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06节

  第1066章 脸皮厚

  姨妈一脸惨白,显然是不相信卓风说的话。

  卓风却又重复道,“生孩子与否是我跟卓尔之间的事情,并且我们已经生了喵语,那也是卓尔跟我的孩子,我们会全心全意相待,不管是是男孩还是女孩子都是我们的孩子,这里面也不分男女,所以给喵语的爱护只会更多不会变少,也不会因为她是女孩子手就看轻了她,女孩子也是人,跟男孩子一样是个从小就被呵护的普通人,我不觉得男孩子有什么好。”

  姨妈怔怔的,却在听到卓风说这番话后笑了出来,跟着告诉我,“那卓尔也是功臣了,给我们卓家生了后代,真是好。”

  我接过话头,“是啊,并且我也姓卓啊,好像也跟姨妈没多大的关系吧?”

  她勉强挤出来微笑,没有接我的话,只跟卓风说,“我最近都要去医院看小豆子,去了乡下就不方便了,等小豆子这边的病情稳定了我再走,那你们聊,我去房间休息了。”

  要说厚脸皮,姨妈还真是数一数二,刚才卓风的话都说到那份上了,她竟然还不想走。

  卓风也不好直接撵人,无奈的轻轻叹了口气,走到我跟前,捏了一把我的屁股,告诉我,“以后不要跟她来往密切,能躲开就躲开,后天小豆子手术,我没时间过去,我叫李哥将姨妈送到医院后就安排她医院住下了,那这段时间家里还能安生一些。”

  我很是感激的看着卓风,能做到一碗水端平是肯定没几个人做到,但至少他做到了如何叫不叫自己在乎的人受委屈,就算他之前做的那些事情足够叫我伤心,可现在的表现也听令我满意的了。

  “老公,我是不是该奖励你点什么?”

  他呵呵一笑,低头亲我,“你说呢?”

  我嗤嗤的笑,他一伸手,直接将我扛了起来,“回房间好好商量你要奖励我什么?”

  房间的房门关上,他还特意加了锁,又将梳妆台边上的椅子放到了门口,转身之际一伸手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个干净,我窝在床上笑看着他,这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练的结实的肌肉如今就像一条条钢铁,将我捧在怀里的时候又像温柔的像一团棉絮,将我紧紧的圈在一起。

  有些凉的吻落下来,湿漉漉的,缱绻在舌尖上缠绵。

  我一阵低呼,有些情不自禁,不知为何长久压抑在身体上的那丝冲动了冲上了脑子,恨不得现在就将眼前的男人压在身下一阵温存,他好似感受到了我的冲动,却又在一阵猛烈的亲问下渐渐的平息下来,故意吊着我的胃口。

  我深吸口气,睁开眼看他,这人一双好看的眼睛满是微笑,正满脸兴致的看着我。!

  我娇嗔的问他,“做什么?”

  他呵呵的笑着问我,“忍不住了吗?”

  我没吭声,主动抬头亲吻上去。

  他满意的笑着眯了眼睛,跟着对我说,“今天晚上别想下床。”

  我哀嚎一声,直接一个猛子冲进了他编制的温存中。(!≈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们才双双疲惫的躺下来。

  仍旧大口喘息的我们纠缠在一起的肢体上满是浓稠的汗液,温热还没散去,似乎每一个神经都熟悉了彼此的动作,仍旧期盼着彼此的爱抚,他的手指很温柔的在我的脸上婆娑,惊得我一阵阵战栗。

  他突然跟我说,“姨妈回来目的不简单,我这边还没查到蛛丝马迹,但是我们不能乱猜疑,有些事情一旦想错了后果很严重,我知道你怀疑她就是安然背后的主谋,可这多年我们都生活在一起,我不相信她能瞒天过海,你怀疑的或许是对的,可你之前那么做就是打草惊蛇了,非凡没抓到人还叫她有了准备。我知道她一心想留下来,那就叫她留下,我突然说的赶走她也是想叫她老实一点,至少不能叫你跟喵语受了委屈。”

  我听后觉得整个身体都暖烘烘的,不知道是不是天气体热了,还是他的话太好听了。

  他在我身后轻笑,鼻子擦我的后颈,默了会儿笑着说,“这件事委屈你了,但是忍一忍就过去了,姨妈这边不管做什么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

  我重重点头,有他这番话就好像给了我一个无比坚定的驱壳,受到了万全的保护。

  困意袭来,我也渐渐的闭上了眼睛,“老公,我知道了,谢谢你,睡吧!”

  这一觉睡到了隔天的日上三竿,若非外面的争吵声,我竟还在睡着,卓风该是已经去上班了,身边早没了温度,他的衣服也不在了,可听外面是妈妈跟姨妈在争吵,喵语在大哭,我知道情况不对,起身随便穿了件衣服就赤足跑了出去。

  饭厅内,妈妈正脸色通红的哄喵语,地上是打翻的米饭,姨妈在不远处站着,脸上满是怒气,像是要吃人。

  我立刻大怒,奔过去毫不犹豫的推开姨妈,“你做什么?”

  姨妈一怔,脸色就变了,刚才脸上那吃人的样子瞬间就消失了,看我一眼,没吭声。

  我回头问妈妈,“怎么了,喵语给我,妈妈你去进去换身衣服。”

  妈妈的身上也是洒出来的米粥的痕迹,白色饭粒在领口上,十分狼狈。

  妈妈看我一眼,冲我摇摇头,那意思是不想叫我生气继续争吵,可姨妈来了之后就没消停,她是明着暗着都在挑事,找我的茬没关系,惹到了我妈妈跟喵语我可不让,我抱着喵语还不能跟她争吵,拿出来手机将刚才的那一幕拍了下来,之后发给了卓风,放下电话后等妈妈换好了衣服下来抱走了喵语我才说,“姨妈,我尊重你是长辈,所以不跟你明着来,也是给你面子,可你不要脸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刚才的事情我不想知道到底是你们谁对谁错,我只认为是你的错,所以……”

  她打断我,哼了一声,“所以什么,你想干我走吗?我偏不走,你卓尔还没那个本事叫我走。”

  我冷笑,我有没有这个本事还真是她说不准的,“姨妈,那你可说着了,是否叫你留下来我还真能做得了这个主义,并且卓风那边会双手赞成。不然,我们试试?”

  她很是不在乎的冲我撇了一眼,歪嘴不在乎的继续说,“可我偏不走,想叫我走,没那么容易,你们想把我拉走抗走,我都有办法回来,你想跟卓风继续好好生活?没门!”

  咣当!

  我记得卓风说今天早上要去开会之后去跟上头的人吃饭,但是具体时间没说多久,我这边发了照片给他也是想留个证据,不想他回来这么快,前后也不过五分钟的时间,正好看到姨妈骑着腰,神气的在跟我说话。

  我们双双回头,就看到卓风满脸怒火的走进来,随手那么一扔,手里的公文包就摔进了沙发来面,朝我走来,站在我身边,看看我,看看姨妈,跟着说,“都走!”

  第1067章 现在哪有家的样子

  我跟姨妈同时一愣。

  卓风突然暴怒,狠狠的摔碎了桌子上的饭碗,谁都没看,只大声怒吼,“不想过就都别过了,现在哪有家的样子?”

  我起初还有他是在做戏给姨妈看,可他突然转身扔了我之前特意给喵语准备的银碗筷,在桌子上面蹦起来老高,就像是弹跳起来的一把利刃,直接穿透了我的身体。

  卓风是多么在乎喵语的东西,胜过在乎了我跟他,可现在他却直接扔了属于喵语的碗筷,这是什么意思?

  姨妈脸上一闪即逝的得意,跟着拧眉看向卓风,拉着卓风的手满是可怜的说,“卓风,这件事可不能怪我啊,你说她的妈妈年纪大了做事不叫人放心也是情理之中吧,刚才那么热的米粥就直接给喵语吃,并且白色米粥一点味道营养都没有,我说加一点肉松进去,对孩子身体也好,这有什么错?可她妈妈却不让,好像我要做什么一样,直接将饭碗抢走了,米粥就洒了她一身,卓尔出来也不问问情况就直接叫我走,你说我多委屈?”

  说完,姨妈装一装样子的还想要低头抹泪,可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一样抬头看向我们,继续指着我说,“她还说我来了家里就没消停,叫我早点带着孩子回乡下,财产什么都想都别想。”

  我见过无数种不要脸的人的表现,唯独没见过姨妈这样,我无法想象一个女人能坏到什么成都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并且能够做到脸不红心不跳,她撒谎的本事还真高明,当着我的面就能这么说话,那别后该怎么编排我,还说的头头是道,好像我刚才真的说了一样。

  可她这样说我还真不在乎,我卓尔的东西别人先拿走还真没有那么容易,并且卓风早就将全部的东西都给了我,甚至做了遗嘱公证,这些东西就算是他想拿走也要经过我的同意,姨妈这么说真是多此一举。

  我没理会她的胡说八道,相信卓风也不会相信。

  卓风先看看我,又看看姨妈,默了会儿说,“家产的事情我会处理,并且那些东西都是我跟卓尔的婚后财产,这件事跟你姨妈没关系,卓尔说的也未必是错的,可这跟眼前的事情没关系。”

  姨妈愣了一下,没吭声。

  我知道,姨妈的意图就是来争夺家产的,他想给那个儿子争抢些东西,看着是为了孩子,其实是为了她自己,可卓风这件事卓风跟在,我也在,喵语都在,还真轮不到她来插手,尽管卓风的话说的有些模棱两可,听着我也不是十分高兴,但至少叫姨妈这边知道了我们的东西她是不会拿走的这个道理。

  卓风看看地上的米粥,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觉得我妈妈照顾喵语那么久了,比我这个当妈妈的照顾女儿的时间都长久,卓风不知道我妈妈是多么的细,喵语多么的需要她吗,为什么现在还来问我这件事的始末?

  我不高兴的皱眉,看一眼卓风,想知道他这是怎么了,昨天晚上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就突然变了个人。

  我没有吭声,他继续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姨妈哼了一声,“还不是母女两人合起火来想赶我走吗,那我走就是了,我带着我的宝贝孙子一起走,去乡下也不错,至少在那里没人给我气生。”

  说完,姨妈自己去了楼上收拾东西,这期间,卓风一直都没有跟我说话,看脸色也不是很好,我想说点什么,他反倒将脸调过去了,在不理会我。

  姨妈提了很多东西下来,大包小包的好几个,自己放在了地上后直接拖拽着往门口的方向走,开了房门,直接出门,咣当,一声,房门关上了。

  我跟卓风同时转头看过去,姨妈真的离开了。

  一时间房间里面安静下来,妈妈抱着喵语也从楼上走出来,看着我们。

  喵语泪眼汪汪的,指着卓风大叫,“坏人!”

  卓风眉头打结,无奈的轻轻吸了口气,走到门口,开了房门,姨妈果然不在了。

  卓风这才拿了电话出来,告诉楼下的李哥说,“将姨妈送到山上的房子住,孩子那边的手术暂时停止,等姨妈那边走了下一步行动我们再将孩子送去医院。”

  我懵懂的走过去,看着卓风,他还没挂断电话,另一只手轻轻的捏了一把我的脸颊,跟着继续对电话里面的李哥说,“叫人看着她,寸步不离。”

  李哥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卓风没吭声,似乎很生气,许久后听他咆哮,“你拖住她不会吗,直接拉上车,看着!”

  挂了电话,卓风一脸暴怒的看着我跟妈妈,随后才说,“是发现了点事情,刚才的话说中了你们别往心里去,我也是想支走她。”

  卓风说的不是很清楚,可我也猜到了,她这是知道了什么。

  妈妈抱着喵语又回了房间,卓风这才告诉我说,“姨妈那边跟外边联系了一个人,是之前安然身边的一个跟班,可是两个人之间联系了什么还没消息,只听说对方给了姨妈一个文件,可姨妈一直都没出家门,我就奇怪了那东西隐藏到哪里去了,刚才李哥在外面说姨妈下楼后直接打车要走,正在大叫说被打击了,顺道扔了一个包裹在车上,我想那就是联系外界的关键,把人看起来应该会保险一些,我不想她的人影响到你们。”

  我舒了口气,心里也舒坦不少,一直受过太多刺激的我,但凡是听到一点点的风吹草动就能叫我浑身难受不自在,那份不安全感能够瞬间贯穿我全身,痛的我浑身难受。

  我轻轻吐了口气,扑进卓风的怀抱里,他低头看着我,心痛的捏我的脸,“知道你听进去了,刚才那番话是说她听到,不是冲你,别在意。”

  我知道,我理解,可我还是觉得很委屈。

  “老公,以后在那么说给我点暗示,要不然我当时冲动了直接走了你这边不就计划泡汤了?”

  他轻笑着低头亲了我一下,“知道了,我也是太担心你们,如果米粥的确是被姨妈放了东西那我还真的会怪你。”

  我吐了吐舌头,之前我们说好了吃的用的都是我们自己来做,不叫姨妈碰,我妈妈那边都将饭厅上锁了,谁想到姨妈还是要借着机会进来,本来是想叫姨妈放在身边看着比较保险,现在看来将她放在身边是真的太危险了。

  “或许妈妈是发现了什么,可是妈妈没说,我回头问问妈妈。”

  卓风说,“现在问吧,我跟妈妈道歉。”

  我笑,“你道歉做什么,也没说妈妈的不是。”

  “恩,可我没说公道话,就是想叫姨妈那边觉得我这边是可以说通的,不然她肯定会改变主意,我们怕是会更摸不透。”

  我深吸口气,突然觉得脑袋上一张巨大的网罩了下来,将我捆的动弹不得,姨妈这个人到底有多少是我们不了解的,好好地家庭,为什么过的就跟个案发现场一样?

  我不免抱怨起来,“卓风,这件事什么时候能结束啊,我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