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87节

  第1022章 救命

  秦昂呵呵一笑,豁然起身,红着眼睛向我走来,继续说,“卓尔,我以为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不过有过一个悲惨的命运,可以夺得上流社会的人同情,可自从我认识你之后,我发现我错了,你本就属于上流社会,只不过你的出身不好,降生在山里,才会被那样对待。我,我配不上你,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但是这件事我必须做,我保证会对你……卓尔,我!”

  对我们,这样的话怎么说的出口。

  我狠狠给了他一个巴掌,巴掌拍在他脸上。

  他一怔,停下了继续靠近我的脚步,只赤红着双眼,脖子上的青筋都跳出来。

  我紧张的看着他的所有表情,余光扫过他紧握的双拳,背在身后的手飞快的按开了电话,触屏电话就是在喝一点不好,不用眼睛看就不知道界面。

  我胡乱的点了有点,也不知道电话是都打了出去,紧张的汗珠子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秦昂注意到了我的不对,扯开我的手臂,力气大的惊人,看到是电话,一把抢走。

  我注意到了,我已经拨打了出去,只是号码打给的是冯飞。

  电话已经接通,我立刻大叫,“救命!”

  秦昂摔碎了电话,拉着我的衣领子扯住我将我按在床上,我尖叫着挣扎,声嘶力竭,力气不敌他,我也不能放弃挣扎,多少次死水里面求生,这一次我也不会任人摆布成为秦昂手下的一个玩偶。

  他扣住我的双臂,双膝抵在我的膝盖上,整个人像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我扣在身下。

  “秦昂,你要想好,你如果真的做了,你就无法回头了,并且你想要的东西我可以给你,名利地位,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为什么非要跟沈之昂搅合在一起,你这样怎么对得起你的父母?”

  他此时已经接近癫狂,哪里还听得到我的半分劝说,只瞪着一双猩红的双眼,开始撕扯我的衣服。

  平日里的觉得好牌子的衣服布料非常好,谁想到关键时刻竟然轻轻的撕扯开就碎了,眼瞧着里面的内衣露了出来。

  秦昂却停了下来,从衣兜里面按出来相机,对着我们一阵猛拍,咔咔的声音就像一把无形的刀子直接戳进了我心口,这些足够我深白明磊成为再一次焦点,我的婚姻,我的公司,我的家庭,包括我的亲人都会因为此事离开我,我心中就像瞬间被塞满了棉花,堵在了心口,连呼吸都困难。!

  “秦昂!”

  我的尖利声破话整个房间,回荡在我们彼此之间,他依旧没有停手,再一扯,胸衣弹飞……

  卓风来的时候我正裹住被子缩成一团躲在角落,他焦躁不安的在我跟前徘徊,一直没说话,我听得那脚步声,沉重的就像天塌下来那样的令人恐惧。

  良久,他坐下来,有些小心翼翼,靠近我。

  那只握住我的手有些冷,红着眼睛,里面满是泪水,却满是疼惜。(!≈

  我抬头看他,一串泪水流了下来,浑身颤抖着,依靠在他的怀里。

  他轻轻搂住我肩头,很是无力的深吸口气,告诉我,“没关系,我来处理,这件事就当做没发生,别哭,我会心痛的,好吗?”

  我没应声,只想大哭,哭出来心里就会好过一些,哭出来就会叫我更加坚定了对沈之昂的打击报复。

  卓风紧紧的抱着我坐在床上守护了我一整晚,我一直没闭眼,他也一直没入眠。

  彼此挨着的身体有了一层汗珠子,粘稠的汗液将彼此黏在一起,就像是紧紧贴合在一起的两颗心,可我总觉得,我们之间,似乎有些东西不同了。

  一夜的无眠,早上起来,我全身酸痛,竟然发起了高烧,觉得骨头都要散架了。

  他抱着我上了车,一直在我身边低声说着什么,我听得不是很轻清晰,直到车子到了一处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地方我才知道他这是将我送到了医院。

  挂了盐水,吃了退烧药,我终于觉得浑身都舒服了不少,眼皮也渐渐沉重,可仍旧抓着他的手不松开,直到我安然入眠。

  梦里,我四会回到了很多年以前,那时候我的父母还是山里的父母,表姐帮我提着装着猪草的栏杆,跨栏里面放满了猪草,我们走在山里的山道里,周围满是高耸不见人的高粱地,地头上的野草疯长,风哗啦啦的吹,突然爸爸喝的烂醉如泥从里面走出来,浑身的酒气熏的我们呼吸都有些不畅,表姐突然狠狠地推了我一下,我吓得双腿都软了,就看到表姐被父亲拽到了地里面,尖叫声从里面传出来,我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看着父亲趴在表姐小小的身体上浑身上惨叫,而我,却早已经吓得双腿迈不动分毫,只对上表姐那双满是泪水的无望的眼神。

  这片记忆如此的清晰,清晰到我都有些分不清楚是现实还是梦境,只想到那惊恐的一面就叫我浑身颤抖。

  我豁然惊醒,惊恐的盯着面前的白墙,心跳加速,手收紧,却已经空无一物,我紧张的讯找卓风,他却不在。

  我记得清楚他在我耳边轻声告诉我他不会离开我,这就离开了,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就彻底不管我了吗,我不要,我不要。

  我尖叫,“啊……卓风,啊……”

  跟着,病房的门被推开,几个身影奔跑了进来,我有些模糊的看着来人,一双温热的手伸到了我跟前。

  我紧紧的握住,跟着又瑟缩了回来,这不是卓风的手,不是。

  “卓风呢,冯飞,卓风呢?”

  冯飞先是叹了口气,还是握住了我的手,紧紧的握住,告诉我,“回去了,公司出事了,必须走,不过晚上就能回来,等你身体好些了我们送你回去。”

  我摇头,不,卓风不会离开我的,不管发生任何事情他都不会离开我的,我不敢相信的问他,“他走了是吗,在我睡着的时候,离开我了,是吗?”

  肖老大说,“卓尔,不是,卓风是因为公司的事情临时离开,晚上会赶过来,这边还有我们,你放心吧。”

  我不放心,我不放心。

  我最需要他的时候什么会走,为什么?

  突然我想电视,新闻,媒体,网络,每一种都会叫我心惊胆战,我离开拿了电话打开翻找里面的内容,没有,什么都没有,联通公司出事的消息都没有,所以沈之昂那边还没有开始动手吗?

  我不能等,我要先于沈之昂一步才行。

  赤足我就要往外面跑,冯飞追着我出来,拽着我的衣袖不放手,“卓尔,你去哪里,卓风很快回来,这里还有我呢。”

  我摇头,挣脱开他,又自己跑回去穿上了鞋子,不顾身上的衣服,直接冲出来,车子没有,小小的医院似乎连一个像样的出租车都没有,我惊恐的看着这里的荒凉,想象着即将发生的事情,一刻钟也不想停留。

  第1023章 我想回家

  一辆黑出租停在我跟前,叼着香烟的男人问我去哪里,我看那人一眼问,“市去吗?”

  他愣了一下,伸出两根手指头,“两千。”

  我拉开车门要走,身后冯飞将我拦住,关上车门重重的摔上,对那人说,“顶多七百,你走吧,我们不坐。”

  冯飞拉着我往回走,任由我如何挣扎,他都不放手,见我挣扎不断,竟直接将我抱了起来,告诉我,“这件事卓风会处理,人已经跑了,你想怎么做?难道现在回去了事情就能解决了吗?卓风那边已经在找人,秦昂逃不掉的。”

  不,秦昂是无辜的。

  我说,“这件事秦昂也是受害者。”

  冯飞无力的一声叹息,“那你想怎么办?放了秦昂,别忘了是对做的这些事情,秦昂能有多无辜,如果视频交出去,不管落在谁手里,这件事都不会轻易就过去了。你想过卓风的感受吗,如果喵语也知道了吗,你想过吗?”

  我……我惊愕的僵在她怀里,再没了言语。

  是啊,我的卓风,我的喵语,我的家庭,都要保不住了是吧?

  就因为这件事。

  我颓然的倒在他怀里,可心中却又万马奔腾,我卓尔,还从未因为任何事情倒下过去,不过是再一次被钉在屈辱架子上拷打,又不是一次,如果只因为这件事就失去了我的全部,我宁愿不要。

  浑身难受的我起身坐在了床上,眼神盯着一个地方看了许久,脑子里面却已经计算出了很多种方法。

  趁着冯飞出去买饭,肖老大去了卫生间的间隙,我打了一个电话出去,问了一番那边的情况,跟着很多照片发了过来,我看着那些模糊的镜像,心中却无比淡定,看过后选择了删除,将电话号码背诵下来联通号码也删了个干净,这才给卓打电话。

  卓风那边的声音很低沉,“怎么样了,还高烧吗,我这边马上结束了,马上过去。你……”

  我打断他,“卓风,我想回家。”

  “……”他那边沉默了,没回答我,却问我,“在那边不好吗,环境挺好的,我过去陪你,马上就过去了。”

  “不,卓风,我想回家,我现在想回家洗澡,我想吃妈妈做的晚饭。”

  “……卓尔,听话,这件事我来处理,你在那边好好休息,等我过去。”

  我明白卓风的用以,可我有自己的打算,我说,“你担心我再一次被人拿出来说我是婊子是下贱货色吗,我不在乎。”

  “卓尔?”

  卓风突然提高了嗓音,压抑的低吼在告诉我他的愤怒,却又在片刻后冷静下来,告诉我,“这件事我来处理,你在那边好好休息,不好吗?”

  “卓风,我想回家。”

  不管他说什么,我都想说要回家,我就是要回家,我要回去,我想见到我的女儿,我想见到我的家里人。

  卓风不能因为这件事就将我跟我的女儿分离开。

  “卓风,你是不是也会认为我是会成为网络上那人说所说的下贱货色?”

  “卓尔,你疯了?胡说什么?我不在乎这件事,只是个意外,我来处理,好不好?你为什么不听话?”

  “老公,我现在需要家里的陪伴,你知道吗?”

  “我知道,所以我会过去陪你,不行吗?”

  “行,可我还需要喵语,我需要我妈妈,我需要更多的家里人,懂吗?”

  “卓尔?”

  “我知道,卓风你不想叫这件事影响家里人,可我需要他们啊,喵语也需要妈妈。”

  卓风没有再说话,只安静的电话里面传来了无尽的沉默,我们彼此都不给对方机会让步,更不想再继续伤害对方,只能安静的处在这样的安静之中继续僵持下去。

  许久的沉默之后,我想挂断电话,他不同意我也要回去,这是我的自由。

  却不想,他那边一声叹息,跟着说,“好,我去接你。”

  我心头一暖,“好,我等你。”

  晚上,都快天黑了,他终于出现,我已经耗费了最后的耐心,在见到他的那一刻,我费亏爱的穿上了鞋子,提着衣服拉着他的手往外面走,我迫不及待的想出去,想去找喵语,去找我的家里人。

  卓风亲自开车,李哥坐在后面,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跟在后面的两辆车子悄无声息,好似之前的一切都不曾发生,可在安静的背景之下,却是波涛汹涌,暗流涌动,我们的内心都藏着一丝无法跟对方说出来的那份苦楚和愤怒。

  到了家里已经很晚,喵语已经入睡,妈妈知道我们回来一直等在客厅的地上,看着我们进门,紧张的打量我,眼神里面含着泪光,打量我,没说一句话。

  我抱紧妈妈,想象着妈妈的身体是如何的软肉,这样小小虚弱的她是如何做到在听到这件事之后镇定自若的?

  过了许久,卓风过来拉我,“卓尔,妈妈需要休息了,我们上楼吧,有事明天再说。”

  我看时间,已经夜里十一点,我点点头,松开妈妈,擦掉她脸上的泪水,交代妈妈早点休息,跟着卓风上楼,才关上房门,卓风的拥抱就将我圈住了。

  他的身体就像一团火,紧紧的禁锢着我,叫我无法挣扎。

  他的声音略显粗哑,告诉我,“这件事我已经去查了,秦昂不会逃的,沈之昂那边我也在盯着,这件事不会被公开,我不会叫你受到伤害的,你只管在家里陪着喵语跟妈妈,公司这边还有冯飞,肖老大在看着王老板那边的最后一批货,一定运出输出来这件事就算结束了,你最近正好在家里好好休息,不要乱走,我不想你再出事。”

  我安静的听着,顺着他轻柔抚摸的手就像放下了身上的尖刺,安顺起来,只想听着这蛊惑的声音,一切静好的窝在他伟岸的怀抱里面,再不想任何纷争。

  良久,我渐渐入睡,卓风却起身出去了,我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很轻,不想吵到我,可我还是听到了。

  我翻身看到关门的手,房门关闭,一条光亮也被房门阻隔,无尽的黑暗将我圈住,就像将我扔到了万丈深渊,再也看不到光亮,而亲手将我扔进黑暗的就是卓风。

  他的梳理,我是能够感受到的。

  我深吸口气,看着身边陷下去的地方,心里无比难受,可看着电话的光亮,我也忘记这份心里的空虚。

  打开电话,那一串熟悉的号码蹦出来,告诉我,“已经准备妥了。”

  我立刻起身,开了电脑,输入了一串地址,点开了里面的地址链接,里面满是我的照片,而背对着我的男人就是秦昂。

  一共三百多张照片,我点击了全部选择,直接发送,看到“发送成功”四个字蹦跳出来,我也关掉了电脑,重新躺在床上,点开手机,此时的微博上已经有了关于我的头版头条,瞬间,微博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