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9节

  第96章 不要再回头

  卓风轻轻拍我后背,叹了口气,“傻瓜,我不会出事的。”

  “姐夫,你告诉我,你真的不会离开我吗?真的不会吗?”

  我要得到肯定的答案,我要他亲口向我保证。

  “是,我不会离开你。”

  “……真的?”

  “恩!”

  他重重点头,轻轻拽着我的往他怀里贴,沉默了很久才说,“你哪里听来的这些话,胡思乱想什么呢?我的心脏没问题,只是最近太累,于其在医院不如出来走一走,可扔不下你,你的老师也说你最近压力大,成绩直线下滑,顾程峰不懂得这些,我过来是最好。家里人太多,也不适合我休息,在这里不是很清净吗?你如果不欢迎我,我就去住原来的房子。”

  原来的房子已经空了很长时间,上一次李家人在那边住了几天之后总说闹鬼就搬去了酒店。我也不敢过去看一看,生怕就看到了徐娇娇出现在那里。

  那里的确是个养身体的好地方,可那里有太多的不好回忆了,姐夫一个人过去我也不放心。

  我摇头,“不,你住在这里,我照顾你。”

  他轻笑,“我照顾你才对,在我眼里你仍旧是个孩子,不懂事的大孩子。还是那句话,不要胡思乱想,你跟顾程峰最后怎么样都好,他是个可以托付的人,知道吗?”

  我很想问他你就不是了吗?可我没敢问出口,我都决定了不去打搅卓风以后的生活了,我不要再回头。

  我忍着心中的疑问咬紧了嘴唇,闷头答应,“我知道了姐夫。”

  他轻轻拍我肩头,帮我顺气,又抽出纸巾来帮我擦泪水,温和的脸上一改之前的怒气,叫人舒服了不少。

  我冲他勉强笑笑,“姐夫,我们走吧,我跟肖恩约好了下午两点,现在都快迟到了。”

  他看看时间,“走吧,到了之后你安心看书,我在附近转转。”

  我不想他离开我的视线叫我担心,央求着他陪着我,卓风没反驳,只点头,转了一下方向盘,之后腾出一只手过来揉我头顶,“看我做什么?”

  我这会才注意到,从车子开到了图书馆我的视线就没从他脸上移开过。

  我尴尬的脱开目光,“没,我,我就是担心你。”

  “别胡思乱想,最近休息好了就没事,下车了。”

  姐夫停好了车子过来拽着我的手腕,另一边帮我提着书包,进去后轻车熟路的就找到了我跟肖恩约好的桌牌好。

  肖恩早就到了,正低头看出。

  我走过去,弯腰轻声跟他打招呼。

  他猛然抬头,看着我,跟着就笑了,“来了?这个是?”

  我介绍说,“我哥哥。”

  肖恩笑着点头,起身要去跟卓风握手,卓风伸出手去轻轻握了一下自己先做了,将书包递给我,给我和肖恩使个眼色,“你们继续,我看书。”

  肖恩冲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就做到了肖恩身边。

  肖恩说今天要交给我两个新题型,是他才发现的解题方法,我一坐下来他就将书展开,兴致很高的开始说。

  我一面听一面琢磨,突然想到这不是之前卓风告诉我的方法吗?

  我挑眉偷偷看卓风一眼,他正低头看书,很认真,沉浸在书的内容里面不能自拔,连通我浓烈的眼神都没有注意到。

  肖恩注意到我在分身,轻轻撞我一下。

  我不好意思的冲他笑。

  他将书放下,给我写了一行字,“这个人是你的姐夫吧?”

  我点头。

  我好奇的问,“你怎么知道?”

  他继续写,“之前听说说了很多次你姐夫解题很厉害,我猜到了是他,怎么还叫哥哥?”

  我尴尬的抓了抓头皮,回道,“因为不想你误会,其实他就是我哥哥,我只是叫习惯了。”

  “……哦,我就是好奇罢了,别多心。我们继续还是你先自己复习?”

  我接过书本,“我自己来吧,我都会了。”

  他笑着点头,自己往外面挪开了一些距离。

  我看着书本上的习题,盯了很长时间,脑子在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卓风这时候递给我一张纸,我错愕的抬头。

  他上面写了一行字,自己苍劲有力,飞扬跋扈,透着几分嚣张,“想什么?有心事?别愣神,好好看书。”

  我对他撅了撅嘴唇,点头,继续验算习题。

  一个小时下来,我才做了两道题。

  卓风看我直皱眉。

  肖恩却仍旧态度很好的笑呵呵的说,“你最近心不在焉?心里有事?”

  我摇头,“没事。”

  卓风这时候抬头,看着我们。

  肖恩讪讪的笑,尴尬的抓了抓脸,对我们说,“我先走了,我有补习课要上。”

  肖恩几乎是逃走的,速度之快,我都未反应过来。

  卓风坐着没动,目送着肖恩离开才将目光收回来。

  我有些生气,做什么啊?卓风来这里是陪着我的还是监视我的?

  我写字给他,“姐夫,你干嘛那么看着人家,都给人家吓跑了。”

  他看我一眼,没吭声,指了指我的书,叫我继续看。

  我低头却看不进去了。

  我再抬头,他已经坐到我身边来,指着我手里的习题问我,“这些你不会吗?”

  我点头又摇头,其实我会,就是心不在焉,算着算着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了。

  他继续问我,“肖恩你熟悉多少?上次我的没过问,事后听说你还特意去他的学校,你们见过几次?了解他吗?”

  我一直摇头,我真不知道。

  可我觉得交朋友而已,肖恩也帮过我啊,我的几次数学题都是他帮我的呢。

  他却继续说,“他目的不单纯,你给他的钱是多少,没收是正常,可他仍旧接近你就不正常。”

  啊?

  我懵懂的睁大了眼睛望着他。

  他吸口气,凑近我继续说,“男人看男人很准,你以后少跟他接触。”

  我皱眉,“姐夫,我没必要被他算计吧,之前是无意间在网上认识的,就算对我有目的也是偶然啊,或许是我叫他误会了什么意思?”

  卓风只摇头,再没吭声了。

  我看着他想要寻求答案,他却指了指我的书,又给我看时间,还有三个小时我们就回去了,我要做完习题才行。

  从图书馆出来,卓风拉着我上了车子直接管我要肖恩的电话,“给我,我去查查。”

  “姐夫,我都说了他不是坏人。”

  “是不是查了就知道。给我。”

  不容拒绝的语气,我又不会拒绝他,将电话号码给他,他直接将电话打了过去。

  我惊得要去阻拦,却听电话已经接通,他对着电话说,“您好,我是卓风,卓尔的哥哥。”

  第97章 你到底是谁

  我竖起耳朵听,卓风的话没多少,反倒是肖恩那边的话很多。

  他听了一会儿放开了听筒,声音变大。

  肖恩的情绪很激动,说的有些语无伦次,也没重点,我没听懂他在讲些什么。

  “卓哥,我今天的确有事,实在抱歉,也没想到卓尔会带着家长过去,您别介意?”

  卓风轻声恩。

  肖恩继续说,“我知道我数学不过是小打小闹的没多少本事,我就是喜欢。卓尔比我厉害,有些时候她的思路比我清楚,我甘拜下风,以后看来要多问问卓尔才行了。”

  “恩,你继续说。”

  肖恩呵呵的笑了一声,“卓哥,你也知道,我家里贫困,母亲前不久也去世了,可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参加数学竞赛拿名次。之前没打声招呼就走了是我不对,卓尔一直在找我,我知道后特别高兴,可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回报卓尔。卓哥,你别误会,我知道她有男朋友,我没别的想法。”

  卓风这时候问他,“我没有说这件事,我在问你到底接近卓尔是什么目的。”

  “……卓哥,我没目的啊,我就是感激她,我刚才不是说了吗?”

  “没有。”

  卓风语气的冰的好像冰刀,似乎此时正挂在肖恩的脖子上。

  “你可以不回答,以后请不要接近卓尔。”卓风警告他。

  肖恩那边继续安静,我以为他不会再说什么了,卓风就要挂断电话的时候肖恩大声叫了一嗓子,“是,我是穷光蛋,我就是想找个有钱的人帮我,谁叫你们有钱呢,卓尔那么蠢,数学好可是她心地善良,对我好,我知道我追求她肯定困难,可我在努力。只要我有钱了我会回报她,而不是像你一样的将她的当了宠物一样养着。你是大老板,你可以包养很多小姑娘,何必非要是那么可爱善良的卓尔?”

  我听了大为震惊,这些事情都是谁跟他说的?

  我平时最多就是跟他说我有男朋友和我是我姐夫收养的,我没有说过卓风有钱,更没有说过。

  卓风笑了,问他,“你到底是谁?”

  肖恩那边又安静了,过了很久哈哈大笑起来,“卓风,你该知道我是谁。”

  电话断线,屏幕亮了,我看到了我的照片,脑子里面却一片空白。

  卓风轻轻捏我脸,温柔的说,“笨蛋,知道了?”

  我皱眉,“姐夫,我没告诉他什么啊,他怎么会知道?他是谁?”

  “你还记得给你邮寄钱的那个人吗?”

  我点头,可是那个人看起来年龄很大了,不是肖恩才对,并且也不是同一个人啊,我还是能认得出来。

  他笑笑,将车子发动,对我说,“这件事我很早就知道了。”

  原来,之前我在顾程峰那里跟卓风闹脾气,卓风在离开医院之前去了乡下,是给我邮寄钱的那个人跟他通了电话。

  他直接赶过去,就看到那个人身边站着的是肖恩,但是因为卓风当时戴着口罩和墨镜,估计肖恩今天没能认出他来。

  卓风说,那个人给我邮寄钱的就是我的哥哥,我的同母异父的亲哥哥。

  我惊愕的望着卓风,紧张的心砰砰乱跳。

  他继续说,“你可记得你家里之前有过男孩子?”

  我的印象中我是家里的老大,怎么会有哥哥呢?如果真的是我哥哥,那我爸爸和我奶奶岂不是要乐疯了,不会再继续叫我妈生好几个了。

  “你哥哥是你妈妈和她的前夫所生。”

  啊?

  他看我一眼,继续说,“你妈妈是被你爸爸买去的,因为那个家没有钱,又没有女儿可以卖,就将你妈妈卖出去了,回头转手就被你爸爸买走。你奶奶一直相信你妈妈是能够生出儿子的,可是谁知道到了家里却生不出来,你奶奶就打了你哥哥的主意。当时在你哥哥的父亲死后,你奶奶是不是对那家人特别好?”

  我点头,这个是我知道的,并且哥哥对我也不错,见到我了就会给我好吃的。

  卓风笑笑,将车子转弯,上了高架桥,速度均衡,两边的广告牌子飞速的流转,他的声音也变的有些飘渺,“你哥哥没了妈妈没了爸爸,自然对你好,可你那个奶奶和父亲他是肯定不会去的。因为山上开发,给了不少钱,这几年你哥哥在外面做生意赚了不少,总是给你汇钱。但是不想打搅你生活,所以一直没露面。上一次我过去,他的生意破产,打算去外地翻身,以后不给你打钱,这件事要我在恰当的时机告诉你。”

  我听的一愣一愣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卓风不知道怎么将车子开到了山上徐娇娇的墓地下,之后踩了刹车,熄灭了车子,抽出根香烟来,默了很久才继续说,“肖恩就是他表弟,你哥哥也姓肖。肖恩接近你是想从你那里将你哥哥给你的钱要回去,他以为你是外姓人,那笔钱不应该拿,遇到你是早有预谋。”

  其实肖恩原来数学不好,他计算机厉害,背地里还是一个黑客,不过是初学者,所以也不会做一些非法的勾当,只会盯着我的网络足迹接近我。

  卓风说肖恩该是已经盯我很久,可没找到合适的实际,毕竟我都很少用网络,他妈妈生病需要钱才急着要出。

  刚才卓风没揭穿他,就是想他也没多少恶意,只叫我离他远一些就好。却不想,肖恩自己按耐不住暴露了。

  我吸口气,觉得这件事真是令人胆战心惊,在我还未有任何察觉的情况之下,已经陷入了别人的套路,若非今天来的是卓风,那我不知道要被肖恩如何利用。

  “姐夫,你不揭穿他是不是想给他台阶下?”

  卓风没吭声,只点燃了香烟,狠吸一口才说,“有些事不需要揭穿,只需要观望,等待时机动手,这样才会造成损害最小。你以后就会懂了。”

  我木讷的点头,看着他开了车门下去,我愣了一会儿也下了车子。

  外面的风依旧很大,尽管已经是四月了,山上的空气依旧很冷。

  我缩了缩脖子,转身找卓风的样子,兜头一件大衣将我过得严严实实。

  卓风将衣服脱给了我,牵住我手,交代我说,“上去看看吧,最近很想她。”

  徐娇娇永远都会留在卓风的心口上,叫他痛的浑身冰冷。

  卓风的手有些凉。

  我看一眼他的手,已经被风吹的发了红。

  “姐夫,你经常想娇娇姐吗?”

  他站着没动,只看着徐娇娇的坟墓方向,久久的安静。

  风吹的我身上的风衣哗啦啦的响,我们安静的并肩而立。我等待着他的回答,可我只看到他的头轻轻垂下来,没有任何回应。

  我想,他是想的,很想。

  每当夜晚都会被这份思念灼烧,才会叫他能够意志坚定的不被任何人左右,包括我。

  到了上面,我们都看着墓碑上放着的一支玫瑰花愣神。

  我突然想到了那一日看到的陌生人,对卓风说,“姐夫,我之前来的时候也有个人过来看姐姐,那个人没说叫什么,只说我也可以叫她姐夫。”

  卓风眸子瞬间变冷,脸色都跟着变了,猛然间回头看我,问我,“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