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84节

  第1015章 欲罢不能

  卓风点点头,坐了下来,背靠着我,自己抓了把盘子里面的樱桃吃。

  我盯着他后背看了会儿,脑子一团乱。

  之所以如此心虚,是因为我们之前说过这个问题,跟冯飞之前,我不想有任何联系,可刚才我竟然忘记这件事了。

  是我的不对,我说,“老公……”

  “冯飞要来吗?”

  卓风的语气听不出多大的波澜,尽管他已经知道了我在跟冯飞打电话,那就是已经在门口站了很久,可是没打断我,不算是偷听,只是不想打断我跟别人的电话,我想。

  我说,“是。”

  他吐掉了樱桃胡,跟着说,“这樱桃不是很新鲜被吃了,你胃口不行,还是少吃,荔枝的话,吃点没关系,我吃了一颗,剩下给你。怎么了?”

  他嘴里叼着一颗樱桃,活像是一个正在摆弄香艳姿势勾引我的浪荡小公子,我不禁噗的笑出声来,“你干嘛那么看着我啊?”

  “恩,看着你想什么呢,是不是我没伺候好,还在跟他联系?”

  到底还是生气了,只不过没像之前我跟秦昂接触的时候那么气氛,只小眉头皱着,瞧了我一下,盯着我看了会儿一伸手,将我拽到了他怀里,低头打量我,含糊不清的说,“看什么,想什么呢,你的小脑袋?”

  我嘻嘻的乐,亲了他一下,见他这幅可爱的样子,真的是又爱又恨,“老公,你少吃点醋我就更喜欢你了。”

  他哼了一声,“你别给我打翻醋坛子就好了,我也少生生气,接触被人我没意见,可别谁都接触啊,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就知道气我,我真是……”他突然假装发狠的低头狠狠的咬住我的脸,叼起来老高,满是口水,很重的樱桃的味道,笑眯眯的又亲了过来,告诉我,“我生气是因为那个秦昂跟我那么像,你是不是嫌弃我老了?”

  我哈哈大笑,卓风啊卓风,多么有自信的一个人,现在竟然觉得自己老了,我问他,“你老了吗,你哪里老了,你看看你现在不是很年轻嘛,你还能一次三四次呢,你,唔……老公,你浑身都是汗,你唔……”

  他的吻就像是冬日里的阳光,夏利日的清风,总叫人欲罢不能。!

  吻了我很久,他才不舍的将我松开,轻轻喘息着低头看我,眼睛里面满是小小的我的影子,映衬在他好看的双瞳中,默了会儿笑了,“老婆,这辈子都不要想离开我,我卓风虽然说不会说什么好听的,做事有些时候还有点大男子主意,可我认定了你,你就不要想离开我了,你做那么多气我的事情对你有什么好处,恩?还不是要被我教训几次,冯飞那边我不是不像你跟他联系,你也看到了他每次跟你通电话都借着机会要跟你说些叫你心思乱的话,这我能忍吗,如果不是因为我跟他多少年的朋友,我估计都能揍他到生活不能自理,并且你跟他还是很好的朋友,我不能阻拦,只要你这里还有我,我知道你不会走。”

  他手指头轻轻戳我的心口,笑了,眼角上的纹路就像是这夏季里面的一丝丝的微风,吹得人心里都起了涟漪。

  我伸手抚摸,纹路又消失了,好似已经印刻在我的心里,永远的挥之不去。

  我说,“老公,我有分出,你干嘛不相信我啊?搞得我最近都小心翼翼的,跟别人说话了就心虚。”

  “傻瓜,我有那么可怕吗?知道你有分寸,可是别人没有,尤其是那个秦昂。昨天是不是他做了什么?”(!≈

  我一怔,卓风知道?

  我没坑神,他又低头在我嘴唇吻了一下,问我,“昨天拖车的时候你去他车里找东西,他对你做了什么?”

  当时……

  当时是有点不对劲,我当时是愣住了,可现在想起来黑灯瞎火的估计是没看清楚吧,我当时也将秦昂当成了和作风呢,我说,“估计是没看清楚路撞到了一起,不是故意的,你看他不是没做别的事情,等下次我再发现不会了你再收拾他。”

  卓风呵呵的笑,低沉的笑声好像喉咙里面滚过了什么一样的舒服,我也听到浑身舒爽,懒洋洋的赖在他怀里,深吸了口气,“老公,你身上都臭了,去洗澡去。”

  “恩,你给我洗,好累啊,今天打了三个小时的篮球。”

  平常卓风自己锻炼身体的时候都好几个小时,可打篮球还是很耗费体力的,我给他揉肩头,这人的身体就跟铁一样,好像就生病那段时间瘦的皮包骨头,现在恢复了跟以前一点变化都没有。

  我说,“还是那么硬的身体,跟石头一样,你起来,我给你洗澡去,起来啊,我拽不动你。”

  他故作浑身无力的赖在床上,任由我如何拖拽都动弹不得,只仰头看我,一双好看的眼睛笑眯眯的,嘴角上挂着甜蜜,似乎还有刚才胡乱亲吻我的时候留下的口水,豁然起身,我这边还在用力,突然没了支撑,我后退几步,就要跌坐在地上,他一伸手,又将我抓了回去。

  唇齿相交,纠缠在一起,犹如一对儿才确定关系的恋人,耐心的享受彼此的美好。

  良久,他低头问我,“老婆,我想了,怎么办?”

  我没好气的捶打他,“别闹了,这大白天的,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呢,我哥哥那边一直都没好好休息,我们现在过去看看呗。”

  他呵呵的笑着点头,“好,那还是要给我洗澡。”

  他赖在不动,像个小孩子。

  我无奈的摇头,“好,给你洗澡,走了。”

  这里的浴室是个公用的,周围封闭也不是很好,我们一起进来,肯定很多人好奇,路过的时候多少都会多看上一眼,我就在这边的地方挂上了帘子,觉得看不到了才放水脱衣服。

  卓风站在我身后,挡住了后面的窗子,等水洒下来帮我擦后背,说好的我给他洗澡,却变成了他给我洗澡。

  他低头问我,“老婆,现在的头还会经常疼吗?”

  好像最近都没有了,之前医生说我的头骨缺失的那部分有些时候会因为生理反应有些排斥会影响头痛,之前会有头痛时候,可最近都没有了,我说,“没有啊,你生病后都很好了,怎么了?是不是后面的地方很难看,看得到吗?”

  我梳头发的时候都会很特意的将后面的头发遮挡好,不然总觉得会露出来一大片看着难看。

  他圈住我,滚烫的身体任何是都都像一团火将我燃烧包裹,脸上的胡茬子在我的脸上蹭,剐蹭我的我浑身酥麻,“没有,就是担心你。”

  可我又何尝不是担心他,我恨不得整天叫他都身边配备着医生,这样就能时刻观察他的身体,我害怕癌细胞复发。

  我说,“老公,我们回去后都做个全身检查吧。”

  他没决绝的一点头,“好!”

  洗澡出来已经临近中午,我们吃了饭就赶往了王老板的工厂,车子还没到,就发现了不对。

  第1017章 解围

  那科长此时才伸手,满脸的恭敬跟卓风打招呼。

  卓风只点点头,却指着我说,“这是我妻子卓尔,卓尔集团其实是我妻子的东西,我不过是个打工的。”

  那科长一怔,立刻看向我,笑容更大,满是惊讶,双手就要伸向我这边。

  卓风却在他的手递过来的那一刻直接接了过去,握住,“你好,我们来这里不过是考察工厂,不过王老板的工厂是跟我合作多年的了,这里的货很好,相信也不会出现污染这样的小事儿,是不是?”

  王老板听了也跟着附和,“是是是,呵呵,这都是小事,我这人做事就是小心谨慎,像排污这种事儿肯定是特别小心点,科长,您就放心好了,我马上处理,这不是出了点小意外吗,呵呵……恩,正好,人都在,也赶在饭点上,我们现在去吃饭,我们伙食我跟你们说,那可是相当好的,真的,走走走!”

  王老板特别热情,比我最初见到他的时候还要热情,拉着卓风的手,满眼的感激。

  最近因为上头开会,对环境污染这里治理的非常的透彻,很多工厂都关门了,这里因为地势比较偏僻,并且也的确不是污染的工厂,所以工厂还能保住,可上头只要来了人,别说你这边不合格,就算是合格也都是人家一句话的事儿,所以卓风的这番话无疑是帮了王老板。

  王老板那人认钱,自然不会跟钱过不去。

  我深吸口气,想来这件事也可能是好事。

  这里的饭菜其实也就那样,至少比我们在住宿的地方吃的好,不过味道还不错,我吃了不少,看卓风细嚼慢咽,也十分放心,起身想出去看看我们的货都出来的怎么样了,才起身,卓风就拉住了我,“怎么了?”

  他说话声音突然很大,是那种特别担心的问,引来了周围人的观看,我脸色有些挂不住了的害羞起来,弯腰低声说,“我出去看看咱们的货,你别大惊小怪的,我没事,你好好吃,别溜号,吃到七成饱,知道吧?”

  我的话还没说完,科长就呵呵的笑了起来,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真是好,跟我妻子一样,也很关心我,呵呵,夫妻感情好是好事,呵呵,那卓总这是要出去?哦,对了,我来了也不能白来,也要出去看看这里的各项指标,哪怕是走走过场也要看看,恩……我就不吃了,王老板,你叫个人跟着我们,至少有个人给我们领路。”

  科长的意思我知道,我已经嗅到了贿赂的味道,相信卓风也知道,可他突然这么殷勤,卓风肯定生气,我看卓风的脸色,就知道事情不妙。

  这才帮了王老板,不能再这件事麻烦了,连忙说,“科长误会了,我出去想透透气,不想看工厂的环境,这些都是我丈夫在管,我只是来凑热闹的,嘿嘿,刘豆,吃好了吗,我们出去透透气,我想出去看看对面的风景。”我在桌子底下轻轻捏了一下卓风,提醒他别冲动,回头又对刘豆眨眼。

  两个人心领神会,一个没动继续低头吃饭,一个已经扔了筷子起身应声,“知道了,走吧,我也想去看看,那科长就对不住了,我们可不想看工厂,那太累了。”

  科长呵呵一笑,点点头,有些尴尬,可还是起身,跟着王老板的人出去了。

  我跟刘豆顺着另一个方向走,里面就剩下了卓风跟王老板,相信卓风也不会放弃这个时候跟王老板好好谈谈,只要两厢说清楚了,那合作的事情就肯定顺利了。

  才出来,刘豆就凑过来神秘的问我,“卓总,问你件事儿。”

  我点点头,踩着这里的台阶,走的小心翼翼。

  “那科长是不是想要什么好处了?”

  那好处要不要我们都要给,只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给还是王老板给,看情况那科长是赖上我们了,看似今天的事情对我们有利,实则是科长已经拴上了我们,不给东西,回头对外面胡说八道什么的,那我们岂不是吃亏了?

  我说,“交给卓风吧,他肯定有办法,我现在就想着这批货呢,我们从后面钻过去。”

  刘豆呵呵一笑,“知道了,这边走,我认识路。”

  这里刘豆来过几次,之前的合作都是他在跑,并且很久之前卓风跟王老板合作的时候刘豆也来这里跑过腿,几次住在工厂里,自然比我熟悉,怕是都要比这里的工人熟悉这里的地形。

  他轻车熟路的带着我七拐八拐的进了一个漆黑的小胡同,进去后一股发霉的味道,跟着就是呛人的臭气,我们被顶的立刻转身,就看到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神神秘秘的样子,看我们站在巷子口,愣住了,抬头打量我们,看了我们一会儿就转身跑开了。

  我好奇,打算跟着进去,刘豆将我给拽住了,低声告诉我,“卓总,别进去了,我们换条路走,这里边好像……”

  他的话没说完,就拉着我走开了,走的特别的急,我好奇的看他,这人脸上的是害怕的表情?刘豆还有害怕的时候?

  “怎么了?”我问。

  走出去一段路他才说,“卓总,之前不是说了,这里很多人都是黑户口的吗,并且好多都是流窜作案的罪犯,手脚都不干净,我们还是别走那么阴暗的地方比较好。”

  来之前我是听说了,可没见到,之前只觉得有些残疾人,没想到还真有这样见不得光的工人在这里,我也后怕起来,感觉脊背都起了一层薄薄的汗珠子,加快了脚步走开了。

  “卓总,别那么怕,还有我呢。”

  我忍不住说,“就是怕啊,我知道还有你,可现在情况不一样,我们不能在这里惹事,走,快走。”

  紧张的走了一段路刘豆才停下来,抹了把额头,回头看一眼,确定没人了才对我说,“没事了,卓总,你搞得我都紧张了。”

  我笑笑,“紧张点好!”

  我发现人年纪大了真的就胆子小了,尤其是最近,总觉得心里发慌。

  “到了。”刘豆突然说。

  我愣住,站在一间无比大的厂房门口愣神,大门开着,里面有工人在做工,巨大的机器运转竟然一点噪音都没有。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些东西。

  刘豆介绍说,“这都是之前王老板从国外买来的好设备,专供生产高端产品的,非常精准,没有噪音,你看这里,都已经解放了人工,高效率的生产,不出五天就能出来全部的半成品,不过最后成型还是需要人工的,你看……”

  刘豆突然愣住,盯着那边看。

  我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