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94节

  第1036章 该珍惜

  我不懂的问,“这和我的心里问题有什么关系?”

  “至少你还没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你知道杀人犯法,杀人偿命,做事就不会那么冲动了,你该想想,你现在还有一个很好的家庭,是多少人羡慕却得不到的美好家庭,有一个爱你的丈夫一个懂事可爱的女儿,家庭和睦,两个上市公司,还有很多跟你们关系很铁的朋友,这些是多少寻常人得不到的东西,而此时就围绕在你身边,你不觉得应该更加珍惜吗?”

  是啊,可我一直以为这些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吗?

  我慌乱的摇头,好像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一旦我做了“杀人犯”那这些东西就全都离开我了,是吧?

  我又重重点头,“我知道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我不会那么做了。”

  医生满意的笑笑,告诉我,“我们以后每天都要聊天一小时,今天不算钱了,呵呵,跟你聊天有种惊心动魄的感觉,希望你过得好,再见!”

  我愣愣的起身,追寻他的身影离开,房门打开,医生出去,卓风走了进来。

  两个人在门口说了什么,声音很低,我听的不是很清楚,只听到他很是高兴的跟医生说了声再见,这才关上了房门走过来。

  他也像医生一样坐在我对面,突然就笑了,一伸手,将我拽到了身边。

  肌肤相亲的这样触感我似乎还是体会不到从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的那种快乐和满足,除却我对他的一种陌生就只想推开他。

  他问我,“想见他吗?再一次吧,其实见一见也不错。”

  “秦昂吗?”

  他摇头,“你该知道伤害你最深的不是秦昂而是你的父亲,尽管他不是你亲生父亲,可也养了你很多年,我那段时光你的记忆里面只有他的恶,很多事情你没跟我说,我能猜得到,只是没想到会如此严重,时隔多年,到了现在你依旧无法忘记,只是很好的隐藏了起来,直到再一次遇到秦昂,这样的伤害才再一次叫这件事伤害到了你。卓尔,这一次你一定要听我的,好吗,去见一见你的父亲,好的坏的,我希望你不要压抑自己,而是表现出来。”

  是吗,我杀了他也行?不,我不能杀人,那样我的喵语怎么办,我的家庭我的卓风怎么办?

  我犹豫,想了许久到底是没有勇气,果断拒绝了。

  “那好,我等你想见的时候就带你去,最近我都在家里陪着你。顺便叫肖老大回来,嫂子这边的事情还需要你帮忙。”

  之前我们去瑞士的时候卓风就说这边的事情没处理好,有时间再回来处理也一样,可到底是走的匆忙,到了瑞士事情也没见安生多少,才会叫我们如此狼狈,好在过了一段时间的安生日子,现在也多了许多时间安排这边的事情,那就将我们所认识的人的所有问题都一并解决了。

  卓风总说,以前都是别人帮助我们,该到了我们帮助别人的时候,那就要当做自己的事情来做,哪怕是被人误会也无所谓。

  我从前不懂他的这份劳累的心思,现在突然懂了,似乎只有拥有这样一颗火热的心才能叫我们都过的好,如果不是卓风,我们怕是早就成了别人的棋子,甚至是阶下囚,哪能还有如今美好?

  哪个医生说的对,我该珍惜才对。

  我笑笑,“好。”

  晚上的时候,肖老大来了,卓风开车接过来的,来的时候肖老大买了很多东西过来,都是双份的,那该是给孩子买的。

  两个一样的小姑娘站在门口,看着肖老大不吭声,迟疑着好像是认识却又不知道如何接近,嫂子不说话,孩子也不敢乱动,肖老大更是不敢上前,僵持之下,我走上前蹲下身来对两个小家伙说,“看看去吧,看看爸爸给你们买了什么好东西?看那个布娃娃,肯定很好看,还有那个衣服,那么漂亮,你们穿上后就跟小公主一样了。”

  左边的小姑娘回头看了我一下,她应该是姐姐,我总是分不清楚,不过看性格该是姐姐了,姐姐比较外向,说话做事都很活泼大胆,她问我,“阿姨,那是我们的爸爸吗,为什么跟照片上的不一样?”

  我笑着回答,“你看你们现在都这么大了,那爸爸是不是年龄也有很大的变化啊?并且照片上的样子和本人的样子是不同的,懂了吗?”

  估计是没听懂,可孩子们还是点头了。

  大一点的小姑娘先走过去,站在肖老大身边,仰头看了许久才低声说,“你是我们的爸爸吗?之前的爸爸说我们的爸爸是别人,可是我们没见过,只有照片,你是吗?”

  肖老大瞬间红了眼睛,狠狠地抹了一把脸,扔了东西蹲下身来,很是紧张的说,“是,是我,我,是你们的爸爸。”

  那语气中满是不安和胆怯,肖老大一直以为是自己的错误才造成的妻离子散,哪怕是自己一直都在那个戒毒所里面关着也好过在外面整日难过,他本该有一个很好的家庭,一家四口,妻子温柔,孩子可爱,可就因为自己轻信了别人才走了路,可这事情的最初导火索是我啊。

  最内疚的人也该是我,那我不做这些还能有谁呢?

  我一瞬间懂得了卓风的努力是因为,他在赎罪。

  我起身轻轻推了嫂子一把,她无奈的冲我笑了一下,似乎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才提步走过去,告诉两个小家伙说,“这是你们的爸爸,叫爸爸!”

  好似得到了升职,在缺失了真正的父爱很多年后的今天,那一声声好的稚嫩的“爸爸”就这样脱口而出,似乎比全世界上所有的音乐都要动听,肖老大眼中的泪水就像是涌出来的泉,粗糙的汉子也有被温情融化的这一天,期盼了多年的此时,到底还是实现了。

  卓风适时的拉开我,叫人家一家四口在这里继续温情。

  卓风今天准备好了很多菜,早就切好洗好了放着,只瞪着她们人都到齐了我们再开始动手炒菜,一进门,就闻到了饭菜香,不想,这会儿妈妈亲自下厨给做好了。

  卓风很是抱歉的说,“妈,我说我来做的,你做好了?”

  妈妈高兴,眼睛都眯到了一起,身后背着正在自己低头玩闹的小妙语,伸着两只小拳头欢呼,似乎不懂事的她也知道了今天都知道了今天是值得高兴的一天。

  “我闲着也没事做,做点饭菜还是行的,叫人都进来吧,别在外面呆着啊。”

  卓风笑着一点头,才转身,外面传来了嫂子的尖叫,“啊……你放手,你疯了?”

  我们同时一怔,飞快的冲了出去,不想,门口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趴在地上死死的扣着肖老大。

  第1037章 家人相聚

  两个小孩子已经吓得脸色发白,抱在一起连叫喊都不会了,我先跑过去抱走了孩子,卓风冲上去将那个人拉开,一脚踢飞,翻开的那人的脸就在地上转了好几圈,我才看清楚来人是王老板。

  肖老大站起来,跟着卓风一起将王老板扣在地上,随后妈妈去打了电话报警,没多会儿人被带走了这才安生下来。

  我跟嫂子一起安抚孩子,竖起耳朵听肖老大说这件事情,原来王老板跟着他一起去了戒毒所后没多久王老板的工厂就出事了,这件事发生的很突然,一场大火把工厂烧了个精光,里面的童工也被发现了,并且还搜出来很多尸骨,王老板一听吓坏了,直接跑了。

  这段时间他都在东躲西藏,在戒毒所附近转悠等时候就看到了肖老大出来,于是就跟到了这里,他将全部的事故都怪哉了肖老大带走他这件事上,奈何自己已经没了从前的身板和力气,肖老大是不想他伤到孩子,所以没有反抗,可却吓坏了嫂子跟孩子们。

  肖老大惆怅的说,“我以为他跑了就不会回来了,这件事说起来也是怪我,要不是我举报也不会出事。”

  话不是这么样说的,他也是好心啊,并且自己亲身体会过那种滋味,自然是知道王老板的痛苦,帮他也是应该,可出事是谁都没想到的,并且王老板那边就算是不发生火灾暴漏这件事我也会在恰当的时机将这件事公开出去。

  卓风叹了口气说,“这是沈之昂做的,丢车保帅,自然法则,不过谁会想到王老板背后做了那么多事,童工,黑工,还有很多事从人贩子手中买来的残疾人,卓尔跟我说过的那些孩子就是失踪的小孩子,我背后已经联系了他们的父母,男孩子被领了回去,女孩子就没有人认领了。发生这样的事也或许是好事,上头有人重视,安排好收养的家庭或者是直接送去福利院也是另外一种生活。”

  我一阵唏嘘,惊愕的浑身战栗,想到那些个无辜的孩子,就心痛不已,可我这个母亲,却连喵语都照顾不好,我不知道要如何帮助那群孩子们。

  一想到女孩子们都被丢弃,我就更是心痛和气氛,女孩子难道就不是人了,不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了?

  “卓尔,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卓风安慰我说。

  我点点头,问他,“那王老板会被怎么处理?”

  “这件事要是深挖估计会调出来许多人,当时的那个科长也在期间,我当时就觉得男人眼熟,后来调查的时候才知道他也参与了买卖人口的这些事情,你以为他经常去王老板的工厂是因为环境吗,其实是为了钱,他想找个机会再送一些聋哑人进去。”

  我气氛的一拳头砸在自己的腿上,愤怒的要冒火了,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人存在,要不是我们国家是个法治社会,我真的很想充当一种暗夜英雄杀手杀光这群人败类。

  “卓风,我们能做什么?”

  卓风轻轻拍我的手背,“我来安排,你等我的消息吧,现在……吃饭!”

  肖老大点点头,一直都没说什么,下意识的扭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刚才估计是被王老板撞到了,整条手臂都擦破了皮,卓风说给他用酒精擦擦,他只摇头,随便的将衣服袖子撸下来,可嫂子却担心了,“还是消毒吧,那地上灰尘太多,会感染的,你看这边都流血了。”

  我也担心起来,刚才还真没注意流血了多少,转身要去帮忙,卓风就将我给拦住了,对我笑着摇头,我才恍悟,跟他一起往饭厅的方向走。

  吃过饭后,卓风拉着我去刷碗,这边肖老大主动跟嫂子聊天,不知道是谁开的头,聊着聊着就说到了孩子上学的问题,现在孩子已经该到了上一年纪的时候了,户口自然是有点,可嫂子的丈夫已经病故,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是很不容易。

  我之前打算叫她的两个孩子在挂在卓风这边的户口上,嫂子没吭声,现在看来是有了另外的打算,我心想,那该是好事降成吧。

  不想,肖老大说,“我没户口的,之前拆迁在乡下的房子我都抵押出去了,之后户口就落在了我的公司,可公司也给了陆少,你这边的话怕是有些困难,但是孩子上学可以来这边,我给她们找封闭式的那种双语学校,费用我出,我这边还有点积蓄,足够她们上大学用了。”

  我一怔,这肖老大的意思是不想接嫂子回来吗,干嘛将孩子都推出去啊,正确的套路难道不是将一家子都接到身边照顾吗,公司陆少那边随时都可以交接还给他,我们这边给他股份,跟着李哥一起在这边看着分公司不是很好,他这么打算是想干阿妈?

  看嫂子脸色越来越不对,苗头不太对,我急了起身要过去说,卓风还是拦住我。

  “等一等再看。”卓风提醒我。

  我也不是急脾气,可就是看着这么好的事情因为肖老大的不走脑子给破坏了就难受,要不是卓风死拉住我,我还真的就跑过去直接公开了说清清楚呢。

  肖老大又说,“这个事儿吧其实我是早有打断,你一个人照顾两个孩子不容易,我在戒毒所经常太忙,我给你的钱也足够用了,但是时间精力不够,只能分散出去,你如果觉得想念孩子对话就搬回来住,我偶然回去看你。”

  我擦,我不禁心里爆了句粗口,肖老大脑子坏掉了?和好就和好,干嘛啊这是,搞得跟两家人一样?

  卓风却忍不住笑了,低声在我耳边说,“肖老大这么做也或许是好事,嫂子的脾气我们也知道,就是不能被逼迫,之前肖老大就只想将嫂子拴在身边,现在是给了嫂子一个自由选择的时间,或许嫂子会喜欢?”

  是吗?

  我狐疑的看过去,对上肖老大那紧张的双眼,知道他也是拿不准的,不过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

  肖老大见嫂子没吭声,继续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整天看着你,我不会那么做了,你喜欢去哪里就去,想留下来我就照顾你,但是不想……看着你受苦。”

  我心里的一块石头咣当一声落了地,高兴肖老大终于做了一件对的事情。

  嫂子这会儿低头抹泪,不知道是高兴的还是真的在感动,好在,她答应了。

  “好!”

  我跟卓风相视而笑,这会儿,他的电话响了,看号码是座机,他接起来,好奇的喂了一声,“哪位?”

  我紧紧的贴在手机边上听,那边是个女人在说话,立刻提着心担忧起来。

  那边说,“卓总是吗,我们是西城派出所,尴尬此您这边报警的这桩案子跟之前的一个大案有关联,您看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跟我们配合一下做个笔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