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93节

  第1034章 我等你来

  我利用卓风对我的在乎,隐瞒着他这一切,借用他的手对付沈之昂叫沈之昂分散注意力,而我背后却保护着秦昂这个罪魁祸首,也正是卓风一心想要除掉却找不到的人,我甚至因此而疏离了喵语,这样的代价是巨大的。

  卓风心痛的捧着我的脸,那双犀利无比的眼睛似乎已经洞察到了一切,可他没有追问,心甘情愿的叫我利用,他只想看着我我好过,看着我好起来。

  我哭的更加伤心,满是无助,事情已经开始就没了回头路,我不想半途而废,更不想看着他难过啊。

  “卓风,对不起,对不起……”

  卓风没吭声,只将我像宝物一样捧在怀里,不断的亲吻我,低声告诉我说,“我知道,都知道,只要你想做,就去做,我帮你,我帮你……”

  隔天早上,卓风去了公司,临走之间扔下了的电话和电话,他到了公司后给我发了一条短信。

  “这件事我都知道,只是担心你,你该知道那段时间你生病自己都做了,我不想看着我最关心的女人再一次面对自杀,的确,徐娇娇自杀这件事给我造成了不小的印象,可我始终最在乎的是你,你是我卓风这辈子不想放弃的女人,尤其不想看着你也走了徐娇娇那条路,你一定要好起来,知道吗?我在等你,喵语在等你,医生也在等你,下午两点,我等你来。”

  我盯着这段话,心口堵的难受。

  下午两点,那是我要动手的时候。

  卓风不想我出事,更不想看着我走这条复仇的道路迷失了自己,尤其在我情绪失控的此时。

  我坐在外厅的内室沙发上看着面前放着的举行电视发呆,脑子里面满是最近的事情,一件一件就像过电影一样,很多画面,犹如锋利的刀子一次次的在我的脑子里面凌迟,那些残酷的事实无情的在我的眼前跳转,我无法控制的去想,一次又一次。

  喵语跑过来看着我,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我,身上的小衣服不知道从哪里玩的脏兮兮的,黑乎乎的在身上就像是一块抹布,我看着,却无动于衷。

  我知道我生病了,病的很严重,无数次想到过自己去自杀,可又无数次的清楚的告诉自己不能那么做,我只想叫自己解脱,只能将这份想要自杀的心思变成动力,针对沈之昂。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喵语已经反复在我跟前跑了很多次,直到最后一次出现她摔倒在地上,我才勉强动身走过去将她抱起来。

  我告诉自己,我要好起来,只有好起来才能对喵语好,才能对家里人好,那就只能将现在的仇恨变成利刃杀向沈之昂。!

  两点一到,卓风的电话打了进来,我只盯着那电话看,却没有接,电话声跟喵语的哭闹声交相呼应,吵的我心烦意乱,我怕是再听下去真的就忍不住直接掐死了面前无辜的喵语,抓着电话狠狠的摔向角落,巨响之后电话声音没了,喵语的声音也没了,换来的是妈妈的叫嚷跟嫂子的担忧。

  我全都听不到,只瞪着她们,推开两人直接开了车子出门。

  沈之昂下午两点的时候有个会议要召开就在他供公司的楼下的会议室,里面一共能够容纳不到七八人,那开会的人都是高层,想叫他身败名裂,就只能在此时。

  我之前还想着要等,却不知道无限期的等会给我带来多少痛苦,既然他已经宣布婚讯,那我已经满足了对秦昂的承诺,接下来就是他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我带了视频,带了刀子,带了打火机和汽油,车子飞快的疾驰,在满是车辆的街道上游刃有余的穿梭,直到车子开进公司地下车库我才踩住刹车,放下手刹,车子稳稳的落在这里,周围一片漆黑,车后面乱晃的汽油撞击着箱子发出一阵嗡嗡的响声,犹如我此时我紧张而又激动的心。(!≈

  秦昂及时出现,跟我一点头,开了后备箱的东西直接上楼。

  我告诉秦昂我当年的林林种种,父亲对我的欺辱,沈之昂对我的利用,我的两次婚姻都是失败的,也都是被利用的,可沈之昂却始终装出一副深情的样子在我面前,如今果真露出了狐狸尾巴,我再也抑制不住的要报复。

  我还告诉秦昂,这一切的痛苦根源多半都是沈之昂造成,我的不能怀孕,我的身体残破不堪,包括我整日整夜的不免都是因为他。

  那天晚上秦昂想要强暴我,我却对他说了这么多,他及时停手,只祈求我帮忙叫他脱身,叫他的妹妹嫁给沈之昂,我答应了。

  但是我撒谎了。

  我说当年害惨了秦霜的人就是沈之昂的司机,其实那个老男人真的是个落魄的导演,只不过因为自己签下了巨额债务不得不逃走,尤其他还是有老婆孩子的,我说这都是沈之昂的把戏,就是要秦昂答应沈之昂给他卖命,这是圈套。

  秦昂说可以复仇,不是帮我,是他自己为了妹妹的复仇。

  带着视频,是沈之昂当初与秦霜在一起的亲密,我做了改动,里面那个禽兽就是沈之昂,而身下的女人却是我。

  当初沈之昂对我是如何的好,却不知道在几次深夜之中的酒醉后对我的所作所为是如何的禽兽。

  我说过我要复仇,卓风阻拦,因为他知道我也将自己送到了万丈深渊。

  可我不在乎,我只想叫沈之昂永远都无法翻身。

  那视频的脸换成了秦霜,秦昂是不知道视频的内容的,还以为里面是沈之昂偷税漏税的罪证,却不想,我不但搭上了我自己,也将钱昂算计了进去。

  跟沈之昂婚姻那两年,我别的没学会,坏心思却真的是学了不少,今天这一招,全都是从他那里学来的。

  当初他主动追求我,温柔相待,深情款款,不惜在我出事后照顾我半年时间,都只是他的一步棋,我却已经分不清楚那是真是假,还差一点将卓风伤害,甚至嫁给了他,我是多么的愚蠢啊。

  我深吸口气,有些紧张的看着秦昂消失的背影,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冷冷的一笑。

  一个小时后,新闻头版头条。

  沈氏集团出事的沈之昂被全身烧伤,带着汽油的人就是秦爽的哥哥秦昂,当年秦霜出事的禽兽男人禽兽断送了秦霜的初夜。

  这足以叫沈之昂再也爬不起身来了,足以!

  我满意的坐在车内刷着新闻,想着他嘶吼着趴在床上的样子,那该是很痛苦的吧?

  我不禁又冷下来了起来,身后传来秦昂的咆哮,半边的头发被烧没了,浑身焦黑,一只手被烧的没了从前的样子,肿胀的就像才出锅的馒头。

  他红着眼睛瞪我,手里面仍旧提着油桶,狼狈的胜利者,看着多么的可笑啊。

  我果真笑了起来,看着他,此时最大的胜利者是我。

  “秦昂,这个结果满意吗?我以为你做不到,没想到你真的做了,你亲手烧了沈之昂吗?真好,你真厉害!”

  第1035章 卓尔,你简直是个疯子

  秦昂颤抖着手臂指着我,满脸的凶狠,“卓尔,你简直是个疯子,你明知道我最在乎的是我的妹妹,还用那样的视频刺激我,你是诚心的,你想利用我除掉沈之昂,你一直都在骗我。”

  是啊,我再骗他,我还骗了卓风,我骗了周围的所有人。

  我冷笑,病态十足的我已经无法完整的表达自己的想法,心中咆哮,满是控诉的大道理,可我真的说不出口了,我只想着自己能够一直这样病下去,这样就能一直做我想做却不敢做的坏事了,杀人放火,将一切所有想要伤害我的家人全都除掉,统统杀光,那该多痛快啊。

  如果我爸爸还在,我肯定也将他算计进去,那我是否就可以真的能够睡一个安稳的觉了。

  秦昂疯狂的咆哮,嘶吼的声音就像是要将我吞噬的大火,他几次情绪激动地想要点燃汽油,却都没有再动手,只颓然的蹲坐在地上,无助的大声哭泣。

  我冷冷的一笑,踢开了汽油桶,蹲下身看着他,一个与卓风长相差不多的男人,可是智商却差了十万八千里,他凭什么来伤害我,还要伤害我的家里人?

  我狠狠甩了他一个巴掌,“你真该死,你保护不了任何人,还要对付我,你简直该死,你知道不知道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情,想要强迫我跟你发生关系就算没成功也足以伤害到我,我每日每夜都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你的样子,偶尔还会觉得那个人就是卓风的样子,后来我知道了,我看到的人不是你也不是卓风,而是我爸爸。你跟他一样,是禽兽,是该死光的垃圾,你以为你自己多光荣,多伟大,以为自己可以扭转乾坤真的就能给你妹妹报仇了吗?你以为沈之昂真的会娶她吗?你错了,沈之昂只爱自己的地位和金钱,他身边的女人多的数不过来,不管是女人还是兄弟,都不过是他踩着登上高端的踏脚石,你以为将你妹妹送到他身边能好过多少,你真是愚蠢,愚蠢……”

  我疯狂的控诉他的蠢笨,脑子里面却是嗡嗡作响,我想要自己镇定,却发现我越说越激动,激动我满脸泪水。

  秦昂只蹲坐在地上无助的哭泣,大声哭号,这件事他至始至终都错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警灯在周围不断地旋转,我有些头晕眼花,歪着身在靠在车子上,身边一双温柔的大手牢牢的握住我,我顺着那双手看过去,浑身一跳,为什么秦昂转眼间又西装革履的出现在我跟前了?

  我躲开,他又靠过来,对我说着话,我完全都听不进去了。

  他突然一伸手,将我抱住,我惊恐的尖叫,不想秦昂再次接近我,这个男人已经是我棋局中的一枚棋子,早就被踢开了,为什么会出现。

  不,这是卓风,是我的丈夫。

  我满脸泪水的握住他的手,瞬间哭出声来。

  这会儿,我才听清楚周围人的说话,秦昂被抓了,沈之昂住院了,全身百分之六十烧伤,已经被送去重症监护室,在场的七八个股东也都被烧伤了。!

  秦昂是自己报的警,并且说是因为秦霜被凌辱一事被曝光才做了此举动,还想要挟我,这件事他自己全部承担。

  我大惊的看着卓风,不懂的看着已经被警车带走的秦昂,心中有些苦闷,说不上的那种发愁的滋味,秦昂这是在自我解脱吗?

  不,这不是我要的结果,我想要的是他受尽折磨,为什么这么举哀就想要自我救赎了,我不……

  我挣扎着要要追上警车,我要说出全部经过,这件事不能便宜了他。

  卓风死死的扣住我,大声告诉我,“卓尔,已经死了一个,尽管死的不是他,可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你想要的身败名裂,沈之昂已经承受了,你还想做什么?秦昂做了该做的事情,这枚棋子该丢弃了,你还想不想叫自己脱身了?”(!≈

  我一怔,我想啊,我还想回归家庭,我想继续享受家庭的美好,可我还能吗,我还有资格吗?

  “卓尔,听话,这件事我已经安排好了,秦昂那边不会说漏嘴的,很快判决就会下来,他至少要面临十五年的监禁,这件事就过去了,沈之昂今天的会议就是解除他董事长的职位,事情才宣布秦昂就闯了进去,这件事被公开后他已经没了任何地位,以后的日子只能在床上度过了,你知道吗?”

  是吗?那真好,我想我做的已经足够了,可为什么我一点都不高兴呢?

  我只想哭,大声的哭,连日来的苦闷终于找到了宣泄口,我嘶吼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地下车库里面,就像鬼魅。

  卓风陪着我,安抚着我,直到我安静下来才带着我离开这里。

  家里,喵语坐在沙发上低头跟着妈妈念书,我一阵欣喜,她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学会了读书认字,这样的经过为什么没有我的参与?可是坐在对面的男人是谁?我好像认识,那是……

  我茫然的回头看着风,卓风对我点头,“我知道你不会去医院,所以讲一声请了过来,我们现在去书房,好吗?”

  卓风牵住我的手,牢固的就像一只铁钳,我走路也坚定了不少。

  进了屋内,医生坐在我对面,慵懒的样子就像是才睡醒,这给午后的阳光也增添了几分懒散,我也放松下来,可卓风却起身要走,我紧张起来,也想跟着出去,卓风回头安抚我说,“我就在门口等你的好消息,别叫我失望。”

  我懵懂的看着他,这是什么意思?

  医生笑了,告诉我,“只是聊天,不用紧张,我看卓夫人现在很好,不像是生病了,听说你最近睡眠不好?”

  我点点头,盯着医生一双细长的眼睛看了半晌问他,“我真的没事吗?”

  “呵呵,那你就敞开心扉跟我说说吧,是否生病不是我能判定,只要你跟我聊天,我想是否生病你自己也该清楚,但是我相信你很健康。”

  是吗?

  我狐疑的皱眉,之前这个医生跟我聊天做心理治疗可不是这样的。

  我点点头,顺着他的话说了不少,可问的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说了足足一小时,他起身在身后接了两杯水给我,喝光了才说,“你痛恨你爸爸吗?”

  我恨,恨不得现在就用刀子将他剐了,可他不在啊,我甚至都没有他的消息,不知道这个人现在在哪里。

  可面对医生的询问,我却说不出口,只深吸口气,默默的回头,没有回应。

  他笑笑,告诉我,“如果你现在见到他,想做什么?”

  我愣了下,我做什么?我要杀了他,是真的动手杀了他,绝对不迟疑。

  我看着医生,话到了嘴边,还是没吭声。

  他依旧态度很好的笑着问我,“你觉得如果你杀了人,你会变变成什么?”

  我脱口而出,“杀人犯!”

  “呵呵……看吧,你还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