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09节

  第1072章 有点太不公平

  我呆呆的站在门口,看着那个女人的手轻轻的放在卓风的肩头上,两个人挨得很近,女人的嘴唇都要擦过卓风的脸过去,卓风很是享受的微微眯着,看我进门,陡然换了张脸,刀子一样飞了过来。

  女人不自然的笑笑,起身要走。

  我堵住了门口,不给她让道。

  女人看看我,很是无助的样子,一副受惊了的小鹿的脸,跟着回头看看身后的卓风,寻求帮助。

  卓风扔了手里的笔,起身,走过来,看向我的时候一改从前的温柔,问我,“你怎么来了?”

  我笑,“公司都是我的,我为什么不能来?”

  那女人一愣,脸上满是惊恐。

  我则转身关了房门,仍旧站在门口的地方,既然遇到了,那就把话都说清楚的好,一直藏着掖着的多没意思,不管这里面藏着多少事情,我还真想知道真相,但是从前我只想着卓风要是遇到了喜欢的女人我可以让步,可现在我却没有那种傻乎乎的想法了,他想叫我让步都不可能,我们就这样一直拴着对方,互相折磨,我看是真的不错。

  我笑了笑,不知道此时脸上的笑容是多么的难看,反正心里是笑不出来的,看了一眼那个女人,怎么说呢,女人看女人第一眼是看脸,之后看身材,再之后看她的一些内在美了,自然,这些作为很多恶俗的男人是看出来的,可我也没指望眼前不恶俗的卓风看出来。

  我说,“卓风,我来是想看看你最近不回家都在忙什么,上来之前我还在想是不是打搅到了你工作,可现在看来是想我来的正是时候,你有闲情逸致在这里跟别的女人调情,那就有闲情逸致在这里跟我说说我们之间的事情了,自然,不是离婚,是你我公司的事情,虽然说全部的公司都是我的名字,钱也是我的,可你我之间还是要分开的清楚一些比较好,不然你将全部的钱都投给了别的女人我可不同意啊,我一直守着你,你却守着别人,还给钱的话,就有点太不公平了。”

  卓风没应声,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化,似乎对我的冷嘲热讽一点不放在心上。

  可那个女人却说话,“卓总,啊,不,卓夫人,不会您想的那样,我来是想跟卓总商量点事儿,卓总最近身体不大好,之前买的早饭不合胃口,我想来问问是不是要换一家,于是就……”

  这话说的真是自己打脸,她怎么不嫌害臊呢,刚才我都看见了,秘书跟上司距离那么近说话还是为了吃什么的还真是头一次见到,我笑,“是吗,那好,你跟我说说刚才跟卓总都商量好了什么,我还真想知道,并且你也说了是说总,那是你上司,你的老总,你一个秘书走的那么近不太好吧?”

  那女人浑身一跳,脸色大变,跟着就没有说话了。

  到底是心虚啊,看出来两个人之间是真的不简单了。

  我轻笑,这还真是有意思了。

  我指了指那边的沙发,“坐,过去坐,不管你跟我丈夫发展到了什么程度,我还真想听一听你们之间的感情经历,是最近才开始的,还是早就开始了,热恋期还是已经水火相容打算将我踢开了?坐吧,很多事情迟早都要公开的,你就说说你们之间的发展到了什么地步,我想我这边也要做打算,是让步呢还是继续纠缠,或者直接用我的手段直接将你踢开呢?你一个秘书,我好歹也是卓尔集团的老总,你觉得跟我较量你有几分的胜算?不过也要看你这个对手是否够资格叫我出手,不然我一句话,相信不想要我出面你也消失了,哦,我没吓唬你,我这人有点心理疾病,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了你不要在乎,呵呵!”

  我冷笑,推了那个女人一把,女人一个趔趄,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直接往卓风的坏歪,卓风就像一堵结实的墙壁,站着没动,也没伸手去接,任由女人自己从他身边站直了身子向后面躲。

  我不知道如果眼前站在卓风跟前的人不是我话,他是否会心痛的一伸手见那个女人给抱住,然后很是心痛的低声问是否摔倒了,再或者是直接低头亲吻,告诉他会保护她?

  我不禁一个激灵,鸡皮疙瘩狠狠的过了浑身一把。

  “坐吧,你也坐,身体不好就要多休息,整天东躲西藏的也不好,并且现在还不是两个人都事了我,累的话也是肯定了,那就……好好说一说。”

  我心中早就猜出了上百种他们之间可能发生的事情,却听那个女人一直在都在低头委屈的哭,说自己没做什么,刚才只是自己情不自禁,跟卓风没关系,两个人是清白的。

  我一听更加生气了,敢做不敢当可不是卓风的脾气,他一直都是敢作为的人,我看想卓风,问他,“你不说点什么吗,你心爱的女人受了委屈,你不主动承担吗?那多不好,看她哭的多伤心,我都心里不是滋味了,可这个事吧,还真不能那么轻易的就解决了,不然你我之间还怎么说的清楚?那以后是好好过日子呢还是就这么算了?不过你放心,我卓尔可不会傻乎乎的继续任由你摆弄了,卓风,说吧,躲藏了这么些天,也该给我个交代了,你身体也不好,我担心人家更加担心,可这小姑娘也真是不懂事,老总身体不好吃不惯便当你就不会做吗,卓风可是很喜欢家里做的饭菜呢,相信你的厨艺很不错的吧?”

  我一个人说了很久,可说的越久两个人越是不吭声,女人一直在苦苦苦,哭的没个没完没了。卓风只低头看着桌面,脸色都没任何变化。

  若非我知道眼前坐着的就是卓风,我真怀疑我是不是认错了丈夫。

  卓风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从前那个敢作敢为的大丈夫哪去了?

  我说的嘴皮子都疼了,也不想再说,承认与否都不重要了,可既然我是公司的企业法人,我就有权利做些事情。

  我说,“你现在去人事那边领了工资走人吧,不过我给你一个工作的机会,去我那里做,我那边需要公关,你去正合适,呵呵,相信你的三言两语就能叫客户签合约,顺便再问问客户是不是便当不合胃口,就刚才那个亲近的样子,肯定能行。”

  说完,那女人哭声更大了。

  我在看想卓风,眉头动了动,显然那是不高兴了。

  我坐的笔直,等着他发脾气,可等到的却是他无力的一声叹息,对那个女人说,“照做吧,出去后叫冯总进来。”

  第1073章 还是担心他的

  女人还坐着不肯动,泪珠子都将妆容哭花了,我也没在说什么,她想不想走今天都必须走,两人之间是否真的有关系都不会阻止我将她赶走,再之后,卓风这边我也不会轻易叫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婚姻之内,不管是谁有了不忠诚的心思和行动,都要受到惩罚,他想离婚我偏不,想这件事直接算了继续过好日子,我也偏不,背叛婚姻的人都别想好过了去。

  僵持之下,女人也知道继续耗着不是办法,起身踩着高跟鞋哭着离开了。

  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我们两个,我这会儿才闻到房间里面很大的味道,是饭菜的香气,我冷眼扫了一圈,看到了角落放着的盒饭,还没拆开,该是之前我最爱吃的那家的,外面的包装还是完好无损的,那卓风就是没吃了。

  我不禁也心疼他,婚姻是感情的事儿,可身体还是很重要的,忍了忍,到底还是没忍住关心的说,“吃了饭再说吧,我的事情怕是到了中午前都说不完,你的胃口不好,先吃饭。”

  他没吭声,坐了会儿起身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一份文件出来。

  我看一眼,明白了,这是之前我叫公司法务部起草的文件,说是要起诉他,不过是相当于律师的一封律师函,是一种警告的意思,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卓风指了指那个文件说,“你自己看看,这里面是你要求这么写的吗?我先吃饭,冯飞那边在开会,要等一会儿才会来。”

  我挑眉扫他一眼,他没看我,起身进了办公室后面的房间,在里面不知道做什么,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衣服,是之前他生日我买给他的西装,领带还是喵语挑选的,领带夹上的图案是妈妈喜欢的。

  当时我们一家四口逛商场,买了回去后在家里做了很多的饭菜吃,他没喝酒,可脸颊一直是红红的,看着就像是喝了酒一样的陶醉,但是衣服他一直都没有穿,说是要等以意义重大的时候穿上,可不知道今天是什么重大意义的一天,并且他是什么时候将这份衣服拿到这里来的我都不知道。

  我盯着那份衣服看了许久,手里的东西翻开了好几页都没看进去,心不在焉之时,他抬头看我,将手里的饭菜往我跟前推了推,“吃点吧,也没吃呢吧?”

  我愣了下,摇头,“不饿,你吃吧,冯飞那边多久结束,我们说好了一起去见一个客户,我们会一起出去吃?”

  “……”他愣了下,手里的动作迟缓,回答说,“半小时。”

  我点点头,继续打量他一番才低头看文件。

  这个律师函,没有什么问题,并且里面的很多东西都是我批准的,就是其中一条写的比较苛刻,用我不是专业的眼光来看这是再说卓风这边盗取了我们的东西,并且强势上市,需要给我们做出相应的赔偿,数额写的是七千万,之外还与很多别的东西。

  我没细致的看,但是也明白了,卓风这是嫌弃我们要的多了。

  我说,“你也说了,反正钱都是我的,要多少也无所谓,我只想给我公司的同事正名。”

  卓风吞了口米粥,又抽出来一份文件给我,喝了水仍旧含糊不清的对我说,“新产品是我们自己研发上市,为什么要被你们这样污蔑?你们说你们自己研发,可你们的证据不足,并且资金不够,这些都是明面上的东西,我们没追究你们背地里偷拿了我们的产品你们却反咬一口,这个事儿还真需要打官司才能较真假。”

  我没惊讶,跟卓风掰扯什么事情还真不能一口气就听完,他总是出其不意的,并且这件事我也准备好了跟他硬碰硬。当初这个新项目是我一手跟进的,后来实在是没办法我才交给了冯飞那边处理做最后的收尾工作,那时候我正在因为王老板的事情忙着调查安然,之后就是我独自做主将企划部的广告案子给推了,不想这个事情就出了乱子。

  当时卓风是知道我的打算的,可看时间上的安排,他那时候都还没将产品生产出来,怎么就能说这个新项目是他一手操办的了?

  我还真想看看他这边能拿出什么真正的办法来。

  我将他给我的资料看了一遍,扔在了一边,也不过都别我的这边新项目的时间多了一点点,怎么就说是这些东西都是他的了?

  看他吃饭,我不想多说什么,想等冯飞过来一起再说这件事。

  不想卓风说,“你想好,这个项目如果真的因为我们之前的官司牵扯,后果会很严重,损失的钱财是小事,被别人抢走了就得不偿失了,并且……”他喝了口水摸了一下嘴巴,起身收拾了,将餐盒都扔在了垃圾桶,再转身的时候对我说,“你如果觉得非要打官司才能叫这件事安心处理的话,那我们就打官司,奉陪,可你要真的想清楚才行,有些时候这里面的问题不是你表现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我没应声,不过这个事情我已经授权手下人去做了,所以他说什么我都不会更改,只是刚才我们还想还在说他跟那个女人之间的问题,怎么一瞬间就转移了话题,我不禁笑出声来,问他,“卓风,你现在是真的不想跟我过下去了是吗?”

  他没应声,好像在这个问题上不打算多做纠缠,可我是想多计较计较,尤其是那个秘书,那个秘书来的时间不短了,之前卓风的前后跟着的都是李子,可李子现在在国外,这边只有一个李哥在帮忙,一些不需要的人都已经被开出或者会调离到瑞士了,这个女人是之前跟我通电话联系公司会议的那个女人,算下来也来了小半年了,可我却是头一次见到。

  我不禁冷笑起来,卓风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这样女人了,又为什么喜欢那样的女人靠近中自己了?

  我说,“李妍之前联系过我,说李思念现在过多很好,就是整个人老了很多,并且打算安心的照顾人生孩子了,所以李思思那边也没什么大的动静,自然是不想以前的事情再过追究。可那些事情就算是过去了,依旧在我的心中留下不晓得痕迹,也是你的秘书提醒了我,卓风,没想到事情过去了那么久,你真正喜欢的女人的样子是李思念那样的。”

  他陡然将手里的文件重重的一甩,咣当一声,撞的整个桌面都晃了三晃,转身之际给我一个冷冷的眼神,似乎在提醒我的话是令他多么的生气。

  可我偏要说,“你这是害怕我揭穿你的心里吗,那我直接说了吧,你想离婚是不可能的,就算你在外面有了孩子也不要想离婚,再者,孩子是无辜的,我希望你在做那些事情之前考虑清楚孩子才出生是都对他有好处,至于你搞得那么乱七八糟的女人,我肯定会手下不留情的阐述掉,后果吗,我想你是亲眼看到姨妈被我下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