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17节

  第1093章 必须去见

  我一怔,怔怔的看着冯飞,心口痛的我一阵呼吸差一点没上来。

  冯飞紧张的问我,“怎么了,想到了什么?”

  我说,“卓风之前说起诉我,可是也只是风声大,什么都没有做啊,再之后说将你赶出公司,可是在私下里找你说话,还是什么都没做,他还说要跟我离婚,可现在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之前还说要跟我分割家产,可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你说卓风他这样做是不是只想做给谁看的,并且在我得知他跟李秘书的事情之前卓风对我还不是这样,我们很好的,他是突然就变了脸色的,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

  我低头仔细的想,这里面的事情真是太奇怪了,不管在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大对,卓风是做了很多伤害我的事情,可也都只是说一说,并没有实际操作,这一次出事也是意外,再或者他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吧。

  冯飞也皱眉,局促起来,在我面前踱步,走了好几圈,跟着问我,“想好了要去见他吗?”

  这不是想好不想好,是必须要去见了。

  我说,“叫他来,我见他,我要问清楚,如果真的要跟我分开,我们再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如果不是,那不是更好吗?”

  冯飞一点头,拿了电话出来,按开了解锁,可又愣住了,问我,“你觉得他会因为什么事情突然这么做?并且一点线索都没有给我们?这件事看似很奇怪,其实也做的很合乎常理,他之所风声大雨点小,不就是因为他这边没资金并且也没权利吗,想抢走公司还需要你签字才行,最关键的是拿到我这边的股份,可之前不是正在谈这件事吗?如果,我是说如果,他做的这些就是想叫我们放松直接答应了,那不是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我又愣住了,如果说在孩子的未来和卓风之间做选择,我肯定会选择孩子,卓风变成这样,他可是一点都没有想过孩子的啊。之前他跟郑盼盼那点事,我就有点记恨在心的,他在如何在外面逢场作戏也不该不管孩子,现在若非我家里人在看着孩子的话,那我将孩子带在身边,我一个人怎么带得了?

  他卓风不管遇到了什么,可以不管我,不能不管喵语。

  一个好爸爸,再如何不好,也不能对孩子不好啊,就冲这一点,我都会记恨卓风。

  可这件事不能再拖延,见他是必须的,宜早不宜迟,我说,“必须见,就现在,叫他一个人来。”

  冯飞皱眉看我,在等我最后做决定。

  我一点没有犹豫,“就这样做,去吧。”

  他吸口气,也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其实他也是担心的,担心卓风真的在对付我们,他可就会失去一个很好的朋友,而我也真的失去了相爱了很多年的丈夫,我的孩子也没了父亲,这一切还真的有点不想接受和面对呢。

  冯飞打了电话,开的是外放,就听卓风那边低声问,“什么事,想好了吗?价钱我们不可以在加了。”

  冯飞眉头皱起来,问他,“除了公司和地位还有什么是你想要的?”

  卓风没应声,里面安静的好像都没有人。

  冯飞无奈看我一眼,我对他点头,意思是直接说正题,在电话里面说那么多也没有用。

  “你过来吧,在西城区的邮政银行门口等我,我去接你,我们找个地方好好的谈一谈,价钱的事情……我希望你给我的数额是我能接受得了的,至于别的事情,我们还需要再谈。”

  还有别的事情?我好奇的皱眉看冯飞,他对我摇头,就听卓风那边说,“好,半小时后到。”

  挂了电话,我追问冯飞,“还有别的事情是什么意思啊?你们之间还有别的交易吗?”

  冯飞无奈的吸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衣服才说,“是,他说要将你让给我。”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有点后悔这么迫切的见卓风了,如果他亲口告诉我他就是想跟我离婚,就是想要我的东西,就是不在哦爱我了,那我能否承受的住?

  冯飞交代我不要出去就直接离开了,我呆坐在床上,看着眼前的窗户,脑袋一片空白。

  时间很快过去,外面传来了脚步声,那个沉稳的步子的人不用回头去瞧我就知道是卓风,先推门而入的是冯飞,身边就是他,他竟然还买了水果,我第一眼就看到了外面放着的樱桃,心口又像是被人狠狠的捏了一样的难受。

  他走进来,眼神一直没落在我的身上,放下水果,坐在了冯飞给他的凳子上。

  冯飞去锁了房门,关了门口的灯,这样外面有人经过的话我们会在里面看到,以免被人偷听。

  他也自己搬来了一张椅子,坐在我身边。

  从前我的身边总是卓风,现在却成了别的男人,而我挚爱的男人现在却成为了我敌人,世事变迁,还真是无法言说的。

  安静了会儿,卓风先开口,“说吧。”

  说吧?说什么,怎么说?我竟然有点不知道如何开口。

  冯飞回头看我一眼,眉头皱的老高,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从一进门脸色就不是很好。

  我盯着他的脸看,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卓风又说,“既然你们孩子都有了,我想这个婚姻没有存续的必须,卓尔,我们好聚好散,离婚的事情我也不希望闹的很大,并且你也知道我这边很艰难,我希望你给我这边行方便,公司是我的,属于你的我东西我也不想要,我给你钱给你补偿,只要你将公司让给我就行。”

  这话……

  我捂了一下胸口,很痛,呼吸都困难,眼前都黑了一片。

  如今已经没有外人,卓风竟然还在这样说,更别之前直接用文件比我的样子还要令人害怕,我所认识的卓风着呢吗就成了这个样子?

  我有些哽咽,突然之间觉得我这段时间的坚持都是个笑话,我以为跟他对着来,这个人看出苗头不对了会跟我拖鞋说出另外一种心里话,可没想到,真正的事实还是这样。

  我无法接受。

  安静的房间里面只有我不断艰难的呼吸声,我觉得自己都要窒息了,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我深爱了那么久的男人,现在却在祈求跟我离婚,我不要了,孩子不要了,只要公司。

  这颗心,怦然碎裂,再也愈合不全。

  冯飞深吸口气,回头紧紧的捏住了我的手。

  温热传来,暖遍了全身,可如何都暖不了我的心了。

  冯飞看着我,眼神坚定,慢慢转眸,告诉卓风,“其实孩子是你们的,我只不过是临时充当一下这个父亲的角色而已,卓风,你想好了真的要离开她吗?你们已经有了第二个孩子,你是想回头还是想再回到李秘书身边,攥着你的公司,别的都不要了?”

  第1094章 如何证明

  卓风一脸的不相信,刚才还沉稳冰冷的脸上瞬间起了变化,盯着我看了许久。

  我有些不敢去看他,生怕得到是叫我更加深陷深渊的事实,这段时间以来,我们针锋相对,看不见的刀子无情的捅在对方的身上,最了解的彼此,却说着彼此最心痛的话,做着最能伤害对方的事情,如今真的真相大白,我真的是胆战心惊。

  卓风他,肯定会喜欢这个孩子的,是吧?

  我轻轻吸口气,垂头看着自己的肚子,才一个多月的,还没显怀呢,我最近瘦了很多,更看不出什么了,我只能感觉到这里面有个小生命在跳动,想起来都是很好的。

  冯飞的话说完,房间里面又安静了起来,等待卓风作出回应的这时间就像是一把尖利的刀子深深的刻在我的身体上。

  好像这样的等待要经历很久。

  不想,卓风突然说,“如何证明?”

  哄!

  外面果真下雨了,不是我心碎的声音,而是真的下雨了,雷声阵阵,就像狠狠的敲打在我身体上,痛的我五脏六腑都扭曲。

  我茫然抬头,看着他,泪水流下来。

  他一脸冰霜,只在短暂的震惊下又变成陌生的样子。

  我颤抖着嘴唇想在说什么,他又说,“这件事不能只凭你们两个人胡乱编造,孩子我可以认,可不代表我可以放弃所有,你们想利用孩子威胁还是想叫我放弃离婚,都不会改变什么?我以为你们叫我来是想跟我谈条件,没想到是威胁我,那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痴心妄想!”

  我尖叫,扔了面前的盘子,“咔嚓!”盘子从他大头顶上飞过去,摔在地上。

  冯飞豁然起身,抡起拳头砸了过去,卓风转身要还手,房门被推开,叶医生走了进来,赶在卓风还手之前挥着拳头砸了过去。

  我和冯飞都愣住了,不知道叶医生就在门口。!

  叶医生还不忘关了房门,顺手将房门钥匙扔在了地上,脱去身上的白色衣服生气往地上狠狠的摔,“卓风,我听到了,我都听到了,你还是人吗,那是卓尔,不是别人,我亲眼见这个了你们当初为了再生孩子彼此的样子,现在她好不容易怀上了你却这样怀疑她,我可以很明确告诉你,孩子是你们的,你这样怀疑她,我看不过去。亏得我还将你当成朋友,刚才我特意躲在门口偷听,就是想证明我认识的卓风没变,肯定有苦衷,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卓风,我看错你了。”

  卓风吐出一口血,叶医生的拳头很重,直接砸坏了他的嘴唇,一条血口子,看的分明。

  我早没心了,更加不会心疼,只觉得麻木不仁的我此时很舒服。

  卓风被打了,真好,可我还是会感觉不到一点畅快。

  我轻轻吸口气,依旧有些呼吸困难,最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总觉得浑身无力,一点都提不起力气,一旦伤心起来,呼吸都不畅。(!≈

  我勉强支撑的看着满地的狼藉,卓风的狼狈,冯飞的担忧,叶医生的暴怒,脑袋嗡嗡轰鸣,好像这一切已经远离我。

  这样的生活,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啊?

  叶医生一拳头没打够,接二连三的拳头挥过去,拳头撞击脸颊的声音不断的在房间里面回荡。

  卓风后来想还手,冯飞也加入了打斗之中,可两个人仍旧不敌卓风,双双被打趴在地。

  卓风已经被打的红了眼睛,就算两人趴在地上仍旧不肯罢休,我尖叫着跳下床,挡住他就要挥在冯飞身上的拳头,指着他的鼻子问,“你是要打死我吗?”

  他一怔,握紧的拳头立刻偏离了方向,在半空中转了回去,这才渐渐松开手。

  冯飞还想拉着我,我蹲坐在地上没动,早已经泣不成声,大声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想分手直接说,为什么要跟两外一个女人搅合在一起,为什么要伤害我,为什么要选择最能伤害我的方式离开我?

  他一直不说话,只安静的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我的质问没有换来他的任何回答,只听到我自己的凄厉叫喊充斥四周。

  许久,他的电话响了,他烦躁的翻出来,接过去对着电话咆哮,“滚,我在哪里用不着你来管,滚!”

  “碰!”他摔碎了电话,飞起来的碎裂渣滓直接擦过我的脸,一阵疼痛,我下意识的抹了把脸,血痕在白色的衣服上触目惊心吗。

  我猛然抬头,瞪向他。

  他肩头很明显的跳了一下,蹲下伸慌张的伸手,“我,我不是……”

  我狠狠的将他推开,对着歪倒在上的他拳打脚踢。

  他脸都没扭任凭我对他的身上招呼。

  身后冯飞拉开我,宽大的手臂圈住我,低声劝说我不要冲动,注意身体,小心孩子。

  可我现在早就失去了理智,哪里还想着孩子的事情,只想现在就立刻将他打死算了,不管如何我们都要互相捅刀子,既然早晚都要死一个不如就趁现在杀死对方。

  我清楚地看到他脸上一条条的血痕,像是被刀子隔开了一样。

  他只皱眉闭着眼睛,等待我疯狂的撕扯。

  冯飞一个人拉不住我,叶医生也来过来拉住我,转身狠狠的踹了卓风一脚,这才将我拉开。

  我大哭着,泪水无情的冲刷我的脸,可痛的却是我的全身。

  我说,“卓风,既然如此,我们恩断义绝,你休想跟我离婚,我们互相折磨,直到死一个为止。”

  后来,他是如何被叶医生拖出去又如何被包好了伤口送走的我已经不知道了,我只安静的躺在床上,仰头看着天花板的某一个地方,回忆着属于我们之间的事情。

  那些事情好遥远啊,我想到了我们最初的相遇,那时候我才多大,十五岁吧?那时候他去山里采风拍照,我提着竹篮躲在树后面偷看,他有说有笑走在队伍中,是队伍里面最后欢迎的,也是最好看的,我总看他后发呆,懵懂的想着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的小向往。

  再后来,他笑着伸手跟我打招呼,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大妞!”我低声说,低不可闻,自己都听不到。

  他呵呵的笑出声来,给我一块巧克力。告诉我,“这个不能多吃,你拿回去后藏起来吃,我这里带的不多,只有这一块了,你要是喜欢,我下次再买给你。”

  我说,“好。”

  我看着他眼睛里面淡淡的微笑,心里暖了起来,好像晨光和这样破烂的山村也无限美好。

  可陡然间,这样的记忆消失了,眼前只有卓风冰冷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质问我,“孩子是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