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98节

  第1048章 收了好处

  我问,“李哥,你是不是收了沈之昂什么好处?”

  他呵呵一笑,“算是吧,他给了我妻子一个工作,并且很好的工作,我自然是感激。当时你们都在瑞士,我没找到人帮忙,后来找到了他,他没犹豫就答应了,当时说,尽管离婚了,可还是管我叫一声哥的,并且他恩怨分明,就算对你们动手,可没针对别人。”

  这我倒是很意外,据我了解他可不是这样的人呢。

  我没应声,只安静的继续听李哥劝说,他叫我去看沈之昂的用意其实很明确,无外乎就是想表达一下他对沈之昂的感激,可这个感激却是通过我,不禁有些叫我难以接受,为什么人在做事情的时候都不用考虑别人的感受呢?

  我无力的深吸口气,继续听李哥那边为沈之昂说的好话,有些生气问,“李哥,你这么替他说话,我理解是因为你感激他,可你就不用感激我跟卓风吗?这么多年我们对你也不错的吗,工作的事情你可以问我们啊,卓风那边肯定会帮忙,你为什么去求他呢,这里面的事情恐怕不会是这么简单吧?”

  我盯着他的后脑勺看,似乎要从后脑勺那里盯出来一个窟窿,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叫我心里好受一点。

  听我这么说,李哥就不吭声了,只将车子停在了一个岔路口的地方,默了许久才继续说,“是,我拿了他一笔钱,很多,你丈母娘生病,我挪用了公司的钱,很大一个缺口,我一时半会儿堵不上,并且当时你们那边也需要用钱,我实在没办法就找了人帮忙,差不多七百万。”

  我大惊。

  所以那段时间卓风说公司的账目不对就是因为这件事吗?

  可李哥有事要是吭声,我们在难也能帮忙的啊。

  他又说,“是我告诉沈之昂你们有困难,所以他才会去瑞士找你,可你没同意他的帮助,他就回来了,可还是给了我这笔钱叫我将账目豁口填充上,顺便给我媳妇那边安排了个工作,是在他接触的一个国企,这样有了保障,我这边也安心了些,当时想你们的公司要是出了问题这边还要在找工作,我都这么大了,还能做什么呢,我只好……卓尔,这件事卓风应该猜到了,可是没挑明,所以这段时间他都没有继续用我开车,我知道,他这个人最痛恨的就是背叛,可我这不是没办法了吗?丈母娘心脏需要移植,我这边等了很长时间才找到匹配的人,现在可算是找到了不能浪费了这个资源。”

  我深吸口气,觉得心口堵的难受,这件事是他的没办法可也是他的见利忘义,我一直以为就算是我背叛了卓风李哥也不会,可不想,人在大困难之前还是会轻而易举的就会选择有利于自己的一方。

  可这件事,我不打算告诉卓风详细的事情,也希望卓风那边不要对李哥这边有什么过多的想法,不过是怀疑,没实际的证据,这件事沈之昂不说,李哥不说,那就没别人知道。

  我说,“李哥,开车过去吧,沈之昂这份人情我帮你还,现在卓风身边值得相信的人不多,我希望你不会是再一次出卖他的人,并且……”我叹息一声,对这件事,真的是左右为难,人心隔肚皮,有过一次背叛就会有第二次,我担心我的纵容会成为下一次李哥背叛卓风的引子,可我真的不想看着卓风身边的人一个个的走溜走。

  “李哥,这件事就这样吧,我们都不要再提起来,钱的话……我帮你换,以后卓风叫你做什么你只管照做就是,不要有别的想法就是了,走吧!”

  李哥回头看我,脸上满是震惊,半晌才说,“卓尔,哥对不起你们,但是钱我自己来还,并且我媳妇现在在那边照顾沈之昂,这个人情我不需要任何人来还,我只希望你能去看看沈之昂,这里面我觉得事情不能全怪他,你说呢?”

  我没应声,是否全怪沈之昂也不重要了,他设计陷害我们,我复仇,这段关系已经完结,我去见他之后不管听到了见到了什任何事情都不会改变我对他的想法和决定,仅此而已。

  “走吧!”我疲倦的捏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深吸口气,觉得呼吸都有些难受。

  沈之昂的医院在靠近山上一处养老院的位置,这是个比较好的养老式的医院,条件设施都很不错,所有的开销自然都是沈家出,沈之昂主动交出了全部的沈家的股东权利,沈家也不能亏待了他,给了他足够过一辈子的钱之后再没露面,这段时间都是李哥的家里人在照顾他。

  我进来的时候,闻到了很重的药水的味道,现在医学科技的诞生使得很严重的烧伤也有了解决发办法,减轻了人的痛苦。

  我看着覆盖在他身上的鱼皮,想象着他当时被大火吞噬的样子,那样的痛苦是否可以偿还这段时间他对我们的迫害呢?

  他双眼紧闭,那双好看的眼睛没有受到损伤,全部的烧伤都在身下,据说是当时秦昂也紧张,汽油多半是洒出来的,所以大火包围之后秦昂紧紧的扑了过去想救火,自然就保护住了沈之昂的上半身,难怪之前听人说如果送去的迟了沈之昂怕是要一辈子要在床上度过了,现在看来,他恢复的真的很好。

  我以为他在睡觉,只想站一会儿就走,可他竟然醒了,或者说根本没睡着,歪头看着我,竟笑了。

  我一怔,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是走还是留,看着他好看的眉眼,不知道是什么魔力,叫我之前还痛恨的心思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我也勉强扯了扯嘴角,笑了,“你,你好吗?”我之支支吾吾的问。

  “卓尔,你来了。”沈之昂轻声说,竟然自己扶着床边上的栏杆坐了起来,许是因为躺的久了,他好像很没力气,踉跄着要摔倒,我急了,走过去一伸手将他给拖住了。

  四目相对,我看到他眼睛里面那个已经缩成了两个小小的我的样子,那双及美的眼睛叫我想到了很久以前,那时候我们还都在乡下,他整日跟两个弟弟在院子里面打闹,像个山大王,掐着腰宣誓自己的领导地位。

  我还想到当时他为了给我山枣,不惜爬到树顶,身上次满了刺,却仍就笑着,像是捧着一堆宝物将青涩的山枣送到我的手上。

  陡然眼眶湿润了,我有些心虚的移开视线,向后面躲开了一些,低声问他,“你,你没事吧?”

  他笑笑,“我很好,医生说再有半年就可以下地走动,应该能恢复从前。”

  半年?

  第1049章 看望

  我大惊,“需要那么久吗,你现在不是很好吗,并且你……你的伤不严重吧?”

  他笑笑,没吭声,只轻松的耸肩,“没事,命保住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你,你来了真好,卓风呢?你自己来的吗?”

  我说,“是啊,我自己,卓风不知道。我来,来,看看你……”

  我其实想说我来是因为李哥那件事,可话到嘴边我却说不出口,见到他如今样子,我真的心狠不起来,只想安静的看着他,跟他说说话,该是最好的解决了吧,半年啊,在医院躺半年,那生不如死的,当初我在医院躺了也很久,不过那时候我脑子不清楚也没多少感觉,他此时要忍受疼痛,不段煎熬,这样的折磨,我想够了。

  我说,“沈之昂,我不恨你了。”

  他一怔,有些受惊的样子,跟着一点头,身上的紧绷也渐渐的松散下来,跟着说,“我罪有应得,我不怪你。”

  我们之间其实除却互相利用之外就只有放不下的执念背后的那份不甘心了,他之前痛恨我离开了他,我痛恨他对我的利用和后来的使绊子,不管是因为立场还是原则都在背道而驰,才会走到今天的样子。

  可我们都得到了相应的惩罚,卓风还为此得了胃癌,我那段时间就跟死了一样,整日只盯着卓风的样子艰难度日,沈之昂背地里做了多少落井下石的事情,我早已经计算不清了。

  好在,现在我们及时止损,他收手我也不再计较,我们得到现如今的结局,是对彼此最美好的一个宣告。

  默了会儿,他说,“我知道你来做什么,是想问王老板那件事吗?”

  我没应声,其实死心我是想问的,可我问不出口。

  他却笑笑,换了个姿势坐稳,尽管没吭声,可看他的表情也知道此时是多么的难受,腿上的疼痛哪怕是呼吸都能牵连到那份痛处,可他隐忍着,只拧了拧眉头,坐好了才继续说,“那件事我做了点措施,煽风点火的事情,没给他任何支持,所以当时我也猜到了他背后肯定有人,不过是想拿我做把子,不过如果我没给他出主意,你们那边也不会损失那么严重,至于别的事情我也是背地里听人说,未必准确,但是可以跟你说一说。”

  我皱眉,想到当时在王老板那里发生的事情,王老板给我的所有信息都指向沈之昂的,可沈之昂这边却只给了意见,就被利用,我不禁担忧起来,是否我们都被牵着鼻子走,而真正的主谋就藏在我们身边,不然怎么会对我们的脾气喝性格这么了解?

  我问他,“你都知道什么,都说出来,你也是被利用的吗,那当时刺杀我们的人谁做的吗?秦昂这件事是你指使的吗?”

  他挑眉看我一眼,那眼神里面冲满了怜惜,过了许久才艰难的一点头,“秦昂是我的人,视频的事情是我指使的,所以说我罪有应得,这件事我没想到会那么严重,叫你又……”

  叫我又得了心病,直到现在还想着自己要去自杀,可我已经好了很多了,医生说我这叫抑郁性的压抑精神疾病,具体就是想自杀,又行为过激,这样会伤害自己也会伤害别人,又因为我车祸后头骨坏了,导致控制情绪的垂体受损,所以才会叫我更加神经质,好在我一直都有按时吃药并且都在遵照医生的话去做,不然我现在就被关进精神病医院了。

  我极力的克制住自己的急性情绪,叫他继续说,“那件事我不怪你了,你说王老板这件事。”

  “王老板这边背后肯定还有别人,并且我猜测我们都认识,至于是谁还没想到,很多人我都怀疑过,哪怕是卓风的父亲我都想过是否没死,可我发现沈家这边公司漏洞比较大之后,我已经开始计划着要来了,所以我是想做鱼死网破的打算的,就没在乎王老板那边的栽赃,可谁想到秦昂被你说动了还提了汽油直接去公司,不然我已经辞职离开了。呵呵,我说的有些远了,那我继续说。王老板这边买卖人口已经是很多年的事情了,行内都清楚,可谁都没见过,也无非是传闻,最开始是从谁那里说出来已经不记得了。但是我肯定那个人就在我们身边,这条线索已经做了很多年,只是我们没发现。”

  顿了顿,他又说,“我都怀疑过是卓风。”

  我摇头,坚决的否定,“不会,他最痛恨的就是买卖人口了,绝对不会是他,我保证不是他。”

  沈之昂笑笑,“你们真好,互相信任,如果我说是我,你肯定猜测是我。”

  我一怔,这话说的及其暧昧,我有些不自然的笑笑,没往下接话茬。

  他又说,“我想王老板那边肯定会说的,毕竟他也只是一个中间人,很多事情他是没脑子想到,没了背后的人他就是个好吃懒做的吸毒人员,啊,他吸毒也是背后的人控制他想的办法,我认识他的时候还没吸毒,并且当时他计划着要逃走,可转眼半个月后就变了样子,我猜测是背后的人控制了他,你不如从他那里找突破口。”

  我重重点头,心想这倒是个好办法,我们怀疑了任何人却忽略了关键的王老板,只要他还活着,那一切都能问出来的。

  我说,“我知道了,恩……”

  我话到嘴边,就收住了,我刚才竟然想问他是否在这里需要帮忙,我下次过来带过来,可我明明不想再见到他了。

  他该是猜到了我要说什么,尴尬的笑笑,摇头说,“我不需要,这里面都有,钱我也有,房子住处都有,只是现在不能出院,不然我会自己出去走走的,除了有些无聊,没有任何需求,你……不用再来了。”

  听到他亲口这么说我反倒有些不自在了,不管是谁,都能轻易看穿我的内心,我无奈的笑笑,“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我……我走了。”

  再见,再也不见,许是就这样的吧,我跟他,再无交集。

  从前的爱恨情仇都过去了,我甚至都在怀疑当时我对他的迷恋是因为什么。

  陡然之间我站在医院的门口想回去问他,他对我只有利用吗,那些深情和温柔都是假的吗?

  可这些,都不重要了。

  我对着他的病房的窗户那边摆了摆手,不管他是否看到,我已经心满意足。

  上了车子,李哥一开口就跟我道歉,跟着说,“卓尔房知道了,我回去解释,你别说话,这件事是我不对,我来承担,不管是什么结果我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