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92节

  第1032章 问问自己的心

  这件事还需要我说嘛,如果不是因为我这边出事,佳佳早就离开了,哪里还能陆少见到她?我想最近佳佳也是太伤心了,不然不会走的这么坚决,之前也只是在犹豫,整天见到陆少过来,该是有些心动要留下的,可谁会想到,开心那边的情况那么严重,并且卓风的逼迫叫陆少露出了原型,佳佳这才伤心的离开。

  我说,“陆哥,你问问自己的心,你真的想佳佳留下而不再担心开心吗?”

  陆少没吭声。

  我继续紧逼的追问,“如果不是,那你最好还是不要去找了。其实道理很简单,如果卓风说现在心里想着的女人是别人,那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离开,你懂得这个道理吗?”

  “我知道。”

  陆少声音萎靡下去,电话那边安静了许久跟着就挂断了。

  我深吸口气,依靠在沙发上,突然觉得特别的累。

  在爱情之中,到底我们都扮演怎样的角色?难道就真的要在互相折磨中度过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吗?

  卓风端了两杯柠檬水过来,递给我一杯,跟着说,“你嫂子快过来了吧,喵语又有人陪着玩了,陆少这边的事情解决完,我们再来解决肖老大的事情,之后再来说说秦昂。恩,你说的那个计划不错,沈之昂现在股票大涨,沈家内部开始动荡不安了。”

  我点点头,所以制造舆论叫沈家成为最大的目标,我们暗中操控,鼓吹沈家开始动手争抢沈之昂的东西,当初他耗费了力气拿到的,也是我跟卓风在帮忙,现在他掉头反咬我们一口,那我们也有本事叫沈之昂之前得到的东西再被人拿走,变得一无所有。

  他喝光了柠檬水,空杯子放下来,猛然一转头,又问我,“秦昂那边过的还算安全吧?”

  我又是一怔,每次的试探他都像已经知道了全部一样的肯定,眼神里面不是探究,而是在肯定的等待答案。

  也有可能是因为他对这个问题问的多了,我已经形成了抵抗,此时面对他的质问再没了之前的紧张,只淡定的喝光了水,笑笑,反问,“你这样问我是在怀疑我吗?在他做了那件事之后我还要保护他?是这个意思吗?”

  卓风也跟着我笑笑,摇头没吭声,答案其实已经很明显,可他没在追问,只拉着我的手,“上楼吧,很晚了。”

  隔天一早,卓风很早起身,在院子里面锻炼身体,我则洗了个澡出来,画了个淡妆,等时间一到,我们就出门去姐嫂子跟她的双胞胎去了。

  肖老大还不知道这件事,王老板那边的事情解决后回来,肖老大拉着王老板去了戒毒所,估计现在才是戒毒初期,很是艰难,在里面出不来,自然这边的情况他也不大清楚。

  嫂子变化不小,自从她丈夫死后整个人瘦了一大圈,现在看起来还是很憔悴,拉着两个半大的孩子,走在人群中,我险些没认出来。

  孩子已经好几岁了,是七岁还是五岁?

  我竟然有些记不清楚。

  孩子们高兴地向我招手,笑呵呵的要伸手去抓喵语。

  嫂子一声娇嗔,“都别闹,那是妹妹。”

  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家伙立刻回头,好奇的垫脚看着喵语,笑了。

  喵语也跟着咯咯的笑出声来,在卓风的怀里挣扎着小手臂想要挣脱出来,我看着这画面,突然想再生一个。

  不禁看想卓风,靠近他,搂住他手臂,传达了一种亲昵。

  卓风浑身一怔,这是自上次出事后我第一次跟他主动亲近,他满脸的震惊和欣喜,跟着笑了,笑颜如花,灿烂的像是外面的阳光。

  “阿姨,你真好看。”其中一个稍微有些高的小姑娘垫脚仰头看我,满脸的崇拜。

  我笑起来,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真乖,你也很好看啊,比阿姨还要好看。”

  另一个说,“不是的,爸爸和妈妈都说你最好看,是我们见过的最好看的女人,温柔强大,是个我们都要学习的榜样。”

  我噗的笑出声来,这是谁这么会说话,她们口中的爸爸该也不会是肖老大,而是之前去世的那个男人,那个人……我甚至都没记清楚他的长相,可到底是个很好的男人,在肖老大不能陪伴的情况下教育好了两个小孩子,还陪伴了嫂子度过一段最难忘的时光,那段最美好的记忆就永远的存在于嫂子的记忆中,再不能消逝,我不禁为难起来,担心我跟卓风的努力,不能叫嫂子回到肖老大身边,反倒叫嫂子忘掉了从前的美好。

  嫂子说,“走吧,这里人多,你们也很累了吧,看你们最近脸色都不是很好,之前听说卓风去医院做了检查啊,结果出来了吧,是不是很正常?”

  我笑,这件事还算是一直以为最为高兴的一件事呢。

  “恩,我一直都说没事了,卓尔不放心,几次叫我去做检查啊,现在已经确定不会扩散了,走吧,我们回家说。”卓风笑着牵住我的手,另外一只手拉着喵语,一家三口,带着嫂子出了机场。

  我跟卓风原本打算先不告诉肖老大那边嫂子过来,可不想,我们才到家里,肖老大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自卓风不让我用手机以来,所有的电话都转接到了家里的座机,妈妈不知道这件事,总好奇为什么家里的电话总是响个没完没了,是不是骚扰电话太多了,还想着要报警。

  好在妈妈没报警,最近电话也少了很多,冯飞那边接受了公司后,事情就少了一大半,而我知道,卓风这是在守株待兔,等待秦昂的电话,再或者,看我什么时候等不及了主动说出口,他想叫我主动坦白。

  可我没露出蛛丝马迹,这件事依旧继续,我想做的事情没受到任何阻挠。

  吃饭的时候,嫂子突然问我,“卓尔,我最近在网上看到了很多这边的花边新闻,那些人是不是有些脑子有问题啊,不去写小说都白瞎了那群人的脑子,说的乱七八糟,你们这边不知道吗,有没有什么办法叫这些乱写的帖子消失啊?或者出一个什么书面的律师函什么的警告一下,实在是肆无忌惮的不像话。”

  我手里的筷子啪嗒落了下来,如何隐藏,到底还是紧张,这件事,是包不住的。

  卓风帮忙将筷子塞我手里,对嫂子笑笑,“这件事……回头再说,嫂子,你既然来了就多住一些时间,肖老大也很想孩子,你一个人在那边每个依靠也不行的。”

  卓风将话题扫开了,可这件事还是被嫂子注意到了,她脸色尴尬的点点头,笑了,“好,我听卓风的,那快吃饭吧,你们也快吃,两个小姐姐要照顾好喵语,知道吗?”

  两个一模一样的小丫头异口同声,“知道了妈妈,吃饭。”

  喵语哈哈大笑,满脸的饭粒,妈妈帮忙擦,卓风这边不停地给我夹菜。

  我却看着满桌子的饭菜,一口也吃不进去了,脑子里面全都是当时的情形,那些画面露骨而又刺眼。

  第1033章 恨

  一桌子的温馨,似乎与我并无关系,我只安静的想着自己的事情,脑子不停的运转,觉得眼前的饭菜都变成了恐怖的模样,再也不会给我带来任何温馨和幸福。

  我惊得扔了手里的筷子,起身不好意思的对妈妈跟嫂子说了声对不起,就飞速的上了楼。

  关紧房门,随后的卓风敲门过来,隔着房门的声音沉闷且焦急,“卓尔,你开门,卓尔……听话,卓尔!”

  我裹紧了被子,缩成一团,就想得到了一种无形的安全庇护,将自己包裹起来再也不想出去了。

  卓风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钥匙开了房门,推门进来的那一刻,我直接扑进了他怀里,大哭大叫着心里的苦涩。

  “我恨死那个人了,恨……”

  我痛恨的是我的爸爸,他的样子就像恶魔一样深深的刻进我的脑子里面,挥之不去,我有那么一刻想将自己的脑子抛开来看看里面到底存放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他的样子永远的留在我的记忆中。

  卓风紧紧的抱住我,不停的在我耳边安慰,直到我终于安静下来才松开我,低头看着我的脸,一下一下擦掉我脸上的泪水。

  我深吸口气,好似刚才抑制不住的恐惧瞬间就消失了。

  “我们明天去看看医生,好吗?”卓风试探的问我。

  我一怔,茫然抬头,“卓风,我是生病了吗?”

  卓风摇头说,“不是。”他肯定的对我说,“是想找个人帮你放松,你这样我很担心,却又不知道怎么劝你,只要你跟医生说出来,心情会好一些,知道吗?”

  我不,我不想跟任何说这些事情,心里的脆弱是无法言喻的,我已经一次次的将这样的痛恨压抑在心口了,我不想再说出来,那样鲜血淋漓的事实就像刀子一样再一次在我是伤口上凌迟,我担心我承受不住。

  我摇头,慌张在一起占据全身,祈求卓风不在将我送去医生那里我才渐渐安静下来。

  深夜。

  终于安静下来的我坐在阳台上看着远处的天色,卓风在楼下陪着三个孩子玩闹,欢闹声就像一首好听的音乐,我一次次的喝光酒杯里面的酒水,想要自己醉倒了那样就睡着了,再也不会梦到爸爸那张恐怖的脸了。

  嫂子提了一个东西坐在我身边,冲我笑了一下,跟着抢走了我手里的酒杯,对我说,“我丈夫死才去世那会儿我也跟你一样,整天借酒浇愁,觉得喝醉了自己就能睡着了,可后来一想,不对,我不能倒下去,我倒下了我的孩子怎么办啊,我还要抚养我的孩子,我还有几十年的路要走,我不能因此就倒下去,卓尔,人生挫折太多了,我们都在经历挫折,这些事坏事其实也是好事。”

  是吗,是好事吗,爸爸那样的脸重复的出现在我的梦魇里面竟然是好事?

  我无力的深吸口气,摇头,泪水也摇晃了下来,“嫂子,你不懂,这件事很复杂。”

  “傻瓜,在复杂的事情也有解决的办法,你该知道你现在所面临的不光是自己了,你看看楼下,喵语还那么小,她需要你。你以为小孩子有了别的孩子陪伴就好了吗?她只是懂得了你现在需要休息,所以不来打搅你,其实小孩子到底是还是需要母亲的。”

  我一怔,心口剧痛,这份难过是我无法理解的,我明白喵语需要妈妈,我更加明白卓风需要老婆,这个家也需要我,可我真的无法叫自己忘掉那些不堪的往事,真的无法忘记。

  嫂子又说了什么我已经听不进去了,再一次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无法自拔,直到我已经醉的倒在躺椅上才飞快忘掉了这件事。

  卓风将我抱回了床上,我迷迷糊糊的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心痛的眉头都在打结,可我却不知道要做什么,只能看着他的痛苦着。

  他低头看了我一会儿,跟着转身,依靠在床头边上,低头摆弄着电话,偶尔收到的是微信,发过来语音里面说的是有关沈之昂家族的事情,那个家早就是残破不堪的,沈之昂的出身注定了这一生都不会太平,可现在他还要面临着被瓜分的境地,想来以后的路更加难走吧。

  我深吸口气,伸手抓住了卓风的后背,想听听他说话,他一转身,却突然说,“你将他藏起来了这件事就不用面对了吗,沈之昂那边是不会放弃的,他能够在隐忍了十多年以后再一次利用自己的婚姻和你以及我坐上沈家董事长的位置足够说明这个人的野心是非常大的,现在他对付我们就是想吞并我的公司,可他急于求成,我们发现的早,反击还算及时,可你要知道现在的我也是众矢之的,总公司在瑞士,我们却在国内,你以为我们有多大的胜算?沈之昂的家族分裂无比严重是不错,可不代表沈家人就不会对他收购我们公司的事情袖手旁观。”

  我的心再一次痛的紧缩了几次,我捂着胸口,无力的埋头躲在被子里面,这些都我知道,就算我此时醉的无法睁开双眼,我还是懂得这一切的,难道卓风担心的事情我就不担心了吗,我也在做啊。

  我是将秦昂藏起来了,可不代表我就可以不面对以前和那些不堪,我是想给自己一个适应的时间。

  那天的事情没对我造成伤害,秦昂及时停了下来,可还是勾起了我多年的回忆,爸爸对我的伤害是终生的,我始终无法忘怀他酒醉后拉着我跟表姐惊玉米地里的场景,那一声声凄厉的叫喊就像不断回响在耳边的狼嚎,叫我浑身都毛细孔都喷张,汗毛倒竖,叫我多年来竖起来的坚强壁垒瞬间崩塌。

  但是这个事情知道但是人不多,秦昂知道,卓风知道,沈之昂也知道。

  可关键的人是秦昂,是他勾起了我的过往,我藏着他不是保护,是利用。

  秦昂以为这样对不起我,他就会顺着我意思来做,听我的命令,那背后对沈之昂是多大的威胁,沈之昂比任何人都清楚。

  可秦昂只想看到秦霜嫁给沈之昂,我不过是顺水推舟促成了这件事,只要时机成熟,我将秦昂推出去,不管是明着还是按着,沈之昂所面对的就是一片僵局,一面是跟秦霜不得不的婚礼,一面是面对沈家人上下的试压不大不放弃公司,而这一步的关键就是秦昂手中的那些证据。

  卓风不懂,我这样的煎熬只是在耗时间,等待着沈之昂真正的与秦霜结婚的那一天……

  可在卓风看来,这一切太不值。

  他总以为我卓尔的能力不够,心不狠,所以最后这件事伤害但是我,可其实这件事伤害最大的是他。

  我大哭着扑向他,卓风啊卓风,如果他知道我即利用他又伤害他,是否会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