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81节

  第1007章 事情紧急

  “没关系,我已经出发了,一个多小时后就到了,你那里需要什么?”

  “喂,卓总,我能进来吗?”不巧,秦昂敲门,要进来。

  我起身开了门,没当回事,继续劝说卓风,“老公,你回去吧,我这里很好。”

  卓风那边却没了声音,半晌才低声问我,“是谁?不像是公司的人。”

  我看一眼秦昂,告诉卓风,“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人,秦昂,跟你很像。”

  卓风那边情不可闻的轻叹一声,“知道了,我马上到。”

  听他的语气,情况不是很好。

  卓风挂了电话,我却愣住了。

  秦昂也呆呆的看着我,一脸的不好意思,手里的一袋子水果不知道是放下还是拿回去后,半晌才说,“抱歉,我来的不是说会后,这个还是先收下吧。”

  说完,他直接离开,关上了房门。

  我定定的看着房门,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

  卓风这是生气了吗?可也不知道与吧,有个男人来我房间就生气也未免太小气,这也不是卓风的性格才对。

  我再给卓风打电话,却已经关机了。

  到了很晚,天都黑了下来,院子里面亮起了车灯,我一直在等他,自然是担心的没睡觉,不想打搅被人休息也没通知别人,看到车灯亮起来,我就着急出去了。

  不想,来的不是卓风,是王老板。

  “王总?”

  他下车吐了口痰,又叼着香烟,跟着问我,“卓总,我这边出了点事儿,你跟我去工厂说吧,实在是事情紧急。”

  刘豆之前跟我一起猜测的是王老板肯定会因为缺钱才对我们的货进行了质押,可这样下去他损失也不小,所以背后肯定有人在操控,可突然改了主意跟我谈,我像是背后的那个人变卦了,他这里成了替死鬼,自然就向主动找我妥协。

  我想跟着去也不是问题,至少能叫他知道他那边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那价钱方面我么还能再商讨。

  我说,“好,等我一下,我进去穿件衣服。”

  我拿了衣服出来,出来前发了微信给卓风告诉他我去了王老板的工厂叫他来了直接休息,我则叫上了刘豆一起。

  刘豆正在跟自己女儿通电话,说到一半就被我拉走了,坐上车子了还在跟他女儿说事情,车子开了一段出去他才抬头,凑过来低声问我,“卓总,该不会是想跟我们主动说违约金的事情,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是王老板背后被人耍了。”

  这都是我们猜测,可看情况也是不容乐观的,我们在人家地盘上,王老板这样的人看着就不是好说服的,突然将我们都叫过去了,事情不一定是有转机,或许就是为难我们。

  到了后没多久,王老板叫人将我们两家之间签订的协议都找了出来,还打印了一些新的给我们,所有的合约都没变,唯独变的只有交货的时间,比预期的延长了半年。

  半年的时间足够我们的产品销售上市并且看到回头钱了,这样做无意识叫我们的钱都打了水漂,并且单方面的修改谢意,我们肯定不会同意。

  “卓总,这件事呢我不放直接跟你说,其实我缺钱,你看我的工厂连轴转,24小时不停歇,我的人工和费用都是一笔不晓得费用,你这边价格那么低廉,我不能再按照你之前说的那个价钱给你供货了,所以……”

  所以他这是只因为自己有困难就不顾我们的利益直接要我们接触合约重新签订啊?

  我不禁冷笑,“王老板,你这样不好吧?”

  他呵呵的笑,露出一口黄牙,口气很重,看着我的眼睛眯成来的一条缝隙,满是犀利的光,半晌才说,“这件事我也不想的,可我们现在的时条件真的很艰苦,你也看到了我们的人工多么的高,所有的原材料都是我们自己出,你们要求那么高,算下来我们真的是不赚钱,我不是资本家,可我也是老板,我一个人养活手下一帮人,我也不容易,是不是?你看你们卓尔集团财大气粗的,不能只拿我们开刀,是不是?”

  这话说得,好像是我们剥削他也一样。

  我不想跟他多废话,这价钱我们已经提高了好几倍,合作了两年又突然变卦,单方面的解除合约,这是违法的。

  我说,“王老板,上次的那么批货我们认栽,但不代表我们好欺负,你不按照规矩办事我们只能走合法途径了,赔偿的钱对你们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你这样子做事我们以后怕是也没有办法继续合作。”

  我宁愿再找新的合作商也不想被人宰割,我们是大门大户,可不代表我们的钱都是大风吹来的,难道我的手下人就不需要开支了?

  “呵呵,卓总,您这话……有点生分了。”

  这时候跟我讲矫情了,还真攀不上,王老板是一个十足的奸商,看他今天的做法也不是一个想要跟我们讲道理的样子,我哪里还有耐心跟他周旋。

  我说,“我最后提醒王老板,您说的办法我们是不接受的,合约上怎么写我们就怎么做事,你们想违约,那我们只能捍卫我们自己的利益了,两日后我回去后,会安排律师找王老板,钱和你们之前你们亏钱我们的货我们肯定也会追缴,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先走了。”

  我起身,带着刘豆要走,面前的门却被堵住了。

  站在满口的两个穿着深绿色工作服的工人面带凶狠,好似要吃了我们,摆明了就是不想我们走,不是鸿门宴,看似鸿门宴。

  我气不打一处来,这样强买强卖的还真是第一次。

  我回头看向王老板,他依旧坐着吸烟,似乎从我见到他开始就没离开过香烟,不管是吸还是没吸,香烟都在嘴里面放着,身上的衬衫尽管换了,可还是有很重的味道。

  这个房间阴沉的没开什么灯光,头顶上还有一只灯一闪一闪。

  王老板哼了一声,警告我,“想出去,可以?要问问我手下的工人,你们是大老板,还在那点钱吗,我们这里真的是实在没那么多的材料供应,你也看到了我这都过的什么日子,你还逼我,那就别怪我用点非常的手段了,卓总,你也知道,生意不好做,尤其最近这两年,这里多少工厂都倒闭了,我们能苦苦支撑还不是因为我们的货好,可我们的货好就应该有我们货好的价格,你给我们的价格是我们所有的合作商中最低的,你这叫我们在外面还怎么做生意?”

  第1008章 卓哥来了

  我早前跟这边合作的时候已经调查过这里的价格,货好是一方面,价格是普遍最高的,我们刚开始做这个项目的时候就想过,所在在合作开始我们就故意将价格放在了最宽松的位置,就算以后想降价也还是最高的,现在却反咬我们一口说我们是最低,这简直是无中生有。

  这种人是被钱迷惑了眼睛,真的是拿我们当软柿子捏,想叫我妥协,痴心妄想。

  “王老板,今天你就算是将我们扣住了,我们也不会同意的,那合约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我签了字也不会直接生效,公司是我老公的公司,我不过是帮忙跑腿,最后我还需要回去跟我老公商量,我是……”

  “放屁!卓尔,你别当我是傻子,卓尔集团包括很多公司都是你的名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但是企业法人可是你老公,你就是个拿着钱行使权力的富太太,你也有签字的权利,想糊弄我是不可能的,今天这个合约你是签还是不签都给我签了才能走。”

  他一声暴怒,惊得我浑身战栗,可这样场合我还真不会怕的,想叫我妥协,不可能。

  我也说,“王老板,你威胁我还想叫我跟你合作吗?你也不想想,即便我们同意了,折合约作数吗?你是不蠢,可你太自以为是了。”

  他暴怒,挥着衣袖一伸手,“来人啊,给我把人扣了,今天这个合约不签也不行了。”

  刘豆怒吼一声,挡在了我跟前,对王老板说,“王老板,你敢?我们可不是自己过来的,过了几天我们没回去我们的同事肯定会过来找我们,或者直接报警,怕是到时候你不光拿不到荷叶灰还会吃官司蹲监狱,你好好想想,你怕不怕?你这工厂,还有你自己的情况,是否经得住这次打击,你自己好好想清楚。”

  王老板是很在乎,只冷笑,啪的一声点燃了香烟,那一口大黄牙又因为烟油染重了一层,跟着说,“好啊,那就看看我敢不敢,把他们扣了,关进后面仓库。”

  “王老板,我们交情多年,你就这么对待我的妻子的吗?”卓风的声音从外面飘了进来,隔着厚厚的房门,还是能够听到他强而有力的声音,中气十足,给足了我才有的一点慌乱之后的镇定。

  听外面的声音,来的人还不少。

  站在我跟前的刘豆也很是舒了口气,放松下来对我说,“卓总,卓哥来了,我们没事了。”

  我点点头,没说什么,盯着卓风一步步的往我跟前走,我一伸手,他就将我拉到了他跟前,打量我一番才继续说,“王老板,我们之前合作过时候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一句话,这年头人情不好交,彼此只有合作不谈交情,这样才能一起赚钱,相处的久,所以我从未跟王老板说过任何私情,那几年合作也的确很顺利,不想几年不见,王老板也喜欢攀关系了,还威胁到了我妻子的头上,这件事恐怕有些不好做啊。”

  卓风跟王老板合作这件事我真是不知道,只不过打听了王老板这边的各项条件都很好我才主动叫人来谈的合作,却不知道还有这层关系,那王老板当初却没说过这件事呢,如果我知道也不会继续找他合作,一个合作了多年的人突然就加价了那肯定背后就是开始宰熟人的手段,我不想做冤大头。

  “呵呵,卓总啊,你们夫妻一起来,怕不是要一起打压我这个小本经营的小工厂吧,那我……呵呵,看来还真不能让不了,直接说了吧,我缺钱,你也看到了,我现在的情况,我十分缺钱,老婆孩子都走了,我孤家寡人一个,手下兄弟不少,都靠着我养活,我真是到了不得已的地步才开始这么做。你老婆不合作,那我就要想点别的法子了,不过现在你也来了,那就更好办了,直接签约,我们合作继续,这批货我会如期送出去,并且绝对保证质量,但是价格……上涨了五倍。”!

  我大惊,刚才看他给我的合约上价格还是原来的两倍,这就变成了五倍?

  我没吭声,只瞪着王老板,这样的人怕是生意做不了多久,我们不对付他,后面也指不定多少人对他出手。

  卓风不气反倒笑了,“好,我还想看看你到底能怎么做呢,五倍的价格吗,我还真不能同意,并且之前你们签下来的违约金和欠我们那批货我已经叫人做了折旧,这个是我们大约估算下来的钱,你看一看,如果可以,现在签字,那我们再谈是否合作的事情,如果你同意了赔偿,余下事情我们好商量。”

  卓风这样说无非是想给王老把你一个台阶下,他已经不对在先,还想强求我们,不走法律途径也不可能继续合作,并且看现在情况,我们想走怕是都走不了了。

  我看一眼外面站着的人,那是……肖老大?他怎么来了,还有李哥,以及肖老大的一些手下,来了不下十个人,这阵行不小,可我们人再多也不如人家工厂人多。(!≈

  我倒吸口气,没吭声,轻轻扯了一下卓风的手,他低头看我,笑了,轻轻摇头,继续对王老板说,“你看好了吗,看好了就签字吧,我们也好继续说别的合作。”

  “碰!”

  王老板终于怒了,这只笑面虎也知道了什么叫生气,狠狠的敲打桌面,撕碎了手里的文件,怒吼,“卓风,你别欺负人!”

  还不知道是谁欺负人,我总算知道了什么叫穷人之短了,他穷他有理的想法总是在这些人脑子里不断蹦出来。

  我们有钱就应该做冤大头任他宰割吗?

  我笑笑,问他,“王老板,你在说反话吧,我觉得现在欺负人的是你,而不是我们啊。”

  “……哼,你们一对儿狗男女,别以为有了几个臭钱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来了我的地方还想走就美有那么容易了,今天就这个合约你们必须签,给我围上,签字。”

  啪,王老板将厚厚的一摞子文件狠狠的摔在桌子上,怒吼的对我们说,“签字!”

  肖老大一听动静,立刻跑了进来,推推嚷嚷,挤了进来。

  我还没瞧清楚,就看到一尺长的刀子被一个人提了出来,啪啪的拍打在桌面上,脸上一条长长的刀疤犹如一条蜿蜒的虫子,阴森恐怖。

  “王老板,你说说,要怎么签约?我们的合约你撕毁了,那是否再打印一份才行?”卓风冷笑着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