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99节

  第1050章 清算

  看李哥那么紧张该是卓风打电话过来了,不过卓风知道这件事也不奇怪,可我好奇的是他在里面怎么知道的这么快。

  “卓风亲自打电话给你的吗?”

  李哥说,“是啊,我还奇怪他怎么能打电话,他说可以打电话,甚至可以用网络,现在在上网看新闻,叫我们现在回去,他要视频跟我们说这件事。”

  看来卓风那边肯定是没什么要紧的事情,不然也不会这么宽松。

  我说,“不急,慢慢开,他能知道我们在这里就说明我们去别的地方也都知道了,还是先回公司吧,跟冯飞那边说好了要开会的。”

  李哥回头看我,犹豫了会儿一点头,“行。”

  李哥这是抱着一种被卓风开除的心里,可我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严重,来了这里一趟也不是没有收货,我跟沈之昂之间的事情彻底的撇清了,也是一个好事。

  到了公司的时候正好开会,冯飞那边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就等着我过来。

  才坐在凳子上会议就开始了,这一次我们说的是新项目投入生产的事情,冯飞的意思是先打一下广告,我觉得产品太少,一旦广告上去了我们没有供货,那名声会被坏的,还不如先投入市场之后看看效果,毕竟一个产品想在市场上好好发展至少需要三个月才能看出来成果的,好的东西不打广告也能卖出高配额的话,我想这一次的大改革就算是成功了。

  我说,“广告费用就是一千多万,我们现在的产品生产就算是全部收益也才几百万,这样划不来,既然不是侧重的产品就没有必要直接投入生产,并且我们已经在之前是广告费上花费了大量的资金,浪费了很多资源,广告不是侧重点,我们要的是产品过硬,这三个月不急着做宣传,只在各大商场举行一个业务促销就可以了,甚至可以免费上门安装,我们需要的是市场的反馈意见而不是立刻看到回头的利益,你们急于求成不是好事,这件事不能先用广告,原来的运行方案不适应就应该更改,为什么还要这样促销,你们不知道这么做很危险吗?”

  企划部的一个小主管是跟了我很多年的人,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最近他的一些方案都跟跟白痴一样好似没经过脑子就随便说出来,这样下去,不知道会给我们造成多少损失。

  之前冯飞也没管理这块地的东西,运营那边最近的表现实在是叫人看着就生气,我已经容忍了他们很多次,现在还这样做事,我都有点怀疑他们是都是外面派来的奸细了。

  “这件事你们直接在整合出之前不好好商讨的吗?我们的高端产品这样做还可以,可你们看看,就算是高端产品这么运营下去我们会损失多少,你们想过没有?”

  我第一次在公司生这么大的气,尤其是在这么大的会议上,声音不大并且我已经很克制自己的情绪了,可这件事实在是叫我无法忍受,挨个训斥了一番我也渐渐的平息下来,告诉他们运行最后一次研讨,两天后就给我东西看,再弄不出合适的东西出来直接走人。

  散会后,冯飞才说了开会以来的第一句话,“这件事我也有错,我一直以为运营那边会很放心,是我疏忽了。”!

  不是他舒服,是应接不暇了,冯飞还要帮我照看卓风那边的公司,我们两边忙,真的是焦头烂额。

  我轻呼口气,“这件事不怪你,怪我,是我一直对这边的管理太松弛,这次我会公司后会好好整合一番,能力不够的直接走人,再有,叫人事部门那边在招聘的时候多招聘一些女生进来,现在的男生能力太差了。”

  也不知道现在的人都怎么了,养出来的小孩子男孩子都娇生惯养,系鞋带都不会,反倒是女生各个都是精英,人都是重男轻女,到了我这里就是重女轻男,不过我也要看能力做事,只是最近这群运营的男孩子实在是做事不叫人放心。

  冯飞呵呵一笑,“知道了,那我先送你回去,一天没回去了吧,喵语那边肯定闹了。”

  我心里顿时柔软起来,想到喵语我就没了脾气,冯飞这么说也是不想我继续发脾气。(!≈

  我无奈的笑笑,“还是你了解我,我不生气就是了,走吧,顺便去我那里吃个晚饭吧。”

  他一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好,我来做吧。”

  我愣了一下,不自然的躲开,起身先出去了。

  他最近的举动太过亲密,实在叫我有些后悔刚才的邀请,可话都说了,不得不带着他回家了。

  到了家里已经晚上九点多,这是一天来我吃的最好的一顿饭了,一面吃饭一面跟卓风视频,他那边看新闻,偶然跟我说一说公司的事情,顺便也跟冯飞商量了一下之后他出差的细节,等说完了已经十一点,冯飞还是没有走的意思,卓风有些不愿意的在视频里面说,“冯飞,你回去吧,明天出差要早前,我这边没事情了。”

  冯飞哦了一声,不情愿地起身,看了我一眼,笑了,“好,我回去。”

  冯飞一走,我抱着电脑去了自己的房间,卓风劈头盖脸的问我,“冯飞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在家里,他这是什么意思,你们之前去了哪里,还有你为什么去看沈之昂,之前是谁说不去的?为什么在我不在的时候去?你们说了什么?”

  我听到脑袋嗡嗡响,如果他就坐在我身边,我真的很想跟一巴掌呼过去拍在他的嘴巴上,揉了揉太阳穴说,“卓风,你这是要做什么,疯了啊?问题那么多,一个个的问,我都不知道回答哪个了。”

  他那边安静了会儿,很长的一声叹息才说,“就是担心你,我不在你身边,你到处跑我已经不放心,好在我叫人在你身边放了两个保镖,不然今天的事情你说,要是被那群小报社的人拍到什么放到网络上你这边事情更糟糕,现在是关键期,我这边的消息还能捂几天,可到底是支部包不住火的。”

  卓风担心他被关进去的事情一旦被曝光,那很多事情就不得不被拎出来处理了,所以要在事情爆发之前做好一切的准备。

  我还真没想到这样的事情,只对着视频里面的他点点头,“我知道了,我小心就是了,不过我不会再去了,沈之昂那边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免,我去就是……”

  他接过话头,“你去就是想给李哥那边圆谎,其实没必要,他的事情我知道,前两天就查出来了那笔钱的去向,不过现在也没损失,人也保住了,我就没追究,所以我一直想叫你去看看沈之昂,你既然不想去我就没强求,不过你已经去过了,那就去了吧,有些事情还需要你自己解决才行,沈之昂他……没事了吧?”

  第1051章 我想你了,现在就想你

  我盯着视频里面他的样子,突然很想抱住他,这个男人啊,对我多好,不管我如何讨厌,都对我始终如一,就算我生病做事极端,仍旧会对我照顾有加,我犯再大的错顶多严厉的批评我一次,还是继续帮我抹干净屁股,始终对我呵护备至,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才能得到这么好的男人。

  “卓风,我想你了,现在就想你。”

  他那边安静了会儿,跟着说,“半小时给我开门。”

  我大惊,不想他那边的视频已经关了,我盯着电脑屏幕一片漆黑,惊讶了许久,等我再抬头,时间已经过去了十来分钟,我用了这辈子最快的速度洗澡,换衣服,等我出来他已经来了。

  给他开门的妈妈笑呵呵的看着我们,“没事就好了,不要再吵架了,我去看看喵语睡着了没,你们好好说啊。”

  “妈妈,谢谢你。”

  妈妈笑着轻轻推我,自己上了楼。

  我走到卓风跟前,上下打量他,“没受伤吧,怎么出来的,为什么这么快,你能随时出来吗?出来没事吗?怎么过来的?”

  我一串问题问出口,却没得到他的回答,抬眸,对上他热辣辣的眼神,跟着对我说,“我那边又司机,我出来没关系,偶尔出来一次是可以的,不过是走走过场,有急事一定要出来的,我回来就是想看看你跟喵语,不过现在好像不急着去见喵语,我想问你,你说你想我了?”

  我笑,脸上烧了一片,“你真是的,都多大的人了,做事还那么冲动,我就是想你了啊,明天我回去看你的,你出来了能行吗?”

  他呵呵的笑,一伸手,将我抱住了,低头亲吻我,良久才将我松开,对我说,“我们回去说,在哪个房间?”

  我回身指了指身后的一个小房间,“那个,靠近阳台的,你,哎,你别抱我了,我走过去。”

  他也只微笑着不吭声,一个公主抱将我抱进了房间,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他整个人扑了过来。

  我闷哼一声,脑袋还处在眩晕状态,他的吻就像是狂风暴雨盖住了我的唇。

  我被吻的脑子一片空白,身上火热,一个挺身将他压在了身下,大口喘息着低头看他,笑着问他,“老公,你能来几次呢?

  如果次数少了,我可不,唔……”

  卓风正经起来就像是坐在龙椅上商讨政事的皇帝,可一旦跟我在床上,不知道他是否就被恶魔上身,花样百出,叫我欲罢不能。

  第三次的时候,他在我耳边问我,“老婆,几次了,还满意吗?”

  我已经有些没精神了,困倦的厉害,累得浑身酸痛,可他还是精神百倍,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铁打的,浑身上下都是力气,猛然的进入犹如钢铁刺穿了我一样,我还不敢大叫,只能隐忍的低呼,死死的扣住他的腰,感受着那强而有力的腰身一次次的猛烈进入。

  他邪魅的眼神里面满是欲望的火焰,要将我烧着了,我咬住薄唇,叫自己忍受着这样的欲望之火,可还是慢慢蔓延包裹全身将我吞噬。

  第五次的时候,我彻底的没了力气,伏在他怀里犹如一块已经被捣碎的泥土,他在动一下,我都要散架了。

  我低声求饶,“老公,再来我就要散架了,能不能休息?你明天还回去吧,我想睡觉,你不累吗?”

  他呵呵的笑,眼睛在暗夜里面仍旧闪闪发光着,好像依旧没有尽兴。

  我实在是受不住了,讨饶的说,“老公啊,求你了,我实在累得不行了,恩……我们休息吧。”

  他呵呵一笑,这才将我松开,低头狠狠的亲吻我,“我忍了半个月了。”

  我使劲蹙眉,重重点头,道歉道,“之前是我不对,我不是生病呢吗,我这会儿,啊……”我打了个哈欠,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轻轻拍着他的后背,“睡觉吧。”

  他翻了个身,将我像是一个小小的玩具捧在怀里,“恩,睡吧,我天亮就走,到时候不叫你了,回去后我再跟你联系,至少在里面再住十天就好了,事情过去后我们就回瑞士。”

  他接下来的话我已经听不大清楚了,只勉强还有点思绪,渐渐的没了任何想法,昏昏沉沉起来。

  还以为这一觉睡了很久,可天都没亮身边的人都起来了,我也惊醒,豁然起身,拽着他。

  他一怔,低头满是疼惜的望着我,“怎么了,我吵醒你了?我该回去了,你睡吧。”

  我摇头,“老公,你再陪我一会儿吧,你进去了我总觉得不安心,真的没事吗,要不别走了。”

  他笑,轻轻扯我脸上的皮肉,“傻瓜,没事的,我保证十天肯定出来,或者我五天后再来找你,你到时候再洗白白的登着我,听话。”

  我没好气的捶打了他一下,知道我这样纠缠有点耽误事,可我就是不舍得。

  可看时间不早了,天一亮很多事情都好办了,我不得不松开他说,“那你路上小心啊,到了后给我发个微信也好,知道吗?”

  “知道了,继续睡吧,等我,公司的事情随时跟我联系,走了。”

  他随便套上裤子,转身扯了件衣服就离开了,我痴痴的看着没有关紧房门的那一条缝隙,无力的深吸口气,再没睡着。

  这哪里还睡得着?

  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才收到卓风的微信,这才觉得心口上的一块石头彻底的放下了,可他来的那么快,回去为什么那么迟?

  我问他,“是不是出事了,为什么这么久?”

  他发了语音过来,笑着对我说,“因为我赶过去的时候心切,好了继续休息吧,我也休息了。”

  我笑着发了个害羞的表情过去,放下电话,这才来了困意。

  可卓风仍旧发来微信,问我,“最近月经正常吗?”

  干嘛问这个啊,不过好像是有点不正常,上个月就推迟了好多天,并且量很少,我当时没注意,最近也实在是因为心情不好,我想影响月经也是肯定的事情,可好像也没多要紧吧?

  我回复他说,“还好了,应该快来了,上个月就已经推迟了好多天。”

  那边嗯了一声,又说,“天亮后去医院看看,我这边跟医生联系好你就过去,回头告诉我情况,你最近看起来气色不是很好。”

  我笑笑,这个人关心我比我自己关心自己都仔细呢,我说,“知道了,我肯定去,那我先睡了。”

  这一睡竟然到了中午,无数个电话未接,看我的头昏眼花,我先给冯飞回了电话,“冯飞,我睡着了,怎么了?”

  那边很是低声的告诉我,“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