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91节

  第1030章 说出事实

  上午我只打了几个电话,沈之昂跟秦霜订婚的新闻就已经上了头版头条,有关于我视频的一些相关新闻已经消失,我知道卓风这边的人一直都在做这件事,可还有很多看热闹的不怕事大,很多以前的新闻也都被挖了出来。

  而这边,就公布了一些秦霜出道前的家庭跟她与沈之昂相遇的假新闻,自然,都是经过修饰的,自然被人看到的都是浪漫美好的一面,至于那些不好的东西,我的人也不是吃干饭的,删了个干净彻底,那呈现给大家的就是沈之昂的第二春,开始了新的生活,开始了美好的婚姻和爱情。

  卓风看一眼微博头条,满意的点点头,却意味深长的看我一眼,没在说什么。

  这边陆少来的很晚,佳佳带着三个孩子吃完了饭送上了车又回来,我借着这个时候去看了看喵语,小家伙笑呵呵的,估计是因为有孩子陪伴着玩耍,她似乎并没对我这个母亲的突然梳理感受到什么不好的地方。

  我心里安心不少,回去的时候,我躲在卫生间,给秦昂打了电话,通知他在我安排的地方安置好,我会晚些时候过去,希望他能拿出诚意来,将我想要知道的事情告诉我。

  秦昂那边没吭声,该是在做决定,我没得到他的应答,直接挂断了电话,删除了联系方式,洗了手出来,正好遇到才来的陆少。

  陆少看我一眼,情绪不是很大,只点点头,眉目凝重的走在我另一侧,一路无言。

  最近陆少这边因为他父亲生病的事情再加上佳佳不肯回去和好,他整个人颓废了不少,话也变得少了,来我家多半都是看孩子跟佳佳商量事情,可始终都没什么结果,今天卓风突然请他们都来吃饭,相信陆少也能猜测到什么的。

  进门后,气氛一瞬间冰冷起来,陆少坐在了佳佳对面,直接占了我的位置,我只好坐在佳佳身边了。

  卓风挑眉扫我一眼,无奈的摇头,跟着对路少说,“叔叔的病怎么样了,我说去看你不让,现在愁眉苦脸的,是不是很严重?”

  陆少点燃了香烟,吸掉了半根才说,“还好,就是老头子不想有人去看他,觉得人多了还以为去是等着他死,索性都别去了,反正事情不大,过段时间就出院了。”

  卓风点点头,我也放心下来,陆少的亲人也不多,现在孩子也都不在自己身边,一辈子都是风里来雨里去的,好不容易就要有家庭了,这边有出了事,他自然是心里难受着的。

  过了会儿,卓风才说起了佳佳跟他的事情,说的很委婉,就是桌孩子不小了,户口现在还没着落,上学不能一直挂着别人的户口,这对孩子以后有影响,就算一定要送出国读书,也要考虑在国内的生活,总归是中国人,国外不过是过度,老了还不是要回来的吗?

  说的都是承认,但是我们左右孩子的未来,只能说在有限的时间里面动用全部的关系将孩子的以后铺好路,叫他们走的更远更长久,至少不比我们强也不能比我们差。

  相信陆少更加懂得这个道理,他在黑道上混了那么多年,最近几年才安生下来转行做正经的生意,也是为了孩子着想,更因为自己他的出路就是个黑底子,他比任何人都懂得走黑道的艰辛和改好的艰难。!

  可现在,家庭还没着落,陆少只能一直唉声叹气。

  卓风突然问陆少,“你是怎么打算的?”

  陆少猛然一震,有些慌张,抬头看向给我们,最后才低头说,“我的打算很简单,可现在看来很难做到。”

  是啊,佳佳不和好,想跟开心也找不到人,并且开心那边情况似乎并不好,佳佳这边会还牵这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陆少实在为难。

  但是卓风说了,开心上次帮了我们的忙,尽管王闯的死到底是不是因为开心还不知道,可也跟开心脱不了关系,开心失踪后生死不明,这也是我们一直挂念的,我们欠了陆少跟开心一个大人情,这事关生死,不能不帮忙。(!≈

  “这件事我就直接说了!”卓风说吃了口菜,喝了口凉白开,自生病后就戒酒了,可习惯还没改,这凉白开就当做是酒水,喝了个见底才说,“有些时候我也觉得我亏欠了你们太多,开心也好,佳佳也好,你也好,都是我跟卓风亏欠着你们,可我不知道如何帮,这几年看着你们折腾,我想你都是成年人了,老大不小,为什么不能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家庭孩子,妻子和你的事业,都该有一个自己的清楚的划分,可现在看来,你还是稀里糊涂的,除了在黑道上混,你别的事情都做不好。”

  陆少惆怅的一点头,掐灭了香烟,一直没吭声,只眉头的两道痕迹像是刀子刻进去的一样,很不见底。

  佳佳垂头,不断地抹泪,这件事她不比任何人好过,一直揣着那么惊人的事情在心口上却不能说,看着自己深爱的男人不能回到自己身边,一面是亏欠,一面是责任和爱情,轻重自然自己知道,却无法抉择。

  我不断的轻轻安抚她,递给她纸巾,只希望这件事尽快解决,大家都好过。

  沉默了片刻,卓风又说,“之前在瑞士的那件事我以为开心是真的认识皇室那群人,甚至我还背着卓尔去问过杜红,可杜红也不知道,我就觉得奇怪,等我开始去找,事情已经发生了,王闯死的那么快,我们都没预料。”

  卓风背着我去找杜红?什么时候,我还真不知道。

  我一挑眉,对上他的眼睛。

  他却笑了,“没事,就是问了点事,吃了个饭,自那以后杜红就没在骚扰我们了,不是挺好?有些时候躲着不是办法,陆少你该知道,佳佳你也该懂,事情说了就做了,做了就可以了,开心那边……哎,我得了胃癌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想,开心一个女人那么坚强,一个人面对癌症是什么心情,我看着一大家都为了我操劳,我就想,哪怕是我挺不过来也要立刻投胎回来报答你们。可开心说不需要。”

  我们同时震惊的看着卓风,这件事看样子佳佳也不知道,她立刻抬头的满脸惊恐,泪水还挂在脸上,顺着脸颊流下来。

  “卓哥,你说什么?”

  陆少脸色灿白,身子僵硬,目瞪口呆,一句话却都说不出来。

  第1031章 你这里,装着的人是谁

  卓风重重点头,“是,开心之所以要动手杀了王闯,并且亲自动手,就因为当时确认了自己得了肺癌,呵呵,在国外她流产后一直心情不好,整日吸烟,谁想到一个烟瘾并不大的人就得了肺癌呢,并且病情恶化的很快,一直在做化疗,我们见到她的时候已经是化疗第三期了,那时候她以为自己活不长了,不如做点事情,至少可以看着路少跟佳佳幸福,谁想到,佳佳那么聪明,猜到了什么,开心就走了,我也到现在没找到人,但是可以确定她还活着,那就是癌症已经控制,就像我现在一样。”‘

  我吃惊的倒抽口气,开心啊,那个一直美丽妖娆的不像是人间凡物的女人,背后是如此强大,我敬佩不已,那份富有女侠的风范和行为,我怕是再活十辈子也赶不上。

  卓风顿了顿,又说,“是,陆少你不知道,只有我们知道,开心怀了你的孩子跟你离婚的,不过孩子保不住,开心也想留下孩子,却始终不行,流产后她就在法国,那时候遇到了顾程峰他们。这件事我们都知道,只瞒着你,佳佳不跟你回去,就是心里难过,她以为是自己拆散了你跟开心,可后来开心却说,她想走是因为看到了陆少你的心根本不在她身上,对你来说,得不到的才是好的,得到了,却不知道珍惜,就如现在,你当初总说佳佳不好,现在还来找佳佳做什么,之前见到开开心你为什么还那么在乎?陆少,整件事,做的最不对的只有你。你好好想想,你这里,装着的人是谁?”

  卓风戳他心口,陆少吃惊的垂头,脸色苍白如雪,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陆少或许自己真的不知道自己在乎的人是谁,他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一旦发现没酒喝了,那就享受凉水,不管处在什么样子的情况下,身边的人都不会少,这叫他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最清楚自己要什么。

  现在卓风将这件事告诉了他,并且当着佳佳的面追问他最爱的人是谁,真的是为难了。

  陆少只低头叹息,一估计是说不出来的。

  佳佳豁然起身,举着杯子,对我有对卓风,狠狠地抹了把脸上的泪水说,“你们别逼他了,他不知道自己爱的人是谁,或许谁都不爱,他只想有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但是,孩子现在姓我的姓,我随时都可以抱走,我跟陆少没关系,我还想着孩子在父亲跟前会好一些,可现在看来这样的父亲我们不要也就是了,我佳佳有能力找一个比陆少更好的男人照顾我的孩子跟我,卓哥,卓尔,你们的好意我懂,就像当初开心说的那样,她这辈子对后悔的一件事就是跟着陆少,但是她清楚自己要什么,所以走到很潇洒,可我总是退缩,所以才会叫我一直这么为难,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我要的是一个我们互相爱护的人,不是一个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渣男,喝下这杯酒,我就永远消失。”

  我还想拦着,没想到佳佳一口就将白酒喝光了,狠狠的抿了一把自己的嘴角,跟着说,“再见了,卓尔,我会经常过来看你个孩子的,照顾好自己,我走了。”

  佳佳决绝的回头,换来的却是陆少的犹豫,他稳稳的坐在那里,一点都没有动容,我不敢相信的看着陆少,难道开心在他心中那么重要?那为什么当初那么伤害她呢,看着开心离开却不阻挠,现在又伤害了一个无辜的佳佳,这样的男人是我认识的那个敢作敢为的陆少吗?

  我生气的一筷子敲了过去,“陆哥,你太我叫失望了,你难道就因为觉得对不起开心姐姐了所以现在还要对不起佳佳吗?你这样会一辈子后悔的,你已经伤害一个女人了,还想再伤害一个吗?开心是无辜的,可佳佳也是啊,你得不到就开心就连佳佳也放弃了吗?你……哎,你在很是太叫我失望了。”

  陆少红着眼睛抬头,隐忍的咬住了嘴唇,咬出血水来,半晌才说,“那你叫我怎么办,我跟佳佳在一起就好过了吗?”

  “可你还是孩子的父亲,你不知道自己爱谁你至少该知道你取舍什么,开心已经走了,她最后做的这件事只是想暴打当初卓风杀了伤害她的那群男人们,无关爱情,无关你,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开心鱼死网破的是因为自己的生命,却不是因为市区的爱情,如果可以,按照开心的性格,哪怕是她死了也要赖着你,你还不懂吗?开心说过,她最过最后回到事情就是跟你结婚,那段时间她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是你帮了她,这是报恩,她不喜欢小孩子,也不想生小孩子,却因为你想要留下那个孩子,可还是保不住,所以才跟你离婚,成全你跟佳佳,可你呢,都做了什么,你以为你用再多的钱就可以弥补这一切了吗?你简直……禽兽!”

  我不知道我要说什么好了,这样的陆少就像是永远都提不起来的一块烂肉,不管到了哪里都只能挂在墙壁上,等待腐烂,不知道自救。

  他自责,难道这件事当中就没有自责的人了吗,为了一份自责就要不顾自己的孩子和心爱的女人了?

  “陆哥,你真正爱的人是佳佳,陪伴了你十多年的那个女人,因为你以为她会一直都在你身边,所以你肆无忌惮,你怎么人心看着她一次次的离开,这样你只配孤独终老。”

  陆少一怔,红着眼睛豁然起来,飞奔了出去。

  我舒了口气,因为太过激动浑身颤抖,扶着桌面才勉强叫自己坐下来。

  卓风坐到我身边来,扣住我的额头按在他胸口上,我听着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想象着里面运转的方式,有血有肉的男人就在身边,幸好,我爱的人是卓风,不然我真的一辈子都活在痛苦中。

  “老公,我做的对吗?”

  “对!”

  卓风很是肯定的点头,抱紧我。

  突然,他问我,“秦昂跟你做了什么交易?”

  我浑身一颤,打底这件事是瞒不住他的。

  我没应声,只埋头躲在他怀里,竖起耳朵听他接下来的质问。

  可他的问题却在这个时候戛然而止了,好像刚才的话都是我的幻听。

  很晚,我们还是吃完了饭菜离开。

  到了家里陆少的电话打了进来,问我,“卓尔,你知道佳佳平时都去哪里吗?”

  我想了会儿,“应该在我哥哥的那边住吧,我记得之前佳佳姐在那买了房子,最近都在那边住,你去过了吗?”

  陆少一声叹息,“所有我知道的地方都找了,没有,东西也都搬家空了,她是不是早就有准备,你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