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96节

  第1041章 照顾

  我大惊,所以他说的地方是不是就是王老板的工厂?

  “你认识那个工厂的老板吗,是不是姓王?”我问。

  “啊,是吧,很胖的一个人,也不主动被抓了没有,我想回来后再看看。”

  我说,“是,被抓了,那个工厂大火,发现了里面的童工和黑户,还有很多尸骨,现在所有人都被解救了。”

  商临愣了片刻哈哈大笑,“太好了,苍天有眼,真的是苍天有眼啊,那你知道那个王老板现在怎么样吗?我觉得这件事他背后肯定还有大老板,就是不知道是谁,肯定势力不小。你还知道什么,快告诉我。”

  我说个大概,他听后一阵唏嘘,跟着问我,“那你知道王老板的家里人都在哪里吗?就是那个很漂亮的女人,身边总牵着一个小姑娘,现在算起来那女孩子也有七八岁了。”

  这我没见过,不禁问,“怎么回事?那是谁?王老板不是离婚了吗?”

  商临很是肯定的摇头说,“绝对不会离婚,那个女人来头不小,听说是什么大官的女儿呢,家里还有个会做生意的叔叔,叫什么来着?姓……哎,我想不起来了,回头我问问月子,她后来去的估计是知道多,你想知道我给你问问。”

  我不禁好奇起来,叫他立刻打电话给月子询问,商临说月子在上课现在打了也没有人接听,叫我等一等再说。

  我们又闲聊了一阵子,冯飞回来了商临还没走,这会儿月子的电话打了进来。

  商临说他在我这里,月子高兴的要过来,我想当面问总比在电话里面问清楚的多,于是就同意了。

  冯飞看着商临,看看我,没吭声,我们三个人坐在沙发上气氛有些奇怪。

  冯飞知道商临这个人的,当初我跟卓风闹别扭的时候冯飞也很是关心,只是我婉拒了他的帮助,没多久卓风跟我就和好了。

  过了很久月子还没来,冯飞率先打破了尴尬,问我们。“想喝点什么,我记得这里有榨汁机,我去做一些柠檬水,卓尔喜欢喝的。”

  商临愣了一下,尴尬的笑笑,摇头,“我不喝,但是我这里好像没有榨汁机啊。”

  我笑着说,“那还用问吗,冯飞既然知道肯定是他看到了或者是已经带来了,是吧?”

  冯飞点点头,起身已经走到了厨房,开了厨房上面的一个柜子,对我说,“早上带来的,是咱们公司的新产品,第一批货我就拿了几个给咱们用,看看怎么样。”

  我笑,想到那个榨汁机还是我当初非要加工生产的,后来也是巧合了不知道为什么销量那么好,所以冯飞才追加生产的,只不过经过了改良,现在样子也比从前好看了许多,就是有些小,他说适合经常上班的上班族偶尔用,省时省力还能自动清洗,所以销量肯定会上升不会下降。

  因为不是高端产品,自然是有些人换个地方就要添置一个,搬来搬去的也不方便。

  他低头且柠檬,我则看着那产品,想起了当初我们在办公室商量事情的场景,不禁想到了那时候的卓风,当是卓风还在给我送饭菜,担心我在公司吃不好,他那么忙还是去我公司看看,我那时候怀孕准备生产,也的确嘴有些刁,可后来呢?

  后来就变成了我们现在的样子,互相指责,互相不信任,互相……憎恨!

  是的,尽管我不要想承认,可这也事实,我们现在就是在互相赠人。

  我无奈的轻轻吐了口气,这会儿有人敲门。

  商临立刻起身,高兴的说,“月子来了。”

  我跟着他一起出去开门,果然,月子漂漂亮亮的站在门口,跟我打招呼,商临接过她手里的东西一伸手将我抱住了。

  我也高兴的回应,“好了好了,小丫头,都长么高了,好像瘦了,学习很累吧?”

  她蹦蹦跳跳的拉着我进去,笑眯眯的点头,声音也好听,想百灵鸟,叽叽喳喳说个没完,跟着接过冯飞手里的果汁,口没遮拦的问我,“你真的离婚了?你换男人了?”

  我一怔,冯飞的脸刷的就红了,商临不高兴的瞪她,低声上前说,“别乱说话,那是冯总,是卓尔的朋友。”

  月子吐了吐舌头,连声道歉,“对不起啊,我说话有时候不长脑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搬来这里住了是因为离婚了呢,要不然你不是应为住大房子的吗?”

  这倒是真的,不过这样怀疑也没错,我笑笑,耸肩说,“只是暂时住在这里,坐吧,我们优化问问你。”

  她哦了一声,对冯飞吐舌头,低声道歉,“对不起哦!”

  冯飞却不在乎的摇头,坐在我身边,与月子和商临面对面坐着。

  默了会儿,月子才说,“那个人我认识,我是被王老板带过去的,在工厂其实只做了三个月的工就被带走了,因为我来的时候已经年纪有些大了,王老板说我这样会跑不听话,所以就想控制我,我忍受了多少次毒打和威胁最后被送到了商临哥身边,还算好过一些,不过我接触的人最多,我见过王老板的妻子,姓赵,家里很殷实,背后还有一个很厉害的女人是她的婶婶,”

  赵这个姓氏实在是听着难受,姨妈也是赵家人,现在又来了一个贩卖人口的赵家人,实在是头痛。

  “那你有那个女人的相片吗,或者是形容一下也比较好,这样的家庭为什么要贩卖人口啊?”我无奈的问。

  “还不是黑色产业吗,国外那边代孕合法,所以很多身体好的女人都被送出去了做代孕的工具,一次性难道十几万的美金,最后分到女人手里的只一两千,可这样会换来自由,有的女人知道了生孩子可以还钱不惜将自己的命都搭上了,可也还是很多人愿意去的,我也说不好,反正这里面很复杂,并且背后的人很有势力。”

  我倒抽口气,还是代孕,难道我这一生就逃脱不开代孕的命运了,怎么哪里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啊?

  我深吸口气,勉强叫自己镇定下来,半晌才说,“那你说说那个女人的样子吧,我看看去找找,现在王老板一个人将所有的事情都抗了下来,我怕是找起来也难。”

  “哦,我有那个女人的照片,就是不清晰,在我手机里,那天我偷跑这回去拍的,不过当时相机像素低,就算是对着人脸拍摄也很难拍摄清楚,我看看哈,我记得我没删除的。”

  月子低头翻找,我这边开始局促不安起来,不知道是不是一碰到代孕有关的事情就浑身难受,痛的我呼吸都困难。

  等待中,冯飞劝说我,“这件事很不好解决,尽量不要碰,如果跟我们没关系,你还是不要干涉的好,王老板已经被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