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83节

  第1012章 不高兴

  我是想着过去帮忙的,看卓风那个样子就是想将我支开,我无奈的笑笑,不跟他争辩,这个人要吃醋就吃去,我还落得清闲,一点头,“好!”

  哪想,秦昂说,“那个,我那边还有很多东西,并且我刚才打断修车的,现在东西都摆在了地上,还有很多客户需要的资料都散落了,我想卓尔,你能帮我去找一找吗?”

  人家开口了,我不能不去,也没有理由不去,可瞧卓风那样子,是不高兴的。

  我也没在意,“成,我先跟你过去找找,你们研究研究怎么拖拽吧,实在不行就将车子放在这里好了。”

  我没看卓风,直接跳下车,披上了衣服,就打算跟秦昂走,卓风在身后叫我,“卓尔?”

  我站住,回头看他。

  他随便的从里面抓了个外套跳下车,跟我说,“你开车过去,我沿路跟他一起找,你晚上眼睛不好用。”

  的确是,我车祸后一直都觉得到了晚上之后这视线有点不大够用,还真是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哦了一声,不好意思的对秦昂说,“我着眼睛的确是不好,那叫我老公帮你吧,我去开车,你的车子在哪边?”

  他愣了一瞬间才指着远处的方向说,“在西北角的路上,你小心些,我的工具也都撒了一地,注意两边的路。”

  “知道了。”

  我又钻进车内,卓风还是不放心的过来告诉我,“小心点,我们随后就到。”

  我一点头,车子就打着火了。

  他还趴在车窗上看我,一会儿又说,“小心开。”

  我无奈了,这人一直就当我当成孩子。

  “知道了。”我忘记了秦昂在身边,吧唧亲了他一口,看他脸上渐渐缓和的表情,我才将车子掉头。

  这一路上还真是特别的黑,我开了远光灯,还是觉得看不大清楚,走了好长的路才发现路边放着的车子,还真像秦昂所说,工具放了一地,还有些已经因为过往的车辆倾轧过,工具都陷入了泥地里面。

  我找了个合适的方向停车,先将地上的工具收拾起来,开了秦昂车子的车门,呼啦,里面的文件又因为一阵风吹来,全都打在了我的脸上。

  我担心被风吹走了,死死的抓着车门不放手,等到身后一双强而有力的手过来支撑我才放松身上的紧绷,回头的那一刻,我以为我看到的是卓风,可听到远处卓风的叫喊声我才知道身后挨着我那么近的人是秦昂。

  我愣了一瞬,立刻从他的怀里钻出来,有些尴尬的道歉,“不好意思,我刚才想把工具放回去,没想到那边车窗户没关系,两头的风对流直接将我文件吹出来了,我力气小车门关不上了。”

  “我知道,随意我跑过来了,你过去看看是不是那边还有文件,我这边都是新打印的,还没整理,不知道是否缺失了,都是很重要的东西。”

  我盯着他有些不对的脸色点点头,将手里的东西交给他才往身后的方向走,咚,竟直接撞在了卓风的怀里。

  卓风拉着我,按住我肩头,我仰头,就看到他一双紧皱的双眉和满是愁容的脸,跟着说,“急什么,怎么了?”

  我也不是做贼心虚,就是刚才秦昂那个亲密的举动叫我的确有些不自在,好在卓风没看到,不然又要吃醋了,我摇头,“没事,我着急找资料,你来的时候看到了没有,我刚才开车门又吹出去了几张。”

  卓风伸手递给我,没吭声,还是低头在看着我,许久后才说,“我来看看车,你先回去,在车上等我,这里冷。”

  “恩。”

  我将资料全都递给秦昂,快步的跑回了车上。

  车门一关,的确是暖了不少,秦昂将收拾好的资料都递给我,撸起袖子,也跟着卓风打下手,卓风掀开车盖看了又看,一样工具一样工具的摆弄了十几分钟,跟着抬头跟秦昂说了什么,秦昂一直摇头。

  卓风再没说话,只看着手里的东西愣神,跟着盖上车盖,对我招手。

  我开了车门下去,“怎么了?修补好了是不是?”

  卓风点点头,“是,有个零件丢了,看样子是早就松动了,所以这边漏油,你们,油都没了,就算是现在加了油也白费,只能等一等找个东西把这里固定住才行,卓尔,你看看我们车上有没有绳索之类的东西,拖回去吧。”

  “哦,我记得有,刘豆习惯在车上放一些东西的。”

  我开了后备箱,翻找了好一会儿,总算找到了一条绳子,刚转身,装进了秦昂的怀里。

  秦昂手快的架住我肩头,冲我笑笑,低头看我,眼神发亮。

  我一愣,仰头瞧着他,这样昏暗的光线下,如此近的距离,他跟当年的卓风真的好像,简直就是。

  我盯着那张脸看,似乎一瞬间脑子就回想起来很多年前我跟卓风在一起的林林种种,期间我们如何开心,如何甜蜜,那段时间我们才确定关系,几经波折想要睡在一起都不能成功,他总说要找一个很特别的地方给我留下更好的印象,可最后还是因为各种原因就随便找了个地方,不过依旧叫我众生难忘。

  那时候我不知道,跟一个男人在一起做那种事儿是那么的令人兴奋,不管多少年过来,我依旧对卓风的身体痴痴不忘,每一次都能叫我……

  我使劲晃了晃脑袋,想的有点多,不知道是不是被风吹久了,脑袋也有些发昏,脸颊发烫,我狠狠的吸口气,再看清眼前的男人,不,他不是卓风,不是,我很确定,他不是。

  卓风眼神更加犀利,更加坚定,却不是像现在这样的轻抚带着几分挑逗。

  挑逗?

  是,挑逗,他为什么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我怔忪的站在他跟前,近在咫尺,好似心跳也在加速。

  突然,身后一把手将我拽走,我扑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味道扑面,我才清醒,这瞬间才明白过来,我眼前的人才是卓风,是我一直需要的那个男人。

  “老公,我刚才差一点……”我想要解释。

  那边秦昂抢走了我说,“刚才她踩到了脚下的石头差一点跌倒,还好我过来了,绳子我拿到了,我来拴吧,你们上车,听我喊就可以了,我在后面跟着。”

  卓风眼神不善,面容冷的像刀子,狠狠的盯着秦昂看。

  在我轻轻扯他衣袖的时候他才僵硬着脖子点头说,“恩。”

  卓风拉我上车,我被按着肩头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仍旧有些发蒙,盯着面前的黑夜有些迷糊的自己问自己,我刚才这是怎么了?

  第1014章 冯飞要来

  冯飞要来?

  我愣住了,他来做什么?

  “公司出事了?”

  冯飞来了之后我们一直都没怎么联系了,谢晶晶那边也一直躲着他,冯飞的意思是会给谢晶晶一些补偿,张川说不要,两个人都躲着冯飞,冯飞却非要给,现在闹的局面很僵,见面不见面都很尴尬,冯飞那边似乎也情况不是很好,碍于心里的过意不去和对我们都是朋友之间的那份抱歉,整天也是活在愧疚中,但是这件事也不是因为是愧疚就必须遵照他的意愿来才行,到底谢晶晶跟他之间的事情是很复杂的。

  我点点头,没多问,想着还是先给冯飞打个电话再说。

  “那你去吧,我跟他联系。”

  拨电话之前,我想到了谢晶晶,想问问她那边的情况,冯飞突然来这里,那肯定是有事情了,我猜测是跟谢晶晶有关系。

  电话接通,传来她懒洋洋的哈欠声,“宝贝儿,我没起床啊,你做什么,还在那边出差吗,我都要闷死了,你家里一堆小孩子,喵语见了我就不撒手,可我带不了三个小孩子,只去过两次,你都不在家,没人陪我逛街。”

  我笑,“你啊,现在好吃懒做,工作也偷懒,小心张川嫌弃你。”

  “嘿嘿,他不会,我没嫌弃他整天忙的不陪我就不错了,啊,你找我有事啊,在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我去你家时候陆哥说你那边情况不大好啊。”

  “恩,没什么,就是有点棘手,卓风来了,还带来我哥哥肖老大一起,人很多,相信事情还好做。哎,我问你,你最近跟冯飞联系了吗?”

  谢晶晶哦了一声,半晌才听她那边传来一声叹气,“最近联系了,两天前吧,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最后的意思,我说不要钱,张川公司那边情况也很好,所以现在的状况是基本稳定,但是冯飞不死心,非要帮忙,这不背地里给张川介绍了很多客户吗,所以张川才忙的脚不沾地的,他想年内上市,但是上市这个事情还真是不好办,冯飞在帮忙。其实……哎,卓尔,冯飞总以为亏欠我了要帮我,这叫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好像我是用我的身体来做的这件事一样,我真是不想跟他再有任何瓜葛了,这对张川也不好啊,张川还以为这生意都是你们给介绍的。”

  我理解冯飞的良苦用心,可这样做的确是不好。

  我亦是无奈,“冯飞刚才来电话要来我这里,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想问问你,是不是跟你那边的事情有关系,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猜测冯飞来这里是找卓风的,想叫卓风出面跟张川联系,你如果不想接受我就告诉卓风,你想想该怎么做。”

  谢晶晶那边很是沉重的叹息一声,“叫我想想吧,要不我直接去问张川算了,那个傻子,还没想明白为什么一回来生意就多了,总以为只自己的公司效益好呢,真是没法子。”!

  张川那人有些时候挺聪明,有些时候就是想法简单,这么多年我也算是了解,这件事怕是还真不会多想。

  不过冯飞要是坚持,我们这边怕是也拦不住,他人脉广,想做什么还是能做的。

  “晶晶,我劝说你啊,还是三个人面对面好好谈谈比较好,毕竟这件事还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你说呢?”

  “恩,我知道,等冯飞从你那边回来的吧,啊,那这样吧,你告诉卓哥,冯飞找他如果是想帮张川公司上市的话就帮吧,其实我也想帮帮张川,奈何我现在有心无力啊。”

  “好了,知道了,臭丫头,有困难不吭声,给了冯飞机会,回头我在收拾你,先挂了,啊,对了,你再去我家里的话多陪陪佳佳,她最近一直情绪不大好。”(!≈

  佳佳知道了开心的事情之后一直躲着陆少,陆少就跟一个黏皮糖似的整天纠缠佳佳,佳佳走到哪里他就跟着到哪里,陆少不知道开心的情况,可是佳佳知道,这叫她一直愧疚着。

  晶晶也是知道的,很是无奈的说,“知道了,都是苦命的人,真是痛苦,我现在就去。”

  挂了电话,我才给冯飞打电话,他那边似乎很忙,声音也很嘈杂,过了十几秒就突然安静了,该是找了个比较安静的地方说话,很是急切的问我,“怎么了,我在车站。”

  我好奇的问,这人怎么还去车站了,这里可是没车站的,只有路过的车子,并且还是一天只有一趟,从高速走过来需要两个小时呢。

  我问,“你不是要过来吗,在车站去哪里?”

  “是啊,我的车子怀在这里了,我在等人来修理,顺道过来看看车票。”

  我恍悟,“哦,知道了,那你就叫公司再派一辆车子呗,别折腾了,再等等过来估计就天黑了,你一个人来多危险?”

  冯飞笑了,问我,“你关心我啊?”

  我一怔,这是关心,可作为朋友的关心不是很正常嘛?

  “冯飞,你别闹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闲心开玩笑,我这边真的不安全,你过来我真的不放心,你先等一等我打电话给公司叫那边派车过去接你,等车子修好了也不知道多久呢。”

  “呵呵,没关系,这马上就好了,只是轮胎保胎,你在那边情况怎么样?”

  我想算是好吧,现在肖老大还在王老板那边监工,等着这批货出来了我们就可以离开,前后不过十几天,“没事了,你放心吧。”

  “恩……对了,卓尔,我有件事想问你。”

  我恩了一声,“问吧,什么事儿?”

  “你……现在过得好吗?”

  “……”

  我愣住,这个问题听起来多问很暖,可也十分尖锐,我好不好的问题通常都是一些过往的情人之间才会问的话,可现在他来问我,就有些十分的不合适,我笑笑,“冯飞,你也知道,我……我就是很好啊,跟卓风在一起,饿不着,冷不找,他那人一直对我很包容,我很好的。”

  “那就好,我就是想确定,不然等我去了看到你过得不好,我就想撬墙角了。”

  呃!

  我脸刷的一下就热了起来,使劲蹙眉,不知道如何往下接话了。

  他那边却依旧很轻松的说,“别多想,开玩笑,啊我的车子修好了,回头再聊。”

  我怔怔的,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电话都挂断了,我仍旧沉浸这份震惊中。

  陡然抬头,对上卓风那双犀利的双眼,惊的我浑身一跳,“卓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