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89节

  第1026章 回忆

  工厂老板是个很不错的人,身材不高,有些胖,脸上却狠手,看着很不协调,身边经常带个一个很秀气的小男生,怀里抱着厚厚的资料,勉强跟在胖老板身边,安静的像是不存在。

  老板也姓王,到底是个商人,与那个王老板的奸诈是不相上下的,不过做生意都是不错,只是有时候交货不及时,原因是他这里的机器都老化了,经常出问题,此人还很抠门,坏了修理,却不买新的,一来二去的整个工厂的员工都会修理机器了。

  看他身上油腻腻的衣服,该知道这是才修理好机器出来,额头上还有汗珠子,身后的小男生递给他一张手帕,王老板随便进的摸了一下脸颊,带着我们从另一侧进了办公室。

  办公的地方很干净,周围的装修很简单,里面收拾的整整齐齐,每一张纸都摆放的井井有条。

  坐下来,王老板身后的小男生给我们端来了咖啡,人就出去了。

  坐在凳子上的我有些局促,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总觉得这样的小房间会叫我感觉到不安分。

  我拧眉头看着周围,瞧见了角落放着的摄像头,浑身一颤。

  卓风的手就伸了过来,按住我肩头,顺着我看过去的视线,知道了我在还怕什么。

  他起身走过来去,看了一眼那监控,随便的将地上一个黑色的塑料袋罩在了上面,又在周围走了一圈,确定没有别的东西了才转身回来。

  重新坐在我身边的时候对王老板说,“这样的东西以后不要放在办公室,其实这个东西很不安全的。”

  王老板愣了一下,脸色不是很好。

  冯飞紧跟着解释说,“最近病毒很多,很多人都会通过视频监控看到对方的一些秘密,比如您这里,放了很多保险柜,如果被对方知道了密码,那就不安全了。”

  王老板一愣,也跟着点头,回头叫来了外面的秘书,“关掉,最近将最近几个办公室的监控都关掉,顺便叫财务过来,来了后在外面等着,这边结束了再叫她进来。”

  “是。”秘书看我们一眼,那眼神在扫过我的脸的时候瞬间盯住了,使劲一拧眉头,这才转身离开。

  卓风一直注视着那小秘书,没冷声,安静的坐在我身边,紧紧的握住我的手。!

  这会儿,冯飞已经跟王老板说了工厂的事情,之前返回来的材料数量两个人在核对,最后确定下来最后的交货日子和违约后的处理细节就闲聊起来。

  最近股市动荡不安,房地产的生意也是做的不是很理想,尤其是最近很多大佬级别的人都开始到买房地产转行离开,还有些直接撤资了,这里面的方向实在是混乱,王老板也想投资做点别的,因为许多工厂已经被告知关闭,他担心那一天自己也轮到,那就等于断送了他的全部财路了。

  听后我们意识一阵唏嘘,不管什么阶层,什么地位,每个人都有发愁的东西,一朝一夕的一个想法就能叫自己一夜之间失去所有或者得到全部,这样的人生最是惊险。

  比如我。

  我不禁轻轻吐了口气,垂头盯着桌面,心思有点难受。(!≈

  卓风突然起身,拉着我说,“出去走走吧,这里有些闷热。”

  我看一眼王老板跟冯飞,冯飞立刻对王老板说,“卓总有点身体不好,可还是担心这批货不得不跟过来,你这边空气好,出去走走也不错。”

  王老板呵呵一笑,“是啊,我这边工厂不少,可都是急切生产,就是耗费点点亮,没污染,人口也不是那么密集,自然空气好,出去走走也不错,靠近西河的边上很多洋房呢,你们去看看吧,现在买房子应该还算便宜。”

  我笑笑,跟着卓风出来,他一直拉着我走到西河边上才停下来,转身问我,“卓尔,你这样叫我很担心。”

  能担心我什么,我现在很好。

  “老公,我很好,只是有点提不起任何兴趣来,想跟着人到处走走,却又发现十分没兴致,很烦躁。”

  卓风使劲皱眉,好看的脸上满是疲惫,眼睛勉强睁开。

  我担忧的抱紧他,祈求道,“卓风我很好,你就别担心我了,我现在担心的是你,我真的没事。”

  “哎!”

  他无力的一声叹气,抱紧我,低头重重的一个吻落在我的额头上,跟着告诉我,“秦昂没找到,秦霜那边我在联系,沈之昂在故意躲着我,这件事会悄无声息地过去的,你别放在心上。”

  我笑笑,点头答应下来,可我怕是做不到不放在心上。

  我恨,我痛,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想到很久以前伴随了我多年的噩梦,父亲的脸就像一张花了人皮的面具,恐怖阴森,不休止的纠缠着我,叫我无处逃窜。

  这样的无力叫我更加痛恨这件事的所有人来,尤其是沈之昂。

  电话又一次嗡嗡的震颤,我掐算时间差不多了,拿出来看了一下,避开了卓风的眼睛,内容如下:已经安排好一切,只等时机成熟,具体时间看公告,最近新闻会不断增长,你出门要小心。

  我发了一个的表情,在没回复,立刻删除,将电话放在了衣兜里面。

  卓风一直盯着我这边看,该是在好奇吧,也或者猜到了,再或者知道了,可我什么都不想说,只安静的做自己的事情。

  做好了一切才抬头,对上他一双探究是双眼。

  他没追问我,只抓着我的手紧了几分。

  我依靠在他怀里,嗅着身上熟悉的味道,“老公,我们回家吧,我想休息了。”

  “好。”

  他给冯飞打了电话,通知了一声,我早早的就坐上了他的车子安静等着。

  很远,依旧能够听到他在电话里面跟冯飞说,“是,新闻已经公开了,我压了下来,可现在网上很多人都在发,是截图,估计是早有准备的,一群水军刷了不少的帖子,报纸上是不会出现,可网络上的传播会很快,我们没有办法控制的,只能看到了去制止,估计也迟了,多谢你陪着她,没关系,我知道,我们现在回去,好,回头我再跟你联系。什么?哦,我听说了,秦昂那边……好,好。沈之昂吗,还没有。问题是秦霜,我已经叫人跟着了,恩,恩,你随时过来吧,好,她需要人陪,我晚上估计会过去,秦昂那边估计会有消息,好,好。这个人我不会叫他好过!”

  我的心咯噔了一声,看着卓风放下了电话的手还是抖得,能够想到他此时的内心是多么的煎熬。

  我勉强冲他笑笑,他站在原地,看着我,距离太远,我看不到他眼神里面的内容,只觉得他此时身上的怒火就要将方圆几里的地方都烧着了。

  我冲他招手,他才提步朝我走来,靠在车边上,低头打量我,红着的眼睛里面是熠熠生辉的光芒,给足了我力量。

  “卓风,我们回家吧,我困了,你陪我。”

  第1027章 排斥

  他点点头,伸手捏紧我肩头,这才上了车子。

  家里,陆少正在跟佳佳佳院子里面说话,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情绪激动地彼此在互相指责,情动之下佳佳还动了手,陆少这才没有再吭声。

  卓风告诉我,“还是不要过去了,我们直接上楼吧。”

  我看向佳佳那边,两个人也看向我们,都没有向对方靠近的意思,我犹豫了会儿,跟着卓风一起走进了房子。

  妈妈带三个孩子后院玩耍,我们很远就听到了笑声,追逐的三个孩子互相蹦跳着,那样的欢闹带给我们的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卓风问我是否想想过去看看,我摇头,拉着卓风一起上楼。

  卓风洗了澡出来,我已经躺在床上了,裹着被子,将自己蜷缩成一团。

  卓风擦干净了头发钻进来,房间里面的空调故意调低了很多,这样我更加喜欢往他的怀里钻。

  他双臂圈过来,抱着我,很用力,要将我陷阱身体里一样,我有些窒息,可忍着没动弹,安静的躲着,眼神落在他结实而又有力的胸膛上。

  心跳声在彼此的呼吸间来回撞击,我深吸口气,想说点什么打破这样的安静,却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只能任由这样的尴尬继续。

  许久,身边传来了他轻微的呼吸声,我一抬头,竟才知道他已经睡着了。

  我舒了口气,翻了个身想躲开,可他却一伸手,又将我捞了回去,含糊不清的告诉我,“别乱动,听话!”

  我安静的没在动,听着呼吸声也渐渐有了困意,可梦里,依旧是纠缠我不放的爸爸,那一张张恐怖的脸就出现在我的眼前,如何都挥之不去,我怕极了这样的噩梦,却又被噩梦捆住,逃窜不出来。

  不知道在梦里面跟父亲追赶了多久,终于叫我找到了可以逃出来的光亮,我豁然惊醒,大口喘息这看着眼前的漆黑,不知道什么时候天都黑了下来,好像整个天地都离开我走远,叫我找不到在这个世界上的存留。

  卓风豁然起身,一伸手,将我抱住,捂着我的眼睛,低沉而又担忧的声音在我的头顶上传来,不断地安抚我。

  我枕在他怀里,嗅着熟悉的味道,渐渐的安静下来。

  过了许久,他才低声说,“秦昂找到了,在西边渡口的一个码头,秦霜给他送东西的时候暴露了,我现在去见他,你留在家里,等我的消息。”

  我点点头,没吭声。

  卓风一走,我立刻起身打了电话。

  “秦昂,你在哪里?”

  “我在码头,我妹妹一会儿要来,你那边怎么样,这件事我想……”

  我打断他,“我会处理,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做就好,你现在叫秦霜离开,你也走,卓风已经过去找你了,你必须离开,知道了吗,钱的话我会叫人给你送去现金,你千万不能暴露,一旦卓风知道了你在哪里,沈之昂那边肯定也知道了,你会很危险。”

  秦昂那边恩了一声,跟着说,“我知道了,你……卓尔,你恨我吗?我对你做了那种事。”

  我没应声,那种事,是哪种事呢,已经不重要了吧!

  我笑笑,只说,“你现在就走吧,卓风已经出去了。记住,不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在跟我联系。”

  挂了电话,我给另外一个人发了消息,对方很尽快回复我,“肯定办好,等这我的好消息。”

  除却焦急的等待,我不知道现在还能做什么,我想,这样做事还没错的吧?

  秦昂之前问过我,如果这件事被卓风知道了会怎么样,其实我没想过会怎么样,我只想着我要除掉沈之昂,不惜一切代价,他想毁掉我,好啊,我也想毁掉他,那现在就看我们谁的本事大了。

  一个小时后,卓风那边来了电话,我激动的心都要跳出来,只听他在那边很失望的对我说,“人没找到。卓尔,你那边怎么样?”

  我舒了口气,低声说,“没事啊,我才起来,刚才在楼上睡着了。人没找到吗?是不是提前被发现了?”

  “恩,估计是,我觉得有人在跟秦昂联系,并且使我们身边的人,不然秦昂不会那么快知道我过去,也不会溜的那么快,你在家里不要出去,我担心那个人离我们很近。”

  如果卓风现在就坐在我跟前,我肯定会紧张的露馅,可现在隔着电话,我还是有几分心安的,只捏着电话的手在冒汗,心口剧烈的颤抖。

  我吸口气,低声说,“卓风,我没事,我想你回来,你陪着我,好吗?”

  卓风那边说,“好,我马上回去,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就到家了。”

  “好。”

  挂了电话,我给秦昂那边发了消息,“你找好安置地点吧,卓风回来了,我尽量拖延,你不要再被发现,尤其不要叫秦霜知道你在哪里了,你需要东西我会叫人送去给你。”

  “好,多谢!”

  删除了电话上的东西,我玩起了手机游戏,无非是想叫自己安定下来,可内心的慌张仍旧是无法控制的。

  很晚,卓风回来了,表情不是很好,显然他是很生气,一直以为卓风的人做事都很稳妥,想找的人绝对不会出岔子,可现在人跑了,还是被他们盯了很多天的人,想来卓风现在实在怀疑所有人的,尤其是身边的亲近的人,如果这件事我不是受害者,他甚至会怀疑我。

  一进门,卓风就很是生气的说,“我怀疑是李哥。”

  我的心腾的一跳,立刻慌张起来,将手机游戏关闭看着他。

  卓风没看我,只低头摆弄着电话,很快的在跟谁发着短信,很久后才抬头对我说,“我叫李哥过来,这件事太可疑了,要不是我的人在等着我动手,估计秦昂现在已经被抓到了。”

  我点点头,没说话,只胆战心惊的看着他。

  他突然伸出手捏了捏我的脸颊,笑了,“怎么了?不用担心,那个人跑不了,顶多在市内转,明天还会找到他的。”

  卓风如此肯定,我不禁大胆的猜想卓风是否在秦昂的身上安插了跟踪仪器。

  我心里琢磨了一番,想了无数种措辞,最后问他,“你那么肯定会找到吗?”

  他点头,将电话往床上随便那么一扔,拉着我坐下来,“我有办法,除非他飞出天外去。”

  卓风没说因为什么如此肯定的能够找到他,我也不好继续追问,只能默默的点头,看着他脸上的坚定。

  不知道当他知道我在保护秦昂之后,会是一种什么样子的表情。

  卓风最痛恨有人背叛他,当他发现最痛恨的是我的话,会如何?

  我无法想象,只心里一阵冷汗的默默点头。

  突然,他问我,“卓尔?你知道他在哪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