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04节

  第1061章 忏悔

  她眼珠子瞪得老大,仍旧没说话。

  我这边要是逼急了怕是她还真的就一直不吭声了,所幸我也不在说话,等车子到了地方,将她扔进了里面的一个房间锁好,我想先杀一杀她的锐气,那就先关着,制造点心里恐慌。

  头一天,我叫人告诉他王老板那边的情况,已经开庭,因为我将录音给了王老板,王老板那边头一天就改了口供,这个本该是直接判决的官司立刻就改了方向,并且延期进行。

  第二天的时候我亲自过去,给她看了开庭的经过,她仍旧一直不吭声,只盯着视频的样子看的出神。

  第三天的时候我还是去了,这一次我什么都没有说,只陪着她吃饭,顺便还给她做了饭菜,不过我说了姨妈的事情,我告诉她姨妈是生是死全靠她自己的造化,卓风只是不想我闹出人命来,可我现在是精神疾病患者,就算我杀了人也不会怎么样,她仍旧默默无声,低头吃饭,好似在这里过得还不错。

  第四天后我就没有再去,只叫人关着她,偶尔会送一些吃的进去,再没理会过。

  王老板这边因为改了口供,事情也进展顺利,在第二次开庭之前他主动找了我。

  我们相对而坐,卓风就在外面等,王老板许是有些紧张,看看门口的方向又看看我,很久才开口说话。

  “这件事我想还是早点说的好,一旦开庭,我真的被送进去了,那我的女儿可怎么办?”

  总算是想明白了,看他戒毒之后脑子还是很清楚的。

  我笑笑,“是吗,那你说吧,你想告诉我什么,你的女儿现在我叫人看管着,在学校过的很好,可是她只想找爸爸。”

  其实他的女儿一直在喊着要妈妈。

  王老板眉头打结,半个身子趴在桌子上,脸色很难看,似乎很是艰难,毕竟之前是抱着必死的信心进来的,谁想到突然发现一切都不对,临时改口之后就成了现在不上不下的局面,他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改变这个事情的解决,背后牵扯出来的人会是谁,那也关乎着我们的生死。

  我没急促着催促他,只想等他自己说。

  他在抽了差不多半盒香烟后才说,“背后的人是郭家人,可我没见过,安然找到我时候只告诉我她会单方面联系,所以我至今还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做这个事情我起初也是不愿意的,你也看到了,我多爱我的女儿,可是她不一样啊,她一开始就是作证的,对我们的女儿也不是很好,小孩子只知道哭,看到了妈妈对她不好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说只要你对我的女儿好,我就抗下来所有的事情,可现在……我后悔了,我想陪我的女儿,她不能没有我,落在那样妈妈的手里,不知道她会不会转手就把我们的女儿给卖了,我见得多了半大的孩子被她带来,可我已经是一只脚迈进深渊的人,我见了难受也没多想,见的多了就不在乎了,孩子哭闹,下跪求饶,我都不放在眼里,呵呵,我是罪人啊,当时我吸毒也是因为想叫自己看不到那些难受的事儿,可现在我戒毒了脑子就轻蹙了,我知道我不该那么做,我,我不想抗了。”

  有了他这番话我就轻松了,尽管他也不知道背后的人是谁,可我已经知足。

  我说,“你的妻子在我这里,她叫安然是吗?我记住了,是郭家的人?你也不知道是郭家的谁吗?”

  他摇头,使劲皱眉,“我也想知道,但是安然那边隐瞒的很好,我们之间除了正常的性关系之外她在外面还有别人,我都不在乎,我的女人也不少,我们不过是互惠互利的关系,但是自从我吸毒后我就没有那么多想法了,可我都做了,我想回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后来你们过来了我还是想着怎么蒙混过去,上头塞钱,底下威吓,谁知道遇到了多管闲事的你们?”

  多管闲事?这话说的我却想笑,我可不是多管闲事,这样事儿不管到了哪里我都要管。

  我说,“因为我也是从那样的生活走出来的,当初我就是被怀着我的女人带走的,才在山里过了十六年不是人的生活,最后被我爸爸卖掉之后我是拼了命才逃出来,之后遇到了卓风,才慢慢找到我的家里人,所以你该知道我跟卓风是多么的痛恨这样的交易,买卖人口,做代孕这都是非法的,你们竟然还在雇佣童工抢孩子,这该是杀人的罪,不过你如果肯都说出来,这里面的盘根错节都告诉我,我会替你求情,至少可以叫你不死。”

  他重重点头,一个一米八的男人竟也哭了起来,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很久后才平静下来,对我说,“我说,她叫安然,是我的妻子,找到我的时候正因为欠下了巨额的债务在发愁怎么周转,当时跟卓总还不认识,我也不知道安然会利用我做人贩子的生意,她帮我打理工厂,我在外面跑业务还债,一年后我才知道我的工人都走了,换来的都是一些我不认识人,并且很多都是聋哑人,很多还有一些是智商低下的人,他们整天上班工作,不给钱,吃的用的住的都在工厂,我一年欠下的债务都还清了,账户上还多了很多钱,我开始见到了利益,眼红了,安然还那么漂亮能干,我被利益冲昏了脑子,之后看着她一步步的做坏事,买卖人口,有的时候松开的还是不大的孩子,还都是女孩子,原来她还在做代孕,那些女孩子都是人家不要动,因为是女儿就说要退货,我这边都养着,从小就叫她们在工厂上班做手工,长大一些就卖出去,还有一些直接送去了会所,我……我该死!”

  我听到毛骨悚然,这些事情只在电视或者是小说中见到,就算真有这种事情也只在古代了,遥远的有些不切实际,可现在这件事就发生我跟前,也才五六年的时间。

  可五六年,就已经改变了多少人命运?我不敢想象。

  我倒抽口气,恨得牙痒痒,激动我浑身都在颤抖。

  他顿了顿继续说,“有时候这群人生病了,我会给些药,好的就好了,不好的就死了,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以为安然都好好的安置了,谁知道就那么埋在了工厂后面,我也是才知道的。至于钱,我吸毒后脑子不清楚,很多钱都被安然卷走了,其实我账户上的钱都是空的,是假的。后来卓总联系我,我才有了好的订单,账户上的钱就多了,慢慢的我毒瘾就大了,做事更是离谱,谁给我钱就做,反正累的不是我。再后来沈总找我,可也只合作过一次,他给了我一笔钱就拿走了你们的货,回头他有转手卖给了你们,不过是抬高了价格故意整你们,之后我们再没合作过,那之后的事情你们就该都知道了,我也是听了安然的安排,其实我当时都没脑子想那么多,我……我都认罪,我认罪。”

  第1062章 万简

  他说的无比激动,鼻涕都喷出来,若非因为被扣在了座位上,此时该是已经跪在对上祈求了。

  卓风将我拉出去,安慰了我很久才平静下来。

  我告诉卓风,“不管这个背后的人是谁,你都休想拦着我。”

  卓风看着我不吭声,连连叹息后才拉着起身离开。

  如果我知道卓风当时早就怀疑了这个背后的人,我肯定会跟他闹,他都猜到了为什么不说,还要叫我耗费了那么多的精神去寻找,并且这件事,直接导致了我们渐渐疏远。

  事情发生的当天,他正在开会,我一个人开车去了安然那里,她已经被关了七天,整个人看起来颓废的厉害,我知道将她现在交出去肯定能问出些什么来,可我不想便宜了她,并且我还要知道她背后一直想保护的人是谁。

  她安静的坐在角落的凳子上,许是许久都没有抽烟了正在捡地上的烟屁股,狠狠的吸了几口随便扔出去,再在一堆烟头里面寻找。

  我就坐在她对面,安静的看着她。

  房间里面就只有她不断打开的打火机的声音,冒出来的火一会儿熄灭一会燃烧,烧到了她的头发也浑身不顾,实在找不到烟头可以继续抽了她才安静下来。

  她一挑眉,那双满是红血丝的眼睛里面充满可愤怒,可她仍旧安静的坐着,好像隔空就能用锋利的眼神杀了我一样。

  “他要死了吗?”

  她口中的他是王老板。

  我摇头,“不会,他主动说出了实情,并且警方已经在开始调查了,这件事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查清楚。”

  她呵呵一笑,“不会的,查不到的,如果能被查出来也不会叫我从十七岁做到现在了,已经过去十三年了,真的好快,不知道当年被我卖掉的孩子现在是否还好?当时觉得这个生意真好做,来钱快,呵呵,孩子也不是我自己的,被人生了我们就带走,一个卖出去转手就能转来三万,我最多的时候一个月卖掉了十九个孩子,都是男孩子,真不懂,男孩子那种赔钱货为什么都要买,到了家里只会消费,不知道上进,那群人就跟疯了一样见到男孩子就喜欢,还有很多父母直接将自己的女孩子换掉,就为了要男孩子,哪怕不是自己亲生也要,还要花大价钱,真是不能理解。我就是看中了那群人这一点,所以才会不顾一切的做这笔生意,既然男孩子那么之前,我就都卖掉好了,呵呵,真的很好赚呢。”

  我没应声,重男轻女在很多人的心中怕是一辈子都改不了,我也不懂为什么男人女人都要分出来个高低贵贱,不都是人吗,男人就高人一等了,那男人还是女人生的呢。!

  我冷笑,无奈的摇头。

  她又说,“王老板其实不姓王,他叫万简,为人很勤俭,可他没有生意头脑,之所以叫他王老板是因为没他是隔壁老王,哈哈……很有意思吧,我的孩子不是他的,要不怎么叫隔壁老王呢,可他不在乎,他也知道我做的事情,刚开始的时候会问,会管我,还想过去报警的,可后来也看到了回头钱了,知道自己成为了有钱人之后的好处,也在外面找别的女人,他甚至想跟别的女人生了孩子就把我踹开了,可他不行啊,在床上那点事儿都做不好,还生什么孩子,那种基因,不要也罢。后来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染上了吸毒,不知道是哪个女人带他一起的,慢慢的越来越严重,我不得已才转移了财产,开始告诉我女儿那不是她的爸爸,可他是真的很喜欢我的孩子,我也想给孩子找个爸爸,可惜我自己都不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谁,那就是他了,万简人不错的,至少对我儿不错,所以我们一直没离婚。”

  我微微垂眸,盯着地面上的一滩水愣神,她口中的事情说出来就像是一碗很平常的白开水,可在平常人看来那就是噩梦,生活在地狱中的恶魔。

  我无法想象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人心就那么险恶吗?

  我深吸口气,无力的依靠在身后的椅背上,听她继续将这件事断断续续的说完。(!≈

  她说,“其实万简对这件事知道都很少,他只认识钱,被钱们蒙蔽了双眼,呵呵,吸毒后更是只认识钱,我是看着他一步步走近我布下的局的,看着他一路惊险的走来,成为了另外一个我,我很高兴,呵呵,你知道吧,我被郭家的人买过去的时候我已经八岁了,我甚至还记得我父母的样子,可几年后我才发现我是被我的亲生父母卖掉的,我才知道我的命运就只能这样了。我也参与,我也加入,我甚至可以自己做。

  有些时候自己处理不了我就雇人过去,可花钱找来的人到底是不可靠的,所以我就找跟我一张床上的男人。那群男人真是蠢到了极点,只要看到女人的身体就控制不住,甚至可以做任何事情,我的第一个男人就是我爸爸,哈哈……当时真刺激啊,我勾引他上床了,并且录了视频,事成后我告诉他我是他女儿,是他想找个儿子继承自己家业的不易将我换成了别人的儿子,我说你不给我家产我就告发你,你的地位和权利,以及公司都被会没收,他同意了,事后给了我两千万,我这个人不贪心的,足够了,两千万我就可以自己买很多人来帮我做事了,那之后我的男人越来越多,我的女儿就是那个事后有的,可我跟第一任丈夫才领证没多久他就被抓了,我舒服了他,叫他替我抗下罪行,他同意了,之后我就找到了万简。”我深吸口气,可心口还是堵的厉害。

  我也是被代孕的女人的女人带走的,在山里经历了十六年的折磨,可我没有走那条最黑暗的道路,幸好遇到了卓风,不然我不知道我是否比她还要好狠毒,这样的报复是针对谁呢,自己的父母还是整件事的所有人已经无法说清楚了。

  她安静了下来,眼神空洞的看着远方,突然冷笑一声,才继续说,“那个人是谁呢,买我的人是谁呢,你想知道吗?那个人才是主谋,并且已经悄无声息的做了三十多年了,只有我知道,至今还没暴露,真厉害啊。你想知道吗?”她陡然转头看向我,给了我一个诱惑十足的眼神,唇角都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