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03节

  第1058章 示好

  话虽如此,难道妈妈不担心了我们就要受委屈?我想不通。

  他又说,“当年我爸还在的时候你那时候也是一直委屈自己跟我家里人讨好的,现在该轮到我了,都是家里人,别那么计较,并且不过是一个工作的事儿,给找了就去做,他不喜欢是他的事儿,没学历没能力,除了在仓库看看东西也没别的可做。”

  我想也是,索性不再计较。

  这吃饭到了一般,赵启才来,看样子很是焦急,进门就大笑着跟我和卓风道歉,原来是路上堵车,并且发生了事故,这才来的迟了。

  卓风不能喝酒,赵启几次敬酒都被我挡了回去,等他再一次敬酒的时候我不得不提醒他,“哥哥,卓风身体不好,不能喝酒。”

  赵启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笑笑,一点头,“那好,随意随意,呵呵,我也少喝,一会儿回去了我们还要说正事。”

  我没应声,看一眼周围人的眼神,理解他们好奇赵启的身份,那意味不明的眼神好像在说赵启的身份是多么上不去台面,可赵启就这样,我也没办法,总不能不给面子的说他。

  此时,我才理解什么叫亲情,他是我哥哥,只能我说,别人给他脸色我就有点不愿意了。

  我说,“时间都不早了,你们想回去的就回去吧,不想走的继续留下来坐会儿,待会我叫人送你们回去。”

  自是有人听出了我的意思,可碍于面子都没起身离开,只将眼神从赵启的身上移开了。

  我满意的笑笑,场面也渐渐又恢复了热闹。

  这边卓风好笑的看着我,跟着笑着接走了赵启手里的一个杯子说,“我只喝一口,实在是不能喝,已经戒酒戒烟很久了,要不是大舅哥敬酒,我是不会喝的。”

  卓风这话给足了赵启的面子,并且也在话中告诉了赵启,有些事情是我们已经给了面子尽力去做了,那工作的事情肯定会办,就是好坏的问题。

  赵启听出了话的意思,呵呵一笑,仰头喝了个精光,跟着说,“好说好说。”

  这顿饭吃到了午夜,我们才渐渐散场。!

  陆少竟然亲自过来接我们,特意开了辆商务车,我拉着卓风坐在后面一排,赵启就挨着我们坐在前边,一路上说了这段时间他在外面的事情,其中说的最多的就是炒股。

  他对股票这一块倒是知道的不少,并且还买了一些,之前消失的那段时间就是因为炒股赚了钱才有点零钱做周转,可他也知道,股票不过是大头带着坑小头的事情,真正赚钱的很少,他上一次就亏了不少,这才回来找我妈妈帮忙给他找工作的。

  看他也不像是在撒谎,可这个人一喝酒嘴巴就飘,有些话还真不能当真。

  卓风一直安静的的听着,好像全都听进去了,只没插话,偶尔赵启问他一句才答一句。

  许久后卓风突然问他,“你最近一直都在哪里?之前我托人将你从里面弄出来,你这段时间没有再犯事吧,如果出了事儿我怕是我也兜不住你了,最近我这边事情多,无法分身,并且上头的人现在也是自己自身难保,我不能在动用那边的关系了。”(!≈

  卓风一直对赵启很尊重的,突然这么说,真是有点奇怪。

  我好奇的打量他,不等我发问,他低头跟我解释,“之前我听说了,有人说赵启在他的手头上做事,并且做的还不错,可突然公司出现了一笔债务不小并且来路不明的欠款,想叫人去查查,可始终都查不到根源,之后没多久赵启就辞职了,人都找不到,还有一个月的工资都没有领,后来那边查出来,错误出现在会计身上,自己搞错了小数点,所以觉得对不起赵启,毕竟是那老板误会了赵启,可人都找不到了就没再追究。这件事,啊……过去很长时间理我都没当回事,昨天我再一次遇到那个老板,他问我赵启是否是我大舅哥,我当时没言语,他就说事情严重了,问知不知道你在哪里。我以为是重名,所以想问问你之前在哪里?”

  卓风话锋一转,抬头看向前面的赵启,盯着赵启的后脑到,眼神如刀。

  刚才卓风还说要帮赵启呢,这会儿怎么就说出这样的话来了,难道说当时是因为人多故意给赵启面子都吗?

  我还没发问,前面开车的陆少也说,“是的,之前我也怀疑那个老板是对方的人故意那么说,所以我去调查了一下,发下这事情还真有,那老板也是想息事宁人,毕竟钱的数目对他来说不算数目,可对赵启来说可是很多了,十来万吧?”

  赵启浑身一哆嗦,好似后颈上的鸡皮疙瘩都跳起来,可他没吭声,坐的笔直,我就知道,这件事错不了。

  我生气的狠狠一伸手,拍打他的后脑勺,问他,“是不是你,肯定是你是是不是?”

  卓风拉我往后面坐好,“别动手,这件事我也实现求证一下,如果不是大舅哥那就回头警告那个老板,如果是,我们这边也想想办法看怎么弥补,十万是不多,可也是钱,足够公司的几个员工的一个月工资了。”

  我公司的人最多拿到的基本工资是两三万,分红是不算在内的,年底的时候业绩好,有的人能够拿到八九十万,这还是普通的,卓风那边的公司大,有些人两地奔波,一个月可能都会拿到十万多块,所以这笔钱对于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总来说还真不多,可对于赵启来说那就是天文数字了。

  他当时自己开咖啡店的时候一个月也才赚一两万,也都败光了,还要养着女人,家里外面的好几个,最后终于将自己的积蓄也掏空,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真是恨铁不成钢,可也实在没办法。

  卓风的意思是不想这件事声张,悄悄的就将人给安排了,好坏不论,但是他的责任还是要追求,不能就稀里糊涂的将我们当成了傻子。

  赵启陡然一转身,满脸的害怕,很久后才说,“卓尔,我错了,卓风,我错了,我这个做哥哥的是不成气候,可那件事后我就认识到了我对不对,所以我真的在改了,我一直都在想办法赚钱,你也知道我没文化,我也不会什么,我还做了两个月的酒店服务生,后来因为我年龄太大就不要我了,我还去搬砖了,你看我这双手,我赚了不少,我攒了五万了,我是想换上的,等我上了班我就把钱全都换给那个老板,那老板其实对我不错,看我是卓尔的哥哥对我很好的,我都不敢说我是卓尔的哥哥,我说这是同名,没说实话。”

  难怪那个老板只是怀疑却没肯定呢,可这件事啊,还真的不能就这么算了,只还钱不行,这里面的损失可不止十万。

  我说,“那回去你跟我去找那个老板。”

  没想到,他答应了,“行,我去。”

  第1060章 招了

  我跟卓风说王老板那边的事情有了消息,所以要现在去看看,卓风叫我带上人,别急着走,我答应了他给我带上的五个保镖,我自己开了商务车直接赶了过去。

  在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了一辆很靓丽的宝马车停在门口,纹身店的老板正站在门口张望,看到我从车子上下来立刻跑上前来紧张的对我说,“在里面,快结束了,你还是现在就进去吧,别说是我说的,我要躲开才行。”

  我点头,一摆手,“你先躲起来,我直接进去带人,如果有了什么损失我会双倍赔偿,里面客人多吗?”

  他摇头,“没有别的客人,又想来的我都给支走了,你们进去吧,我走了。”

  老板无奈的回头看一眼,跳上自己的小摩托就走了。

  我叫人先后堵住了前后门,剩下的三个人就直接跟着我进去了。

  才进门,一个眼熟的女人站在我跟前。

  我从来不知道一家子的基因可以这么强大的,姨妈其实长大不多,我见过她年轻的时候的照片,那个年代的穿着加上那样的的脸还真算上倾国倾城,同样,看卓风就知道他妈妈肯定更好看,姨妈还是差了一层,可眼前的女人呢?怎么说呢,如果放在姨妈那个年代电话也算是个清秀,那是因为她脸上很后的妆,怎么看都多了几层风尘。

  我笑笑,想说话,她已经认出了我,“卓尔?”

  我点头,“是我。”

  她上下打量我,眼睛里满是镇定又有一重鄙夷,冷笑着哼了一声,后退半步,“你来这是抓我的?”

  我没应声,只看到走上前来的三个保镖,五大三粗的,站在我没跟前就像三个巨人,可我带来的保镖也不是吃素的,其中一个经常跟着卓风人将我拦在身后,挡住了我的视线,我能听到她说,“你来抓我也行,但是我现在还不能跟你走,我知道你是想抓我回去立功,可你该知道,你抓走了我,卓哥那边可不会放过你。”

  是吗?

  难道卓风知道这件事,我立刻否定,“是吗,可我不相信卓风不会放过我,不如我们现在就把你带回去看看卓风是怎么不放过我的吧?再有,你反抗也无用,我报警了,你一旦想逃出去,那就是抗捕,被枪打死了还叫我省心去找你们背后的事了,你该知道你都做了什么吧,枪毙你十次都有可能。”

  她一怔,不相信的打量我,跟着却笑了,“你还真是能编造,你说我犯法了?好啊,证据呢,我到底是做了什么还需要你来抓我?卓尔,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么,你单独过来说明这件事我卓哥不知道,你背着我卓哥做这件事,回头叫他知道肯定会埋怨你,你想先斩后奏,就想当初毒害我姨妈的时候一样,可你该知道,你如果敢抓我,我就立刻将那件事说出来,看法律是对付你还是对付我。”!

  那件事我还真不怕被告发,我也说,“好啊,你去啊,我现在还在接受精神治疗,我有足够的证明当时我是在精神不健全的情况下做的那件事,所以哦,法律是不会拿我怎么样的,你该知道的吧?呵!”

  对付无赖,我也只能更加无赖,跟她多费些口舌也是因为我想知道她背后的人是谁,这件事看似简单,我觉得如果深挖出,能挖出来好几条大鱼,那就看眼前的人是否想给自己一条活路了。

  我问她,“你还是不死心吗,那好啊,你报警,我看看那边是抓你还是抓我,或许你跟我走,我还能给你一条活路,可如果你跟被人走,那就不知道了。”

  她愣了一下,扒开了面前的保镖,眼神里满是不甘心,瞪着我的眼珠子就像是要喷火,那是恨意也是不甘心,可事到如今,她就是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由我刀割。

  “你说吧,到底是想老实的跟我走呢还是想反抗的跟我走,再或者,现在就投案自首?”(!≈

  她一脸的冰霜,哼了一声,摆手大叫,“给我动手,想抓我,没那么容易。”

  我也一摆手,六个人一起动手,我也不甘示弱,直接冲了过去,可赶在我身后的保镖立刻将我给拦了回来,那只粗而有力的手臂只轻轻的一扯就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女人尖叫着,不甘示弱,四肢蹬踹,尖利的指甲就像是正在发怒的猫,不停的像报表的脸上招呼。

  我走过去,一脚踢在她的肚子上,她吃痛,却没哭号,忍着疼痛,泪水流下来,仍旧瞪着我。

  我走过去打量她,对还在交手的保镖大吼,“都别打了,人都在我们手上,你们打死了也无用,不过是拿钱做事的人,还真能豁出去命吗?我不为难你们,现在走的话我就当做刚才的事情没发生,不然等警察到了,你们都是一伙的。”

  那几个保镖一应,三个人立刻停手了,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顺着后门离开了。

  后门的保镖也此时走了过来,看一眼此时的情况,我们一聚头,立马跳上了车子去了我在郊区的一个一直无人居住的房子。

  女人倒是老实,估计是刚才我踢她的那一脚踢的狠了,在扯上一直捂着肚子不吭声,汗珠子顺着脸颊落下来,却依旧隐忍着连哼都没哼一下。

  我问她,“你叫什么,你是姨妈的侄女,你应该不姓郭吧?”

  她呵呵一笑,还是没说话。

  我也有耐心,继续说,知道这一两句话是问不出什么来的,继续说,“你做的那些事情肯定背后有人指使,既然这样你直接告诉我,我肯定会给你求情,甚至还能求情被你的丈夫减刑,你不想见你的丈夫吗?”

  她陡然一愣,挑眉看我,眼神里面刚才的狠倔瞬间消失不见了,只使劲蹙眉,不屑的轻蔑哼道,“一个吸毒的男人,我还不放在眼里,他死了更好。”

  所以王老板还真的成了替死鬼了。

  我笑,拿出了电话给她看,“你看看吧,我已经录音了,回去我跟王老板说说你的想法,我猜测他是不会再可能答应做替死鬼了。一旦他说出了实情,我想你背后想要保护的人也无法保护的到了吧?是不是?你年纪还么小,大把的时光享受,纹身也好,喝酒玩男人都行,没人管得了的你,可你要是进去了,你的余下一生都要在里面度过了,并且……或许你犯的是死罪呢?”

  她脸上煞白,仰头瞪我一会儿,脸上刚才的坚定渐渐消散,再没吭声。

  我知道她这是在做心理斗争,我再继续说点叫她害怕的事情,没准就问出来了,就算问不出来,这个人我也肯定会从她的身上找出点有价值的东西才能交给警方。

  我打开电话,准备打给律师,故意给她看到。

  我告诉她,“这个律师是你丈夫的辩护律师,我想这个案子如果可以叫你丈夫减刑,他这个律师是很愿意的,并且在律师界出名的话,那你说他是否愿意要我这边的证据?比如你,我交给他的话,会是什么结果?你觉得王老板在知道你故意卖他之后还会帮你吗?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