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88节

  第1024章 碰面

  再也舒心不出任何页面的我直接关了电话,盖上被子,睡了个踏实的觉。

  早上醒来,微博已经恢复正常,而我的那条新闻却已经消失,卓风推门进来,红着一双眼睛,满脸的疲倦,见到我的时候对我勉强笑了一下,手里的早餐放在我床头,低声对我说,“吃了再睡会吧,我要出去一趟,估计中午前就能回来,你在家里好好休息,有事情给我打电话,好吗?”

  我点点头,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问他,“这件事不好解决了,是吗?”

  “不是,很好解决,只是需要时间,给我点时间,这件事就过去了。”

  他抓开我搂住他脖子的手,吃惊的看着他躲闪的眼神,那是嫌弃吗,还是什么,我不敢问,更不敢多想,只盯着他满是疲惫的一张脸,心痛的咬着嘴唇。

  他换了衣服离开,再一次房门关闭,我的心陡然的痛了起来。

  电话又一次传来短信的铃音提示,我划开电话,“已经做好了,没钱了。”

  我问对方要了账号,转账五万过去,账号提示五万已经传出,我删除了相关信息,穿了衣服起身下楼。

  喵语正在楼下跟着佳佳的两个孩子玩闹,佳佳和我妈妈在厨房忙,看到我下来,都看向我。

  佳佳很快的擦了擦手,打发三个孩子去外面玩,朝着我走来。

  我坐在沙发上,端着水果盘子吃开始吃,佳佳盯着我看了许久,一把抢走我手里的水果盘子,一双眉头紧紧的皱着,问我,“卓尔,跟我说说话吧,我想跟你说话。”

  我没吭声,只盯着电视,看到心不在焉。

  她又说,“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但是有事情不能背着,会闷出毛病来,你有话跟我说,行吗?”

  我还是没应声,只看着电视里面的那个女演员,想到了秦昂的脸。

  秦霜演技真的不好,但是那张脸很好看,有些地方与秦昂很像,到底是年龄小啊,就算她演技再不好,身上依旧闪光点点,瞧着就叫人喜欢。

  我十八的时候还在发愁怎么睡到卓风,可现在呢,我们已经结婚生了孩子,喵语在一天天长大,人的想法也会变化,从前我总觉得只要我们一家在在一起那就万事大吉,不管什么事情都会慢慢过去,可现在看来,我要的不只是这些。

  我深吸口气,实在听不得佳佳的唠叨,起身去了厨房,打断帮妈妈,妈妈已经做好了全部,端上了桌子,低声问我,“卓尔,喜欢吃什么,看看都喜欢吗,不喜欢妈妈再给你做。”

  我看了一眼,胃口还算好,坐下来自己端着饭碗吃,偶尔给才跑进来的喵语夹一点,除了劝说喵语不要挑食之外,我始终都没他们讲话。

  吃过饭,我帮忙刷了碗筷,拉着三个孩子在院子里面玩,到了中午,电话又响了,我以为事情已经办妥,不想来电话的是冯飞。

  冯飞在电话里面问我,“想出来走走吗,我陪你,公司暂时没事,我时间很充足。”

  我看时间还早,想出去给喵语买衣服,顺道也给佳佳的两个孩子买点,于是就答应了。

  佳佳不放心我,起初在我身边唠叨,到了后来就直接跟着我一起出来了。

  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听着电台里面放的音乐,伤感的情歌,已经是上个世界九十年代的流行金曲,那时候的可都是经典,不管什么时候听都是那么的富有韵味。

  我深吸口气,觉得岁月真是不饶人啊,一转眼我们都到了这个年纪了,佳佳再也不是能打的女人,而是一个整天为了孩子操劳的妈妈,躲着陆少,操劳着自己的公司,过多也不是很好。

  而我呢?

  事到如今,我已经不知道我过多好还是不好,只觉得这一切都那么的不顺畅,再没了从前的通亮,实在忧心。

  到了与纷飞相约的地方,我先跳了车,与佳佳说了第一句话,“我会叫冯飞送我回去,你回去吧,照看好孩子,陆哥下午会过去。”

  佳佳看着我,欲言又止,许久的沉默后问我,“卓尔,你真的没事吗?”

  我回头冲她笑笑,“没事。”

  进了餐厅,看到冯飞坐在角落冲我招手,过道上的人似乎已经有人认出了我,我今天没化妆,只穿了一件很普通的碎花裙子,还是很多年前卓风买给我的那些,穿着实在是舒服,适合这样的天气,我没多在乎那些异样的眼神,坐下来看着冯飞,笑了,问他,“公司真的没事吗?王老板那边的货都运来了?”

  他给我倒水,跟着将纸巾递给我,这才说,“没事了,货已经审查,两三天就结束,损失不大,并且因为咱们上市早,很多货都是早早预定,现在没有人退单,相信很快就能看到收益,别的事情暂时都还算顺利,我下午要去一趟西河口,你想去的话我可以带着你。”

  冯飞的意思是我带着我散心。

  冯飞这个人给我最大的好处就是轻松,不管是做事还是说话,哪怕是普通的聊天都叫我觉得很舒服,没有多少朋友之间的该有的那份保守的疏理,只有彼此的坦诚,我很喜欢跟他聊天,尤其是现在。

  我知道他对我多的是同情,可我不在乎,我现在需要的就是同情。

  我说,“好啊,我想去,我也想过去看看,那边的工厂现在交货还正常吗,之前的几次都会出现点问题。”

  “恩,还不错,我过来接受之后还算正常,之前的坏习惯都是你这边惯出来的,总觉得不着急,一旦着急起来交不出货,那损失的使我们。”

  我笑笑,是啊,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总是很散漫,很好说话,不管对谁都宽以待人的,可不是所有人都懂得感恩,有些人就是看着我老说话就欺负我,尤其是这家工厂,西河这边生产的都是原材料,是最关键的一个阶段,不能出现任何问题的。

  我说,“我知道,我以后改掉这个坏习惯,绝对不通融了。那,你今天打算请我吃什么?”

  他也笑了,依靠凳子的靠背上,一伸手,服务生救过来了,冯飞交代,“上菜吧!”

  “是,稍等。”

  服务生才走没多久,一桌子的饭菜就端了上来,我看着热气腾腾的炒菜,胃口大开,许久都不曾吃这些东西了,现在看着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摆在眼前,真的很想多吃点,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觉得吃了几口就饱了。

  可不想叫冯飞失望,我还是多吃了些。

  冯飞似乎很满意,笑着给我倒了杯可乐,“喝吧,今天喝个痛快。”

  第1025章 快结婚了

  我笑笑,可乐糖分太高,喝一口就觉得我能张十斤肉,所以自从生产后我再没喝过了,许是年纪大了,哪怕是多吃一口饭菜我都会觉得我隔天能胖好几斤,所以尽量在饮食上控制,可最近,我还真想痛快的好好吃一段,似乎实在宣泄什么,可有找不到宣泄的出口。

  不过是发生了点事儿,也不是天塌了。

  我摇头,“还是算了,减肥是会后很痛苦的,我还是喝白开水吧,哦,对了,你之前说的秦霜,现在还在神志清那里吗?”

  冯飞点点头,丝毫没有迟疑,不介意多说一些关于这件事有关系的人,“是,还在沈之昂旗下的一个工作室,并且最近接拍了很多电视剧,收视率还不错,并且还听说……”

  顿了顿,他反倒将可乐喝光了,一口喝光,抿了抿自己好看的嘴唇,挑眉看着我才说,“快结婚了,两个人。”

  沈之昂跟冷霜要结婚了。

  这是意料之中,当初秦昂也说,一旦说回请成功,秦霜就有了饿一个很好的归宿,这件事就算是成功了,金钱地位,权利和一切都有了,不过是最后的一道门槛,他卖出去了,却毁了我以及我的家庭。

  我笑笑,有些无奈。

  没再多说什么,只继续低头吃菜,这菜还不错,只是跟卓风的收益比起来相差了很多。

  勉强吃的见了底,摸才满足的抹嘴,揉自己的肚子,“冯飞,我吃太多了,我们出去走走吧。”

  “好!”

  冯飞安静的跟在我身后,偶尔有人经过,他会悄无声息的走到我身边来,就像一是无时无刻不在护着我的长辈,我笑看着他,觉得他好像最近老了不少。

  我开玩笑的问,“还在跟晶晶那边联系吗,具体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还不错,她猜到了最近的合作都是我在做,直接跟张川说了,张川那边没说什么,也没拒绝,相信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我点点头,算是好的结尾吧,冯飞做了自己不应该做却做的事情,而终生受益的却是谢晶晶那边,张川或许会有些排斥,可也给晶晶留了一个很好的保证,至少叫张川在以后的一些不安因素中会时刻的想着有晶晶在才有今天的他而倍加感激,而不会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来。!

  我很是欣慰的点点头,对他说,“那个孩子没留下来其实也是好事。”

  冯飞没吭声,只眉头皱着,孩子的事情相信对他来说也是一个遗憾吧,从前他跟自己的妻子没有在一起过,肯定也不会有孩子,一直单身到现在,身边为了他而争风吃醋的女人肯定不少,互相大打出手的肯定也不只一个,可能够在他心中留下位子的往往是那些得不到的遗憾。

  就算晶晶不是他的最爱也是他这一生难以忘却的一片记忆。

  我们走了一段后,冯飞说走不动了,可其实真正走不动的是我。

  上了车没多久,冯飞就说现在直接去西河,我看时间还早,没跟卓风那边打招呼直接就跟了过去。(!≈

  在车子上,电话响了三次,一次是佳佳,一次是陆哥,另外一个是卓风。

  我都没接,只看着电话一直响,响个没完,直到电话挂断,我才将电话点开。

  最后卓风将电话打给了冯飞,我这边的电话才算安静。

  冯飞告诉我,“卓风不放心我,已经开车过来了,问我要不要在路上等一等。”

  我摇头,没说理由,任由他将橙子开上高桥。

  到了西河的工厂,冯飞就给卓风回了电话,告诉他我们已经到了西河,就在附近的一个凉亭里面等他。

  而我则选择了坐在西河的边上,脱了鞋子,在岸边上玩水。

  我一旦闲下来就会胡思乱想,这会儿看着河边,想起了徐娇娇,那个泼辣并且直率敢爱敢恨的女人。

  她身边的男人很多,可最爱的还是卓风,分分合合两个人多少年,最后却选择了这样的结局,不知道她如果还活着,那是否现在跟在卓风身边的认识我还是她。

  她爱的那么执着,身上满是炽烈的火焰,得不到了就会豁出去名曲,这样的爱情任何男人都是无法抵抗的。

  我无奈的深吸口气,好似已经有点记不起徐娇娇的样子了,不过我始终都知道,她是美丽的。

  冯飞蹲坐在我身边,紧张的望着我,没说话也能叫我感受到他的紧张。

  我冲他笑笑,对他说,“我没事,只是想到了徐娇娇,她在这里假装自杀了好多次,都没成功,不是被人救起来就是被人拖走,最后却死在了本来卓风高跟她结婚的房子里面,呵呵,你说,如果她没死,那现在站在卓风身边的是她还是我?”

  冯飞无奈的摇头,问我,“那是个意外,不过也是自己作死,我相信不管她现在是否还活着,配在卓风身边的女人也是你,不会是她。如果他们有可能,最后也不会选择分手。”

  是吗?

  我不这么认为,卓风一直对爱情很隐忍,懂得取舍,知道自己要什么,可他总是叫自己的理智战胜一切,叫自己从站在最高点,就像是指点江山一样的指点自己,到时候是否选择我,还真的说不定。

  冯飞又说,“不过他不选择你也好,至少你还有我。”

  我心口一荡,好似河水中晕开的花朵,周围满是散开的涟漪,却在一颗石子扔进来的时候瞬间碎裂,成了一幅残破不堪的难看样子。

  我们纷纷回头,卓风已经走来了,又往河里面扔了一颗石子,跟着冲我笑了,“卓尔,还记得我们以前打水花吗?”

  水花,我记得,我玩过的,只是现在不想玩了。

  我点头,穿了鞋子起身,走到他身边,仰头看他,一个晚上没睡了,这个人还是很精神的,唯独有些疲倦的眼睛里面像是养了一条小金鱼。

  我轻轻捏他的脸,“卓风,早点回去睡觉吧,我跟冯飞来看看工厂,你来了也帮不上啊。”

  卓风嗯了一声,拽我的手往他怀里轻轻的扯了一下,有些凉却温柔的吻落在我的唇畔上,跟着笑着问我,“那你不想我吗?”

  我笑了,没说话,挣脱开他自己往工厂里面走。

  身后,脚步迟疑,两个人不知道做什么,很是安静,很久后才听到脚步声,可跟上来的却是冯飞,我没回头去看,想来卓风也是没来的,可不想,等我们进了工厂,卓风还是跟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