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19节

  第1097章 不能就这么算了

  她大哭,趴在地上向我求饶,我一点想要同情她的半点心思都没有。

  李秘书这个女人的出现我从一开始就没记恨过,毕竟出事了卓峰那边也是有责任的,我可不会做那种出事只针对第三者的傻子,相对来说责任最终的是卓风,可这个女人竟然变本加厉几次针对我,我都隐忍,这一次竟然将手伸到了喵语这里,可我忍不了。

  看着她一巴掌一巴掌的拍向自己的脸,我一瞬不瞬的盯着看,可我找不到意思快感,想到喵语一个人无助的大哭,那么小的孩子能知道什么,可也知道失去爸妈的恐惧,这就是我不想回家的主要原因,我已经失去了跟家里人团聚的机会和时间,她还想怎么样?

  我恼怒,伸出去一脚狠狠的揣在她的肚子上,她尖叫着向后面倒,脑袋撞在地上弹了起来,顿时没了声音。

  手下人担心她出事,我却不以为然,这么容易就死了岂不是便宜了她?

  “送去医院,给卓风打电话,就说是我做的,回头想报复,直接来找我。”

  我丢下一串钥匙,“这是我家里的新钥匙,叫他亲自来找我,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我之前不想卓风回来,所以换了钥匙,可现在看来就算不会换钥匙也无用,卓风压根不会回家,整天与这个女人在自己租住的别墅里面享受,哪里还顾得上家里的事情。

  我肚子里的孩子他都不介意,想叫他回去看喵语也实在是不可能,既然家不想要了,孩子不想要了,那好啊,那我就非要他知道,没了他这个家也一样会过的很好,可同时我也要他知道,不管我一个女人带了多少个孩子,都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来欺负我。

  我匆匆而归,快三个月了,我第一次回来,偌大的别墅房子里面已经没了半点我熟悉的地方,这里住着的都是我们的朋友。

  疯子担心我出事也搬了过来,帮我照顾妈妈,谢晶晶跟张川也来了,之前我还嫌弃房间太多,现在看来房子已经不够用了。

  妈妈觉得人多睡不着,于是又自己跟喵语去了商临的公寓,谢晶晶也跟了过去。

  好在他们不在,不然叫她们看到我现在的样子,还真的会担心的晕倒过去。

  疯子哥不顾我身上的血痕,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盖在我的身上,四周看了一下,搂着我肩头匆匆网房间里面走。

  才落座,陆哥就皱眉问我,“你亲自动手的?我给你的人呢?”!

  “只是站的近了一些,看她自己打的太轻,我就帮忙了,不过那个女人也不抗揍,自己倒在地上晕倒了,我就叫人将她送了回去,顺便告诉卓风,我不是好欺负的。”

  陆哥呵呵一笑,对我竖了大拇哥,“卓风我都很久没见了,他今天能来吗,为了那个女人来?”

  我摇头,“那就看那个女人在他心目中的位置了,不来正好,我对那个女人会下手更重。”

  陆哥使劲皱了一下眉头没吭声,低头摆弄手里的一个铁家伙,疯子哥担忧的说,“这件事真的就这样开始了吗?卓风那边……”

  我打断他,“疯子哥,是否开始不是我们说的算,要问卓风,我们都是被动挨打的,现在冯飞已经从公司出去了,公司内部只有我们俩个大股东,一直以来都是他掌权,我去与不去都一样,可现在你也看到了,我不动手他动手,还把手伸的这么长,我不能不管。”(!≈

  疯子哥轻轻吸了口气,没吭声,只眼神复杂都看着我,跟着一点头,“知道了,我不阻拦你,需要帮助就跟我说,那你……还不回去看看喵语吗?”

  我摇头,摸了摸肚子,距离三个月的期限还有十天了,十天后一切都会变化,现在看来,这件事已经成了定局。

  肖老大一直没吭声,只低头吸烟,那只义肢裸露在外面,看起来有些恐怖,他回来后一直住在这里,嫂子那边也经常过来,两个人看着没多大的变化,我以为会慢慢好转,谁想到几天前冯飞告诉我说嫂子已经明确的告诉了肖老大不会和好,但是会一直照顾他,毕竟是孩子的父亲,肖老大又重新燃起来的希望彻底的粉碎,最近一直情绪不高,现在看着他脸色那么不好,我也有些心疼的。

  他对我说,“卓风那边我是不相信他会这么做的,所以你针对这个女人也是应该,可现在回来了,安全吗?我想卓风知道了也很为难的,毕竟他们已经在一起,除却卓尔之外,还没谁能叫卓风坚持这么久牺牲这么大,看样子卓风是很在乎那个李秘书的,可惜了,是个没脑子的蠢女人,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卓风肯定会要个说法,卓尔,你该想想怎能恩他不把事情闹的最僵才对。”

  我没应声,这件事卓风如何我还真拿不准,他已经不是从前的卓风了,我现在非但不留恋还很恨他,他如何对我不要紧,也要顾及孩子才对,我一再退缩,可不是给他继续对付我的把柄的。

  我轻轻吸口气,摇头,“哥,我知道,这件事我有把握,卓风现在也做不起多大的风浪,无外乎是想继续在我这里拿到更多的股权,我说过不离婚的,只要不离婚,我们的东西再如何争抢都是我们内部的东西,他想给别人花我也不反对,同居就同居了,我不拦着,可不能因为这件事就可以直接调转枪头对付我的孩子。”

  疯子哥轻轻拍我的肩头,“妹子,冷静冷静,我一直坚信卓风是有苦衷的,既然他今天要来,我们也都在,你也回来了,我们就坐下来好好说清楚。”

  我也想说清楚,可目前看来,有些事情是说不清楚的。

  我没应声,只想到他那双手,已经碰了别的女人,我就作呕。

  “人来了。”门口站着的刘豆走进来低声说。

  我竟然突然紧张起来。

  刚才还满肚子火气的我,此时竟然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他来了,真的来了,为了那个女人还是别的什么?

  我怔楞,就看到他一身黑色衣服的走进来,脚步很快,面色凝重,扫一眼房间,跟着一点头,看也没看我,坐在了靠近门口的沙发的位置上。

  第1098章 赔偿

  肖老大先说话了,“卓风,这件事你是不是有苦衷?”

  卓风没应声,紧跟着疯子哥也说,“说出来,我们一家人好好商量,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解决的,王威也说如果有困难就告诉他,他会想办法。”

  卓风仍旧没说话。

  一时间房间里面安静下来,只有墙头上挂着的时钟在嘎达嘎达的响。

  我早就没了更多的那耐心等待,直接开门见山的问,“卓风,有些事情还是别拐弯了,李秘书直接去找了喵语,害的喵语哭了一整宿都不好,我不管她用了什么办法,这件事我都不想就这么算了,你想包庇她,可以,那你给我个不叫我起诉她的理由。”

  反正我们已经这样,最近各大头条轮番播放关于我们的事情,我也不在乎再多一条,正室状告卓风小妾虐待嫡女,这种事情不管放在哪个年代都不会被人接受吧,何况现在是一夫一妻,那李秘书也就是个外人,直接还害我的孩子,我只是起诉已经是仁慈。

  卓风轻轻吸口气,回头一摆手,有个人走了进来,手里提着箱子。

  卓风眉头紧紧的皱着,垂头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看他那脸色,也没看出来半点有苦衷的样子,冷若冰霜,早就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卓风了。

  我哼了一声,等着他开口回答我。

  默了会儿,卓风才将箱子接过来,放在桌面上,一打开。

  如果人民币会发光,我想此时会刺瞎我的眼睛。

  这是多少呢,这么大的手提箱子里面塞满了人民币,那算下来也该有两百多万了,他这是从哪里弄来这么多钱,并且直接拿过来是什么意思,是想赔偿?

  我草!

  我怒的起身,掀翻了箱子,这就要咆哮,他还是人吗,喵语是我的女儿也是他的女儿,他这是诚心要帮着外人了,是吗?!

  我们婚姻早就名存实亡,我接受,可我无法接受的是他将自己的女儿也当成了外人,当初那个一心只对自己女儿好的卓风,当真是已经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了?

  我怒极,抄起桌子上的烟灰缸就要砸过去。

  疯子哥拉住了,我顺便也将站起来的肖老大拦住。

  陆少无奈的轻轻吸口气,坐在了卓风身边,对我说,“妹子,你先别生气,听听他怎么说。再说了,卓风,我不相信你他娘的已经变成这样了。”说完,他问卓风,“你是不是故意的,还是有苦衷,卧槽,那是你女儿,你疯了?用钱打发谁呢?这是卓尔,换做是我早就一刀杀你了。”

  卓风没应声,只皱眉,脑袋耷拉着,像一只被霜打了的茄子。(!≈

  我盯着他的眉眼使劲的看,想在那双眼神里面分辨不出别的情绪来,可我只等到他冷声说,“这件事是她不对,赔钱是应该。”

  我再也忍受不住,一脚踢了过来,直接踢在了他的肚子上。

  他只安静坐着,眉头拧在一起,一动未动,硬生生的挨着。

  可就算如此,依旧无法平息我心中的怒火。

  卓风,是疯了。我想,我也疯了。

  陆少也怒了,趁着疯子哥拉开我,他一拳头砸在了桌面上,上面还有飘洒下来的人民币,厚厚的一层,这拳头再大,落下去的力道也被减轻了好几重,只听沉闷的一声继巨响,茶几晃了几下,“卓风,你他娘的为了个小三疯了?老婆不要了,公司不要了,家不要了,孩子也不要了?你简直!草,来人,把人给我绑了,我现在看他不顺眼,先带回去打一顿再说,”

  疯子哥一听,吓坏了,拦着陆少,“陆哥,我也叫你一声哥,哥,你就听我一句劝,现在都消消火,卓风做的是不对,可现在还不是暴力解决问题的时候,人不能绑了,他好歹还是卓尔集团的副总裁。”

  陆少哼了一声,站着没动。

  肖老大低头将最后一口香烟吸完,也上前来,一伸手,将陆哥给拉了回去。

  “陆少,我们还真不能把人带走,媒体这边要是知道了,卓尔这边压力很大的。你先消消火,钱我们可以不要,但是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卓风做的是不对,可是……已经这样了,他不想要家庭不想要人不想要孩子,可以,直接撇开关系什么都不认了就是,何必动手呢?你看看,卓尔那一脚也不轻。”

  卓风嘴角流了血,他或许自己都没注意,只垂眸任由两个人驾着他站在门口,半个身子都被压住了,以一个怪异的姿势站着。

  我紧紧的盯着他的样子,此时真的是恨透了他,如果可以,我想跟他同归于尽,那我们就真的再也不需要互相折磨了。

  过了许久,叶医生赶了过来,是刘豆找来了,叫他过来给卓风看看是不是哪里被我踢坏了,怎么还流血。

  我不在乎的坐着,因为最近总是习惯性的肚子,我掏出来几个坚果,疯子哥帮我拨好递给我,另外一边还递给我热好的牛奶,我不想喝,只低头吃坚果,有些食不知味。

  叶医生给卓风按了按,跟着眉头一直没松开,很久后告诉我说,“卓尔,你这一脚可厉害,我猜测是内脏踢坏了,我要带他去医院检查。”

  我一怔,手里的坚果落在了地上,眼前黑了一片。

  陆少眼尖的走过来,按住了我肩头,对叶医生说,“那就带走吧,这件事我们还没解决完,回头他卓风要是想打官司,老子我奉陪,妈的,这叫什么事儿啊,多少年的兄弟,你现在就变成这样,算我瞎了眼。”

  疯子哥面色凝重,打量了一番卓风,“我去吧,他一个人也不方便,叶医生,我来车。”

  叶医生无奈的轻轻吸了一口气,收拾好了药箱子走出去,在门口的时候还停下来嘱咐我,“卓尔,三个月快到了,你别忘了后天去医院做检查。”

  我没吭声,只觉得现在五官都不在自己身上了,实在是难受。

  卓风的内脏破了吗?那胃属于内脏吗,之前的胃癌手术刀口就在那个位置,如果真的出了问题,我该怎么办?

  我慌张起来。

  这会儿肖老大拉着我往楼上走,一面走一面低声告诉我,“我觉得卓风很不太对劲,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你没问他吗,他始终不说是因为什么?我看他不会突然就变心跟那个女人好了,那个女人你查没查?”

  我脑袋翁明一片,哪里还听得清楚他在说什么,只嗯嗯的答应,许久后才明白过来,问他,“哥哥,你说他能因为什么会这么对付我们?之前还要用钱收买冯飞,要他离开公司,条件是要我跟冯飞在一起,他当我是玩物一样送出去了。现在喵语出事,他就这样的态度,你说能是因为什么事情才会这样对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