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12节

  第1080章 我卓尔是有办法对付他的

  他声音又低了下去,变得有些不好意思,可还是说,“就算你怀孕的事情被公开了,我想也会有个很好的交代,并且你们走的是瑞士那边的法律,出轨不算犯法,就算有了孩子也不影响争夺家产。”

  我笑,怎么说呢,我是很感激他的,可我不能接受,我不能在我有困难的时候还拉他下手,他帮我也是在暗处,明着我不会给他造成任何影响,冯飞的事业还在突飞猛进,他有大好的前程,何必要在我这棵树上拴着不放?

  我轻轻吸几口气,摇头,“冯飞,不要这样,你的这个想法我不接受,卓风是人渣我也不想做,一旦我同意了,我对不起人人,尤其是你,你不该跟我栓在一起的,现在外面已经很多人误会我们了,我不想再给你带来困扰,并且我需要你的帮助,你一旦被卓风盯上了还怎么行动自由?”

  冯飞笑笑,很是轻松的样子,我担心的事情在他那看来并非是什么难事,“没关系,我既然想了这些,就也想了很多策略,只要你答应我,我会立刻开始着手去做,卓风那边肯定会撤销对你的起诉。”

  我仍旧决绝,我不能叫我跟卓风之间的战争伤害到无辜的冯飞。

  “冯飞,我不会同意的,你如果坚持,那你就走吧,我会找别人帮我处理公司的事情。”

  他一怔,攥着我的手的力道就加重了几分,许久后才无奈的一点头,叹口气,“好吧,我知道了,不过你随时都可以改变主意,我会立刻去做的,只要公开了,卓风这边对你的压力会轻一些。”

  我笑笑,反手轻拍他的手背,“多谢,可我想这仅是八百比每到了这个牺牲你的地步,我卓尔是有办法对付他的。”

  他一点头,眉头敛上一丝愁容,默了会儿,才笑着说,“好,那我们商量一下接下来公司这边该怎么做。”

  卓风那边没有做针对我们的一些方法,可我们不能不防备,并且他手头上很多重要的资源,尤其是一些老客户都是他介绍给冯飞的,我们想要不被制衡只能慢慢的将这些属于他的东西变成我们自己的,就算他抢都抢不走。

  在跟冯飞说事情的时候我总是有些走神,无意中就想到卓风手里牵着别人的手的样子,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身体,如今却又成了别人依靠的东西,而我呢?正在跟一个爱慕我的男人商量着如何针对他,我不禁在想,如果真的成功了,我看着曾经相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最后抱着别的女人,落魄的不成样子,那我应该会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感受,我是否又真的会做到将我最深爱的至于那样永远无法翻身的境地?

  我深吸口气,冯飞之后都是说了什么我已经听不起进去了。

  他突然在我眼前晃了一下五根手指头,我这才回神。

  他无奈的轻轻吸了口气,问我,“不然我去找他,说你怀孕了。”

  我立刻紧张的握住他的手,摇头,“不要,就算这样也挽回不了什么,并且我也不想依靠这样的手段挽回我们已经破裂的婚姻,他有了自己另外一个心爱的女人,这就注定了我们再也不会走到一起了,他是一个一条道走到黑的人,并且……”我勉强叫自己镇定下来,忍着心里的难过不去想我不想看到的场景,才继续说,“我已经计划好了,只是时机不成熟,开工没有回头箭,现在要做的是坚持。”

  冯飞伸出手来,迟疑了一番,在不经意的一丝疏离的躲闪下立刻收回了手。

  尴尬的气氛在病房里面慢慢蔓延,犹如一缕青烟轻轻的消散,包裹着在我们两人之间。

  许久过后,是他第一通电话打碎了这份尴尬的安静。

  他起身出去接听,隔着房门我听到他说的内容,该是公司出了事,他很紧张,声音故意压的很低,问了很多问题,没直接问,可我也知道了一些,他说的是安然那件事,不知道安然为什么会无罪释放了,姨妈回了乡下,小豆子仍旧住在医院,王老板也就是万简已经被判了死刑,并且安然去了我的公司,不知道为什么直接被人事部安排在了仓管的位置,现在又一批货了出问题才知道那个人是安然经手。

  如果说不怀疑卓风,那还真对不起卓风,他对家里人的纵容可真是到了一种近乎于癫狂的境地。

  这样的事情说出去,谁又会相信呢?那个曾经爱我如宝贝的男人,却因为这件事跟我发暗恋不认人,还有了别的女人,简直是无法想象的一种结局。

  我深吸口气,有些无力,可转瞬间又有了别的想法,安然被放出来肯定是因为上头还有人在做这件事,卓风不肯能一个人只做这么多,难道是他上头的那个一把手已经胜利了,可卓风这么做肯定也牺牲了不少东西吧?

  我不禁好奇那个与李思念有几分相思却不及李思念的那个人女人的身份来。

  冯飞打电话很久才进门,不等他解释,我直接问他,“那个秘书叫什么,身份知道吗,什么时候去的公司,跟卓风之间多久了知道吗?两个人现在已经同居,说明认识时间不短,并且感情很深了。”

  冯飞点头,走过来,低头整理了桌子上的资料,很久后才说,“是,叫说明我不知道,后来听说也姓李,但是跟李家没关系,你也知道市内多少姓李的人,不过是巧合,她是才大学毕业的实习生,去公司也没多久,你们回来才多久?不到一年吧,那也就一年不到的时间,至于两个人感情多深,我不清楚,但是最近很高调,出入各种场合都带着,新闻上都有,如果不是被人知道你们还没离婚,还以为他们才是夫妻,从前卓风不喜欢参加的那些应酬现在也都参加了,带着她。家庭其实很简单,普通工薪阶层,家里是独生子女,在市内,这件事家里人也知道了,父母不同意的。”

  我不禁笑起来,反问他,“那是要多么爱慕虚荣渴望钱财才会同意这样的事情啊,她是小三,第三者插足,我跟卓风还没离婚呢,这件事在女方家里也肯定是不被接受并且多受指点的,只是也反对不了什么,钱其实还真是万能的,真的。”

  冯飞继续用一种无比担忧我的眼前看着我,想说又不说,抿了抿好看的嘴唇,将资料往文件夹里面塞好,跟着才说,“我现在回去,晚些时候再来,想吃什么?”

  我捂着肚子想了会儿,摇头,最近饭量还算正常,医生给我开了很多钙片,吃起来也不错,至少胃口好了不少,“没什么特别想到,就是……啊,现在能买到冰糖葫芦吗?”

  第1081章 比较适合冯飞这样的男人

  他点头,蹙眉,起身盯着我的脸看了许久,到底是没忍住,一伸手,将我抱住了。

  我浑身僵住,脑袋也瞬间空白,若非看到了眼前正推门进来的叶医生,我还真的就这样被他抱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叶医生尴尬的愣了会儿,转身要走,我一伸手将他叫住,顺便推开了冯飞,很自然的拒绝,却也叫冯飞的脸上多了几分伤感,不过转瞬即逝,他起身看向走过来叶医生,两个人都是认识的,互相一点头,都没说什么。

  我说,“是不是我的抽血化验报告出来了?”

  叶医生点点头,眯了眯眼睛,将报告递给我,跟着说,“看看吧,身体很好,宝宝已经确定很好,现在是三十九天。”

  我拿过来看了一下,之前拍的四维彩超也都出来了,可现在只是一块很小的肉团团,看不出我们来,我轻轻的抚摸,觉得这个小生命会再一次给我带来好运,就像当年的喵语一样对我至关重要。

  “谢谢你,叶医生。”

  冯飞竟然也说,“谢谢你叶医生。”

  叶医生愣了下,呵呵一笑,抓了抓脑袋。

  冯飞看了一眼时间,交代我了一番就走了。

  冯飞才走,叶医生半开玩笑的对我说,“其实我有些时候觉得,卓尔你比较适合冯飞这样的男人。”

  我一怔,为什么这么说呢,谁人不知道我卓尔跟卓风已经结婚很久,并且相爱多年,但凡是出现卓风的地方就会有我的存在,我们俨然就是捆绑在一起的鸳鸯了,自然我们就是最合适的一对儿,可为什么他非要说跟冯飞很合适?

  我没问缘由,也不想知道,眼前事情那么多,我只想好好养胎,继续赚钱,给我的两个孩子守护住属于他们的东西。

  叶医生识相的眉宇继续说,只告诉我,“卓风跟我约好了时间来检查身体,这个习惯还是你之前给他的,不过他一直都在做检查,之前因为出差没有来,现在想提前过来,我看时间也穿插的开就答应了,所以明天一大早你就不要出去了,最好叫冯总也别过来,免得遇到。”

  我有些发怔的一点头,恩了一声,说,“知道了。”!

  他说完没打算走,继续站在我跟前低头看着我。

  我看出来了,他这是还有话要说。

  我笑笑,“说吧,还想说什么,你就那么觉得我跟冯飞很合适?”

  他呵呵一笑,“不是,我在想你现在怎么能做到的这么镇定,难道真的像外面说的那样女人本弱,为母则刚吗?”

  我笑,“叶医生,你该知道我不想听这样的话,女人本来也不弱,就算没孩子不是母亲也一样可以刚强,只是女人不喜欢争斗,可被逼急了,也是没办法的。”(!≈

  他呵呵的爽朗笑了起来,“我知道,故意这么说气一气你,看你还能生气说笑,说明你现在没什么问题,那我就放心了,孩子也会顺利成长,那记住,明天别走出这个病房。”

  我点头答应了,他一走,我继续捧着拍好的彩超的照片,欣喜的憧憬着。

  如果是个男孩子,我希望他是一个他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做人厚道,朴实,但是在职场上可不能如此了,我会全身心教会他如何周旋在满是阴谋算计的漩涡中,给他足够丰厚的钱财去闯荡去创造。

  如果是个女孩子,那选择就多了一些,想做一个富裕家庭的女人那就尽管去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得体尊贵,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

  如果她想创业,跟很多人一样走在职场上,我也会给他坚强的臂弯,丰厚的壁垒,与喵语一起共同创造属于自己的东西。

  我的两个孩子都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永远的善良,幸福快乐。

  我抱着这个还没任何形状的照片,捧着喵语的相片,终于美美的睡了一觉。

  冯飞晚上没来,但是给我打了电话,告诉我糖葫芦没买到,但是在想办法叫人给我做,并且跟我说了一些公司的事情,安然被发现胡已经离开,损失不大,刘豆那边发现的及时,现在着手处理,已经补上了之前的空缺。

  再有,已经开始了新产品的最后的填充,打算直接上市大批量的投入生产,之前预想到的收益已经很好的上升了,并且另起的一只股票也慢慢升了起来。

  我听到的都是好消息,有点不太相信这都是真的,可事情切实的在发生,我用新手机看网上的新闻,翻阅资料,还真像冯飞说的那样,可我却一点高兴不起来。

  早上出不去,我吃了饭就在病房里面散步,端着手机翻阅新闻,无意间看到了有关卓风的事情。

  那个女人,真的跟李思念很像。

  其实李思念很美的,之所以很多人像她是因为她的脸平淡了一些话就是大众脸,不平淡了那就是美艳无比,李思念就是,美艳无比,所以以后的郑盼盼跟现在的李秘书都是属于平淡的那种大众脸,仍在人堆里面都找不到的那种。

  或许是因为女人都在乎的是样子吧,所在才会如此的坚信卓风喜欢她是因为她的脸,可我觉得卓风的阅历那么复杂,他该不会是那种只喜欢看脸的人。

  这个李秘书还真的可能就有我们都无法看穿的本事呢。

  我深吸口气,关掉了新闻,只看照片已经耗费了我浑身的力气,我可不想再多看新闻内容,那些猜疑的内容看了也只会给我增添烦恼。

  我选了首自己喜欢的歌听,顺便在地上走一走,扭扭腰,拉伸一下我的老胳膊老腿儿。

  之前我有空闲就去做瑜伽,现在也不能去了,但是动作还记得几个,按着之前的记忆在地上有些艰难的拉伸了一下我的禁锢,正扭腰转身,想要伸手臂触到我的腰,却发现我根本够不到。

  禁锢传来剧痛,我咬着牙齿没动,不服输的我可不想叫自己好不容易练出来的柔韧性就这样没了。

  此时,房门被人推开了。

  我盯着那个正低头进来的人,愣住了,忘记了转身回来,只听腰鼓咔的一声巨响。

  跟着那个人健步如飞的冲到我跟前,双臂拦住我的腰身,将我抱住。

  四目相对,我觉得,岁月如梭的今时今日,我仿佛穿越回到了很久之前,那时候的他还是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我是个不懂事的毛丫头,可我爱极了他这样的拥抱,就像捧着他失而复得的宝物,那样的小心,那样的担忧。

  可如今,我们却是正在闹着离婚他在外面有了第三者的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