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07节

  第1068章 好奇

  跟他没在一起之前我总幻想着我们的生活多么的精彩,哪怕是没有孩子也能幸福的过好这一生,只要有他在,我们会一直都幸福下去,可谁想到,我们的结合却要历经千辛万苦仍旧无法安静的生活,这些事情若非是亲身体验,我还有为自己这是在做梦。

  “卓风,我们这样的日子好累,真的好累,别人的生活或许是平淡如水的,可我们呢?这样的凶险,看着就像是我们在一起已经对不起天地所有人了一样。”

  他竟然笑了,问我,“这样不好吗?”

  我没好气的捏他,“哪里好了,你喜欢这样的生活吗?”

  “不是喜欢,而是有事情做,至少比那些整天面对彼此的背叛的关系要好吧,尽管我们的身边总有坏人,可我们现在仍旧在一起啊,你说的话我相信,我做的事你相信,这不是很好嘛,夫妻能够像我们这样同甘共苦,真的很值得了,并且喵语很健康,妈妈还健在,朋友也都很好,公司顺利,钱财也足够,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我们已经拥有了很多人想要却一辈子都无法得到的东西,这样的我们就很好,那些个坏人早晚都要除掉,不过我们是多管闲事才会招人那么多是非,不然你说,你会找到安然会知道王老板的工厂是个人贩子基地吗,你会认识商临救了月子,知道安然是主谋吗?既然我们已经拥有了很多人无法拥有的东西,那我们就该为了社会做点什么才行,这点苦累不算什么。”

  说的倒是轻松,不过凡是都有两面性,用卓风这样的方式想问题,似乎也没有那么艰难,我笑笑,往他怀里蹭了蹭,这样温柔我们一直都没有腻过,只要这样依偎着,那世间再大的困难都不会将我们如何。

  “那姨妈这边你是怀疑她就是安然背后的那个人吗?我也觉得很害怕了,她要多么厉害才能隐瞒了那么久都不被发现呢,并且当时不是还跟爸爸来了这里生活很久了吗,爸爸也不知道?”

  卓风愁眉不展,只看着远处,半晌才将有些空洞的眼神收回来,没有回应我的问题。

  不过现在姨妈已经离开了,被人看管着在我们的房子里面住着,也算是得到了控制,现在就等安然那边吐口承认背后的人是谁了。

  可干等着也不是办法,我还要做点什么才行,于是在三天后,我去了里面看她。

  安然这个女人是真的好看,漂亮,高个子,身材也好,总觉得她不笑的时候就像是古典画里面走出来的仙女,笑起来又很嚣张,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看起来始终都是很好的。

  可这样的美女却是一个披着人皮的魔鬼,在她的手上不知道断送了多少无辜的孩子的命运,如果不是处在现如今的社会,不相信那些鬼神妖魔,我还真的相信她就是一张画皮隐藏起来的妖精。

  透过玻璃窗,安然安静坐着,眼睛始终没从我的身上移开过,淡淡的笑了一下,跟着问我,“卓尔,你知道我一直好奇什么吗?”

  我没应声,盯着她好看的眼睛看,那里面两个小小的我,有些扭曲变形,不知道是否在坏人眼中是否看人都这样?

  她笑了一下才说,“你不问我也要说,我好奇的是你为什么那么爱卓风。”

  我还是没应声,我来这里不是跟她谈心的,我是想给她做思想工作施加压力,免得这件事继续拖延下去。

  在我没说话之前她又继续说了很多,无外乎说了从前卓风在行下的那段时间的事情,小孩子吗,总是淘气的,可在她的眼中的卓风却是另外一种样子,她说卓风怪异,做事却很奇特,不管到了哪里都表现的是一个佼佼者,做事稳重,身上满是吸引人的闪光,这样的男人该是受欢迎的,可她却很讨厌。

  她用一种很憎恨的口吻告诉我,“如果不是考虑他是家里人,我真想当时将他也卖了,那应该会赚一笔钱的吧?”

  我不禁笑了,无情的揭穿她说,“你都说了卓风那么多优点了,那你觉得通过你的那点手段就能将卓风拐卖出去吗,就算是卖掉了他能不回来,再者,你们差了几岁?你那么小的时候卓风已经上大学了,你说的那些假设都是不会发生的。”

  她只淡淡的眼神看我一下,若非我注意到了她眼镜子里面的那点空洞的失落,我还以为他没听到,眼皮掀都没掀,嘴唇上下颌动,“卓尔,真后悔我认识你那么晚,我也应该把你拐卖了,这样你就见不到卓风,也不会破坏我的好生意了。”

  我还真是笑出声来了,“是吗,那可能叫你后悔了,我们还真的没能认识那么早啊。”

  “呵呵,你别得意,之前你不是被卖过吗,要不是因为那家人没脑子叫你跟外面联系上,你以为你能逃出来?”

  我一怔,若非她提起来我都有些忘记那件事了,那个我被卖过去的山区,贫瘠的土地,看似老实忠诚的庄稼人,那个执拗的哑巴,跟我一样给命运却比不想挣扎的坏女人,那些个担惊受怕的日日夜夜,一个个触目惊心的画面就这样腾然的浮现在我的眼前。

  可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为什么她会知道?

  不等我发问,安然说,“你那个姐姐还真是愚蠢,早知道你是赵家的人却不说,又不早早动手,要是早就动手了她就跟着她的那个愚蠢的男人双宿双飞了,哪里会坐牢?当初联系我的时候就说了,要把你卖到国外去才行,去一个说话语言都不同的地方,这辈子都被不要想想出来,可你姐姐却不同意,说想看着你一点点的受折磨,我当时很奇怪她为什么那么痛恨你,可见到你之后我就明白了,任何一个女人都会痛恨你,因为你配不上那么优秀的卓风,你不配,懂吗,你不配!”

  如果不是因为了解这个女人的狠毒,我还以为是她也爱上了卓风才会如此痛恨我,她痛恨我并非是因为对卓风又好感,而是看着我得到了那么优秀的卓风她却不能得到跟卓风一样好的男人,那么变态的嫉妒心在她那里变成了极为扭曲的一种坏,不然她在知道自己被卖之后为什么不去叫自己变好,慢慢走出苦难,却要将别人也带进深渊?

  这样的心里叫我想到了姨妈,两个女人还真的很像呢。

  我打断她的话,告诉她,“姨妈已经被抓了,你不管说不说都会是一样的后果,好自为之吧!”

  我想用激将法激怒她,至少叫我看到她脸上不一样的表情,可她却只冷笑着告诉我,“那个女人跟我没关系,你们抓错人了。”

  第1069章 心理战术

  随她怎么说,我只笑笑,继续告诉她,“你不承认也好,那就被把你判的轻一些,回头我在里面多找一些关系,到时候你就知道在里面的好处了,呵呵……至于姨妈那边,恩,我想跟你也没关系了吧,她是主谋,反正她都说了你多做了什么,那你就好好受着吧!”

  我转身离开,却没急着走,而是隔着房门的窗户看着里面的她。

  她依旧安静的坐着,好像在思考什么,突然眼神一亮,脸上满是惊恐,惊慌的看向窗户这边,眼神如刀。

  身后的民警告诉我,“别紧张,她看不到你的。”

  我本就没有紧张,还真希望叫她看到此时的表情,就算她嘴巴严实什么都不说,可我相信长久的心理战术下来,她这边肯定会招供的。

  从这里出来,民警给我看了最近安然的监控,我注意到了一个袭击,安然好像有点夜盲症,到了光线不好的地方她就会乱走,并且几次撞在墙上,难怪刚才我看到她额头上的淤青,还以为是里面的人虐待她。

  “我觉得是不是找个医生给她看一下?毕竟这件事要是被说出去了,对你们也不好啊。”

  民警愣了一下,笑了,“你说担心有人想利用这件事说我们虐待犯人吗?”

  我没明说,可事情已经很明显了。

  那民警抓了抓脑袋,想了会儿,“也是,我向上上级反映一下,这件事上头很重视,并且也说了可以给卓总开设绿色通道,这样可以协调我们一起破案,这个案子脱的越久对我们越是没好处,前几天破获了一个大案子,也是卓总这边帮忙,我们还真惭愧,因为手头上挤压案子太多,你也知道最近严打,很多老案子都被揪出来了,现在真的是忙不开身了。”

  我笑笑,知道他的意思,是不想我多说什么,我也理解,谁能说上头不给力只依靠百姓才能破案呢?

  我说,“警民一家亲吗,我也是尽力,没做什么,不过真感谢你们对我的信任,我回去后跟我丈夫好好商量一下这事儿怎么做,安然这边是关键,我们始终怀疑一个人,可没证据,你们这边也不好动手,我们也是着急啊。”

  “恩,那我们有事情随时联系,卓总慢走!”

  我笑着招手,转身上了车子,意外的,看到里面坐着的冯飞。

  我愣了一下,才关上车门,前边李哥说,“冯总路过,车子怀在路上了,正好我们也要去公司就一起吧?”

  我恩了一声没多说什么,跟冯飞意外相遇我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最近手头上很多事情忙的脱不开身,现在见到还真是意外的很。

  我没说话,只低头看资料,一会儿有个会要开,之前说好的新品上市,我没同意打广告,只想暂时看一下被免费试用的人的反应,现在看来,收益还不错,可我还是不大放心,向亲自下去走一走,毕竟很多手下人做事都会数据作假的,我不想被蒙蔽。

  之前卓风在公司出产品的时候也会亲自走走的,当时我还不能理解,现在自己看了却觉得那种细节的东西真该多做做才行。

  等我看到关键的地方,查看数据不太对,有些发愁的拿了手机正在计算,那边冯飞就将我的电话给抢走了,我一怔,茫然抬头,对上他一双担忧的双眼。

  李哥在这里,不好说什么,我更不想叫卓风那边吃飞醋,尽管我跟他之间真的没什么。可我还是竭力避免我们之间的那种暧昧不清的接触,就像现在这样,十分叫我不舒服。

  我将电话又抢了回去,低头继续看资料,可脑子已经有些不听使唤了。

  却听冯飞说,“姨妈送了过去会安全吗,如果跑了怎么办,那小孩子是心脏病,过了最佳的手术时间怕是会后果很严重,这件事很多双眼睛盯着呢,就算媒体没公开,那卓风父亲那边老一辈的人也不会善罢甘休,你该想想到底该怎么办,而不是一味的听了卓风的话将那个女人私藏起来,这也是算是另一种保护,你没有看出来吗?”

  我一怔,冯飞说到点子上了,我之前就想这件事奇怪,却没想明白是哪里奇怪,卓风之前说要查一查姨妈,并且也查到了蛛丝马迹,可那天上午出去后回来就变了,想法都不对,还说了那些叫我跟我妈妈不高兴电话,就算是故意演戏也实在是过分了,之前被他哄了两句我就没多想,可这件事到底是不太对的。

  这几天我都在琢磨是哪里的问题,现在经过冯飞这么一提醒,我是彻底的明白了。

  冯飞继续说,“这件事你可以一直听卓风的,我也没有权利有意见,可那个孩子到底是卓风的孩子,姨妈也是卓风的姨妈,姨妈的背后还有很多卓风父亲的老朋友,很多的压力会叫卓风突然改变主意,他是否真的想查清楚这件事还真不好说,你就想想吧,都发现了姨妈跟外面联系,卓风那边能不知道是谁吗?那姨妈是在跟谁联系,为什么安然这边一直不吭声说背后电话组某,她就不知道这件事全都扛下来意味着什么?”

  我深吸口气,很多事情啊,还真不能深思熟虑,一旦想多了,那问题还真多。

  姨妈这件事漏洞太大了,卓风都查到了姨妈跟外面的人是通过什么方式联系的,他发现后却一直没查到后续,那肯定是不可能,我是知道卓风的手上的人本事的,之前他在国外避难,我被卖到了山区他的人都能那么远的追查到我,那姨妈这边怎么就能那么神通广大的在卓风的眼皮底下瞒天过海呢?

  追根到底是卓风真都查不到还是他不想说?

  “冯飞,你知道什么,直接告诉我比较好,我最近的脑子有点不好用。”

  冯飞无力的吸口气,看一眼开车的李哥。

  不想李哥从后视镜自上看到了冯飞的眼神,笑了,“说吧,不用防备着我,之前我因为跟沈之昂做交易这件事卓风虽然没对我怎么样,可已经不是很信任我了,所以我现在一直都被派在卓尔这边却不是跟着他,你们没发现他最近都是自己开车吗?”

  这我倒是没注意。

  李哥又说,“这件事我也很生气的,我是看着卓尔一点点长大,知道那些贩卖人口的事情最可恨,会给一个人带来多大的伤害,所以如果真是卓风包庇姨妈,那我也不会告诉他什么,你们说你们的,我就当做没听到。”

  李哥虽然如此说了,冯飞仍旧没吭声,李哥识相来的在路边一个地方找了个地方停车,回头笑看着我们,“就说到了公司,我回去跟卓风汇报,你们自己爱去哪去哪。不过冯总,你可要保护好卓尔。”

  冯飞一点头,“多谢!”

  我跟冯飞先后下车,去了附近的一个咖啡厅,却没在里面找座位,而是在咖啡厅后面的通道离开,饶了一条街去了一个商场里面的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