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08节

  第1070章 你就是瞎子

  坐下后冯飞给了我一个资料,里面是空白,一个字都没有。

  他指了指角落告诉我,“看不到内容吗?”

  我笑着说,“开什么玩笑啊,这哪里有东西啊,我又不是瞎子?”

  “恩,可我觉得你就是瞎子。”

  顿了顿他脸色不好的继续说,“这个是卓风现在用的一些东西,我都没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并且这些是不经过我的手的,也就是说,他开始做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那么你知道吗?”

  我盯着这空白的纸张看了又看,还是看空白,里面什么都没有,不过能看出来是翻找了很多遍的文件,并且里面还有很重的墨水的味道。

  我好奇的问,“这是什么啊?”

  “恩,你知道很多人写遗嘱都用这个吗?”

  我大惊,现在高科技都这样了?可人这脑子不做点好事怎么竟想着歪门邪道呢?

  他冷笑一声,提着筷子沾了水,在纸上轻轻的抹了一下,一行字就出来了。

  我大惊,眼珠子都要掉下来,可那字迹却在一瞬间消失了。

  冯飞说,“遇到水只是暂时才能看到,不过拿到一种灯管下看,会看的很清楚,并且灯管照射时间长了字迹都不会消失了,可你说,一份文件为什么要这么麻烦?”

  是啊,为什么要这么麻烦,并且卓风是瞒着冯飞的,他跟冯飞之间可是从来都没有瞒着什么公司上的事情的。

  我问,“你又是怎么发现的,并且这个东西怎么传到你这里来的?”

  他给了我一张名片,告诉我,“因为卓风的这个新客户是我的老朋友,并且是我前妻的现任丈夫,就算我跟前妻离婚,也还有联系的吧,这个男人不管是出于哪一种心里,主动告诉我,绝对是想看着我们内讧的,可我不想内讧。卓风却又防备着我,我不能不说,可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找你,可你该知道,我在你跟卓风两家公司都有股份,我自然是两边都接触,相比较之下,这边没变化,卓风那边却很多变化,你说我是否该怀疑什么,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到底在打什么注意?并且,这个变化就在姨妈过来之前的两天前开始的。”!

  姨妈来了也才几天时间,那就是正好这十天的事情了呗。

  我皱眉低头琢磨,最近卓风是有点奇怪,从里面出来后也没怎么出门,就算出去了也很快回来,这不是因为姨妈在家里吗,可姨妈一走,他立刻就去公司了,一整天见不到人,这三天来……我一愣,这三天来我都没见到他了,只知道晚上身边睡两个人,可我们都三天没见面了,我睡下的时候他还没回来,他走了我还没醒,就这样三天为碰面,我都没当回事,可现在琢磨起来还真奇怪。

  可我们风雨共同经历了那么多,到了今天我还因为冯飞的一个小小的怀里就对卓风这边有了想法那我他未免太过愚蠢了,所以对于冯飞的猜测我只能说,“这件事或许是他的另外一个计划,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也很奇怪这件事,但是我们不能因为奇怪就怀疑他什么,你也说了他压力多大,那个女人毕竟还是他妈妈的妹妹呢,物品们都要叫一声姨妈,并且卓风最在乎亲情,你该知道他是多么的不人心动手,想必是琢磨着如何好好收场,我拿回去先问问卓风你看怎么样?”

  好在冯飞没反对,不然我还两头为难,我处在最中央,整件事处理起来还真的是很不方便,一个是我们都共同相处了很多年的朋友,一个是我的丈夫,我对两个人都很了解,也不能因为卓风是我丈夫就完全相信,也不想冯飞不是我丈夫就彻底的不相信,毕竟冯飞也说的很对的。

  我深吸口气,对他说,“那我拿回去,你先告诉我这个文件上的内容都是什么,我尽量不直接挑明,想看看他的表现。”(!≈

  “是新项目的分红计划,我不在其列,并且你是我们公司的那个新项目,数目巨大,直接投入生产,已经在市场上销售了,并且外形和功能跟我们很相似。”

  我大惊,半晌才镇定下来,结结巴巴的问,“真,真的?”

  “不相信?我们现在去商场看看,就在附近有我们的商店。”

  他扔了钱,直接拉着我过去。

  避免说是他故意叫我看到的还叫我自己选地方去了另外几家,的确,冯飞没撒谎。

  冯飞说,“之前你的想法是很好,可我当时就觉得心里不舒服,人这第六感真是奇怪,好的不灵坏的灵,谁想到就发生了,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不然我当时就劝说你直接叫企划那边开始投入广告了,现在好,我们怕是连直接申请专利和市场都做不到了,被人姐捷足先登,看样子还是抄袭了我们的东西。卓尔,你给我个解释,公司是你的,也是我的,我两头做事,我也为难。好在冯飞那边我股份不多,随时撤走互相都不受影响,可这个亏损谁来负责?你的公司也是我一手创建,我不心痛吗?”

  冯飞的质问叫我哑口无言,可我也给不出任何理由证明这件事卓风是无辜的。

  默了许久,他的语气平和了不少,该是看我有些不太对,开始安慰我,“你不说话我很担心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打算的,我刚才语气重了些,只是因为我也很意外,谁会想到这件事是卓风做的,这等同于是商业诈骗啊,卓尔,你说说你是不是那边泄露了什么才叫卓风这边知道了我们的产品制造?”

  我有些慌乱,可还是摇头,片刻的恍惚后立刻镇定了下来,对他说,“这件事实在太意外了,我还没旅顺清楚,你去带我看看这个文件,我要好好分析一下,我想知道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错误,为什么会这样?”

  就算冯飞异常肯定是卓风所为,就算我看了文件上的内容以及上面再熟悉不过的卓风的亲自签名,我依旧没有怀疑是卓风所为。

  可是当我拿着这份文件扔下卓风跟前的时候,看到他毫不犹豫的点头,我的心彻底的死了。

  卓风说过,他不会插手我的任何生意,所以我们两家公司做的生意是完全不同的,谁会想到一向做金融和房地产的公司会突然做了我们做所的家用产品?兵器数额巨大,甚至盗用了我们的产品,这样的事儿却是他亲手所为。

  我连质问他为什么的力气都没有,只颓然的跌坐在地上。

  他走到我跟前,低头告诉我,“因为我想做,必须做,你不需要知道什么,生意是你的我也是我的,我赚的钱都给了你,那我这样做没错!”

  什么?我大惊,这还是卓风说出来的话?

  他怎么会说这样的话,为什么叫我的生意也是他的生意,那之前说不插手不搀和我的公司业务的话都是谁说的。

  我真不敢相信卓风会说出这样的话,极度生气的我狠狠一个巴掌拍了上去,“啪!”

  第1071章 妈妈,不哭

  卓风没躲开,只低头继续打量我的脸,舌头在腮帮子里面鼓了鼓刚才被我拍打的地方,跟着一转身,脸上满是冰霜,是我一直都没有见过的冰冷,他这是怎么了,前一天还在跟我温存说爱我的男人,为什么转眼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狠狠吸口气,觉得眼前看到的东西都是假的,可我切实的看到了。

  卓风背对着我,低声说,“我是说过不碰你的生意,可当时也是出于你我之间各自的生活所考虑,却不代表你的生意我真的不会碰,这个新产品很好,我想自己做没问题的,你想做我也不会阻拦,需要钱的话账户上都有,并且你也看到了,最开始的投入生产就已经见到了回头的资金,数目远比我们预想的要多,这个新产品如此赚钱我什么不用?再者,我也说了,我的钱就是你的钱,这有什么分别?”

  我尖叫,好像跟他已经到了讲不到道理的地步,之前他说的事情可以不做事,可现在他的表现和想法就真的是正常的男人能说的和能做的了?

  “卓风,你疯了?你刚才说的那是什么话,你我之间的公司是不会牵扯到彼此的公司,并且你用的产品是我们自己研发的项目,你已经偷盗了属于我公司的东西,难道就因为你我是夫妻,我们公司的事情就可以不分开做了?那些产品的技术都是我公司的员工日日夜夜加不上做的,你为什么就直接拿走了也不跟我说一声,现在竟然还直接开始大力的投入,你到底想怎么样?卓风,你以前做是不是这样的,你最近是怎么了,你是不是遇事情瞒着我?你说,我们共同面对,好不好?”

  卓风仍旧背对着我,没有应声,我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可能感受到他脸上的疏离。

  昨天还好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就这样了?

  我不甘心的拽他,想要看着他的双眼,拉着他的衣服,质问,“卓风,你说话,到底怎么了,你说话!”

  不想,他直接将我推开,转身离开。

  我惊愕的愣在原地,呆若木鸡。

  身后不久传来一声关门的巨响,惊的我浑身一跳,泪水就涌了出来。

  愣神之际,手被人握住了,喵语小小的身子站在我身边,仰头望着我,眼神里面满是担忧,“妈妈,不哭!”

  我一弯腰,将喵语抱在了怀里,连声道歉,“乖,我没事,妈妈没哭,妈妈只是跟爸爸在讨论事情。”

  “爸爸是坏人,不疼妈妈不疼喵语了。”

  大人之间的事情不能影响了小孩子,可喵语再小,还是能够理解我们大人之间的问题,刚才的争吵她也发现了不对,可乖巧的她没有哭闹,没有挣扎,只安静的抱着我,就像给我软弱的内心外面包裹了一层坚硬的外壳。

  我深吸口气,将泪水忍回去。

  妈妈劝说我,“这件事我听了也有些生气,可相信卓风不会无缘无故这样,你们还还找个机会好好聊一聊,是不是他遇到了什么难题了?”

  我知道,我一直坚信卓风不会突然变化这么大,我们夫妻多年,在一起多少年?我还不了解他吗?就算卓风再会盘算耍心机,可他的底线是绝对不会将这样的心思动用在身边的人身上的。

  但是在找他安静的询问之间,我想先去侧面的好好了解一下。

  晚上,新产品的冲击叫我们损失不小,可因为是卓风那边先投放市场,我们这里就显得有趣的被动了,再一次将产品放出去的话各方面口碑都不会好,大有人说我们是抄袭同类产品,可我们是有真正的研发资料都,所以也不担心那些无事生非的言论。

  可我的手底下也有千八百好多人在等着吃饭,我不能就叫这件事不了了之。

  同事们晚上加班商量了一个晚上,最后决定,这件事不能就这么吃了哑巴亏。

  我当时还有些犹豫,可看着我们为此而损失的钱,我不得不心疼了一把,于是一拍桌面,直接决定说,“不仁不义的事情也不是这做的,我们也不过是还击罢了,法务部那边准备一下,我们直接起色。”

  最有效的叫给我们自己正身份的手段就是打官司,不管是真是假,这件事必须按照成长渠道来,最好的处理方式是卓风那边发一份文件将全部的事实公开,再者,暗中赔偿我们损失,背地里再讲全部的销售权给我们,我们才回名正言顺的继续销售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

  可现在……

  走一步看一步吧,看着风那边怎么处理,如果真的要打官司,我还针灸奉陪了。

  冯飞一直没吭声,等会议结束跟着我去了办公室关上房门才对我说,“做的很好,但是我担心卓风那边早就有了准备,我更陷于被动。”

  我摇头说,“他在如何准备也没有我们的资料齐全,这件事怎么看都是我们胜券在握,不过也只是个幌子罢了,我就是想逼得卓风主动跟我说明缘由,不能任由他自己这么胡来。”

  冯飞眉头不展,半晌才说,“我去问一问具体情况吧,现在他谁都不跟我们联系,陆少那边也说几天没了卓风的消息,不知道他都在忙些什么,可最近卓风那边可是真的签署了很多大的订单,看起来都很神秘的客户来源,我有些担心啊。上次的事情还没结束,这又来一次的话我怕是卓风被人控制了还不知道,真的被人按着脑袋往圈套里送的话,那这么做无疑是在给自己挖坟墓呢,可至少该我们说说,我们还能帮一帮啊,卓尔,你是他妻子,这件事还必须由你来说。”

  我也想,可卓风不理会我,家也不会,最近行踪不固定,喵语都不看了。

  “那天我们吵了一架,我打了他,之后在没回去了,喵语都没去看过,最近不知道住在哪里,姨妈那边也没了消息,若非李哥每天都松翻过去,还以为两个人都跑了呢,这件事的确是很奇怪,并且是突然就这样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也别太过着急,我去想想办法,明天我去那边看看,或许能遇见,到时候你在楼下堵他,问不出来也叫人把他带走了问,必须问出来点东西才行,不然我们相投无头苍蝇乱撞,肯定出事。”

  我深吸口气,有些头重,觉得一瞬间肩头上多了两座很重的高山,压得我气喘不过来。

  “好。”

  隔天一大早,冯飞就给我打了电话说在公司见到了卓风,叫我现在过去。

  我在楼下等了差不多半小时,冯飞都没有跟我联系,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上去直接找,意外的,叫我见到了另外一件事,这样的事情我见过很多次,从一开始与卓风相识到后来我们结婚,我都见过,可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叫我头疼的。

  卓风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会对着别的女人温柔的笑了,还是说他一直都这样,只是我不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