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11节

  第1078章 绝对不放手

  我愣了下,跟着一点头,笑了,我虽然对他了解不多,可也知道一些,他跟卓风多年的好友,之前卓风在瑞士的时候他就在,后来卓风生病,还特意将他从国外调了回来,他总说自己是医生,哪里需要帮助去哪里,钱财不重要,可他其实是一个等着急人家里数十亿资产的富二代,他跟王闯的情况很相似,可唯一不同的是他家里没有那么多兄弟姐妹争抢家产,他说只要自己愿意,那钱财都是他的,可他不想要,说不是自己赚来的花着心里不痛快。

  可他的全部开销这几年也都是各大医院和邀请他做手术的对方所出,有人送车子,有人送房子,他送的都是对方的命,在他的手术刀下不知道救活了多少人。

  后来卓风的病好了,给他建造了一个私人医院,加上从前卓风自己的私人医院合并,就成了现在医生的个人资产了。

  医生总说,“我一个钻石王老五,整天跟手术刀打交道,我要前么多干嘛,没家庭没孩子,转来的钱都捐了吧,就这样,这个收费昂贵的医院就成了福利院孩子们的收入来源。”

  我笑着说,“你一个钻石王老五,另一半都没有,哪里来的婚姻,还离婚?不要骗我了。”

  他呵呵一笑,“被你看穿了,哎,我想是不是也该找一个了,可我东南西北的走,现在没找到啊。”顿了半晌才说,“要不你给我介绍一个,就像你这样的,我肯定珍惜一辈子,绝对不放手。”

  我哈哈大笑,惹来周围人的眼神,都纷纷看向我。

  他跟这叫我笑出声来,突然对我说,“最近没看新闻吗?”

  我摇头,我电话都关了,电视打开了我看到也是电视剧,广告都不想看,哪里还会看新闻。

  不过这么问我了,肯定是新闻上说了些对我不好的事情,再或者是我无法接受的事情了。

  我不想追问,可事情都发生了,躲着也不会改变什么,于是问,“到底怎么了,他又发表了什么,除了离婚关系还就是争抢家产了,那还有呢,跟那个女人的婚期吗?”

  他摇头,眉头又皱了起来,许久后才告诉我,“他说要起诉你,并且已经委托了律师,现在正在筹备,你躲着不见人,那边找不到人,现在外面都炸开锅了。”

  他说的很委婉,可卓风这么做的意思其实很明显,就是在说我已经捐钱逃了,并且避而不见,所以他不得不召开发布会,对外宣布要开始起诉我。

  只是我们还没离婚呢吧,就已经搞得如此僵局,还真是很难看呢。

  我不禁笑了起来,这件事怎么想都觉得很可笑,我们多好的夫妻啊,多少人都羡慕的情侣,当年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才能在一起,如今却走到了这一步,令人唏嘘的背后不知道又有多少人开始不相信爱情了。!

  爱情,我有时候在想这到底是什么呢,是两个相互依偎不得不在一起的灵魂,还是彼此伤害对方的最狠毒的兵器?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里面的孩子,这是我跟他的孩子,还有喵语,几天不见了,想妈妈了没有,那个父亲一出了事就不问不问了,当初跟那个郑盼盼的时候也是不闻不问好几天,现在依旧如此。

  我开始怀疑卓风的好,根本就是伪装的。

  “医生,你叫什么?”

  这个事情已经发生,我也有应付的对策,既然那么担心我把钱卷走了,那么我现在就开始做吧,我说了卓风不想叫我做什么我就偏做,他想叫我这边只拿走三分,我偏不。(!≈

  我转移了话题,开始跟医生说点轻松地事情。

  医生愣了一下,哦了很长时间,“我叫叶展。”

  好名字,展翅鹏飞,跟他的人很相配。

  “真好,叶医生,我看好你哦,等我给你介绍一个能够与你相配的人,呵呵,我想我还有几个合适的人选的。”

  他呵呵一笑,没有接话。

  我们安静的坐在石阶上看夜色,看到了人头攒动,看到了人烟稀少,看到了所有人的离开,依旧没有离开。

  隔天早上我从床上起来,怔忪了会儿才想起来昨天是他将我送回来的,我竟然睡着了。

  我很是不意思的笑笑,揉了自己的脸,最近没吃多少东西,可还是觉得脸胖了一圈。

  准时,这里的护工过来送东西,我看一眼端上来的早饭,色香味俱全,我给面子的全部吃光才起床下来走动。

  已经两天了,我仍旧不想打开电话跟外界联系,可我还是用公共电话联系了我的律师。

  律师来了以后听了我的话,一直皱眉,低头想了许久,毕竟我的决定很少见,并且他对瑞士那边的法律知道的也不多。

  可我还是说,“你直接照做就是了,我相信卓风是不会跟我争抢喵语的,就算争抢,那个东西也不会抢走。我的遗嘱上这么写,是可以收到法律保护的。”

  他很是冗长的一声叹息,跟着才说,“我照做就是了,我当时在瑞士上学,自然知道这个法律的流程,你做的也很对,可卓总,你这样就等于给自己造成了一个旋涡,你担心你翻不了身。”

  我的孩子好,我就好,我争取这么多都是为了我的孩子,我翻不了不要紧,只要我的孩子能翻身就好了。

  我轻松的笑笑,“没关系,我知道怎么办,你找做吧,两个月后生效,到时候我再露面也一样。”

  两个月想起来真是很漫长呢,可一想到我的还要面对漫长的几十年,我觉得这两个月没有什么的。

  律师走后,我才开了电话,等待电话上面的各种通讯的消息传输完毕我才拿起电话打给了冯飞。

  他那边有点疲倦,可还是在关心我的安全,“没事吧?我过去找你,担心你。”

  我说,“没事,我很好,我想知道公司现在怎么样?”

  “还算正常,股票上下浮动不是很大,不过跳水了三个合约,也损失不大,但是有一件好消息,卓风给了我一份资料,主动放弃新产品的合约,生产和销售了,但是没给赔偿,只在外面公布了这个产品出自我们,再没了下文,也算是好结果吧,可他随后就发……”

  我接过话头说,“他随后就发布了关于要起诉我失踪转移资产的事情,是吧?”

  冯飞没吭声,那他说的也就是这件事儿。

  我笑笑,说,“不用担心,我知道怎么做,这件事他也是没钱被逼急了,他的公司企业法人就是我,就算我们是夫妻,可他遗照的是国内的法律,我这边旅行的是瑞士的婚姻条纹,我不会善罢甘休的,并且他拿不走一分钱,我有办法治理他,现在妖精的是你过来,我想跟你说点别的事情,你一个人来,不要被人跟踪。”

  第1079章 家不像家

  冯飞恩了一声,挂了电话,我发给了他两条微信,他说一个小时后准时到。

  这一个小时里,我则一直都在忙着处理亲朋好友给我的微信以及各种没有接到的电话短信提醒。

  疯子哥回来了,王威也来了,包括顾程峰跟高可可都从法国赶来了,现在他们的情况是找不到我,见不到卓风,就连我的都联系不到,所以这些人都在我租住的房子里面照看我妈妈跟喵语。

  我想着如任何回复他们,谢晶晶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我这是突然按错了,就接到了,才接起来,她劈头盖脸的一阵怒吼,“卓尔,你疯了?在哪里,你都要担心死我们了,你们夫妻真是,天都塌下来了,你看看你现在的情况,家不像家,孩子都不管了,你人呢,啊?告诉我,你在哪里,我去找你,你是不是要担心死我啊,说话,我的天啊,说话。”

  我好笑的抓着电话笑了许久,才说,“晶晶,我没事。”

  “没事那你人呢,告诉我在哪里,正好川子也在,我们现在就过去找你,至少你要回来看看妈妈跟喵语啊,卓风不管你也不管了。”

  不是我不管,是我暂时还管不了,我还怀着孩子,医生需要我三个月后才能出院,我不想出去了被记者追着跑,那我的孩子不就更加危险,再有,我在这里躲着是为了给她们的以后争取更大的利益,不过是两个月不见,我想着一切都值得。

  我说,“我在国外,你找不到我的,我这边还是黑天呢,我这是打断给电话充电才开的电话,我正要睡觉了,有事情明天说啊,我先挂了。”

  挂断电话之前仍旧能听到她在那边的叫嚷,尖利的嗓音都要将我的耳膜刺破了。

  我直接关了电话,随手扔在了一边,想着等冯飞过来后叫他帮我办理个新的号码才行,不然我跟外界就真没法子联系了。

  等了会儿,冯飞果真准时到了。

  不用我提醒,冯飞也给我买了新电话,并且还买了新的号码,告诉我,“这个号码只有我们才能联系,并且我安装了反跟踪的软件,你尽管放心就好,不会有人找到你在这里。再有,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躲在医院里面。”

  冯飞的身上是抑制不住的紧张,如果不是大男子汉,我想他现在肯定能哭出来,可压抑的这份心情迫使他在跟我说话的时候不受控制的就握住了我的手,估计是他自己都没有在意。

  我不禁笑了,想要将手抽回来,他依旧握住,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本来是不想告诉他的,可现在不说他也不行了,我说,“我怀孕了。”

  冯飞一怔,脸色白了白,看向我的肚子,这才松开我的手。

  他缓缓起身,背对着我,不知道此时是什么样子的表情。

  我盯着他的背影,轻声叙述了最近的事情,告诉了他我的的打算,“孩子来的很突然,并且我想好了,孩子一定要生下来,这跟卓风没关系,所以我必须要争取拿到个很多的家产,公司,房子,钱以及车子,我想能拿到的全都留下来,不为了我自己也要为了我的孩子们。你们都以为我是狠心的妈妈,躲着不见任何人连孩子都不管,可其实我在拖延时间,争取我的身体稳定下来后好好的争取我的权利。卓风那边要起诉我,肯定是也在担心我在转移钱财,可现在喵语他是不想要的,那我就握住了两个重要的条件,孩子我来抚养,虽然艰难了一些,可我还是想试一试。冯飞,你要帮我,公司那边我忙不开的,最近卓风肯定在加紧追查我的下落,想办法瓜分公司,可那公司是我的名字,没有我的签署他做不了什么的。”

  我不急着催促他给我答复,也相信他会答应我,在这么多的朋友当中,我选择相信他也是因为我们拥有共同的公司,共同的敌人。

  卓风是个强大的对手,从他的好友变成了敌人,从我的丈夫变成了我的敌人,这一切的转变实在来的太突然,我无法叫自己适应过来,我要面对很多问题,已经到了无处宣泄的地步,我还要保持好身体留住腹中的胎儿,我只能找个我信任的依靠,这个人只能是冯飞,也只有冯飞。

  “冯飞,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可以很明确告诉你,我没有将你当成我任何人的替身,我也不会把你当成我的备胎,我当你是我哥哥一样的存在,是我的朋友,是我的好同事,是我的好的合作伙伴,不管是从哪一点出发,我们现在共同面对的人只有卓风,他很厉害,这件事冲击很大,伤害了我也伤害了你,所以,我真希望你能继续帮我。当然了,你不答应我也不强求,只求你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接下来我会自己独立面对所有苦难,我想我能够承受。”

  我已经很强大,尽管还不及卓风的万分之一,可我想我可以应付,为了孩子,为了我家里人,为了我朋友,为了我自己。

  “……”冯飞只慢慢转身,眼神流露出来的情绪叫我有些琢磨不透,可我还是探究的看着,想要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沉默许久,他才说,“卓尔,你想好了吗?”

  我点头,不置可否,自从决定开始到现在,我从未有过任何怀疑。

  他点点头,告诉我,“可以,但是我也有我的要求。”

  我笑了,是真的就开心的笑,在绝境中找到一个能够帮助我的人真的不容易。

  他就是我此时的救命稻草,是悬挂在井口边沿的绳索,是我的一切。

  我想用我最美好的表情回馈给他,可我崩了脸上的表情,却如何都不知道微笑,只艰难的裂开嘴角,对他说,“好,我听着,你说。”

  “卓风现在目的很明确了,拆分公司,与你离婚,但是他只叫人起诉你突然失踪,怀疑你转移家产,可你不露面,这样的案件也没有办法受理,毕竟全部的财产都是你的名字。再有,卓风整日与那个女秘书出双入对,两个人已经在西城区的地方租了房子,暂时住在了一起……”

  他的话说的很缓慢,就是在等着我的表情,想确定我是否能够接受者这样的事实,其实我已经不在乎了,卓风如何,走到今日,我已经不会感觉到任何心痛了,只有麻木,麻木的我浑身早就忘了什么叫心痛。

  我点头说,“继续说。”

  他深吸口气,走过来,坐在了我身边,又一次轻轻的握住了我的手,声音也变的低沉起来,许久后才说,“我想了,其实在知道卓风想跟你离婚之后我就想了很久了,既然他想高调的做婚礼出轨的渣男,不如我们也高调一把,做一个同为婚内出轨的渣女,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