风一直都很温和的劝说跟她将道理,也不知道她是否听懂了,反正这次听了,下次还是那么闹,可再看她可爱的样子,真是的又气又无奈。

  喵语拉着我,“妈妈,陪我玩,陪我玩。”

  卓风走过来,擦了擦手,“喵语,要吃饭了,妈妈很累,爸爸陪你玩。”

  “不要,我要妈妈,妈妈整天不在家。”

  卓风轻笑,轻轻剐蹭她的鼻子,“爸爸最近身体好在家修养,所以所有的工作都交给了妈妈做,自然妈妈就很忙了,不然妈妈用什么养活你啊,还给你买那么多好看的衣服,你不能吵闹妈妈,懂了吗?”

  喵语估计是也听不懂,但还是一点头,“知道了。”

  我轻笑,卓风也笑着拉起我的手,对妈妈说,“妈,你们先去吃吧,我跟卓尔带着喵语。”

  喵语这孩子到了吃饭就闹个没完,每次我们都吃不好,所以要轮着吃才行。

  妈妈也没推迟,抱着衣服起身走了,“好,你们聊,一会儿我带喵语出去走走。”

  妈妈一走,卓风就坐在了我身边,我依靠在他怀里,嗅着他身上还没散去的油烟的味道,很是疲倦的吸了口气,“老公,回头给我按按头吧,我最近总觉得脑子不够用了。”

  他呵呵的笑出声来,这就伸手给我揉头顶,“好,现在就揉。累了就交给我做吧,行不行?”

  我摇头,“不行,我不放心,等再检查一次。”

  “都检查四次了,医生都说没事,你为什么还不放心?”

  我就是不放心,想到那一年来的事情,我的就胆战心惊,我可不想看着他倒在病床上的样子,“再等等,你就等一等吧,叫我彻底安心才行,不然我总提心吊胆的。”

  “呵呵,好。”卓风无奈摇头。

  喵语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们,不明白的小眉头都皱了起来,自己低头玩着玩具,偶尔太托看看我们,我们就这样满心幸福的望着她。

  隔天一早,我勉强从床上爬起来,看着才五点的闹钟艰难的坐起身来,靠着床边上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才觉得清醒了点,卓风早就起来了,估计是在晨练,可我今天要去隔壁的市区现场调研,必须亲自过去,瑞士公司那边还等着我的调研报告,着急开工。

  我勉强站起来,用冷水洗了把脸才叫自己清醒过来。

  卓风已经在楼下做好了早饭,看我下来,扔了手里的毛巾,倒出来才热好的牛奶放在桌子上,对我说,“吃点再走吧,这么早开车很累的,外面有点冷,带上一件衣服才行。”

  我恩了一声,最近睡眠严重不足,一点精神头都没有,胃口也不是很好,可还是勉强吃了些,在卓风满是渴望的眼神下吃光了所有的早餐,喝了最后一口牛奶,才觉得精神好了点。

  “最近太累了,等下周一,检查结果一出来我就过去,你放心,我是去帮你,我给你打下手,还不行?”

  我笑笑,“那还不如你回来看孩子呢,我可不想看着你在我面前忙。”

  卓风笑着,却满脸的心疼,眼神里面的疼惜都要拧出水来,半晌才说,“快走吧,别迟到了,我在家里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