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1节

  第100章 我好担心你

  他该知道我问的是什么意思。

  我问的我应该怎么办好就是我如何忘掉他,我知道,他也知道,我忘不掉。

  这样的压抑会叫我的感情更加强烈,我会更加难过。

  他一伸手,将我抱紧,下巴抵在我的额头,一直在吐气,似乎胸口一直不能有东西压住投不气来。

  可他始终都没有告诉我该怎么办。

  半夜时候,他叫我上去休息,他则住在了楼下,等我从浴室出来,看到他的房间仍旧亮着灯,我的脚步不听使唤的下了楼,直接推门进了他的房间。

  他歪着身子睡着了,身上盖着被子,手里的书垂落下来,头顶上的台灯仍旧发着淡淡的光晕,打在他的脸上。

  我走过去,蹲下身子,动作轻柔,连同呼吸都变的很轻,生怕吵醒到他。

  他卷曲的睫毛在台灯的光线下留下一遍剪影,好似小扇子,眼珠子在移动,他应该在做梦,或许是美梦,眉目舒展,好看的令人移不开眼睛。

  放在床头柜子上的电话调成了静音,一次次的亮起,上面的名字跳出来的名字就好像刺眼的光,扫的我眼睛疼。

  李思念一直在找他,卓风却躲避在这里,这样的卓风是我从未见到过的,不管面对任何事,他都从未想过要逃避,可现在却始终在逃避,逃避所有,躲避所有。

  我将电话关了机,放进了抽屉里,起身出去,手却突然被他攥住了。

  我浑身一怔,心跳加速,猛然回头看向他,“姐夫,我吵醒你了。”

  “你还不睡?”

  “恩,我洗了澡出来看着你的房间灯亮着就下来看看你,你,你快睡吧,我回去了。”

  他没吭声,依旧看着我,手仍旧被他握着,很牢固,我没想着要去脱开。

  他躺在那里,没了台灯的光线,被窗帘外面细长的月光照耀的样子尤其的虚弱,我突然很心疼他,转身扑进了他的怀里。

  他喜欢用香皂洗澡,香皂的味道很清淡,透着几分芬芳,吸引鼻腔内,浑身舒爽。

  他轻轻拍我,“有心里话想对我说?”

  我摇头,此时此刻就像他能够一直抱着我,安静的没有人打搅。

  “傻瓜,想什么,告诉我。”他温柔的犹如外面的月光一样,铺展在我的全身之外,变成坚强的壁垒,护卫我周全。

  “……姐夫,我,我好担心你。”

  我害怕失去他,就算我跟顾程峰在一起了,我仍然可以看到他,知道他在世界的哪一个地方,可如果他也想徐娇娇一样的离开了我们,那我要去哪里找他,这个世界上失去了对我最好的人,我是否还有勇气继续活下去?

  他却笑了,轻笑出来的呼吸喷在我的脖颈间,酥麻的我浑身难受。

  他轻轻摇头,“原来是因为这个,我没事的,最近不是都在休息?”

  “姐夫,不要离开我,求你!”

  我无助的祈求在世俗之中换不来任何的用处,可我依旧无能的用这样最笨拙的方式,想要他能够留在我身边。

  叫我看的到,摸得着。

  他重重点头,将我抱得紧了一些,“不会离开你,一直都在。”

  “姐夫,我……”

  不想,顾程峰的开门声音很轻很轻,可我仍旧感知到了,随着他的脚步迈进,我浑身僵硬着豁然挣脱开了卓风站起来,我想我此时的脸色都是难看的。

  顾程峰半个身子站在门口,他没进来,该是看到了什么。

  我心虚的叫他的名字,“顾程峰,我,我……”

  “这么晚了还在说事?回去睡。过来。”他对我招手。

  我愣了一下才走过去。

  他牵住我的手,对卓风笑着说,“卓哥,放心,我不会做什么,卓尔就是喜欢身边有人在才睡得安稳。”

  卓风没有吭声,我回头看他一下,隐藏在阴影之下的脸上看不大清楚,可我仍旧不敢多看,很快的被顾程峰拉着出来,房门关紧,也斩断了我难舍难分的心思。

  顾程峰回头看我一眼,对我轻轻吐了口气,松开了我,自己往前边走。

  我自知是自己不对,迟疑着跟上去,踩在木地板上,咯吱咯吱的声响,传进耳朵里面,浑身都不自在。

  他上了楼,进了房间,咣当一声,关了房门。

  我的鼻子差一点被房门压平。

  愣愣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房门,心脏决裂的疼痛起来。

  我敲打房门,里面传来顾程峰低沉而又有些疲惫的声音,“卓尔,你去你的房间睡吧,我在这里睡,明天要早起,担心会吵到你。”

  我日呢过就固执的敲门,不搭理他的那些理由。

  他无奈的叹口气,将房门打开,我们四目相对,我跟他道歉,“对不起,我,我……我就是担心姐夫,看他那么晚不睡,还以为在工作,所以……你不要生气,好吗?”

  他拉着我进门,将门关上了递给我一件睡衣,对我说,“我没生气,只是在担心你。卓尔,你心里没有我,我知道,不怪你,可你不用每次都在乎我的想法跟我道歉,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克制不住去关心他,可他又是你哥哥,你不去关心他关心谁呢,可你这样折磨自己,我也不好过。”

  我的心口极其的难受,顾程峰不责备我的自私却在担心我。

  我无地自容。

  泪水在眼圈里打转的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眼巴巴的瞧着他,看着他令人心痛的样子,心口更疼。

  他拽我,抱着我,将头埋在我怀里,继续叹气,“卓尔,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你做的是对的,喜欢谁不喜欢谁都没有错,你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好。现在你该知道自己的学习最重要,知道吗?”

  “我知道。”

  我抹掉脸上的泪水,却仍旧像关不严是的水龙头,哗啦啦的流淌。

  他帮我擦,捏我鼻子,笑话我说,“傻瓜,小脑袋那么聪明不想有用的东西,整天胡思乱想不会头痛吗?”

  我摇头,这件事不想再继续,很多事情我希望我能够在一点点的改进,而不是这样无休止的自责下去。

  “顾程峰,我们睡觉吧,你要早起的。”

  “恩,我是真困了,睡觉,你不准勾引我。”

  “……哦,好。”

  他扔开地方给我,托我屁股叫我睡里面。

  我转身睡在里面,他抱着我。

  我们就蜷缩成一团,好似两只相互取暖却始终无法暖和对方的可怜的宝宝,身上散发着悲伤。

  一会儿的时间,身后传来的他沉睡的呼吸声,我翻身想去看看他。

  他在无意识的作用下仍旧抱着我,迷糊的说,“别离开我,听话!”

  我的心猛然一颤,巨大的裂痕里面哗啦啦的流出血红的脓水,叫我浑身都僵硬了。

  我伸出双臂将他抱紧,他勉强睁开眼,迷糊中还在冲我微笑,也将我抱住,吻在我额头,含糊不清的嘱咐我,“别多想,睡觉!”

  一夜的无梦,叫我睡的还算踏实。

  早上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了顾程峰的影子,他的痕迹也被我掩盖,只有他身上的味道。

  我始终无法在这样好闻的味道上寻找到熟悉,却又不知从何时已经习惯。

  愣神之际,楼下,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尖叫,“你不要脸……”

  第101章 三个女人

  “咣当!”

  一声脆响,尖叫声更大,嘶吼和哭声叠加,我听清楚了,下面不止一个女人,是三个。

  我吓得穿好了衣服往往下面跑,在将脚落在最后一节楼梯阶上,就看到卓风朝着走过来,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将我挡在了身后,对面前冲过来的女人低吼,“走开!”

  我看清楚了,这个女人是徐娇娇的妈妈。

  她怎么找到了这里来?

  对啊,她是徐娇娇的妈妈也是顾程峰妈妈。

  她不希望我和顾程峰在一起,更加痛恨卓家的卓风。

  我们两个人自然就成了她发脾气的对象,可我很是意外的为什么她会找到这里来。

  “你给我让开,你个不要脸的东西,你以为你能帮的了她一辈子?她不过就是个狐狸精,勾引了你不成破坏了我家女儿还来勾引我的儿子,狐狸精,你给我让开,我要撕碎了你们。”

  在顾程峰妈不远处还站着李思念,李思念的旁边坐着一个女人,看那个女人手里的包,我知道该是卓风的妈妈。

  三个女人都来了,恩怨都在一起揪扯着,折磨了两代人,可现在却因为我和卓风成了大家撒气的对象,她们同时针对我们两个,两个无辜着也是受害者。

  卓风将我藏在他宽厚的脊背之后,岿然不动,当初顾程峰妈的滔天咆哮。

  她的拳头不段的落在卓风的胸口,一次次的撞击。

  我吓得紧紧闭上眼睛,手腕被他攥的牢固,好似铁钳。

  “够了!”

  卓风妈终于忍耐不住,低吼。

  可顾程峰妈仍旧不依不饶。

  她歇斯底里,不吵大嚷,不来打卓风,也打不到我,继续摔东西,顾程峰新买来的花瓶和碗碟全都成了一块块的碎片。

  我终于见识了这个女人的厉害,好像上一次顾程峰的家里一样。

  只是不同的是,这个时候她的身边没有可以供她撒气的顾程峰,就只能将全部的怒火放在那些无辜的盘子上。

  没得东西可摔了,她大口喘息的停下手来,跌坐在沙发里面。

  这样的女人身上体现了很严重的病态,因为失去了女儿,因为不幸福的家庭,因为没有肯关心她的一切才会成了现在的她。

  她既可怜又可恨。

  房间里面终于安静下来,卓风的妈妈也就是他的姨妈从凳子上站起来,看着地面上的狼藉,站着没动,只皱着眉都看向我,那眼神好像毒箭一样射过来,系数插在我的胸口。

  我惊得缩了缩脖子。

  卓风又将我往身后挡,问她姨妈,“你来做什么?”

  他姨妈没吭声,身边站着的李思念说,“卓风,是我带两位阿姨过来的。”

  还是李思念,每一次都是李思念。相信这个地方想找也不难,可李思念却主动带她们过来,一个之前在法国,一个在城郊,还是仇人,即便是这样,李思念也将这两个神级的女人请来了,足见她的厉害和别有用心。

  “李思念,我早就说过,我现在需要修养,你不要打搅我,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我能感到受卓风的隐忍,他早已经被怒火烧的浑身颤抖,可仍旧镇定的对她说,“有什么话我们可以私底下了,没必要牵扯到家人,尤其那位。”

  他的目光落在了顾程峰妈妈的身上。

  顾程峰妈妈早就在是失控之后没了力气,浑身瘫软在沙发里面,泪水和汗水打湿了衣襟,哼哼唧唧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李思念看一眼,只微微蹙眉,对卓风说,“我找不到你,知道你肯定会跟她在一起,可她一定会跟顾程峰在一起,我没办法,只好叫两边家长都过来,才能找到你,卓风,你在这里躲着不是办法啊,跟我回去吧,公司需要你,你的身体没问题了,你现在只有心理问题。”

  卓风却笑了,回头看我一下,帮我整理额头前的碎发,之后才对李思念说,“有心理问题的人是你不是我。”

  对,我姐夫才没有心理问题呢,肯定是李思念有问题。

  我看李思念,比从前更加憎恨她,她既然不爱我姐夫,为什么还要缠着他不放,姐夫也说了,徐娇娇的死跟她没有直接关系,那就是有间接关系,她是徐娇娇的好闺蜜,自己的好闺蜜去世了,她就过来抢闺蜜的男人,简直不正常。

  李思念很是无辜的无奈摇头,皱眉对身边的卓风姨妈说,“阿姨,你也听到了他不听劝,我也没有办法。”

  卓风姨妈这会儿才将冰冷的目光从我的身上移开,对卓风慢声细语的说,“卓风,回家去吧,你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我知道你是想照顾她,可她都已经长大了,现在也有地方住,我们不会插手你的事情了,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卓风,听话,妈妈和你爸爸都盼望着你回去。”

  卓风没吭声,只回头轻轻推我肩头,“你先上楼去等我。”

  我才不,我也担心他受到伤害。

  我摇头。

  他没继续坚持,只是仍旧牵着我的手,回身会他姨妈说,“姨妈,你该知道我为什么不回去,跟卓尔没关系。再者,我跟李思念的事情跟卓家也没有关系,你跟我爸过来我很欢迎,可以在家里住,可我暂时还不想回去,这里面没有人恶化人的原因,只是单纯的不想回去。”

  他姨妈脸色大变,泪水顷刻间流了下来。

  “卓风,我对不起你,卓不凡的事情是我瞒着你和你爸爸,可你不能恨我啊,我也是迫不得已,你也知道,我也是个女人,我也想做妈妈,可你爸爸却不接受,我的确是做错了,但是事已至此,你还能叫我怎么做?这多年我都细心照顾你,我当你是我的亲生儿子一样,你还不满意吗?”

  卓风只轻轻皱着眉头,安静的好似他姨妈的话不是对他说。

  他姨妈抹掉脸上的泪痕继续哽咽,“卓风,听话,你爸爸身体不好,需要你在身边,你回家去吧,有什么事情我们都好商量。公司的事儿……我做不了主。”

  卓风突然急了,声音也提高了几分,“你说你做不了主还是一开始你就有心要打卓家的东西的主意?你敢不敢现在当着我的面亲口再将你对我妈妈说的那些说说一遍?你以为我小就记不住你的话了吗?我始终记得,你敢再说一次吗?”

  卓风姨妈身子一跳,泪水成线落下,脸色都白了,吃惊的眼睛都要飞出来,张大的嘴巴里面却发不出一丝声响。

  卓风冷哼,继续说,“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小心思,不过从前是小心思,现在却是大心思,我一次次饶恕你,不代表我可以容忍你,如果你再插手我的事情,休怪我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