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节

  第6章 我的裙子

  我在酒店住了两天,第三天的时候卓风过来接我回去。

  我问他姐姐那边好些了没有,他没有吭声,我知道情况不大好。

  到了家里才知道,姐姐已经离家出走了。

  “姐夫,我走吧,叫姐姐回来好不好?把我送到救助站去,好吗?”

  我恳求他将我送走,除了离开这里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姐姐不喜欢我,我必须离开。是他们收留了我,我不能叫她们之间总是因为我不开心。

  卓风满脸宠溺的轻轻揉捏我的头发,轻笑,“放心,没关系的,你就住在这里,她……我会接回来。”

  卓风离开了,再一次回来,已经是五天以后。

  他真的将姐姐带回来了。

  我局促的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相互牵着手的样子,说不出来的失落。

  徐娇娇站在我跟前,冲我笑,“傻丫头,想什么呢?我回来了不高兴吗?”

  我支支吾吾的勉强撑起嘴角上的一丝笑容点头说,“我高兴,姐姐,我高兴。”

  “姐姐给你买了好东西,你进来。”

  她拉着我进去,按着我肩头叫我坐在沙发上,从卓风的手里的纸袋子里面拿出来一双漂亮的崭新的皮鞋,异常高的鞋跟看着着实叫我不敢下脚,可她还是拉着我叫我将鞋子穿上。鞋子有些大,我穿着不合适,可我还是笑着说,“很好看,姐姐我喜欢。”

  她一双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对我点点头,回头靠在卓风的怀里,脸上洋溢着阳光一样灿烂的微笑。

  我提着高跟鞋回到房间,楼下传来姐姐和卓风的笑声,我的心就好像外面的天气,时常阴雨时常放晴,说不出来的难过。

  晚上的时候,姐姐出去陪着姐妹们逛街,卓风坐在楼下的沙发上看着书,书很厚,他双手拖起来看的很认真。

  我站在二楼的扶梯口看他,有些担忧。

  他最近都不去摄影了,好像很忙,之前拿回来的黑色的摄影包也堆放在书房落满了灰尘。他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连那个地方都不去了?

  我拖着脸颊就这样看着他,想着叫我无法理解的理由。

  时间仿佛静止。

  如果一直这样,该多好。

  外面雷声阵阵,又要下雨了。

  他忽然被雷声惊的抬起头来,看到了我,冲我笑着问,“想什么了?”说完,冲我招手。

  我楞了一下还是走过去,坐在他对面,有些局促。

  “姐夫……我,我什么时候可以念书啊?”

  我想,既然我答应了留下来,我答应了姐姐做代孕,我该有理由叫她们答应我当初的要求的,念书啊,打我记事起就想着要去学校读书了,捧着书本,背上书包,该是很威风的一件事吧。

  他恩了一声,合上书本,对我说,“我一直都记着这件事,不过你没有基础,想要学习其实很难,我叫人在家里陪读,等你追上了高中的课程,我再送你过去。”

  我哦了一声,想象他所说的高中知识该是什么样子,心里充满了畅想。

  他问我,“在这里习惯吗?”

  我重重点头,看到他我就觉得非常的习惯,很习惯。

  “那鞋子不要穿,你还小,不适合穿那么高的鞋子,不适合你长身体。回头我带你去商场买,啊,对了。”他突然转身从沙发后面提出来一个纸袋子,递给我,“打开看看。”

  看着他满脸的期待,我也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是什么。

  是一条裙子,我欣喜的大叫,忘乎所以的提起来看,布料真好,摸起来很舒服,“是买给我的吗?是吗,是吗?”

  我提着裙子在他跟前转圈,这是我这一辈子收到的第一个礼物,是他送给我的。

  不等他说话,我跑进去换了出来,一路高兴的心都要跳出来,蹬蹬的踏着木地板,大叫,“卓风,你看,你看,好看吗,好看吗?我很喜欢,好看……吗?姐姐!”

  我吓着了,看到徐娇娇坐在他身边,薄唇还未落在卓风的脸颊上,就因为我的声音停在了半空。

  她转脸,吃惊的看着我,默了片刻,脸上的表情由欣喜变成了惊讶,最后转成怒火。

  我的心开始碰碰乱跳,此时的她就好像雨夜的时候一样,那微微张开的唇角就要大叫着骂我是婊子。

  我深吸口气,鼓起勇气想要解释,可我要说什么?

  卓风说,“好看,你穿这个合适。”

  我更加惊骇了,站在楼梯口的脚还提在半空,降落未落,身子也才晃。徐娇娇的眼神就好像刀子一样刻进我的皮肉里,叫我的脸热辣辣的难受。

  “娇娇,你觉得呢?当时你去试衣服的时候我就看中了这条裙子,刚才忘记给她了,好看吧?”

  徐娇娇脸上的表情瞬间变换,笑了起来,“好看,到底是年轻啊,我穿就不合适。卓风你眼光真不错,就是下次别买这种样式的,不适合小孩子穿。”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在心底抗拒的说。

  “好了,我困了,去睡觉吧。啊,对了卓风,我给你问了啊,我的一个大学同学说可以给大妞过来教授课程,但是费用可不能少,你看看合适不,回头叫他跟你联系。”

  卓风点点头,跟着徐娇娇一起站起身,拉着她的手往楼上走,接近我的时候从我的身边站定,转身问我,“你觉得呢,在家里学还是去外面的学校,我担心你没有基础跟不上。”

  我也不知道,我低头搓着手里的裙子,垂头不吭声,我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她不懂,我看啊还是去学校比较好,都是孩子,也叫她适应适应学校的生活,住校的那种最好了。”徐娇娇抢过话,说的无比轻松。

  我却倍感失望,“我不要!”我大叫。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只觉得抗议一下是真的舒坦,可在下一刻我又后悔了,徐娇娇眼中的火就好像火焰山一样将我淹没,任由多么真的芭蕉扇叶不能将她脸上的火气扑灭。

  大火却烧的我浑身冰冷,脊背发寒。

  卓风却笑了,温柔的继续对我说,“那就在家里学吧,我有时间也可以教你。你先上去休息吧,很晚了。”

  “……哦。”我偷偷的挑眉看一眼徐娇娇的脸,吓的浑身发麻,直愣愣的转身加快了脚步往里面跑。

  我怕她,可我不在乎了。只要卓风在,我无所畏惧。

  躺在床上,身边放着叠好的衣服,我做了一夜的美梦。

  早上,保姆阿姨过来敲门,告诉我下去吃饭,家里就只剩下我跟她,徐娇娇和卓风很早就出门了。

  我有些失落的哦了一声,少了每天早上跟卓风的问好,着实叫我心情烦躁不少。

  哎?

  我的裙子不见了。

  我问了阿姨,找遍了所有的地方,却都没有找到。

  难道昨天晚上的事情是做梦吗?

  阿姨笑着问我,“做梦当成真的了?”

  我解释,“没有,阿姨,是真的,很漂亮的一条裙子,是粉红色,上面这里是有钻石呢。”我在胸前比划了一下,想起来就觉得难过。

  我着急坏了,裙子不见了,卓风知道会不会不开心啊。怎么会不见了呢,我明明放在了身边。

  阿姨却笑着捏我脸,“傻姑娘,喜欢裙子和新衣服是人之常情,别乱想了,想穿裙子我那里有,就是颜色老旧,你去看看。”

  我才不要穿阿姨的裙子,我有裙子,是卓风送我的裙子。

  我差一点将这栋豪宅翻了个底朝上,却始终没有发现。

  两天后,上课的老师过来了,卓风亲自带来的,说叫我认识一下,是个很是好看的男生,看起来斯斯文文,戴着眼镜,冲我打了招呼就走了。

  为了这件事,徐娇娇又跟卓风吵了起来。

  我贴在门板上仔细的听,大概就是卓风没有用她的同学,而是另外找了更贵的老师给我,徐娇娇很不高兴。

  她尖叫着说,“不值得,这么多钱,你都来自己出吗?是啊,你不在乎钱,可不要忘了,公司也有我的一部分,卓风你别做的太过分。”

  “娇娇,别乱想,她应该受到好的教育,那孩子从山里没念过书,那点钱我来出,你放心好了,我不会从公司里面扣的。”

  “你,卓风,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对她那么上心?将她留下来是我们一起说好的,钱也是我们平分,你现在说不用我了?你说,为什么?为什么?”

  “……哎,娇娇,你能不能不要胡思乱想,她还是个孩子。”

  “碰!”

  房门咚的一响,我吓了一跳,再不敢乱偷听,转身就跑。

  随后,房间里面传来一震杂乱,盘子碗子摔碎的那种声响,“咚!”,卓风关紧了房门,他的脚步匆匆离开。

  徐娇娇的尖叫好像刺耳的噪音,“我要跟你分手,你去跟她过吧!”

  楼下,卓风的车子发动,呼啸着跑走,我的心也被提高了喉咙口。

  他们又要分手了……

  我急的团团转,后半夜了卓风还是没回来,我找过保姆阿姨叫她给卓风打电话,为什么不回家,是不是又喝酒了,我好担心他,可是看到徐娇那双凶神恶煞的双眼,我连再一次跑出房间的勇气都没有了。

  隔天早上,徐娇娇依旧很早的去了公司,我则跟在她的身后也跑了出去,我想出这个豪宅的院子去找卓风回来。

  可站在马路上,东瞅瞅,细看看,我依旧分不清这里的路线,更不知道要往哪里走。

  回来的路上,看到阿姨正在收拾垃圾桶,掉落在地上的一件粉红色的东西着实叫我吓了一跳。

  我跑上前不顾脏臭将东西抢过来看,“这是我的裙子,是我的裙子,阿姨,能给我吗,这是我的裙子。”

  第7章 你疯了

  我捧着被剪坏的裙子跑回去,不想被保姆阿姨看到,藏在自己的房间,洗好了出来,看着上面一个个拳头大小的窟窿,心痛的泪水都流出来。

  这个肯定不是我做的,我多喜欢这条裙子啊。

  门外面,徐娇娇回来,敲我房门,我吓了一跳,很快的将裙子藏起来,抹掉脸上的泪水才走出去。

  她站在门口看我,将我上下打量,问我,“做什么?”

  我摇头,紧紧的闭上嘴巴不吭声。

  “走,带你去医院,换一身衣服,怎么一股味道?”她嫌弃的捂了捂鼻子。

  “我,我出去走了走,出汗了,我这就去换。”

  她带我去医院做检查,当着医生的面将衣服撩起来给大夫看。

  大夫很是细致的左右端详,指挥我爬到床上去躺着。一股很凉的东西扑在肚皮上,用奇怪的东西在我肚子上来回的磨蹭,又问我了一些奇怪的问题,问我来月经了没有,平常有没有不舒服。

  我回答,“月经是什么?我肚子不疼,我身体很好的医生。”

  医生没吭声,在纸上飞快的写了很多东西给我,“出去吧,叫你的姐姐进来。”

  我乖顺的将纸捏在手里,看不懂上面的龙飞凤舞,走出去就看到徐娇娇正坐在门口的凳子上打电话。

  她看到我出来回头看我一眼,很快说了句,“我先挂了啊,见了面再跟你详细的说,这个企划案不行。挂了!”

  她站起来打量我,抢过我手里的单子看一眼,问我,“你到底多大了?”

  我如实说,“十六岁了,再过一两个月就十七。”

  “十七?我看你也就十三四,你……哎,算了,站这里等我。”

  我不懂她的意思,就觉得她挺不高兴的。

  她进去后,房门没关,她从来没有喜欢关门的习惯。

  我听到他们在里面说,“那孩子才多大?”徐娇娇的语气依旧很无奈。

  医生先叹了口气,跟着说,“我说老同学,你也不想想你这个决定能不能行,卓风那同意了?”

  徐娇娇哼了一声,“我管他是不是同意,反正我做好决定了,我不能生,还不能有我自己的孩子了吗?”

  医生又叹了口气,端着鼻梁上的眼睛,“那孩子的确十六七了,可还没发育好呢,你就下得去手啊?人家家里不来找你来?再说了,卓风不配合,你也没办法。怀孕的事儿啊不是一个人的事儿,尤其……啧啧,那孩子还没来月经,你这是赶鸭子上架啊,就算人家同意了你也得等等不是?”

  徐娇娇没有再说话,房间里面一时之间沉默了起来。

  过了许久,徐娇娇很是坚定的说,“我就这么决定了,等不了也得等,还是个嫩雏,以后很多事情都好处理,这要是找了个年纪大的任何事情都经历过,我担心出别的事情。”

  医生再没吭声,里面陷入了安静。

  我心情复杂的站在门口听的迷迷糊糊,想要进去表决真心,不管怎么样我都答应了,我是不会反悔的,不管怎么样,但是我是不会离开的。

  不能离开……他。

  “走了。”

  徐娇娇突然出现在我跟前,瞪我一眼,踩着高跟鞋哒哒的往前行。

  身后的医生追出来,叫住了我,“小姑娘,你回去好好的注意点,年记不小了,什么叫月经还不知道呢?不过也快来了,你发育迟缓,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啊。”

  我愣愣的点头,觉得他说的都是对的,医生不会骗我,我满心高兴的说,“谢谢医生,我知道了。”

  徐娇娇却对我冷嗤,一路走好一路唠叨,“真是麻烦,还以为你年轻,事情好解决呢,谁想到还是个孩子,回去给我多吃补品,至少要来月经才行,要不然怎么怀孕?”

  啊!

  我好像明白了。

  脑海里面瞬间蹦出一个场景,那个瘸腿的老张头将我压在身下的场面历历在目,我无比排斥,是不是要做那样的事,跟卓风?

  不禁一阵脸红。

  我慌乱的甩掉脑袋里面的想法,怯生的看了一些徐娇娇的背影,心理暗自高兴,幸好她不知道我之前的事,如果知道了会不会不要我?

  晚上,卓风回来,他很高兴,告诉我说老师的事情安排妥当了,以后就在家里教我上课,他晚上回来会检查作业,两天后开始上课了,叫我两年内跟上所有课程,到时候直接去高中大一两岁也不迟。

  我满口答应,可瞧着徐娇娇脸上的不快没敢多做什么表情,只笑着对卓风点头。

  吃过饭,徐娇娇接了个电话出去,临走之间交代我不要将白天的事情说出去。

  “姐,我任何事情都没有跟卓……跟姐夫说过,你放心好了。”我知道,我要是多嘴了,她肯定会赶我走。

  徐娇娇冷嗤,“知道就好,老实点。”她狠狠瞪我一眼,哒哒的离开。

  她纤细高挑,长得跟电视明星一样,可在她身上我看不到任何叫人觉得美好的东西,她就好像我经常在树林里面见到的好看的蘑菇,好看却带着巨毒,叫人望而却步。

  而卓风就好像他的名字一样,像盛夏的树荫下,温暖而又舒爽。

  “走,我带你出去走走,买一些书籍和衣服吧,恩……这个时候还早,先带你去上个户口也行,以后在做这些我怕有些迟。”

  我懵懂的答应下来,踩着才晒干的刷的很白的球鞋就要跟着他跑走,突然想到徐娇娇临走之前交代我的事情,我就有些不敢动了。

  “那个,姐夫,我,我不想去。”

  他上车的动作微微僵住,走出来站在我跟前,居高临下,好像一座高山,“怎么了?”

  “……我,我,我不想出去。我,我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我就是不想看到他跟徐娇娇争吵,不想看到他因为我的事情跟徐娇娇闹分手。

  尽管他们经常分手,隔天看到他们在一起,可我还是不想听到徐娇娇说出要分手的话。

  “傻瓜,想什么,我带你出去上户口,别的地方不去那里不能不去,要给你拍照。啊……重要的是想一个好的名字,你想好了吗?”说着,他拉上我的手,牵着我往外面走。

  我怔怔的跟上,被他塞进车内,坐上软绵绵的座位,嗅着满车的他的味道,心理舒服极了,将徐娇娇的话全都抛在了脑后。

  到了地方,卓风拉着我走了很多地方,一个个的办公室,一个个的打量着我问我问题的男人女人,我老实的回答。

  最后那个人拿着笔问我,“叫什么?”

  我愣住了,我叫大妞啊,可卓风说了,那个名字不好听,可是我没别的名字了。

  我无助的看着那个人又看看卓风。

  他冲我笑,对那个人说,“叫卓尔吧,跟我姓。”

  “卓尔。成了!卓总,这个是单子,现在手续不复杂,但是不好办理,你这个情况必须要我们去调查才行,毕竟她那边是落后的山区,调查起来很漫长。但是吧,呵呵……看在卓总这么助人为乐的面子上我们就不添乱了,这个事儿呢,还是不要乱说好。”

  卓风也笑的很温和,接过单子跟那个人连连道谢,这才拉着我出来。

  他很开心,尽管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开心,看着他开心我也很开心。

  出来后,他将单子和一个本子递给我说,“你的身份证明,生日是我接你过来的那天。以后叫卓尔,记住了吗?”

  说完,他习惯性的伸着手轻轻的揉捏我的头发,满眼的温和。

  即便是很多年后,我已经不再是十六岁懵懂无知的少女,他也不再是徐娇娇的男友,我们的身份早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可他依旧会宠溺的揉捏我的头发,甩掉我身上所有的烦恼。

  我笑着大声说,“好,我叫卓尔,我以后叫卓尔。”

  “什么卓尔?”

  这件事被徐娇娇知道后她非常生气,摔坏了家里所有的东西。

  我就呆呆的站在二楼的楼梯口拐角处偷偷的瞧。

  卓风坐在沙发里面垂头,偶尔抽一口香烟,一直都没有说话。

  我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徐娇娇的咆哮声响彻整个大地的震颤,“你疯了吧?她就是一个野丫头,现在你真都要养着他了吗,当成女儿一样的养着?卓风,你疯了,你疯了。”

  女儿?我不是,卓风说我是他的小妹妹,他将我当成孩子一样养着,可我却要给他生孩子,所以我不是他的女儿,我不是。

  我很想跑出去辩解,可看着徐娇娇泼辣的火气,吓的我只会浑身发抖。

  “卓风,你走火入魔了,你以为你随便捡回来的一个小丫头就可以跟你一样做卓家的人了?你疯了!”

  徐娇娇在房子里面吵了很久,尖叫到最后她的喉咙都有些沙哑。满地的狼藉,碎裂的盘子碗和那些被她推到的家具,了无生气的堆在地上,她依旧不肯罢休。

  “够了!”卓风终于忍受不住咆哮起来,他大口喘息,在徐娇娇的跟前徘徊的走了很多圈,在我以为他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转身离去,“碰!”房门关紧,他离开了。

  楼下传来了的徐娇娇痛苦的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