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02节

  第1056章 给赵启求情

  赵启是什么样子的人我想妈妈比我还清楚,但那是她的儿子,也是自己所生,自然比我这边关系要重一些,这么多年她也的确亏欠了赵启很多,所以赵启来找她,她肯定会跟我开口求情,但是这件事我不是不想帮忙,而是我觉得赵启不值得帮忙,并且这个人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当时对我做的那些事情我还记得很清楚,此人喜欢喝酒,就算是好好工作了,一旦喝起酒来肯定耽误正事。

  我对赵启,只有恨,没有同情。

  可看着妈妈那期盼的样子,我又不想直接回绝,只说,“妈妈,赵启那边想做什么可以直接叫他来找我,他看望你是应该的,你不用觉得自己受了多大的好处,这件事你跟他说,叫他来找我就行。”

  我没说是否帮忙,只想暂时拖住赵启,那个人是否能行,可不是一朝夕就能看出来的,我可不想因为我的一个疏忽和对妈妈的祈求就直接答应下来。

  妈妈笑呵呵的,该是也知道我的意思,继续说,“赵启也是你哥哥,我们说到底都是一家人,只要你能好好的,我们就都心满意足了,你要想想,他那边也是不容易的,妻子离婚了,现在自己一个人过日子也是难处很多,我们能帮就帮一下吧。”

  我点点头,看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却一点胃口都没有,如果妈妈因为要给赵启求情才给我做的这么多菜,我还真吃不下去,我宁愿每天回来后累的吃便当。

  随便叫自己生咽下去几口,我不得已只能放下筷子了,“妈,我最近味道不大好,你们吃吧,我去书房看看资料,一会儿喵语我来洗澡,你先去休息吧,这里放着就行了我来收拾。”

  妈妈只无奈的叹息一声没有说话。

  我还想再说什么,可看着妈妈的样子,该是知道我这边不同意有些不满意,我也瞧着心里不是滋味,肚子里面的话也直接咽了回去。

  坐在书房里面看着资料我却心不在焉,捧着资料发呆了很长时间一夜都没翻,很晚的时候妈妈过来,坐在我身边,也不说话,只地给我一杯牛奶,热乎乎的牛奶冒出来的温热闻起来真的很香,可我却一点不想喝,继续心不在焉的看资料,许久后终于是忍耐不住了才抬头。

  “妈妈。”

  她慈祥的冲我笑了笑,“我知道,你为难,我只求你这一次,如果他做不来那就直接开除,以后再找我直接不答应就是了,你说呢?”

  我没吭声,这件事我是不打算答应的,可妈妈却有一种我不答应誓不罢休的意思。

  “妈妈,赵启那边都给你说了什么,给你洗脑洗成这样啊?”

  她无奈的摇头,“是我觉得愧对你们两个,你失踪后我就整日睡不好,知道你回来了我就像哈整天陪着你,可我老了,很多事情做不好,只能看着你自己累烦,我除了带好喵语,真的是什么都做不好,可对于赵启来说,我更是愧对他啊,为了你我连我的亲生儿子都不管了,我现在想弥补,却实在是无能为力,之前你王叔叔在或者你父亲在,或许还能给我分担,可现在……哎,我来了,不中用了,真是不中用了,我给钱他不要,只要工作,那你说我该怎么做?”

  哦?赵启不要钱还真是新鲜了。

  这我倒是没想到。

  “妈妈,赵启只说要工作吗?”

  她点头,看我多问了几句继续急忙给我推销赵启,“现在真是变化很大,知道叫我妈妈了,还给我买了很贵的衣服,这里还给喵语买了玩具,给你买了丝巾,来的时候连饭都没吃,还提前跟我说好了过来,很懂礼貌,我不知道他这段时间都经历了什么,可能看出来,真是变化不小,还问了一些你们的情况,他很担心你,可是不敢见你,就只能先找我。”

  是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最近很敏感,总觉得任何人找我都是有目的,尤其是现在回来的赵启。

  可听妈妈都这么说了,我也不能继续直接回绝,只好暂时答应。

  “妈妈,我知道了,我回头跟他联系,好好了解一下,你放心吧。”

  妈妈这才笑起来,好似身上的担子瞬间落在地上。

  “那好,我去跟他说说,你先忙,我叫他那边准备准备。”

  我点头,看着妈妈起身离开,已经有些佝偻的脊背看起来是那么的令人心酸。

  我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可我却是一个懂得知道记仇的弱者。

  我也是苦命的出身苦命的命运,赵启不能因为他的苦命就作恶,如果按照他的心思去做事,对否我现在就是买卖人口的主要头目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难道他不懂吗?

  现在回过头来只因为自己的小小的悔过就想弥补以前的过错,我是不会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妈妈走后,我那边联系了李子,叫她跟赵启联系,工作是肯定不会给找到,但是那个人我还是想要暂时了解一下是否真的改好了,如果没有,不如随便找个理由再给送进去,可如果有,那到时候再做安排也不迟。

  我放下了资料,起身简单洗了脸,躺在床上,一伸手,身边本该躺着的男人如今已经不在,只有我的孤枕难眠,我突然觉得非常孤单,伸手去摸,触手冰凉,本该与自己的丈夫同睡在一张属于自己家里的床上,可现在却是一个人睡在租来的房子里面,这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我深吸口气,心里空落落的,翻了个身拿出电话想给卓风打电话,可还没拨通,他的微信就过来了。

  我惊喜的打开,听到了熟悉而又温柔的声音传来,“老婆,想你了,做什么呢,我现在很想看看你,可我这里信号不大好,你拍一张照片给我吧,我抱着睡觉。”

  我噗的笑出声来,立刻拍了一张发过去,也不知道他那边收到了没有,许久没有回音,等我这边都要睡着了他那边才回复我,“收到了,早点睡觉吧,好梦。”

  我勉强睁眼适应电话上的亮光,盯着那几个字看了又看,到底是抵制不住困意袭来,早上一睁眼,已经是八点了。

  之前是睡眠不好,最近却没来由的嗜睡,觉得整个人都不舒服,胃口也没有,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渐渐的瘦下来。

  我勉强吃了点东西就要去上班,出门前妈妈交代我不要忘了赵启的事情,我没说话,只点头答应,等我回来出门,妈妈还不放心的打电话交代群殴赵启的号码换了,叫我别不接。

  我无奈的连连答应,坐上李哥的车子,再没说话。

  李哥问了我好几个问题,我才提起几分兴致来,他突然提醒我,“下午要去吗,卓风要开庭了。”

  第1057章 开庭

  我愣了下才回想起来要开庭了,连连点头,“去的,那就将手头上的事情都放一放吧,我们现在就过去,律师都找好了吗?”

  “找好了,卓风这边早就安排好了,一旦发现事情不对就立刻自保。”

  我深吸口气,心口狂跳,不管怎么说,这件事真的不能掉以轻心。

  我没回公司而是直接去了法院,门口早就挤满了车子,都是相关办事人员,好在这里没有记者,不然事情真的是要闹大了。

  我跟着里面的工作人员往里面走,进了最里面的一个小黑屋子,开了灯,没多会儿,卓风就来了,看他脸色不是很好,我紧张的上前询问,他突然告诉我说,“这件事怕是要棘手了,你这边准备的怎么样?”

  我点头,“放心吧,我都准备好了,只等你这边的消息了,希望不要闹出事什么不愉快来。”

  卓风吸口气,半晌才皱眉告诉我,“最好是,但是我们还是要自保,我已经仁至义尽了,这件事不能拖我们下水,关键时刻还是要做好提前抽身的打算。不过开庭后你不能进去了,我这边会有律师跟你联系,你记住了,是那个律师,穿着军绿色外衣的小姑娘,是我们公司行政科的一个小文员,她是助理李子的女友,除了她,不管任何人都不要将东西送出去,知道吗?”

  我点头,认准了那个小姑娘,在眼角还有一颗泪痣,看起来很是风情,很漂亮,看年龄也不大,正站在门口的地方跟我点头。

  我会议的也一点头。

  卓风又交代了我一些事情才跟着律师进去了。

  开庭还有半小时,所有人都陆陆续续的进去,随后进去的是一群看起来就不一样的年龄比较大的人呢,其中被人簇拥在中间的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卓风所说的地方的人了,当时我看过她的相关报道,好像是最近才调过来的一个骨干,上头对这个人很是器重,那新官上任,肯定要做出点什么成绩来,不然怎么好交差呢,可她偏生就看上了卓风这边的人,那个已经在这里做了十几年老大的白道一把手。

  我想,这件事啊,还真的不好说,没准卓风就成了靶子,被那个女人打成筛子,可我们也不是怂包,想整我们,还真不是那么容易。

  我深吸口气,坐在凳子上耐心的等,时间一点点过去,一个小时,两个小时,里面依旧什么动静都没有,到了下午四点,眼看着下班时间到了,可这边却仍旧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可里面还在继续,隔着房门都能感受到里面波涛汹涌,尽管没有刀剑影,可也是一场无形的厮杀,一朝一夕就会叫一个人立刻落马,前途命运顷刻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又过了会儿,卓风交代的那个小姑娘出来了,我的心提到了喉咙口,紧张的看着她。

  她对我点点头,径直从我身边走过,再回来,手里多了个文件,路过我的时候扔给我一个纸团,匆匆离开了。

  我立刻捡起来拆开看,赫然是卓风的字,“等一等,马上好了,我想今天就能回家,稍安勿躁。”

  我舒了口气,心口里面挤压的一块石头就彻底的落了下来。

  身边坐着的陆少,李哥,还有一些公司的人在看到我表情后也点点头。

  陆哥凑过来问我,“真没事了?”

  我给他看字条,他盯着那字条看了许久,跟着对我说,“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还有一个小时呢,这里是五点半下班,并且今天的事情没准解决不完,我们不能放松。”

  我点头,可卓风已经给我吃了定心丸,我就不再那么担心了。

  五点半准时出来,卓风身边站着一个年纪很大的老人,头发都白了,走路也有些蹒跚,笑眯眯的正在跟卓风说话,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卓风突然就畅快的笑出声来。

  我走过去,站在卓风身边,那个人看我一眼,问卓风,“这是卓尔?”

  卓风笑笑,牵我的手给他介绍,“是,我的妻子卓尔。”

  那个老人看起来很慈祥,可身在那个位子的人都是心机深沉的,内心中不知道多少算计阴谋,可处在四面楚歌的位子上,能够走到今天也是不容易的。

  我笑着跟他问好,“您好,我是卓尔。”

  他呵呵一笑,意味深长的看我一眼,有跟卓风说了什么,这才转身离开了。

  我也舒了口气,问卓风是否现在就可以回家了,他说可以,但还要看看他这边是否有什么手续需要交接,回头问了一下律师,那律师低头看了会儿摇头说,“暂时没了,不过最近不能出境,所以还是暂时留在市内吧,我这边要随时跟您联系才行,这就件事啊……”

  卓风看我一眼,那律师立刻没再说,只笑着跟我说了声再见就离开了。

  我好奇的盯着那律师看了会儿追问卓风,“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觉得事情不简单呢?”

  他呵呵一笑,轻轻捏我的脸,“能简单的了吗,你是不知道刚才多激烈,算了回家再说,哦,我们先去吃个饭吧,既然大家都在。”

  陆少那边最近情绪不是很高,因为一直找不到佳佳,我总想着拉他一起跟我住一段时间,身边多个说话的人也能好过一点,谁知道他之前都答应了可一直都没去,最近一个人在家里情绪很不好,看起来样子都颓废了许多。

  他对我说,“还是不去了,卓尔,喵语还在家里的吧,我去你那里看看喵语,你们想喝酒就尽情的喝吧,我这里猪呢比随时做司机了,走了。”

  卓风也没多说什么,直接拉着我带着别的人一起去了附近的酒店。

  才落座,这边妈妈的电话就打了进来,问我给赵启的工作安排的怎么样了,我想糊弄过去,可那边赵启竟然直接抢走了妈妈的电话,告诉我,“卓尔,其实我不急,你不用那么为难的,我就是想找你说说话,你现在在哪里啊,我过去?”

  正要拒绝,卓风拿走了电话对赵启说,“那就就来吧,大舅哥打个车就到了,我们在大桂圆酒店,三楼,上来就能看到,我们喝一杯。”

  我冲卓风使劲皱眉。

  他却笑笑,摇头继续说,“没关系,来吧,喵语留给妈妈照顾,你自己过来就行了,不是找工作吗,我们见了面再商量。”

  挂了电话,我埋怨起卓风来,“做什么啊,还嫌弃家里不够乱啊,赵启我们躲着还来不及呢。”

  卓风却笑笑,一伸手臂将我抱住了,低头亲了一下,对我说,“面子上要过得去,工厂不是缺人吗,也是个闲散的活儿,那就叫他去吧,试试也不错,做不了就不做,做得好就继续上调,总不能叫妈妈那边担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