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86节

  第1020章 愧对那张脸

  沈子昂跟秦昂的握手照片,清晰的就像电子显示器上的大字报。

  卓风看一眼,眉头皱了起来,先是轻轻叹了口气,跟着才说,“我就说这个人不简单,你现在知道了?”

  秦昂的确是不简单,可不能光看这一张照片就判定所有啊。

  我说,“冯飞,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个东西,能说明什么?”

  冯飞漫不经心的说,“是监控上的截图,就在沈之昂公司楼下的那个商场门口,当时沈之昂应该是去见一个客户,在路上遇到的秦昂,看两个人的样子该是早就认识了,并且说了番话,我想你们还是很愿意听的。”

  冯飞挑眉看我一眼,跟着说,“沈之昂的身边被我按了监视器的,你们不是早就知道吗,不过就在两天前你们来这里的时候那个东西被人破坏了,在最后的关头我将之前录下来的东西做了简单的分类,汇总到了一起,你们听听吧。”

  他拿了一个小录音笔出来,按了两下,沈之昂的身影冒了出来。

  里面沈之昂的声音好像很着急,只听他说,“这件事你务必成功,卓尔喜欢的男人是卓风,你就是卓风,卓尔喜欢的男人如果是我,你要及时来通知我,如果她喜欢的男人是冯飞,现在就去接近冯飞,不管怎么样,你都要握住一样重要的东西,不然愧对你那张脸。”

  所以,跟沈之昂说话的人是秦昂?

  不想,另外的一个声音不是秦昂,是个女人,“我知道,可我做不到,我不是你,我做不到的。”

  我倒抽了口气,这是什么情况?

  那女人哭哭啼啼的,说的话有些语无伦次,也没听出来多大的内容,只是为什么是个女人,按照沈之昂的那番话的意思说的不该是秦昂吗?

  听到这里,卓风好奇的看一眼冯飞,有些不耐烦,“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飞说,“那个女人叫秦霜,是秦昂的妹妹,也就是之前你们在山上游玩的时候见到的那个跟在沈之昂身边的女明星。”

  我点点头,也想起来这个声音了,的确很像。!

  冯飞又说,“秦霜跟秦昂是同父异母的关系,但是秦家关系不错,之前在海滨城市做的水产生意,这几年生意不好做,秦昂自己出来打工,所在的公司就在沈之昂的分公司,自然就被沈子昂找到了。”

  所以,秦昂真的是沈之昂找来接近我们的?

  为什么呢,利用他的那张脸破坏我跟卓风?那肯定不可能,如果我真的只爱那张脸,那我身边的不就是卓风吗,为什么还有找个跟卓风差了很多的替身?

  卓风却立刻想明白了,说,“沈之昂的目的是利用秦昂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倒不是可以钻空子,而是可以利用那秦昂分散你我之间的注意力,叫我们自己内部起冲突,他想再借用外部的力量趁机抢走我们的生意。”

  听着倒是有几分道理,可我怎么觉得这个办法很幼稚呢?(!≈

  冯飞又说,“秦霜我找到了去问过,她只摇头不吭声,身上还有很多伤,看着不像是别人打的,很像是自己自杀的时候留下的,手腕上就三道,脖子上还有,尽管做了纹身处理,可还是看的出来。”

  我跟卓风都沉默了。

  一个女人应该会走到那种绝境才会走这样的路?

  “老公,那个秦霜我想去见一见。”

  卓风说,“可以,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现在身处在两面夹击的状态,很多事情做起来不是那么方便,暂时秦昂那边还在暗处,我们没什么确凿证据怀疑他什么,的确,只因为他妹妹在秦昂那里也说明不了什么,可王老板这边是关键,狐狸尾巴已经漏出来了,我相信他肯定要马上主动找我们才对,我们暂时还是观察一两天,按兵不动,不然打草惊蛇了。”

  卓风说起这些阴谋的时候总像是在谈论孙子兵法,听着就很深奥。

  但是能给人一种无法言说的信服,我也想不出好的办法,只能暂时听他的。

  可心里,却揣着难受,一想到秦昂,我就无法抑制自己的激动,那个人,我看错了吗?

  人看不光是要眼睛,也要看内心,跟秦昂接触下来几次,我发下那个人其实很善良,并且是个知恩图报的人,那样的人是可以分的出好坏,并且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哪怕是他妹妹被威胁,也可能真的就答应了沈之昂而接近我。

  卓风却认为秦昂就是那样的人,不管装的如何好,骨子都是坏头的小人。

  我说他这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卓风却狡辩说我是被勾去了魂儿,肯定还惦记着小鲜肉。

  我们一来二去的差一点因为这件事争吵起来,卓风越说越激动,我也是很很生气,秦昂再不好也没伤害我,卓风干嘛看人家会跟看了鬼一样?

  我说他小肚鸡肠,只是吃飞醋,是个混蛋。

  他却说我肯定是想把他蹬了自己找小鲜肉,实在是个不可理喻的小女人。

  我也怒了,身后就扯了他的领子,他却怔住了,我也怔住了,我们惊恐的看着对方,跟着就笑了。

  笑够了才注意到冯飞还没走。

  冯飞无奈的的吸了口气,低声说,“知道你们是夫妻,我是光棍儿,可不管因为什么,你们不能这样虐待我,打情骂俏情趣床上,别在我房间这样。”

  卓风笑笑,拉我起来,话里面有话的说,“这人是该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那我们就不打搅你了,老婆,我们回房间自己盖上自己说。”

  我无奈的瞪他,到了什么时候都不忘给别人添堵,我不好意思的看向冯飞,欲言又止。

  卓风轻轻扯我的手,拉着我出来。

  才回来了房间,屁股还没坐下来,房门就被刘豆敲响了。

  我们都浑身一怔,刘豆满头大汗,看我们一眼,却没说话,让了一下身子,肖老大走了进来,浑身血水,一脸的慌张,“出事了。”

  卓风抓了衣服就跟冯飞出去了,我则惴惴不安的在房间里面等。

  到了晚上,几个人都还没消息,我也不敢随便打打电话追问。

  到了晚上九点,竟还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我急了,要出去找,不想,秦昂敲门进来了,他看着我,笑了,很礼貌的那种,堵在门口的地方看着我,那意思在明显不过,不想叫我出去,却只说,“卓总,我能跟你说会儿话吗?”

  第1021章 勾引不成就用强迫

  我紧张的看着他,有些不太对,秦昂的眼神总是骗不了人的,他的所有情绪都在眼睛里,此时看着我的样子也很奇怪,堵在门口,那意思是不想叫我出去了。

  我起身,微微后退了几步,手里还捏着电话,打算趁他不备解锁直接打给卓风,并且身后就是窗户,他要是想做什么我就跳出去,这里居住的人不多,就算全都出去了,房东那边也都在。

  我问他,“秦昂,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他点点头,仍旧站在门口地方,低头看着地面,似乎很是为难。

  我所知道的有关于他最多的事情就是他跟沈之昂之间了,还是不确定的那种,所有了解的层面都是通过冯飞的单方面说,给我的东西我没时间去仔细调查,现在秦昂就已经来了,所以这是自己要暴露了吗?

  我盯着他的眼睛看,此人一直都是很诚实的样子,几次接触下来叫我知道他是那种很体贴的人,并且是个坚守原则的人,一个因为要了我两个馒头就一直感激不停的人怎么会就对我下手呢?

  他突然问我,“卓总,你有兄弟姐妹吗?”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所以他这是要坦白了吗,提到了自己的亲眷,就要跟我说他的迫不得已?

  我点头,“有,我有一个哥哥,不过现在去向不明,他整日喝酒,之前还因为闹事被送了进去,后来我托了关系将他弄出来,出来后还来找过我几次,现在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呵呵,是吗?”秦昂很不相信的冷笑一声,跟着朝我走来,关紧了身后的房门,咣当一声,惊的我身子一个激灵。

  他走过来,坐在了靠在床边上的小凳子上,因为房间比较小,里面除了一张很大的床之外余下的东西都很小,包括他坐着的小凳子,怕是只能放得下半块屁股,可他坐下来,双臂撑在膝盖上,半个身子前倾,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姿势,好似在心中建立起了一道防护墙。

  他拿了香烟出来,想吸,可香烟叼在嘴里面却没有继续吸,只那么叼着,半晌才说,“我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叫秦霜,你知道的吧?”

  秦霜应该是本名,艺名我没听说过,并且她我也只见过一次,我这把年纪的人很少关注电视明星,所以对那些新出来的小明星不是很了解,秦霜应该是演员,年青一代的演技都不好,尤其最忌拍摄的那些电视剧也没什么教育意义,我几乎是不看的,自然是不认识。

  我盯着秦昂的眼睛看了半晌,没吭声,这个话题我想叫他自己说下去,而不是通过我的引导,这样能叫我们之间的关系拉的近一些。

  他看我一眼,笑了,跟着继续说,“我的妹妹长得不错,还是大学毕业,当年高考是全市第一,我家里不好,我知道两个人都念书的话父母那点老本就没了,所以我贷款了,可谁想到,那时候的助学贷款那么坑人呢,我整个一年都处在还钱的阶段,后来发现钱还上了,我妹妹告诉我她认识了一个大导演,对她很好,还想给那个人生孩子,我以为是好事,可当我知道的时候她大着肚子来找来,说导演找不到了,哭的特别伤心无助,我也蒙了,我以为我的妹妹真的找到了好人,谁想到是个骗子,哪有那种导演啊,就是个专门骗小姑娘的色狼,我把人给揍了,当成死亡。”

  咔嚓,他没在说下去,点燃了香烟,狠狠的吸了一口,烟雾将他的脸埋了起来,一根香烟吸掉了半根才说,“这件事后我到处逃,当时就将尸体藏了起来,带着我妹妹堕胎,差一点就死了,妹妹继续上学,成绩却很差,好不容易毕业,最后认识了……”

  他又停住了,将余下的半根香烟吸完,又点燃了一根。

  时间许是在他的一根香烟下过的尤其的漫长,可我却等待的有些不耐烦,我很想知道事情之后的样子,可不想催促,他很焦躁不安,这样的话题有如此沉重,我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这样一个陷入困境的人有了如今的顺利,那会是用怎么样的方式换来的?

  又过了很久,他才说,“我遇到了你的前夫,沈之昂。”

  我没任何惊讶,想来沈之昂找到他也是因为他的长相。

  他说,“沈之昂说跟卓风很像,只要我答应他几件事情,他会捧红我妹妹,之后给我们两人荣华富贵,我答应了,我不能不答应,我父亲病种,妈妈也在山上摔断了腿,我妹妹本来就可以成名的,我也可以高校毕业,却都因为那个导演,我还杀了人,我肯定要答应的。”

  我一阵唏嘘,人啊,幸福的样子都差不多,可不幸福的样子却各有各自的悲惨,我总以为我在十六岁以前。已经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一个,可谁想到,其实远比我不幸的人还有很多。

  我说,“那然后呢?他叫你做什么?”

  秦昂呵呵一笑,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仰头看我,眼神里面似乎充满了嗜血的光芒,如果给他一把刀子,那我是否就成为他手下一个倒在血泊里面的冤魂了?

  他突然冷笑一声,跟着摇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卓尔,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你知道我做了这个决定的时候多么挣扎吗,我怕我做不到,所以我试探了你几次,沈之昂说,他如果看不到我成功就会将我们家里的事情公开,那我就要去坐牢,那我不怕,是我杀了人,可我不想看着我妹妹出事,她才十八啊,才十八啊,出事那年才十六岁,我多心疼啊,她妈妈对我很好,我妈妈死后全都是她的妈妈在支撑这个家,我不能不对秦霜好,不能的。所以,卓尔,你答应我吧,好不好?”

  我有点不懂他的话,这是叫我答应他什么呢,该是强迫却变成了祈求,这是在叫我做什么呢?

  我懵懂的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可在看到他眼睛里面的无助和那若隐若现的欲望,我瞬间明白了。

  脑袋嗡的一响,我大惊的后退两步,不,这不可能。

  我摇头,“秦昂,你知道的,我肯定不会答应。”

  沈之昂那个人我了解,当初我以为他是一个多么光明正大的人,可其实,一个隐忍了十来年而为了复仇不惜用婚姻为代价的男人,该是最卑鄙的,尤其是现在的他。

  他跟李思念一样,得不到就要毁灭,那么毁灭我肯定用我最在乎的办法,身体。

  屈辱,名节,强迫,婚内出轨,肉体精神都要被牵制,勾引不成就用强迫,沈之昂,好狠毒的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