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14节

  第1086章 将计就计

  他一愣,眼睛里面刚才还死气沉沉现在竟瞬间爆发出丝丝光亮。

  我又说,“我们将计就计。”

  我不想利用他,可卓风实在是欺人太甚了,我劝说冯飞,“我知道这样会伤害你,你可以拒绝,可我现在想不到好的办法了,卓风既然不在乎这件事,我们就做了便是,是否会影响到他,我也不知道,可至少可以叫你这边拿到巨额的现金做周转,你一走,之后就剩下我跟他和几个小古董了,就算他有本事将全部的股份拿到手,我也有本事将他挤走,不用在厮杀的时候伤害到你,这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他摇头,连声说,“不会的,我不会同意的,我不会走,也不会骗他,这件事还能有别的办法,我们再想想,至于钱……我不缺钱。”

  我知道劝说也无用,不过这是最直接的办法,将计就计,叫冯飞撤走,也是保全他,我跟卓风现在还没正式开始交手,他不过是暗中用点小绊子,就是想等自己手头上的股份多了才跟我真刀真枪,可那时候我就担心伤害到无辜。

  我说,“冯飞,我不想你受牵连,今天他主动来找你,明天估计就可以直接来拿刀子逼你,他做的出来。”

  冯飞没应声,只安静的坐着,眼神有些呆滞。

  我看时间不早,也不逼他,叫他自己考虑在做决定。

  “你自己考虑考虑,回头告诉我,我会配合你。”

  回了房间,因为白天睡了太多,我晚上又无法入睡,翻来覆去想刚才冯飞说的那番话,顺道开了电话。

  我的电话每次打开都有无数条微信留言和未接电话的短信提醒,电话提示足足响了五分钟才消停,我这才逐条的仔细的看都是谁在跟我说话。

  在最上面,是肖恩,他发了一个小视频给我,我点开的一瞬间就愣住了,是卓风没错,他身边的女人是李秘书,可对面的女人是谁我不认识,是个背影,看起来身高不高,很瘦,长发,手里的是年代很久的一款老的。

  我直接打电话问肖恩,那边许久才接,很是惊讶是我打来,问了我许多问题才说到正题上,告诉我,“那个女人就是卓风最近一直在联系的人,不知道是谁,我一直都没拍到正面,并且好像跟李秘书关系很近,都是李秘书跟那个女人联系才转达卓风的,哎,你最近在哪里,家里人都急疯了,肖老大也回来了,安装了义肢,适应的很好,现在在你家住着呢,安然找到了,在乡下跟姨妈住一起,最近很老实,王老板被执行了死刑,这件事就成了无头案子了,哎,也苦了那群孩子,还有,嫂子那边好像也去了你家里,她跟你妈妈照顾三个孩子呢,谢晶晶也偶尔会过去,听说你在国外啊,可我看你这信号不大对啊,你到底在哪里?”

  我忘了肖恩那边会查到我的定位,我立刻说了几句话就挂断了电话,迅速的看了一番所有人都留言又关机了。

  我坐在床上发呆,外面的天色器黑不见底,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了样子,就像一个正在歪着身子躺在一个男人怀里休息的少女,脸颊绯红,样子悠然。!

  看这样的月色却如何都无法叫我安静下来。

  一想到卓风现在的举动,我就会暴起一身怒火,若非我身边顾虑太多,真想现在就提了刀子过去找他,一刀两断,再也没有纷争。

  外面冯飞还没睡,估计是在洗澡,我听到了水流哗哗的响,很久后他出来,拖鞋的声音很轻很欢,走到我门口,轻轻敲门,“卓尔,知道你没睡,我热了牛奶,喝了再睡吧,对你身体好。”

  我哦了一声,仍旧躺着没动,他又说,“知道你睡眠不好,喝了有助于你睡眠。”

  我又哦了一声,将电话放起来才起身出去。(!≈

  开么房门,迎面一股热气扑面,湿漉漉的头发上还在流着水,他递给我牛奶,跟我较低我,“有些烫手,你别那么急着喝,对胃不好,明天中午我回来接你去医院做检查,对了,你今天是不是又吐了?”

  不说我倒是给忘记了,现在还真有点饿了,可都这么晚了,我想挺一挺就过去了,就没说什么,“恩,没事,我不饿,睡觉去吧,我饿了就叫你。”

  他点点头,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地方又歪头看向我,我冲他笑了一下,他也笑起来,突然想到了什么,问我,“你……真的没意见吗?”

  我一怔,没明白他问的是什么,好奇的问,“是什么?”

  他抿了抿薄唇,摇头,“没事了,睡吧!”

  我还想再追问,他已经开门进去了。

  其实,我真希望他是为了钱,这样事情就好办多了。

  隔天中午,他准时回来,说是已经跟叶医生说好了我去做检查,并且正好是在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午休的时候,避免被人发现。

  他跟叶医生说了我的情况,叶医生也很担心,想给我做个胃部检查,在抽血化验一次才放心。

  我也是有些担心的,一直吐不吃东西,身体更加吃不消的。

  到了医院没多久,叶医生就过来了,看样子是着急节空闲的时间吃了口饭,嘴边还有饭粒,我笑着递给他一张纸巾,他尴尬的笑笑,擦了擦嘴,想了下说,“我去漱口再来,实在抱歉,太失礼了,我这边今天特别的忙,下午还有两个手术,等我五分钟。”

  用不了五分钟他就跑了回来,神秘的看着四周,将房门反锁,“卓风来了,是拿化验报告的,之前说好了是那个李秘书来那,不知道为什么他亲自过来了,我们快点,抽血之后做个检查就可以了,你们从那边的们走,不会被看到。”

  我跟冯飞对视一眼,立刻跟着他往里面走,第二道房门锁起来,我还是有些紧张担忧,想着卓风就在外面,看到我在这里其实也没什么,顶多就是骚扰我一番,可我不想他知道我是来做产检的。

  我惴惴不安的躺下来,等待着叶医生那边换好衣服做好清洁,相关的检查都可以在这里进行,唯独做超都不在,他为难的说,“超必须做,实在不行你们晚一点再来,我晚上加班等你们。”

  冯飞看时间摇头,“不行,卓尔这边我不放心她一个人来,我晚上要加班开会,卓风那边应该很快就走了,我们等一等就好。”

  叶医生也点头,低头给我抽血。

  三个人在这个不大的房间里面闷了会儿,叶医生实在等不及要出去看,“等我去看看,冯总,我给你打电话你们就出来,我担心卓风那边是在找我呢,毕竟检查是我做的。”

  他又快速的脱了衣服出去,房门在外面上了锁,一声声的锁门的声音就像撬开我心门的万能钥匙,叫我一直镇定的心平静不下来。

  许久,冯飞也急了,打电话过去,不想,却是卓风接的。

  我听的很清楚,卓风说,“过来吧,我们见面说,是不是卓尔也跟你在一起?”

  第1087章 我跟他解释

  冯飞看我一眼,想要说话,我直接抢先对卓风大叫,“你烦不烦,不要骚扰我男友,我跟冯飞在做产检,你能不能别破话坏我们,我都没阻挠你跟李秘书,也请你别阻挠我跟冯飞。”

  冯飞吃惊的看着我,我直接挂断了电话,想了想,这件事一直这么藏着也不是办法,可我没顾着冯飞的感受,怕是后果会很麻烦。

  “对不起,我,我,我跟他解释。”

  冯飞却笑了,“我以为这件事还需要再等等你才能下定决定,其实我是不介意被你利用,说了就说了,解释也没有必要,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带着你来医院了,也不担心他跟踪骚扰你。”

  我无奈的轻轻吸口气,“说的是这个道理,可要知道卓风那个人可是睚眦必报的,万一对付你怎么办。”

  “呵呵,他不是答应了给我钱的吗,我现在就可以去开条件了,双倍的钱,看他给不给的出,能给的话那就很好了,我转手投进你的公司,变成我是大股东,那你跟他争抢家产的时候就可以少负担一些了。”

  方法很好,可我还是很不情缘,刚才也的确是太冲动了,“冯飞,我这个人就是很愚蠢,我总说我不喜欢利用人,可我已经利用了你,之前还利用顾程峰,造成他多年的心结解不开,现在,我……”

  “呵呵,多想了,我可不会解不开心结,我爱你跟我找别人不发生冲突,懂了?”

  这我知道,冯飞在外面可没少跟女人牵扯,那不过是逢场作戏,有些时候是推不掉的,就像我,有些时候不懂得忌讳的时候也会给我塞男人,我都清楚地说明情况,并且很多人也知道我跟卓风是夫妻,送男人的不少,我都推掉后也都没有再送了。

  可冯飞这边……糟糕了,一旦消息被传出去,冯飞这边岂不是会受到很大影响?跟我这个有夫之妇苟且,还有了孩子,那事情可就真的完了。

  “冯飞,不行,我担心,这件事不能这么做,我要说清楚,大不了我跟他直接打官司。”

  冯飞拉住我,一伸手,将我抱住了。

  我怔了会儿要挣扎,却听他的声音在头顶上传来,温柔的像一汪清泉,“别动,暂时演练一下,免得出去了跟卓风跟前装得不像,被识破了我回头再敲诈我,我可拿不出什么好主意来制衡他了。不过想想也不错,呵呵,总有叫卓风吃瘪的一次,他嚣张了那么多年,现在知道他最好的东西抢走了他最爱的女人,还怀了孩子,那心里……啧啧,这个办法很好,呵呵,我们出去吧,做超,看看孩子怎么样。”

  我大抵是不情愿的,可实在是耐不住冯飞央求,我再在这里耗下去,不知道他是否就直接将外面的卓风叫进来亲自看看我们在一起才罢休。

  才推门,就看到叶医生站在门口,脸色不是很好的看着我们,身后的不远处,站着就是卓风。!

  卓风的手里提了一个袋子,估计是做身体检查的报告单,没有带李秘书来,所以他只是自己一个人。

  我们四目相对,隔了很长的一段距离,我仍旧能够感受到卓风脸上的怒火,他在隐忍着,捏着袋子提手都变了形。

  一种无形的火药味在走廊的两端飘荡,我深深的看他一眼,没多想,直接转身,再不想看着那张早就分不出是真情还是假意的脸。

  冯飞说,“叶医生,我们去做超吧,卓尔有点饿了,我想检查完就带他吃东西。”

  叶医生使劲皱眉,最是知道这件事始末的人却不能说出原有,只能看着我们骗着卓风,那个他多年的兄弟,可卓风最近做的事情也实在叫所有人都接受不能,想来叶医生也是为难的。(!≈

  我也是看准了他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才会逼着他保守秘密,换做别人早就将这件事告诉他了。

  路过卓风身边,他陡然叫住了我。

  “卓尔?”

  我收住脚,尽量叫自己用一种很平淡的眼神看向他,可我没有那个勇气,只垂眸,应道,“有什么事情吗,卓总,我需要跟我的爱人做产检了,没别的重大的事情等我去了公司在商量吧,之前说的起诉我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不用再重复的告诉我,我这边会接纳,打官司可以,我也会亲自按时到场。”

  他没应声,只一伸手,将我抓住了。

  我能感受到他因为生气捏紧的拳头,就算是此时攥住了我的手,依旧因为捏紧的拳头而发出微微的汗珠子,透过我手臂上薄薄的衣衫,一重重厚重的热量传递过来,叫我也有些不安。

  每次在夜里我不能入面的时候就会在想,如果我跟卓风没有闹到现在这样,那我们该多幸福,该多高兴,以前他总是在动情处告诉我再有一个孩子的美好向往,可事后却又安慰我不强求,等过几年就收养一个,可我总认为收养的孩子不是我的亲生,不如我自己亲自来生,奈何我的肚子和身体一直都不争气,谁想到,这个时候怀孕,真的是又喜又忧。

  可孩子啊,现在却要盯着冯飞这个毫无关系的父亲活在我的肚子里,想来还真是可悲呢。

  可这一切,还不都是他这个亲生父亲做的孽吗?

  我深吸口气,越想越觉得心里难过,肚子里面不断上涨的怒火瞬间窜了上来,一甩手,不知道是不是太过用力,还是我故意的,响亮的一个巴掌拍了过去,指甲也很久都没有修理了,直接擦着他的下巴过去,立刻一条血痕,触目惊心。

  卓风没躲闪,冯飞走过来拉着我站在他身边,又挡住了我跟卓风,警告卓风,“卓尔现在怀孕了情绪不好,你最好不好惹怒他,有事情我们回公司再说。”

  卓风没吭声,只那双满是红血丝的眼睛望着我,表情复杂,有怨恨,有愤怒,还有不甘心,可我在那些复杂的情绪中没有看出来一点他的悔恨,发生这么多,他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做的是错的。

  从我发现他跟李秘书之间关系不正常开始,就注定了我们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他既然做了,就该认,为什么还是那种愤怒和不甘心的表情,难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我不知道他对我怀孕这件事作何感想,只想继续带着毒药一般的锋利的尖刻刺激他,“其实早在你跟李秘书好之前我跟风筝飞就已经情投意合了,只等着你这边变心,真好,你应了我的心意,既然你不想好聚好散,那我们只能只能针锋相对了,真刀真枪好好大战一场,我想这也是你所期盼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