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13节

  第1082章 仅此一次

  我立刻将他推开,因为我看到了随后进门的李秘书。

  李秘书要进来,卓风看着我,却对李秘书说,“在外面等。”

  李秘书自然是不愿意的,张嘴就问,“卓风,我想进来,不行吗,外面很多记者我怕!我不打搅你们说话,就当做我不存在。”

  卓风看她一眼,继续说,“出去!”

  李秘书一怔,脸色就不好了,看向我的时候眼神立刻凌厉起来。

  可还是一跺脚,出去了。

  卓风这才转头,却问我,“扭到了吗?”

  我愣了一下才想起来刚才是扭到腰了,我摇头,继续后退半步,“没有。”

  我不知道他怎么找到这里来的,相信不是叶医生告密,可他能找来我还真挺意外,不过来找做什么呢,叫我露面去接了他起诉的案子还是找我离婚?

  我没说话,也没询问,现在我不想做任何表态,并且律师那边已经做好了,只等肚子里面的孩满足三个月,我就可以露面,光明正大的走在所有的地方,跟他争抢所有的东西。

  他打量我,跟着眉头皱起来,问我,“你为什么住院?”

  我觉得他问的有些不对,他应为问我为什么躲着不见人,却不是为什么住院。并且他都找来了,那肯定是知道我住院的,所以他故意提前来这里检查身体,就是为了来找我?

  逼迫我到这份上还真是厉害啊,我们孤儿寡母的就要这么受欺负我也是忍耐不了的。

  我说,“卓风,我住院肯定是身体不好,所以不要问我为什么要住院,我也不想在你那里求得什么同情,所以你下个起诉我可以继续,只是我现在因为身体抱恙不适合露面,你要是想叫我跟你打官司,抱歉,我去不了,你如果非要逼我,那我就支好找律师做公关了,不然我也要活着,给我和喵语创造个生活的条件才行,你说是不是?”

  他眉头的痕迹更重了,看我半晌,没有说话,只深深的吸口气。!

  若非知道了他与外面的那个李秘书成双入对那么久,并且已经同居,我此时面对他那轻轻的皱眉就会立刻扑过去原谅他的一切。

  可理智叫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一点点的一样都没有,只听到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蹦蹦的像个不断捶打的擂鼓。

  他默了会儿,一点头,情绪上来了,眉头的痕迹也浅了不少,收回了刚才的温柔,冷色的告诉我,“官司肯定要打,你拖延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早点……”顿了顿,似乎他很不爱说那几个字,可我能说出口,输出来大家也都舒坦,何必还藏着噎着?

  我说,“离婚的话再等一等吧,我想等我这边身体养好了再处理这件事,我想卓总也不想看到被媒体说你是不顾及前妻的生死就之意要离婚,我们有的是时间去周旋,不过你不能等我也也没办法,可你还是要等,我不想用我自己身体开玩笑。”

  他眼神很快的扫向我,瞬间收回,移向了别处,就像个做贼心虚的强盗,就算想隐藏也还是被看穿了,他那是在为难吗?为难什么呢,为难不能快速离婚给李秘书一个很好的家庭和婚姻还是为难手头上没有资金,却又对我毫无办法?(!≈

  我不想再跟他多做周旋,甚至不想知道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只想叫他立刻消失,听李秘书说的意思是外面还跟了很多记者,那我猜测卓风是被记者跟的无可奈何了临时找到的房间想躲藏一会儿,不巧,就找到了我。

  这奇怪的缘分,真叫人哭笑不得。

  可我还是要下逐客令,“卓总,没事的话就先走吧,我需要休息了。”

  他猛然抬头,看向我,眼神复杂,像是饱含了很重的难过,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难过,可我们已经走到了针锋相对的地步,也是他是一手造成,还难过什么,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我继续说,“卓总,早点走吧,我不想被人说闲话,尤其不要冷落了你身边那位,走吧!”

  我背过身去,看着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如今已经是深秋,天气依旧很暖,看来这里的冬季在一起来的很晚,医院落下的枫叶早就红了,像一团火,簇拥着一堆假山石,看起来就像是另外一种地方,这叫我想到了早就不存在的小山村,至今我还不知道那个山村的名字,似乎一直都没有名,据说那里从一开始就是土匪聚的生活区,久而久之就成了人们生活的村落,所以传统流传下来,所有人都保存着任性的恶,没有善良,只有穷和无休止的悲苦。

  我想到的有些走神,身后却依旧锋芒在背,卓风一刻不走,我就一刻不想回头。我们之间,在没有过多的话语可以说了,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了。

  突然,身后的气息重了,我一怔,就要躲闪,到底还是迟了一步,被他紧紧的抱着,就要将我累死了,我有些喘息不不过来,狠狠一把将他推来。

  他却依旧走上前来,这一次,他竟然亲吻了我。

  我没有挣扎,想象着,回味着,这样的吻似乎已经离开了我的生活,离开了我的一切,可如今再一次碰触,这份熟悉就像点燃了我心里的一团火,欲望的,愤怒的,委屈的,瞬间都幻化成了无限的泪水。

  他吻掉我脸上的泪痕,一遍一遍,直到我泣不成声,他还是没能将我放开。

  我想挣扎,却已经没了挣扎的力气,如果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拥吻,我想那就尽情的享受吧,仅此一次,无视最后一次。

  突然房门被推开,李秘书大叫着跑进来,“卓风,不好了,记者过来了,好像知道卓总也在这里,都在门口呢。”

  我急忙要推开卓风,可他却依旧抱着我,低头满是深情,说出来的话却冷的像冰川,“滚出去,没叫你进来。”

  李秘书的表情多彩缤纷,我的视线擦着卓风的脸颊过去看到分明,他的冷漠,她的失落和受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好像在李秘书的脸上看到了之前的我。

  卓风啊卓风,他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可以做到叫自己的心和表情都收放自如,之前也是冷酷的对我,现在冷酷的对待李秘书,难道女人在他眼中只是一块丢不掉的毛巾,新的喜欢旧的不想扔,做了抹布也会善待?

  我不禁嫌弃起来,狠狠的推开他,当着他对面抹掉他亲吻的痕迹,警告他,“卓总,请出去,这里是我的私人地方,我是病人,需要休息,你不走的话我就要报警了。”

  卓风站着没动,只那双眼睛依旧紧紧的锁住我,好像兜头扔给了我一个巨大的铁笼子,将我圈禁其中。

  李秘书带着哭腔,乞求他,“卓风我们走吧!”

  第1084章 住在冯飞家

  不知道多久前了,冯飞也喜欢这样碰触我,好像最开始喜欢这样揉我头顶的人是卓风,顾程峰也学了一段时间,说不习惯,他就捏我脸,可卓风却一直没改掉这个习惯,我也喜欢上了,就像是一只等待抚摸的小猫咪,他的手很有魔力,给我温暖喝安慰,哪怕我正在炸毛的生气,他还是会伸手过来轻轻抚摸,我也立刻就脾气好起来。

  可他的那个亲密的举动好像离开我很久了,今天被另外一个人这样对待,有些……不习惯。

  冯飞在厨房叫我,我才出去,洗了把脸出来他已经将饭菜端上了桌,递给我一双筷子,告诉我,“这些是孕妇餐,我新学习的,你尝尝看。”

  我看着满桌子的菜,瞧着还真不错,不知道味道如何,就夹了一筷子最近的吃了一口,连声赞叹,“真好吃。”

  他将自己面前放着的鱼递给我,“好吃就多吃点,你最近瘦了很多。吃完我跟你说件事情。”

  我没急着问是好事还是坏事,看他的脸色,该不会是坏事。

  吃饱喝足,我端着水杯,等待他给我说的事情,可他慢条斯理的吃吃喝喝的差不多一个小时,才放下筷子,显然是故意吊着我想叫我着急的。

  我无奈的蹙眉问他,“到底是什么事情啊,你告诉我就是了。”

  他呵呵一笑,也端着水杯慢慢的喝,很久后才慢声细语的说,“是公司的事情,之前的新项目已经投入了生产,现在很顺利,一天之内就出了几百件,不过还没进行销售,我拿了一件回来,刚才用了,还不错,但是我发现了一件事。”

  我竖起耳朵听,冯飞可不会无聊到说自己的用户体验感受,也没催促他,只安静的等着他继续将这件事说完。

  他呵呵一笑,放下了水杯,突然转移了话题,问我,“想他吗?”

  我愣了一下,一口水吞到了我的鼻子,我练练咳嗽,哼哧了好几下,喷嚏都出来,泪水也流出来,他连忙递给我纸巾,等我这边擦干净了他又说,“我觉得卓风很想你,他在到处找你。”

  我没应声,低头擦鼻子,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了,怎么喝水就喝到自己的鼻子里面去了?可说我想卓风的话?我想是的吧,我对他还有感情,并且事发突然,我直到现在还处在发蒙状态,如果不是他最近做的事情太过伤人,我想现在还是会原谅他,只要他跟那个女人分开,回到我身边,我也会接受,这份感情我们牵扯了十多年,怎么能说分开就那么容易分开的?

  可没有人问我的话,我肯定也觉得他不那么重要了,但是突然沉下心来想,我才知道,我是真的很想他,想他身上的味道,想他的身体,想他的唇,想他的一切……

  可想归想,我现在不想见到他,一想到他的手牵着别的人的手,我就很厌恶,恨不得立刻就将他的手剁掉,人也不要了,直接踢开。

  我不知道这样矛盾的心里要如何处理,只要不提到他,就很好,可卓风还是直接问我是佛想他了,我想说,我想了,可我不想见他。

  不等我回答,冯飞又说,“今天他去了医院找你,险些跟叶医生闹掰,叶医生也是够意思了没说你住院的原因,可卓风是不相信你是阑尾炎那么简单,所以今天去找了我,甚至主动赊销了诉讼,只想叫我告诉他你在哪里。卓尔,我觉得,你可以去见见他,就算不说你的怀孕的事情,也该问一问他到底是怎么想的,突然就变成这样,我总觉得有些事情在瞒着我们,却又想不到是什么,你不如亲自去问。”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哪怕是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在怀疑卓风变化,可我始终存疑,但我已经过了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年龄和条件了。

  我还有喵语跟未出生的孩子,我不想失去所有留给孩子的只是一切的负担,我这个做妈妈的要不惜一切代价给他们争夺最大的利益。

  默了会儿,他又说,“你不想去也可以,那我们接下来是否要按照原计划进行,直接对卓风这边进行制裁,他已经离开了分公司,只在总公司做了,股份不多,可是权力很大,我在里面做事也会受阻,毕竟你们之间牵扯的太多,想要分的清楚了还真不容易。”

  我轻轻吸口气,没应声,这件事是不好处理,我想要的东西也不是那么容易拿到手的,股份要分清楚,分红也要分清楚,我们还是夫妻,他还拿钱养着别的女人,而我呢,这边要抵抗他的官司和压力,还要养胎,真心有点疲倦。

  可他放松了不代表我就可以收手,我说,“我觉得我可以继续,不管他那边如何,我们都不能放弃,就算他最后一无所有……我也要做。”

  冯飞眼神焦灼的看向我,就像两只证在发热的灯泡,里面闪烁着的是锋芒,可更多的是担忧。

  我连忙安慰他,“放心,我没事,孩子放在首位,喵语那边他肯定不会争取,我也不会给他,孩子跟着他走了肯定受委屈,我可不想将喵语交也李秘书带,你这边继续按照原计划进行就是了,再有就是……冯飞,以后尽量不要在我面前替他。”

  我喝光了最后一口水,放下杯子,开始收拾碗筷。

  冯飞愣了一下才点头,“好,我知道了,我来收拾吧,你去穿好衣服,我们出去走。”

  我没应声,可也照做了,洗碗这种事我可真不愿意做,尤其现在闻到不好的味道就想吐。

  我换好了衣服出来,坐在凳子上等,随手啃着苹果吃,才吃了一半就被他抢走了。

  他笑着对我说,“不能饭后吃水果,要饭前吃才行,吃了也不能吃太多,半个足够了,再有,你就穿那么点出去吗,墨镜和帽子都要戴上才行。”

  是啊,我必须做好保密措施,不然被人发现了回头卓风再找到这来我可有的烦了。

  我又回去翻找了墨镜出来,可我没帽子,只能将卫衣身后的帽子扣上了,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他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帽子,摆了摆手,“过来吧,我都准备好了,我们出去走四十分钟已经足够了,现在是九点,外面大人已经很少,相对来说会安全一些。”

  我哦了一声,接过帽子自己戴上,他又帮我正了正,所有端详了一下才一点头,“很好,走吧。”

  出了公寓的大楼,楼下就是一片热闹的闹市区,对面是叶医生的私人医院,后面是一片广场,左边是我的学校,右边的对面就是商场,难怪这里的房子这么贵,他的小公寓才八十几平方,来的时候就已经一千多万,知道转手能卖多少了。

  我跟在他身后,走的很慢,他大长腿也故意收拢脚步走的很缓慢,走会儿人就要停下来回头看看我,如此反复走了大约半小时,我有些累了,在他身后拽他的衣服,“走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