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97节

  第1044章 沈家

  我笑着点头,这边冯飞凑过来告诉我,“沈家的长子,多年前已经离开了沈家,自主创立大品牌。”

  我大惊,这个人我还真没见过,算下来我还应该叫他一声大哥的。

  他很是理解的说,“叫我沈总就好了,我们谈公事,共事说完了再说私事,那我们现在坐。”

  我点点头,坐下来,起初还有些拘谨,过了会儿就习惯了。

  沈笑真的是很喜欢笑,说说笑笑,很有礼貌,并且整个人看着都很随和,工作上的问题也做的一丝不苟,做了很是仔细,说完了这一块就要立刻进行下一个问题,我已经很久没有经过这么高响度的脑力思考了,这会儿还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

  一个小时后,总算敲定了我们决定下来的合约,商量好了细节问题之后就开始了别的探讨,价格上我们是不会再让让步了,那沈笑却又像是个做小买卖的人琢磨了许久最后管我们要了很多相关方面的服务,比如售后的联络和客户这边的上门免费安装都是使我们来承担。

  因为他要的订单比较大,这些我们本来就是会赠送,不过已经提出来了,我就直接多给了他一些我们的产品,算是额外的人情。

  他满意的点点头,当时就约好了与我们另外一个时间签订合约,我这边叫秘书直接去打印合同,不想夜长梦多,就将时间定在了两天后。

  公事说完,他直接说起了私事。

  “沈之昂还在医院,我去看过了。”

  我一怔,没吭声。

  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沈之昂这件事知道内种细节的人不多,相信沈笑是不知道的。

  他无奈的先是叹息了一声,跟着又说,“也算是罪有应得了,这件事你别放在心上,沈之昂当初就不该继续来查收你们的事情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下场,只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秦霜也因为这件事离开了演艺圈,沈家这边给了秦霜一笔钱,算是安抚一下吧,不过她其实很有前途的,只是这样一来不知道是否还能走入演艺事业了。”

  是否能进演艺圈跟我没关系,我只想看着应该接受惩罚的人受到了惩罚,这就已经足够。

  沈笑又说,“这件事我是不太知道内种细节的,不过我还是能猜测出来,沈之昂做这种自毁前程的事情就是因为对你都不甘心,你们结婚那会儿我就问过他,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卓尔,如果不是,那就趁早离婚,你得到了你想得到的东西就不能拴着人家,并且你这边还有卓风,我知道卓风没动手就是因为看在你的面子上,可沈之昂却告诉我,不想放手,具体原因我不清楚,我想你有时间还是去看看比较好。毕竟,你们曾经是夫妻。”

  是否他的下一句话就要劝说我一日夫妻百日恩了呢,不管怎么样,我是不会去的。

  沈之昂那边,就那样吧!

  吃过饭后沈笑因为公司临时有事先离开,我以为李思思也会跟着过去,不想她突然问我,“卓总,我能单独找您聊聊吗,是关于我们之间的事情,确切来说是卓家跟李家之间的事情。”

  李思思没隐藏自己的身份也是一种勇气,当年的事情闹的满城风雨,这对小小的李思思是一种不小的打击,可看她现在的样子该是没受到任何影响。

  我看时间还早,就答应了,顺便也想知道李思念和李妍现在的情况。

  她却告诉我,“我也不知道,我也想知道她们现在的情况,但是李妍的丈夫出事后她就辞职逃走了,带走了我姐姐,现在两个人具体在哪里我也不清楚。”

  我没多少情绪,两个人如何跟我都没关系,我不过是顺嘴那么一问。

  她却突然笑了起来,凑过来问我,“你害怕吗?”

  我一怔,有种不好的感觉瞬间迎上心头。

  李思思与李思念长得不像,若非当年我见过她,此时我真看不出她是李思念的妹妹,可此时我在她的身上看到了李思念的影子。

  如果说徐娇娇是我多年梦魇中的主角那李思念就是梦魇中的源头,两个女人都给我的青春时光涂抹上了不小的痕迹。

  每每想起来,都叫我浑身战栗。

  我深吸口气,没吭声。

  远处坐着等着我的冯飞看向我,眉头打结,在试探性的问我是否安好?

  我只摇头,继续低头喝咖啡。

  李思思又说,“我姐姐那段时间对你们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不是亲眼所见可也都听说了,尽管那些年你们遭受了不小的折磨,可我觉得你们是罪有应得。你想……”

  她笑着一挑眉,这样的话从一个小年轻的姑娘口中说出来无比的毛骨悚然,我脖子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但是对于她的挑衅我不想做出任何回应,早过去的事情再追究也没有意义,难道她接近我就是想报仇吗?我还真没将她放在眼中,不过是个小毛孩子,还能对我怎么样,我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就离开了,相信她的手还不能伸出去那么长。

  她却对我不依不饶,继续说,“你们骗了我姐姐的感情,叫我姐姐以为卓风是爱她的才会那么坚持,我是真不懂,你说卓风不爱我姐姐为什么还要接近我姐姐,无数次的答应跟我姐姐订婚做什么?卓风那个打渣男就是为了要依靠我们李家的背景发展自己的事业,所以任何事情都做得出来。卓尔,你不觉得跟这样的男人在一起很危险吗?”

  我不禁冷笑,小姑娘这是坐不住了吗,见到我就开始给我落井下石,之前应该也有机会见面却没见到,偏偏在卓风这边出事的时候见到了她,她的小算盘打的还不错,可惜了,我跟卓风之间还真是一般人破坏不了的,除非我们自己闹矛盾。

  我说,“你这是白费力气,想挑拨也不看看时间。并且你这个问题有点问的不是地方,如果卓风是渣男的话,那你那个精明无比的姐姐李思念为什么非要纠缠不放呢,不惜毁掉了自己一生?你不如好好找找你姐姐去问问她。”

  我付了钱,起身跟冯飞交了个视线,直接离开了。

  走的比较匆忙,我忘记了一件事,我其实一直想知道她最近都生活在哪里。

  当年李家出事,但凡是能被抓到都抓了,包括李家那个年迈的老头子,据说都已经七十了,还是被抓了进去,可李思思思却幸免于难,据说被人收养,却不知道谁是被收养走了,如今出现,是了什么呢?

  我回头深看一眼站在餐厅二楼的她,不禁笑了,一摆手,转身上了车子。

  冯飞问我,“没事吧?”

  第1045章 李思思

  我摇摇头,想了会儿问他,“那个李思思是谁你知道吗?”

  “知道。”

  “那你知道她今天会来吗?”

  “不知道。”

  我无奈笑笑,“冯飞,你说那个女人找我能做什么呢?”

  “无非是落井下石,想破坏你跟卓风,可现在的问题是我的出现的没破坏你们,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谁能破坏了。”

  我好笑的轻拍他,“不要闹了,我没心情。冯飞,能帮我对留意那个李思思吗?”

  他很是为难的皱了眉头,跟着还是一点头,“可以,但是我想时间不多,我要出差,你是否跟我一起去?最近卓风都在里面住着,他的事情交给陆少去处理,你这里只管跟我出去散散心就好。”

  丈夫在里面,我却出去散心,怎么说都过意不去的,就算我跟卓风闹了矛盾,可只是夫妻之间的小矛盾,算不得什么,我笑笑,“还越来越调皮了,我这个时候走了那事情只能更糟糕。”

  冯飞很是正儿八经的一点头,“是,可我还是想你跟我走,毕竟我是抱着来拆散你们的想法来的。”

  若非之前冯飞真的那么做了,此时他说的这番话我还真的会当真,不过现在我没心情当真,只说,“你就继续闹吧,我没心情,现在就想好好的休息一会儿,晚上去公司开会,卓风那边的事情很棘手吧,你一个人忙得过来吗?对方故意在这个时候压价,就是想叫我们的价格这边提不上去,简直不是人,我不出现的话,公司怕是损失不小。卓风这边只交代了陆少去调查背后整我们的人,可忽略了外面的这群吸血鬼,他不在,我必须顶着,出差去玩这件事,我是不能去的。”

  冯飞呵呵一笑,“知道我是开玩笑还那么严肃,一点不可爱,放心好了,这边还有我,我出差一天就回来,不过要借用你们的私人飞机了。”

  那飞机,我都很少用,卓风经常用,有时候白天出差晚上就回来,回到家里还能吃个热乎饭,就是想兼顾家庭,我的工作因为都有人帮忙打理,自然是没有他那么忙,可我也很少回家吃个团圆饭的。

  我不禁想,这样的家,我到底付出了付出了多少?

  正想的走神,冯飞突然问我,“你要去看看他吗?”!

  卓风那边我想还是不要去了,既然这么多年以为我们要分开了,趁火打劫,那就将计就计吧,至少还能筛选出来谁是真正的朋友。

  “不去了,我要回家一趟,之后看看嫂子那边怎么样了,晚上跟你一起去公司,你到时候去接我。”

  冯飞笑笑,没应声,只一伸手,轻轻抓我的手腕,我没动,任由他握住,就像哥哥和妹妹之间的那种和谐,不想他说,“如果你是我的女人,我真想跟你一辈子黏在一起,这样的女人去哪里找,不懂卓风为什么会怀疑呢,不过也是误会把了,我想趁火打劫也打不了,不能看着你这边那么累,就必须帮你,你想想,不过你要想清楚,这件事到底该怎么解决,难道就这么耗下去,卓风在里面多一天,你们之间的矛盾就加深一天,你不想解决了?”

  我想啊,我当然想,可我不知道怎么解决。

  我无力的吸口气,难道要我去找卓风吗,我放不下面子。(!≈

  这么多年来我们闹的矛盾其实不多,争吵也不多,误会更是少,可大多也都是他来找我,想叫我去找他,我真的做不到呢。

  不禁在想,我端着这个面子说什么,对自己有什么好处,伤心难过还不是我自己?

  “冯飞,我会去的,但现在不是时候,他当时说的那番话叫我心里很难过,我现在还不想见他。”

  冯飞很是无奈的吸口气,一点头,松开了我的手,抬起手臂想抱住我,想了想又迟疑了,跟着一笑,“没事了,到家了,下去吧,我去公司。”

  我开了车门,回头对他一摆手,直接往楼上走。

  还没到家门口,冯飞这边发了微信过来,是一张照片。隔着铁栏杆的卓风,脑袋微垂,双手放在栏杆上,那铁家伙在暗淡的光线下闪着光芒,好似已经透过电话的屏幕直接戳坏了我的脸。

  我心口剧痛,泪水瞬间流了下来。

  立刻打电话给冯飞,“我去见他,现在。”

  冯飞那边很是镇定的说,“在楼下,等你,自己来。”

  我直接冲了下去,跑了三层才知道自己没乘坐电梯,可等电梯实在焦急,索性直接自己冲下,十五层,跑到楼下,看着冯飞的车子依旧停在门口,位置都没变动,他就安静的坐着。

  看到我走过来,一挑眉,笑了,拍了一下身边的座位,“走吧,时间还来得及,现在他还在看守所,应该还没转移。”

  我立刻跳上车子,司机一脚油门哄了出去。

  这一路的惴惴不安和我的担忧,终于在见到卓风那一刻放松下来。

  他该是才熟悉好,头发还是湿的,顺着脸颊流淌下来水珠子,看到我的那一刻竟笑了,隔着栏杆跟我招手,“过来。”

  我脚步有些沉重,心中那些怨气一瞬间都消失不见了。

  他是我的天啊,我为什么那么狠心的看着他自己进来抗下所有事情还在跟他置气呢?

  我抓他的手,“老公。”

  不想,这一声呼唤,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其实,我早就原谅了他的。

  他笑笑,很费力的伸手过来给我擦脸上的泪水,跟着说,“对不起,那天是我太冲动了,别生我的气。”

  我哽咽,“老公,我不怪你了。”

  “傻瓜,哭什么,我这不是没事吗,在这里算是暂时享受一下退休的生活,不过就几天,等事情那边查清楚了我就出去了,你跟喵语还有妈都好吗?”

  好啊,我好都不能再好了。

  “老公,我没事,我很好,我就是……想你。”

  他哈哈大小,捏我的脸,“还跟个孩子似的,别哭了。”

  我勉强叫自己忍住哭声,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又看,他似乎没睡好,眼睛里面还有红血丝,通红的眼睛看着就像是兔子。

  “别哭了,既然你来了,我们就说正事儿。”

  我点点头,抹掉脸上的泪水,安静的听他说。

  他酝酿了一会儿才说,“这事儿我怀疑是有人早就做了准备的,孩子才出事这边就有了备案,还都是假的证据,要不是里面有我们的人,那你早就被抓了,所以才叫我过来,当时我就想如果我说不知道不承认,那肯定要去抓你了,素以我说是我做的。不过也没事,进来几天就是走走过场,相信这里面的人也在查是谁做的手脚,毕竟从上到下都能瞒天过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既然涉及到了上头的人,我们多插手也不是好事儿,所以就顺其自然的跟着走走过场,当时我那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