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8节

  第94章 滚吧

  卓不凡长得人畜有害的,这么走路不担心被人打断了腿?

  我好奇的看他两眼,将脸别过去,懒得正眼瞧他,“卓不凡,你我还真是有缘啊。叫我做什么?”

  按照他对我的厌烦和恨意,不是该见到了我跟不认识一样的吗?

  他冷笑,薄薄的嘴唇往上翘,笑起来的样子更填他的吊儿郎当,细长的眼睛扫我脸,轻蔑的说,“谁跟你有缘,我就是想看看我看到的是不是你。”

  我给他一个白眼,“那我现在可以走了?”

  他没什么耐性的摆手,“滚吧!”

  还真是没礼貌,我才不跟他一般见识,拉低了我的素质。

  我快走着,不想他又跟上了我。

  走的快了他也走的快,我走的慢了选别的路他也走的慢下来选别的路。

  我知道我还不能问,问他为什么跟着我,他肯定对我说路是大家的,没碍着我。

  地痞都这幅德行,当初顾程峰不就是吗?

  我哼了一鼻子,不在乎他这样的挑食,进了超市买了一些姐夫爱吃的菜,不,确切来说是我爱吃的菜,挑挑拣拣也有一车了。

  结了账出来,服务生说可以推着车子回楼上,但是不能带出楼,我出事了门卡,服务生冲我一点头,指着一个方向说,“小姐,那边有升降梯,可以直达门口。”

  我笑着表示感谢,推着车子往前行,身后跟着个跟屁虫。

  进了电梯,我给安妮回复了一条消息,安妮问我在做什么,顺便问了我一道数学题,我记得那道题的答案,顺便说了一些步骤,等我将信息发回去,电梯也开了。

  卓不凡却将电梯给挡住了。

  我瞪他,“你做什么?”

  他是真的挺好看的,可我觉得还不如顾程峰好看,也不如卓风好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母亲不好看。

  我想的有些多,看着他的眼神就很乖,毕竟他是试管婴儿,还是别人代孕的,我就想到了我,当初我差一点成了卓风的代孕女人,要是那件事成了,那我给卓风生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的?

  正走神,卓不凡就已经问了我一串问题,“你去哪儿,为什么住这里?我哥给你买的房子,想金屋藏娇?我哥是不是也在这里?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吸口气,胸口堵得难受,回他,“你问了那么多给我回答的机会了吗?”

  他也给我一个白眼,继续问,“你到底是不是跟顾程峰在一起,你喜欢我哥还是顾程峰,想脚踏两条船?你说话,你哑巴了?”

  我气的胃疼,指着他鼻子说,“卓不凡,我看也姓卓,该是也很聪明的吧,怎么这么笨,问的都是一些蠢问题?我都跟顾程峰在一起了你说我喜欢谁,我还能喜欢你?更何况,我都跟顾程峰睡了,你说呢?”

  他的脸色顿时大变,跟着呵呵的笑了,“原来都睡了啊,呵呵……成,我相信你,走吧?”

  他让开一条缝,叫我过去,我使劲将车子往他身上撞,他也不在乎,又往里面挪动了一下,我直接出来,拐过一个角度,看着眼前的人,顿时大惊,心里开始骂自己是蠢货。

  我为什么要说我睡了?说别的不行吗?

  姐夫的脸色阴沉的难看,站在墙边上望着我,手里提着钥匙,一只手拿着电话,好像正要出去,画面定格的是我的电话簿,我的心顿时疼起来。

  他默默的看了我一会儿,上前拉住我。

  身后传来卓不凡的疑问,“还不走?你……哥?”

  卓风看一眼我身后的卓不凡,继续拉着我,跟我们两个说,“都进来。”

  我吞口口水,回头低着满是恨意的双眼瞪卓不凡,都怪他。

  他纳闷的看着我,对我拧眉。

  进去后,身后的门咚的一声巨响关紧,我被吓的浑身抖了抖。

  卓不凡闲散的好像这里的熟客,自己散步来回走,咣当一声摔进了沙发内,外头对我吹了声口哨,“那个丫头,你紧张什么,我又不追究你瞒着我哥在这里的事情,过来坐。”

  我哪里敢坐,他是没张眼睛吗,没看到卓风现在很生气?

  我大气也不敢出,先主动道歉,“姐夫,我,我说的假话,我是想叫他相信才那么说的,我没跟顾程峰睡觉,真的。”

  “……你过来。”卓风坐在了单人沙发上,运气,他被气的不轻。

  我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坐在他跟前,不敢抬头去看他。

  他的双颊上青筋暴跳,怒火就要喷出来,可他一直不吭声,连续喝了两杯水才听到他松口气一样的叹息一声,之后对我说,“这件事我告诉过你不要胡来。”

  “姐夫,我没有胡来啊,我真的没跟顾程峰睡,真的没有。其实,其实我们的确是睡在一起,还在一起洗澡,可是没做那个,真的没有,你要相信我。”

  我的脑子都蒙了,不管他怎么想,我都想叫他相信我没做,真的没做。

  他又吸口气,这会儿才说,“卓尔,你长大了。”

  我点头,是啊,我长大了,所以我做出什么来都不为过吧!

  “可你还是小姑娘,没有步入社会,懂得不多,你很容易被人欺骗。”

  我倒抽口气,姐夫头一次这么语重心长地跟我讲道理,他是该多伤心失望才会这样?以前不都是对我粗暴的说不就了事了?

  “姐夫!”我带着哭腔,“我没做什么啊。”

  这时候卓不凡的冷笑从我身后传过来,“卓尔,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都睡在一起还洗澡了。没做又能怎么样?要是我女友这样跟别人我能提着刀子过去。”

  啊?

  是这样吗?

  我皱眉看着卓风。

  他垂眸看着地面,继续运气。

  “卓尔,有些事情我不方便教导你,可不代表我不关心你。不管你跟顾程峰之间怎么样,你都不该不重视。”

  我没有不重视,姐夫到底想说什么啊?

  我瞪大了眼睛望着他。

  他继续运气,这会儿没说话。

  卓不凡嘴巴犯贱的说,“自己喜欢的女人被人碰一根手指头都能气疯了,你不懂吗卓尔?真是蠢!”

  是这样吗?是这样吗?姐夫拿我当成他的女人的话为什么还要将我送给顾程峰呢?

  我是真的不懂。

  不想,卓风大怒,低吼,“卓不凡,滚出去。”

  卓不凡吓得身子一跳,豁然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没吭声,也没动。

  我看一眼垂头,再不想说话了。

  他们说的我不能理解,我只知道我做的事情叫姐夫不开心了,我也跟着不开心,我想我真的做错了。

  “卓尔,你要懂得对自己和顾程峰负责。”

  “姐夫,我哪有不负责,我现在就在跟顾程峰在一起,你忘记了吗?是你允许的,是你撮合我们的,为什么现在还要这样,为什么?”

  卓风身子僵住,脸色雪白,挑眉看我的时候眼神之中充满了痛苦。

  我故意当做没看到,继续说,“姐夫,你说不允许我跟顾程峰做,我就不做,顾程峰他一直告诉我等一等,等一等,是我勾引的他,就像我勾引你一样。”

  卓风没有任何反应,反倒是卓不凡惊的大叫,“?”

  第95章 我不能没有你

  我们顿时陷入了安静。

  卓风一直垂头不吭声,我也低头看着鞋面。

  身后不远处的卓不凡估计是被吓到了,再没说话。

  安静的房间里面好像只有我们三个的呼吸声,清浅却透着沉重。

  过了很久,顾程峰拿出一颗药丸吃进去,这会儿才说话,“卓尔,将菜提到厨房,我去做。”

  “姐夫,我错了。”

  我惹他生气了,我要道歉,尽管我知道我没做错什么。

  他站起身来,伸出手,习惯的揉我头顶,却又突然停住了,好似想到了什么,径直朝着厨房走。

  我呆坐在沙发上,心里难受。

  卓不凡走上前来,傻逼似的问我,“哎,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你勾引了我哥?”

  我没搭理他,一个大男生怎么这么喜欢八卦?

  他却笑了,一脸的得意似的,“你可真是厉害啊,不过我哥是个正常男人,这样都没把你睡了也是难得。卓尔,你老实说,你有没有跟顾程峰睡觉?”

  我张了张嘴没回答,卓风在厨房对卓不凡大声咆哮,“过来洗菜。”

  卓不凡冲我嘿嘿一乐,跑了进去。

  吃饭的时候,卓风仍旧像往常那样帮我夹菜,送汤给我喝,帮我盛汤。

  我一直低头迎着,安静的吃着。

  可我没什么胃口。

  卓风也吃的很少,放下碗筷后他问我,“不是要去图书馆见肖恩吗?”

  我点头。

  卓风摸了摸嘴角,“换了衣服再去,我去开车。”

  卓不凡凑上前来,继续八卦似的问我,“肖恩是谁?”

  卓风听到了,对着卓不凡不耐烦的说,“你来这里做什么?”

  卓不凡浑身一跳,完全没了昨天晚上顶撞卓风的那种气势,笑呵呵的解释,“哥,我这不是担心你吗,我也是为了叔叔过来的,你说你一声不吭的就出院,多叫人担心。你那是心脏有问题,是累出来的毛病,不能在操劳了。我昨天跟你吵架是我不对,不过……你也不该用盆子扔我姐姐啊。多疼?”

  卓风看他一眼,没说话,走到门口换上鞋子,对卓不凡说,“你把碗洗了,我们出去,晚上回来。”

  “……哦。哎,哥,你公司不要了?也不去看看?给我处理我又不懂,我现在就想上学泡妞,你是不知道,过了我这个年纪就找不到小姑娘了,不像你啊,长得帅气还那么有魅力,我不就得趁着现在做积攒点资源,以后免得娶不上媳妇。”

  卓风横他一眼,“没出息,收拾了。”他又看向我,语气缓和不少,“卓尔,我在楼下等你,不用急。”

  我点点头,起身往楼上走,卓风关了门出去,卓不凡阴魂不散的在楼下对我大喊,“卓尔,你该不会是背着顾程峰在外面找野男人吧?嘿,我跟你说,你这一点跟我还真像啊,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哈哈……厉害。”

  他笑着满脸张狂,对我竖起大拇指,一脸的阳光。

  我瞪他一眼,“姐夫叫你去管理公司你怎么不去?”

  卓不凡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卓风现在叫他管理公司是真的想将一般的公司给他了吗?还是说现在姐夫的身体已经到了不能去工作的地步了?

  楼下卓不凡哼了一鼻子,将碗筷碰撞的哗啦啦的响,不情愿的说,“我才不去,宁愿到处闲逛,不稀罕。如果可以,我将来就指望我姐姐养着我了,随便找个女人结婚生娃,这辈子就这么过了。”

  “还真是没出息。”

  他生气的回头等我,吸口气,“你懂恩个屁,我家的东西我不跟我姐姐争抢,家产都是她的,我不要。你还不走?”

  我倒是很惊讶,可不知道卓不凡如果知道他是卓风的弟弟的时候会不会也这么想了。

  卓青青对他好,卓风却对他不好,甚至还有些憎恨他,我看到出来,卓风的眼睛可从未在卓不凡的身上多停留过,就算停留也是充满了仇恨的。

  不过想来,谁会喜欢突然冒出来的兄弟,还是一个从小就不被接受的人在身边,防备之心和一些憎恨和厌恶都隐藏在心底,那卓风得多难过啊。

  我最后看一眼卓不凡的背影,还挺同情他,不管哪个家庭,都是多余的存在,这一点跟我倒是很像呢。

  没继续多想,只同情的看他两眼便匆匆离开。

  姐夫的车子停在楼下等我,我出去他就按响了车笛。

  跳上车子,我冲他笑笑,“姐夫,我们出发吧!”

  他没急着发动车子,是看着车子前方,陷入了沉思,很久之后才说话,“卓尔,你长大了。”

  我知道啊,不知道我长大的人是他。

  “可你仍旧处在凡是都是懵懂的状态,你还是小孩子。”

  我点头,这个我承认。

  “有些事情不是我想插手,是必须约束你,叫你知道后果的严重性。”

  他又说我跟顾程峰事情吗?

  我说,“姐夫,我跟顾程峰之间真的没有做过,我说的都是真的,是我勾引的他,我想……”话到嘴边我有些说不出来,我成人我当初那么做是因为我想忘记卓风,我以为身体交付出去了一切都会好转,会按照我卓风希望的方向发展。

  可顾程峰不接受,现在我知道卓风也同样不接受我这样的做法。

  我在没勇气说出我的真实想法。

  卓风却扭过来身子看向我,“卓尔!”

  “恩?”

  我抬头,对上他关切的眼神。

  “你跟顾程峰会好起来的。”

  我感觉,心头上有一团火,在他说完这番话之后瞬间升窜一条火苗,熊熊燃烧,烘烤我的全身。

  他又说,“以后会好起来的。”

  “姐夫,你说的好是什么?是我喜欢上顾程峰,我们结婚生孩子的好?那你呢?李思念呢?卓家呢?李家呢?你的病怎么办?你一直都这样躲着吗?公司不要了,给卓不凡了吗?你奋斗了这么长时间的东西拱手让人,就好像你将我拱手让出去一样吗?”

  我浑身一跳,顿时泪水就流了下来,我似乎明白卓风为什么要突然将我退给顾程峰,现在又跑到我这里来的原因了。

  想当初,我奶奶生命的时候,就曾经叫我爸爸到床头,交代了很多事情,是不是现在的卓风也这样?

  我害怕起来。

  “姐夫,我不能没有你。”

  我泣不成声的扑进他怀里,紧紧的抱着他,想要心脏我给,我凭什么要他一个人牺牲成全我们所有人?

  我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