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01节

  第1054章 有点复杂

  我立刻将手抽了回来,转身站直了身子,可还是有些莫名的头晕,转身抓着沙发上的一角才勉强叫自己站稳。

  卓风走过来,扔了手里的钥匙,坐在了冯飞对面,我则低头去了厨房,脑袋一片空白,气氛也有些阿姨,虽然说是凑巧了,可我还是觉得很不自在,很担心卓风误会。

  安静了会儿,门外的两个人说话了,聊的是公司的事情,并且说的很小声,听声音还很急切,卓风能突然出来肯定是事情不简单。

  我听了个大概,原来是卓风那边的公司出了点问题,冯飞之前联系了他,股票上下浮动比较大,卓风这才突然回来,说完了事情要立刻回去,并且直到出来之前都能在出来走动了。

  我急了追赶过去,问他,“都能再出来了?那我过去看你行吗?”

  卓风笑了,轻拍我脸颊,搂着我叫我坐好,低头看我的手,放在手心里轻轻揉了揉,跟着说,“可以,不过只能隔着窗子说说话,也就十来天了,药箱在哪里,我记得之前买过很多放在这里,还有吗?”

  我想了会儿,可心思没在药箱上,而是在他说的时间上,之前还说十天,这都过去一天了那就是九天啊,现在怎么就变成了十来天?

  我说,“老公,到底多少天,之前不是说十天吧,那现在就剩下九天啊,怎么又变成十来天了,你告诉我到底多少天?”

  他呵呵一笑,无奈的摇头,自己起身去找了药箱出来,重新坐下来的时候才说,“具体我说不清楚,不过半个月内肯定回来了。”

  这么会儿功夫就变了三种时间,我真的是担心不小,“到底多少,是不是我再追问你就说一个月?时间越久我越不安心,你在里面做什么啊,走走过场也就是叫人知道你进去了,那还不是随时都可以出来的吗,并且你是瑞士国际,这么管着也不对吧,我们不如去找律师啊,是不是还能好解决一些?”

  卓风耐心的帮我清理了手上的伤口,跟着说,“上头的事情我们不能搀和,具体多久肯定是上头说了算,这件事看着普通,其实里面牵扯了很多人,你也知道上头的那些关系了,错综复杂,我们搀和多了对我们反倒是没好处,所以只能耐心的等,相信不会出事的,你看我现在不是还很自由吗?”

  是啊,可一旦回去了那自由就没了,刚才还说再也不会出来了。

  我死死抓他的手,“不行,我不能叫你回去了,你回去了事情肯定就麻烦了,你现在给我说说你到底要在里面多久,给我个准确的时间,不行的话我现在就去瑞士找律师,我可不会害怕的最上头的什么人,我们现在也不活在国内做生意,这些事情牵扯到你做什么,我不同意。”

  卓风只笑笑,没多说什么,可看他的样子是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回去,不管我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可我不能叫他走,继续说,“卓风,今天你就是说的天花乱飞我也不会叫你走了,每次见到你都告诉我一个不准确的时间,这次回去了我担心你就出不来了。”!

  他无奈的看着我,只皱眉,估计是在盘算什么,那眼睛里面满是算计,可这件事算计也没用,一次次的时间延长已经是个不好的苗头。

  冯飞突然开口劝说,“这件事我觉得有点复杂,卓风你如果真的有把握的话就不会自己也说不清楚什么时候出来了,所以我想……你还是确定下来再走,毕竟那些证据是假的,对方能证明的我们也能证明,就像卓尔说的那样,你们现在是认人摆布,很是被动,这样下去我担心对方直接扣了你们,所以还是早做打算比较好,一旦上头的情况自己把握不好了,那是不是你进去后就出不来了?”

  卓风还是没说话,看他的表情是有很多事情瞒着我。

  我知道这人不想说,我是问也我是问也问不出来了,只能继续说,“我不叫你走,你自己都没把握的事情就听人家指挥,这样会吃亏的。你不想想我还要想想喵语啊,他都多久没跟你玩了,你还舍得扔下我们不管?”

  上次杜红那件事已经叫我犹如惊弓之鸟,我可不想再因为牢狱之灾将我们分开,要关就一起关。(!≈

  卓风见我都搬出来杀手锏喵语了,只能无奈的深吸口气告诉我,“是,我没有把握,可这件事我必须这么做,之前李思念那件事我已经求了对方很多次,这一次是他主动找到我,我不能不帮忙,这件事看似是冲着你,其实是冲着我背后的人,都是上头的较量,我们有再多钱也无用,现在走了无疑是给了我上头的人一个巴掌,我能出入自由已经是特例,所以这件事我还真的不能走。”

  因为李思念?那都多久的事情了,不过偿还人情还真的是一辈子的说事情,想来还真是必须要去做,可现在的问题是上头也自身难保,就能真的说保住我们吗?

  “卓风,那你有把我自己脱身吗,我是说万一上头的人出事了,你能保护好自己吗?”

  他想了会儿告诉我,“陆少给你的东西藏好了吗?”

  啊!我懂了,卓风这是早就做好了打算的,难怪说那个东西只能我知道放在哪里呢。

  我点头,“藏好了,只有我知道在哪里。”

  他笑了,很是轻松的告诉我,“那个东西留着我们都没事,你别问我是什么,只要好好保管就好,我希望用不上。至于肖老大这件事我们还是等一等,对方的家庭很特殊,家里三个残疾人,那个醉驾的人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撑,并且肖老大也是酒驾,背后家庭关系比较起来,在道德标准上媒体肯定会给我们试压,但是这件事不能妥协,不然助长了那群人的不正之风,可现在还不能动手,我的事情要过去了才能处理车祸的事情,所以就难为你了,暂时还是住在这里,楼下保安我已经换了人,陌生人是进不来的,你尽量出来进去都带着保镖就好。我要走了,时间很紧张,我回去后再想办法跟你联系。还有冯飞,你跟我走吧,有时间电话联系就好,不用亲自过来。”

  卓风那边没了通讯联系方式,这边不放心我也不放心冯飞的别有用心,刚才的那个尴尬的瞬间尽管彼此都没有说什么,可还是叫他记恨上了,直接赶冯飞走。

  他一起身,看着冯飞起身要走才往外面移动脚步。

  第1055章 郭家的小女儿

  我恋恋不舍的跟上他,满肚子的话和担忧,可只能变成一声声的叹息,追着他出门。

  他临上电梯前还在提醒我,“小心些,有事情跟我助理说,他会知道如何联系我,照顾好自己。”

  电梯关上,我的心也随着那电梯的幅度慢慢的提了上来,每一次跟他的分开都好像叫我觉得世界末日来临。

  身后喵语大叫着,哭的泪水都打湿了前边的小衣服,伸长了手臂探出身子过来要我抱。

  我心痛的抱紧她,身边妈妈劝说我,“没事的,没事的,卓风这是忙吗,哎,忙啊,忙过去就好了。”是啊,如果可以忙过去,是很好。

  我听了卓风的话三天内都没出门,可第四天因为嫂子那边出事我不得不出去看看了。

  孩子生病,许是因为水土不服,最近一直在拉肚子,她一个人抱着小孩子不知道在医院奔波了好几天,终于因为自己体力不支倒下了。

  我去看她的时候整个人看起来都没什么精神,正好今天我哥哥那边手术结束,并且才苏醒,我就打通了那边的电话给他,叫肖老大跟嫂子说说话,我则一个人从病房里面退了出来。

  我站在门口,依靠在墙壁上,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想着最近的事情,一阵头痛,突然好像想到了一个细节,就是月子给我看的王老板妻子的照片,那个女人的手臂上有纹身。

  有纹身的女人不多,那种不常见的纹身更是少。

  虽然不清晰,可是视频可以做的很清晰,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的多了。

  两天后,肖恩那边给了我回复,照片恢复都很清楚,那个女人手臂上的纹身也看的分明,是一条盘踞在手腕上的青色蛇,蛇的身上围了很多的玫瑰花,看起来及其的阴冷。

  肖恩说这种纹身很少见,估计问问同行业内部的人就能知道,我当天晚上就带着保镖去了纹身店,走了七家,最后在一家很角落的纹身店问到了,那个人说这个纹身的手艺很老道,那就只能去一些老店铺问一问了,他给了两个地址,我都去过了,可都摇头,但是我觉得,我找的方向应该不错,于是留了号码在那边,隔天一大早,有个人给了我回复,告诉我找到了。

  这个纹身店已经迁移,之前在老城区,现在在新城区的一个大厦楼下,看起来装修很豪华,店老板是一个长相很普通的中年男人,手腕上也有这样的纹身,看起来就像活了一样。

  我们详谈了会儿,他始终绕着主题不吭声,我最后给了他十万块钱,他才开口说,“是郭家的人,你知道的吧,就是桌风姨妈的那个郭家。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所以谁问我都说不知道,不过卡尼……是卓尔卓总吧?恩,我就知道卓家人肯定会查到,那所以还是说了吧,我知道不能得罪你们,你可不要说是我说的。”!

  我好奇,这个人好想知道的事情不少,我送你要这么警告我?

  “你都知道什么?我可以不告诉任何人,可你要知道这个女人背后有案底的,你不说那就是包庇,我直接报警了你该知道你面临着什么。”

  那个人一怔,脸色就白了,连忙把钱还给了我,“我说,我说还不行?钱我不要了,我说实话,那个女人是郭家的一个小女儿,叫郭什么我不知道,当时也是无意间认识的,我年轻时候喜欢去酒吧,在那里认识的一个女人。真美啊,风情万种的,她当时就看上了我的手上的纹身,我说不要钱白送,她跟我睡了一觉,之后我给纹了,我想着那么好看的女人肯定看不上我的,所以也没抱多大的希望,她跟我睡了一觉还找了我几次,我看着意义不大就没在理会,但是我一直跟她都有联系,就是这两年她换了号码就没了消息了。我知道她是郭家的人,后来做了什么生意发财了,听说是借助家里的关系,是不是卓家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听说不是很好的生意,我就知道这么多,别的不清楚了。”

  这么多已经足够,是郭家的小女儿,那就是跟姨妈最近的一个小侄女了。

  我深吸口气,觉得这件事还真是绕来绕去到头来就绕到了我们的身上,郭家,姨妈,该不会是有关系吗?(!≈

  如果卓风知道了这个事情就是赵家人做的,他会不会气爆啊,买卖人口,非法监禁,利用女人做非法代孕,所有阴狠的手段都用了,赵家是多么丧尽天良,如果卓风知道了,会不会后悔当时将我给姨妈的毒药换了?

  我直接离开,坐上了车子,去了郭家所在的乡下。

  但是我没露面,叫人侧面去打听了一下,那个我从未见过的长相却很好看的郭家小女儿到底是什么样子?

  村子里面知道的人却不多,只听说那个女儿很小就被带走了,一直在城里念书,结婚两次,并且一直都没回来,就算是见到了估计也不认识。

  那看来找她的照片也找不到了,小时候跟长大的变化还是很大的。

  我回去后叫肖恩帮我寻找,最好找到她最近的行踪,王老板那边的事情跟她有直接关系,只要找到她,就能知道背后的主谋是谁了。

  可现在还没调查清楚,我似乎已经猜到了背后的人是谁,如果真的是,我想我不会再叫卓风阻拦我了。

  晚上回去,妈妈做了一桌子的饭菜,我好奇为什么做这么多饭菜,我们三口人,喵语吃的少,偶尔还会喝奶粉,妈妈吃的更是少的可怜,而我呢,最近没胃口,有时候还想呕吐,一连几天之喝了一点汤,现在看着一桌子的饭菜,估计这些吃不完都要倒掉了。

  妈妈笑呵呵的,看起来心情很好,坐下后先是给我盛饭,之后还给倒了酒,我好奇的看着妈妈,没急着动筷子,等待她这边说话。

  妈妈笑看着我,半晌才说,“卓尔,妈妈今天想求你一件事。”

  妈妈的见外叫我的心口有些难受,我们是母女,何必还要这么见外呢?

  “妈,你是我妈妈啊,什么求不求啊,有事情就说呗,我肯定给你做。”

  她不好意思的垂头,回头摆弄了一下喵语的领口掩饰自己的不安,半晌才说,“你哥哥赵启回来了,我想……他到死是你哥哥,今天来给我买了很多东西,看起来岁数也大了,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所以也实在承认错误,我想他是真的知道回头了,就是没有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