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82节

  第1010章 小声些,都被听到了

  尽管他没说话,可看他的样子我就猜测是秦昂。

  我问,“你为什么怀疑是秦昂,他跟我只是巧遇,就不能巧遇了吗?”

  他突然很生气,眼神里面像是有火,看了我半晌,压低了声音说,“我不准你跟一个与我长得差不多的人巧遇。”

  什么破理由,“老公,你都多大的人了,还乱吃飞醋,难道还不准我以后出来工作了?”

  他没吭声,只重复说,“不准跟我长得差不多的人巧遇。”

  我无奈,这个人有些时候就是讲不了大道理。

  反正遇都遇到了,还能当做不认识了?

  我说,“反正你别见到了人家就跟看到仇人一样,听到没有?”

  “我尽量。”

  我生气的狠狠你了一把他的脸,他痛的直拧眉头,还是说,“这件事我来处理。”

  我不同意,明知道我担心他的身体,“不行,你要是坚持,那我就叫我哥把你送回去,反正你还是病号,你不听我的总要听我哥的话吧,你还要管他叫哥哥的。”

  卓风使劲抿了一下嘴唇,“我身体早就好了,别当我是病号,还有,这件事我来处理,你担心我,我就不担心你了吗?好了,睡觉吧!”

  我还要再说,直接被他的话噎了回来。

  “叮!”

  电话铃音,我跟卓风同时一怔,看向了门外,只一门之隔,外面是通向各个房间的通道,很多人都会听到房间里面的声音,尤其是晚上,肯定因为太过安静,连通走量尽头的鼾声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他皱眉看着门口,起身要开门,紧跟着一串急促的脚步声走远,卓风哗啦一声将房门打开了,我也跟着跑了出去,刚才那电话铃音就在门口,听着就不像是路过的人的电话,所以肯定是故意在外面偷听的人,那会是谁?

  不禁愣住了,拐角处站着的秦昂低头编辑短信,听到我们这边的开门声音才回头看向我们,愣神的问,“你们……有事?还是我吵到你们了,我在跟我的客户发信息。”

  卓风抓着我的手半个身子都将我挡住了,不叫我上前,我只看到秦昂的半张脸,不好意思的冲那个方向摆了摆手,不得不站在卓风的身后依靠着他。

  卓风安秦昂,“你的公司叫什么?”

  秦昂的声音里面就透着不好意思,先是呵呵一笑,才说,“小公司,我的公司就是个搞小商品的,比如头花发饰这些,不过也都是一些高端人群用的东西,所以做工很是讲究,还有我还是一个大公司的业务,自然是背后借着大公司的名字顺便给自己的小公司搞点业务,恩……那我去外面忙,不好意思。”(!≈

  秦昂顺着一个方向走了几步觉得不对又突然调转方向走了回来。

  再次回来的时候继续跟我们道歉才说,“对不起,打搅了。”

  看秦昂那样子也像是故意来给我们找事的人,我就觉得是卓风这次大惊小怪了。

  “老公,人都走眼了,我们回去吧!”

  我歪头看他,脸上还是一股怒气,盯着秦昂离开的方向看了几分钟才转身走回来,跟着说,“这件事肯定不平常。”

  我都被他气笑了,轻轻扯他的手背,“好了,我知道了,肯定不简单,那我们早点休息呗,你不累吗,恩?”

  他关了房门,低头想了会儿,跟着一挑眉,笑了,满脸的不怀好意,“你想做什么?”

  我愣住了,做什么,就是休息啊,睡……

  好吧,他就是到了七老八十还是老色鬼。

  “懒得理你,没正经的父亲。”

  他伸手,将我一个公主抱,扔在床上,人就扑了过来。

  凑过来在我脸上仔细的瞧,薄薄的吻就压了上来,跟着喘息着问我,“老婆,你说说,我们多久没做了。”

  好像真的很久了,他出院后身体一直不大好,我也不想他累着,即便想了也忍着,后来他说担心喂不饱我就给我买了一些‘东西’,可也没用过几次,我那时候每天都工作,累的腰酸背痛,哪有那种心思,现在反倒……

  我脸瞬间就烧了起来,凑到他耳边问,“行吗?这里隔音不好,并且我们都没有办法洗澡,还有,唔……”

  许是长时间没那个了,他一个绵长的吻压过来瞬间叫我浑身没了力气,他也有些身体颤抖,那不听话的手就直接生进来,在我的内衣里面不断摆弄揉搓,没多会儿,我身体就像着了火,迅速的燃烧起来,我不由自主的发出一串呻吟,恩了一声,他换换将我送来,微微喘息,眼睛里面像点了盏灯,亮晶晶的看着我。

  我们彼此的呼吸都喷在脸上,就像是盖在身上的火焰,撩拨着彼此的心。

  “老婆,我们出去洗澡,我知道地方。”

  这里他来过一脸次,但是上次来的时候还不是这么荒凉的,那时候还有旅游景区,还有很多酒店,附近也有很多居住的居民,除却交通不好之后每个地方都不错,现在很多地方都拆迁,唯独路算是好的,可这里的基础设施都没有了,他说的知道地方还真不知道是否存在了。

  “老公,你说的是哪里啊,啊,轻点,恩……我,我想……”

  他低沉的一笑,软舌在我的耳根处一扫,惊的我浑身鸡皮疙瘩就起来了,问我,“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啊……”

  “老婆。”

  这人,不等给我说话的机会,身体就盖了过来,三下五除二衣服就被脱下了个干净。

  身上一片的凉意袭来,我打了个冷战,他掀开了被子将我们包裹起来,盖在一起。

  不知道什么时候,卓风身上的肌肉又回来了,瞧着就无法移开眼睛。

  我伸手上下抚摸,看着那喷张的火焰正昂首挺胸着,似乎要将我撕裂了一样的张扬。

  可我已经等不及了,只希望那火焰立刻将我冲破。

  他有些颤抖的手轻轻抚摸我的身体,从脖颈到胸口,一路顺滑,最后落在身下。

  我隐忍着,战栗着,只听不断的念我的名字,猛然的挺入,我身体里憋闷的许久的火似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一瞬间就冲了出来。

  他低头看我,眼神迷离,在我耳边轻语,我早就没了任何思考的才思绪,哪里还听的到他在说些什么,只看到他一双火的眼睛要将我吞噬。

  冲击的力量一次次的迈进来,我徜徉在他温热的身下,肆意宣泄我身体里面隐藏了许久的欲望。

  痴缠的身体在满是温热的被子下面谱写着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痕迹。

  突然,他的一番话钻进了我的耳朵,“小声些,都被听到了。”

  第1011章

  我一怔,立刻清醒了,瞪大了眼睛,他却满脸的挑逗,似乎很是喜欢这样的呻吟,可我早就羞愧难当,咬着薄唇不肯叫自己发出任何声音来。

  他笑着猛然进入,低头问我,“怎么了?”

  我闷哼一声,身子冲出去又回来,死死的捆住他的腰身,低声恩了一声,“老公,轻点,我们要速战速决,这里不是地方,啊……”

  他的猛烈律动惊得我又是一阵叫,我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忍住了最后的浴火,只在喉咙里面低吟着。

  他却坏笑着,低头告诉我,“吃不饱的人,是不是没满足,那我们现在换个地方。”

  第1011章 老公,轻点

  我一怔,立刻清醒了,瞪大了眼睛,他却满脸的挑逗,似乎很是喜欢这样的呻吟,可我早就羞愧难当,咬着薄唇不肯叫自己发出任何声音来。

  他笑着猛然进入,低头问我,“怎么了?”

  我闷哼一声,身子冲出去又回来,死死的捆住他的腰身,低声恩了一声,“老公,轻点,我们要速战速决,这里不是地方,啊……”

  他的猛烈律动惊得我又是一阵叫,我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忍住了最后的浴火,只在喉咙里面低吟着。

  他却坏笑着,低头告诉我,“吃不饱的人,是不是没满足,那我们现在换个地方。”卓风你才是个永远也吃不饱的人……

  抗议无效,事后他又带着我开车出来,最后停在了海边,几次后终于肯放开我才抱着我说起了最近的情况。

  我来这里三四天了,时间倒是是过多快,卓风在家里那边也没闲着,手头上能动用的资源都用了,就是在找这个王老板背后的底细,却不想,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但是卓风相信,那个人没几天也该露面了,现在看来王老板也是被成了夹板的饼干,里外都不是人。

  所以他能别逼急了打算扣押我,说明背后的大老板肯定是要丢弃他这枚棋子了。

  看卓风那么自信,我却没放心下来,这件事总觉得不是那么简单。

  我告诉他,“你别怀疑秦昂就是了,我相信他,尽管了解不多,可我的直觉不会错,你就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你看看你……”我看向他的身上,衬衫还没系好扣子,露出里面结实的胸膛,上面的伤疤一层叠加一层,看着就令人心痛,胃部的地方伤疤最是触目惊心。

  我心痛的轻轻抚摸,想到他生病的那段时间我就像是要疯了一样害怕失去他,眼前的这个人就是我的一切,我不想看到他出任何危险。

  自然,这件事他说他来处理,我却不能全都交给他,王老板那边我也会去查一查。

  我说,“老公,答应我一件事儿好吗?”

  他呵呵一笑,捏我的脸,“什么事儿,你是想自己去查,所以即便我发现了什么也不能阻挠你吗?”

  我点头,反正也是瞒不住他,那就不瞒着,直接说,“我觉得王老板背后的那个人还没那么快就露面,现在王老板是指缺钱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也说了他是自己染了毒瘾才会这么做的,所以我认为啊,跟背后的那个人关系不是很大。”

  卓风却说,“这件事的话……你真想自己去查?”

  我重重点头,抚摸着他下巴上的胡茬子,想了想才说,“这件事我怎么想都不太对。王老板的背后会是谁呢,好像也不知只针对我们,可这么做对谁有好处呢,对我们是没好处,难道对王老板就有好处了,这不是在糟蹋自己的工厂和名声吗,这样子以后怎么做生意啊,看望老板那样子也是个缺钱的主儿,不会跟钱过不去的。”

  卓风没吭声,只轻轻蹙眉看着远处,我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外面风很大,车窗开了一条缝隙,呼呼的风声就像是游荡在人间的魔鬼,嗷嗷的怒吼着。

  海边黑不见底,但是在月光的映衬下还是能看到那边滚动的浪花,一重重的席卷上来。

  卓风该是在思考,我也没打断他,想着自己的心事。

  王老板那个人是个爱财的小老板,之前做生意都小心翼翼,不过人是会变的,他吸毒后肯定更加需要钱,看他现在的样子也不是那种乱做事的人,有条不紊,并且很多厂商都还在跟他联系做生意,只针对我就我了讹诈我的钱?这里面肯定是有人从中作梗啊,他难道放着我们这么高价钱的公司不要嘛,岂不是很傻?

  所以,他能这么做的主要原因就是背后受人指使,并且那个人其实他也不是很惧怕,顶多就是鬼迷心窍了,只是看中了对方的条件,就是钱。

  并且,是不担心失去我们这样的客户的,那对方就是跟我们差不多的一个大客户,并且是我们敌人,并且答应了会弥补他的损失才会如此。

  那会是谁呢?

  我正低头琢磨,卓风突然说,“我猜测是沈之昂。”

  可沈之昂不是已经不怀疑了吗?

  我不懂的问,“为什么这么说啊?”

  “恩,沈之昂背后做了什么还不清楚,但是他最值得怀疑,你觉得呢?”

  我觉得……

  我摇头,“还不清楚,但是我觉得他的可能比较大,可他为什么这么做啊,王老板生产的东西跟他没有任何话联系吧?沈之昂就算是做中间商赚差价,可这里面他也是吃力不讨好的,王老板那个人现在那个德行,指不定过段时间就变成什么样子,对沈之昂没好处的吧?对他没好处的事情还做?我还是不太相信。”

  “恩,回去在查一查,这件事我觉得背后还是有人制止,就算那个人没控制王老板也肯定暗中跟王老板做了什么交易,我……”

  “咚咚!”

  陡然,外面有人敲车窗,我们同时一怔。

  卓风帮我穿好衣服才开始整理自己的衬衫,换了个姿势坐好,才慢慢的将窗子降下来一点。

  秦昂半晌脸露了出来,笑眯眯的看着我们,先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跟着说,“抱歉啊,我,我的车子在那边抛锚了,我还以为这边没人,到看到了亮光就过来了,没想到是你们,能不能……帮我?”

  我一听也急了,这附近都没人的,车子坏在这段路的话可就只能在这里无助的等到天亮了,我一面找外套一面说,“那等一等,我们现在就过去……”

  “你做什么?”

  卓风回头低声问我。

  我愣了一下,他微微眯起了眼睛有些不高兴的扫过我的脸,跟着回头问秦昂,“你不知道旅馆老板的电话吗?”

  秦昂拿了电话出来给我们看,“没电了,要不我也打了,我是想出去的,这几天都不会回来,所以没想起来充电,反正都跟那边的客户说好了,就没当回事,没想到现在都赶在一块了。”

  我知道卓风是不想我帮忙,我也不想卓风多想,就说,“那我帮你打电话吧,我这里有号码,哦,我叫刘豆开车过来送你过去,你的车子留下行不行?”

  这没修车的,我想这个办法也不错,我没出面,卓风肯定不会说什么了,不想卓风这个醋坛子说,“不用,我现在拖车带他回去,外面服务区有修车的师傅,我打电话叫他们现在过来,你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等我,我来开车。”他回头指了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