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16节

  第1091章 混沌

  我也心痛,可现在还不能回去,喵语那边一旦背叛参与到这件事上来,我不知道会面临什么。

  我说,“再等等就好了,我现在不想牵扯到家里人,卓风这边还没摸到他的底牌,我们只能先瞒着。”

  “哎,怎么就闹成这样了,我怎么觉得好像昨天那边还挺好的,怎么转眼就变了?卓总,要不你们好好聊聊?”

  所有人都在劝说我好好聊聊,可不知道是否有人劝说卓风跟我好好聊聊呢,这件事错的不是我啊,为什么都在逼迫我呢?

  我无奈的笑了一下,“不了,聊不聊的事情已经这样,时光又不能倒流,就这样吧,你去忙吧,我想休息休息,好累!”

  “好吧,我回去,公司还有点事要处理,大公司那边最近的合约都被搁置了,冯总的意思是要撤出来,可现在没撤出来的意思,所以还是要回去看看的。”

  我点头,没说话,现在累的脑子已经不听话了,只想好好的睡一觉,或许真的时光能流转,我睡醒一觉就清醒了?

  眼皮沉重,这一觉睡的很沉,也睡了很久。

  等我睡起来,竟然是隔天的早上五点钟。

  冯飞依靠在旁边的沙发上,脑袋后面是叠起来的西装,皮鞋上不知道是谁的脚印,一片灰尘,裤腿上也有灰尘,胡茬子在下巴上看起来漆黑一片,瞧着无比的狼狈。

  我看着很是心痛,过意不去的起身将被子盖在了他身上,他没有醒,我就轻手轻脚出来了。

  此时的天气很凉了,五点钟还没有大两天,远处挂着一抹浅色的月光,白花花的,没有任何颜色。

  我盯着天边看了会儿,这才走下台阶出了医院。

  不想,门口的保镖将我拦住了。

  我一阵,这不是卓风的保镖吗?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卓风也在?

  我左右望了一圈,没看到任何人,只有来往行色匆匆的行人。

  那保镖低声对我说,“对不起卓夫人,只卓总叫我们来这里的,具体没说要怎么做,但是知道了您怀孕的事情我们很高兴,所以过来也是不希望卓夫人外出伤到自己。卓夫人这是要去哪里,我们过去就好了,买东西还是去公司?我们直接代劳。”

  看吧,卓风多会照顾人啊,可惜啊,用错了地方,这要是换做从前,我肯定很高兴也很享受卓风的照顾,可现在我们之间再没任何关系了,这样做叫我觉得很恶心,他这是吃着碗里的还想着盆里的,那边不放手这边还想挂着吗?再或者是想牵绊着我叫我这边心慈手软对他手下留情?

  我不禁冷笑,扫一眼面前的几个人说,“给我让开,我想去哪里是我的自由,你听他们的话拦住我可以,别怪我现在就报警,你们不过是保镖,不是警察,还有权利管我去哪里吗?”

  那个人一怔,脸色变了变,很是尴尬的看着我,半晌才说,“我们不知道要怎么做,既然这样……那我们跟着您就是了。”

  我哼了一声,提步就走。

  医院对面是个大商场,这里四点钟就开始营业了,直到晚上十一点才关门,期间会换三次岗位,但是最前边的这家早餐餐厅却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里面的店员我都认识,之前住院,沈之昂经常带我来这里,那时候脑子不清楚,也记不大多少人,可唯独记得这里一个年纪有些大的老妈妈,是个慈眉善目的人,手艺很好,她做的混沌很好吃,尤其我喜欢吃玉米虾仁的。

  我走过去,看一眼,里面很多人,可没有我认识的老妈妈,有些失望,坐在了角落,一个年龄很小的可爱姑娘,问我,“姐姐,要吃什么,这里现在只有混沌了,早上的师傅还没来呢。”

  我说,“好啊,我想吃玉米虾仁的,有吗?给我两份,其中一份打包。”

  “哦,可以,五分钟就好,一共三十五!”

  我付了钱,给了她一张五十的,她翻找自己的钱袋子给我零钱,之后抬头好奇的看了会儿直接问我,“是卓总吗?”

  我愣了一下没吭声,我之前有一段时间因为要给公司打广告,接受了一个采访,上了两期的杂志封面,能认识我的人自认不少,尤其是年龄小一些的,肯定都知道。

  我笑着点头承认。

  她非常高兴的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两弯月亮的形状,跟着说,“我敬佩您很久了,之前看了几期关于您的采访杂事,我喜欢得不得了,你真理,自己创办公司,拥有那么多资产,是我们女性的表率。恩……卓总,有些话我想说,非要说不可,行吗?”

  我笑出声来,这小姑娘挺有意思,“说吧。”

  “我知道您最近的事情,恩,那个卓风不要了,他想跟谁就跟谁呗,婚姻的话,我觉得吧,有没有都无所谓,你不想离婚就不离婚,反正不能叫那两个人好好在一起,所以啊……你自己过好了就行,看你气死不大好,是不是最近因为这件事闹心?我劝您,不要多想,只要自己吃好喝好,比任何事情都强,真的!”

  身后那个年长的老妈妈宠溺的一拍她的脑袋,嗔怪,“小柜,乱说什么,去做事。”

  小姑娘吃痛,锁了脖子,对我吐舌头,一转身离开了。

  老妈妈坐下来,依旧慈眉善目,看着我,笑眯眯的,手里的本子放下来,先是吐了口气,才说,“你很久没来了,最近很忙吧?”

  我笑笑,“是。”

  “累了就休息,别那么操劳,再有……哎,我们都是女人,一直都以家庭为重,可家庭总给我们沉重的一个打击,叫我们直不起腰,真是挺难过,可总要活着,不能被困难打倒,事情到了关键实在解不开了就不解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小柜那孩子说的也对,婚姻不离也未必是坏事。”

  是吗?

  这个问题我没从另一面去考虑过,只觉得我给别人让路,这样对我们都好,可如果不离婚……

  或许事情真的会简单很多,不离婚的话我们之间就少了很多才分的纠纷,只是他一直高调的带着那个女人走来走去,我不离婚岂不是对不起我自己?

  可是……

  哎?

  我好像明白了,卓风这么做不就是在逼着我离婚吗,那我不离婚,他还能如何?

  那个女人还想叫我将卓风让给他,兼职做梦,我偏不让,卓风想给她一个婚姻另外一个家庭?不可能!

  我笑了起来,“多谢老妈妈!”

  “呵呵,不谢不谢,你能经常来我就很开心了,小柜可喜欢你了。哎,混沌来了,趁热吃。”

  第1092章 卓风他,到底怎么了

  饿哦吃完了回去,冯飞还没醒,我看时间还早,就将混沌先挂在了洗手间的把手上,因为调料跟汤汁都是分开的,混沌放久了也不会难吃,还能保存味道,这是这家店特意为了打包走的客户准备。

  房间里面味道有些大,我还担心开了窗子冯飞会感受,就直接开了房门。

  这会儿,叶医生来了。

  他狠狠的吸了口气,跟着就笑了,“这是那边的混沌店的东西吧,我就说这味道像。”

  我笑笑,“那你吃早饭了吗,没吃的话先给你。”

  他摇头,“吃过了,下次吧,我来看看你,没想到你起来的这么早,身体好些了吗?”

  我恩了一声,看他一脸高兴的样子,笑着问,“是有什么高兴地事情吗,为什么那么开心?”

  他说,“是啊,你那边的情况我都查清楚了自然是高兴的,你看看,顺便给我回忆一下你昨天都去了哪里。”

  我低头看报告,里面说我这不是吃了什么对身体有的东西导致的吗,而是空气传播,我惊讶,这东西还能在空气里面传播?若非他亲口说,我还以为是在看电视呢。

  “我昨天都在冯飞家里啊,之后就去了公司。”

  “所以,我说问题就处在公司了,你当时有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

  这我还真没有注意,就是当时觉得房间里面味道很奇怪,可也是香皂的味道啊,卓风一直都在用的。

  我说,“香皂的味道会导致我流产吗,你说的那个该是麝香的味道吧?”

  “不错,现在的很多手工香皂里面的很多都放了麝香,尽管气味不弄,可也足够叫当你这样的身体流产了。”

  我一怔,惊住了,所以我险些流传是因为卓风身上的味道?!

  这是他的孩子啊!就算卓风真都以为这孩子是我跟冯飞,可他不至于对孩子下手啊,他再坏也还是个人吧,那孩子总归是无辜的。

  我摇头,“不可能!”

  叶医生好奇问我,“想到了什么?”

  我没说,这件事或许是巧合,可卓风一直用的香皂都是那个牌子,没听说里面有麝香才对。

  “叶医生可知道牌子的香皂?”(!≈

  他点头,“我也会用,只是偶尔,那个香皂很好用,能够去除异味,通常我手术结束了就会用,怎么了?哦,是了,卓风可是那个牌子的忠实粉丝呢,我也是经过他介绍才用的,不过……啊,你怀疑是卓风?可据我所知,那香皂里面可没有麝香啊,你是否怀疑错了?”

  是否怀疑错了我不知道,但是当天我的确闻到了奇怪的味道。

  这件事,我还真要找卓风好好了解了,他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的?

  如果是故意的,我就告诉他孩子是他,并且已经流产了,叫他后悔去。

  “叶医生,能帮我个忙吗?”

  “可以你说。”

  “我想确定是不是他身上的味道,你帮我约他,自然,我是不会去见的,你来见,你亲自闻一闻就知道了。”

  叶医生眉头皱起来,没应声。

  我知道,处于对哥们兄弟之间的考虑他是不想趟这趟浑水的,可又因为自己是医生的身份,也想帮我,一边是他的病人,一边是他的好哥们,他选择谁,都很为难。

  我说,“放心,这件事是我央求你来做,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你尽管照做就是了。”

  他仍旧没说话。

  不知道何时冯飞已经醒了,起身将身后的西装穿在身上,揉了揉脸说,“我来吧,既然我跟他已经不是什么兄弟了,也不在乎多一件事再成为彼此的敌人。”

  我还想说什么,冯飞已经自己去将混沌倒出来,之后说,“我当时也觉得味道很奇怪,没多想,如果真当时卓风这边做的手脚,我还真该另外考虑一下怎么对付他了,一个能对还没成型的孩子下手,可够阴狠的,我之前还有点没敢怀疑是他,可现在想来,只有他最有嫌疑,是否是他暂且不说,先试试就知道了。”

  叶医生看看我,看看冯飞,想要辩解,可此时他也知道无力辩解,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卓风的确是最有嫌疑的,也最有动机,就算不是他,那也是通过他来害我,所以有必要查清楚。

  见叶医生不答应,冯飞又说,“我去见他,你只管在旁边看着就行了,至于那个味道……是否分辨已经不重要。

  我只想知道他卓风到底是什么目的,不管是为了钱还是为了公司,他这么做已经叫我们都很伤心,我不能看着不管,我知道作为朋友你隐瞒了他事情心里过意不去,可我不在乎,真的因为为了利益对孩子下手的人,我也不会放过,亲生父亲都不会,何况是他。”

  叶医生无奈的轻轻吸口气,将手里的本子放在了桌子上,深情落寞,相信就算是他也开始怀疑卓风的为人了。

  相机无言中,冯飞吃完了混沌,也将桌面收拾干净了,在卫生间洗漱,出来的时候头发都是湿漉漉的,一面用毛巾轻轻的擦一面走到我跟前打量我,摘了眼睛的他填了几分刚毅,棱角分明的人不管怎么样的造型都很帅气,可这样的他我还是第一次见。

  他看不大清楚,走近了我还在眯眼睛,跟着说,“身体好了?竟然还出去给我买早餐,我该怎么报答你?”

  这是心情好了,所以在跟我开玩笑,我笑笑,说,“那就看冯总有多慷慨了,金山银山我都稀罕啊,我只喜欢吃冰淇淋,你看着办吧!”

  他呵呵一笑,低头狠狠地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跟着才说,“那好,我中午回来就给你买,现在去公司,晚上的时候我会约他出来,到时候就知道这件事是谁做的了,你在医院……安全吗?”

  冯飞与卓风最大的不同是他总在问我如何想法,相机办法叫我自己支配自己的私人空间,所以跟他在一起,不管什么时候我都觉得很舒服,可卓风那边,一想到外面的几个保镖,我就觉得头顶上像是被人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浑身无力的很。

  “你们聊吧,这件事无论如何我是不会答应的,你们卓风发现了什么的时候来问我,我能闭嘴不说出实情泄露你们的秘密就好,对与卓风,我是不相信他会变成这样,肯定有原因。”

  他拿了本子就做,房门摔的也有些重,狠狠的一下,好似上面的比例都要掉下来了。我跟冯飞看向门口,双双皱眉,再也没说话。

  卓风是否变了,或许我们都不知道,可叶医生不相信,我们为什么就相信?

  卓风他,到底怎么了?

  良久,冯飞突然问我,“真不想单独见他吗?”

  这是第几个人这么问我了?

  前几次都没有当回事,可这一次我真的有些迟疑了。

  沉默起来,我在想,卓风到底是什么事情瞒着我们才会变成这样,就因为身边的那个李秘书?我看不像,在他眼中温柔不少,可看着怎么就觉得不像真的?

  并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