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21节

  第1101章 我担心卓风

  我还在发呆,卓风已经一把手将推出去,险些叫我摔倒,直接离开了。

  疯子哥不高兴了,走上去拽卓风,“你等等。”

  卓风没有理会,只白着脸回头看我们,跟着指着我警告我,“这件事如果你说出去,我会直接跟你离婚,遗产你休想拿到一分。”

  若非他刚才的那番话,我此时真的想上去将他撕碎了,可此时听着却有些心酸,他独自一个人面对多少阴谋算计已经无力抗争,现在却要说出这么多违心的伤人的话,该是比我这个听着的人更加难过。

  我心痛的泪如泉涌,再也抑制不住的哭出声来。

  疯子哥急了,要动手。

  陆少先于疯子哥一步窜了上去,卓风身后的三个大汉拉开步子走了上去,直接将陆少挡住了。

  我大惊,抹了把泪水冲上去,不想陆少挨打,使劲拽着他的衣袖,大叫,“陆哥,陆哥,叫他走,叫他走,我们回去再说,离婚不离婚可不是他一个人说的算的,家产全都是我的,他一分钱都不要想拿走,你闹也没用,陆哥。”

  陆哥生气的回头看我一眼,我很快的冲他眨眼,他一怔,站着没动。

  卓风抢走了陆少手里的塑料袋子,一转身离开了。

  卓风走了以后我叫几个人先别出去,我这边还要做孕检,孕检的结果要等一会儿才出来,这期间,我就跟他们说了刚才的事情。

  疯子哥一直皱眉,陆少使劲抿着嘴唇,肖老大一脸的担忧,刘豆看着我,好奇问我,“卓总,这件事如果是真的,我猜测卓哥那边背后控制他的人是他的背后老大,就是现在是市内一把手,你忘了之前卓哥进去的那件事了?之后没多久卓哥公司这边就出事了,之后他转眼间就变了个人,才爆出跟李秘书在一起的事情,我想那个李秘书他也是对方的人,是监视卓哥的。”

  这都是我们的猜测,我还不敢肯定,并且因为卓风两次给我送消息说他被控制,我也有些害怕起来,我这边如果做了什么叫他陷的更深,那该怎么脱身呢?

  他说不能离婚,离婚的话就等于失去了坚实的后盾,没了经济来源的话,卓风就回不来了。

  我惊的一身冷汗,立刻给律师打了电话,取消之前的遗嘱的事情。

  可疯子哥却将我给拦住了,告诉我,“再等等看,并且卓风这边不管说的是真是假,你的遗嘱问题都不会影响他,万一,我是说我万一我们被卓风骗了,那还有回旋的余地。”

  陆少哼了一声说,“双手准备吧,我觉得这个事儿很奇怪啊,卓风看着不像是变坏了,可做的事情太气人,现在又来这么一回事,我觉得怎么都像苦肉计,他做得出来,为了目的不择手段,我太了解他了。”

  我倒抽口气,这个可能不是没有。

  可我担心卓风。

  “哥,万一卓风是真的有苦衷呢?我想帮他!”

  疯子哥说,“那就按照原来的计划做,他不是说了不能离婚,那就不离婚,这样对我们也有好处,可现在看情况是他被人看着,我们想联系也连不上,只能从李秘书那边下手了,之前肖恩不是说查到了李秘书跟一个女人联系吗,那就再继续跟踪看看,或许有会有收货,再有,我叫王威那边找几个私家侦探过来,他的身份在这里走动比较方便,并且因为身份的原因,很多事情做起来也同意,我们明天去找他,当面说清楚我们的用以,王威知道怎么做。”

  说的简答了,可做起来就真的难了,如果我们真的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那直接跟卓风对着来,肯定还容易些,可现在,我时刻都在担心我做的事情伤害了他,叫卓风先于更加危险的境地。

  “哥,我真的很担心,这知道还好,知道了反倒叫我紧张了,我一想到卓风一个人被那么多人看着利用,他多危险啊,我想见他,真的想见他。”

  疯子哥皱眉,摇头,“你也看到了,见是能见到的,可今天要不是他故意演戏说自己受伤去了医院,叶医生也不会趁他打了麻药睡着的时候切除了手腕上的窃听器,据说那个东西在磁共振那边是不能佩戴的,不然一直会有响动,并且信号阻断,难怪叶医生会发现了。当时是他多了个心思,直接做主就将卓风手腕上的东西切开的,那个东西一拿出去,外面的人就进来了,看来是一直跟着卓风的,卓风现在做事还有多少是自己愿意的都不知道,我们见了也是白见,没准还被发现了,他会更加危险。可也不能不见,至少要通一通那边的情况,不然我们也是盲人摸象,怕是会出岔子的。”

  我重重点头,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可现在已经叫我紧张的自己有些语无伦次了,想说的话都说不清楚,只能干瞪眼。

  陆少皱眉看我,轻轻拍我肩头安慰我,“不用担心,卓风是个老狐狸,这一次把我们所有人都骗了,肯定会化险为夷第,只是我想不明白,他干嘛用一般的家业来做这件事,背后的老大这是怎么了,要花钱消灾吗?可知道自己没钱,就算是有钱也无法用,通过卓风来周转洗钱?”

  说到点子上了,不然卓风怎么会有那么多现金给冯飞,刚才还直接拿了两百万给我呢?

  可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件事如果搞不好,我们都完蛋,上头的人一旦被拔掉,下边牵连出来的人可是不计其数的,为首的自然就是卓风了。

  卓风说要豁出去一半的家业,可真的被发现了,我们还是夫妻,那别说是家业了,我也要被关进去。

  所以,孩子的继承问题,我还还要做,秘密进行,不公开就是了,只要孩子顺利降生,这钱谁也别想惦记了。

  “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怎么做?”我问。

  几个人互相看了会儿,疯子哥说,“暂时按兵不动,不知道我用的成语对不对,就是走一步看一步,先不做任何事情,按照原来的计划走就行了,卓风也说他对李秘书没有办法做什么,那就只能借用你的手,那我们就去做,你之前想怎么找来着?”

  我说,“打官司,可我现在不想打官司了,之前还想着那个女人好歹是卓风看上的女人,我跟卓风肯定婚姻不能继续了,还不如留点好的给他,钱不给,孩子不给,那就留个女人,两人人去过去吧,可她却是监视卓风的主要的人,我现在就想对她狠毒一些,绑走了关起来,卓风那边肯定会找她,我们在借此机会跟卓风碰头。”

  几个人纷纷一点头,这件事就打算这么做了。

  可不想,我这边还没动手,出事了。

  第1102章 她怀孕了

  喵语夜里大哭不止,指着窗户的地方说那边有鬼,小孩子哪里知道什么叫鬼,后来妈妈说是夜里有个人爬窗户,她以为是贼,就没说,当时晶晶都追到楼下去了,还没抓到人,后来调取监控才知道,是一个陌生的男人,白天小区擦窗户,因为下午下雨就没进行,可绳索还是垂挂着的,我们的楼层也不是很高,那个男人看样子还会两下子,顺着绳子下去,到了我们的楼层直接就撬开了窗户,才跳进去就被喵语的尖叫声吓退了回去,谢晶晶跑过去看到了人影,直接坐电梯往楼下冲,不想人都跑走了。

  我看着视频上那个身手矫健的身影惊得一身冷汗,捏紧了拳头。

  急促的起身在房间里面徘徊,这里还是有心思赵丽秘书,联系三天都在想办法找这个人。

  第五天的时候,李秘书醒了,直接带着人来我家里闹,好在当时所有人都在,不然不知道喵语和我妈妈都要受到多么严重的惊吓?

  我当时就火了,所有的怒气都撒到了李秘书的头上。

  当她被带走的当天晚上,我知道了另外一件事。

  她怀孕了。

  我是不相信的,可还是叫人送她去做了检查,却是怀孕了,已经一个月。

  算下来,这是她跟卓风同居的时间差不多,当时李秘书哭着求饶,叫我不要再打她了。

  或许是因为年轻,当时我将她抓走,踢了她一脚,可孩子都没掉,这一次又这么闹,仍旧丝毫没有影响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实在是令人惊叹。

  世间多少不公啊,我想怀孕那么苦难,她怀上了却怎么都掉不了。

  这件事对我打击不小。

  我叫人先将她带走,这个孩子,是卓风的吗?我不相信?

  晚上,卓风带着人来了,是来接李秘书走的。

  我只将李秘书的妈妈交给了他,告诉卓风,“人可以带走,但是你带走谁,只能我做主,所以现在……你可以带着你的所谓的未来的丈母娘走了。”!

  我想问他孩子的事儿,可我竟然有些胆小的不敢问出口。

  知道这件事的刘豆看着我,比我还要好紧张。

  可我不想说,也不能说,我怕卓风亲口告诉我孩子是他的,我不知道要怎么做了?

  就算卓风是为了背后的事情脱身不得不说谎,可现在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呢?我早已经无法分辨。

  卓风坐在我对面,没抬头,我却一直盯着他的脸看,试图要在那张脸上看到什么不一样的表情,哪怕是对我眨眼给我个按时,我也会心里舒坦一些。(!≈

  这个事情的冲击对我实在太大了,我真怕我对卓风不再信任,从而叫我们走向决裂。

  他双臂架在自己的膝盖上,好看的手腕上那只腕表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可戒指还戴着,手指骨节分明,该是最近瘦了,手指看起来更加纤细,一直习惯锻炼的他,手掌中要多了很多的纹路。

  我有种冲动,想上去抓住那双手,就紧紧的握着不分开,不管我们面临着多么大的障碍,再也不分开,做彼此的情侣,可我到底还是忍住了,理智告诉我,不能给他造成麻烦。

  沉默许久,卓风突然抬头,看着我的眼睛,我盯着那张好看的脸看都有些发愁,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行,要怎么做才行?

  不想,他问我,“想要多少钱,人我必须带走。”

  所以,我现在也一定不能叫他带走。

  我笑笑,只皮笑肉不笑,表情很难看。

  “卓总,你也知道,孩子是我的心头肉,那个女人的手深得那么长,着新账旧账,还有没算下来的账我都要一起算清楚了才对得起我自己跟我的孩子,所以这个女人我是不会交给你,并且你也看到了,这个女人现在在我这里很好吧,好吃好喝的供着,我还没想到怎么对付她,你想带走,怕是不可能。我需要一段时间好好考虑才行,不折磨她都对不起我自己啊,当然了,你要是非要带走,那也行,你也留下来,我们有事好商量啊。”

  卓风一挑眉头,看着我的眼神就有些变化了,深吸口气,也冷笑起来,“卓尔,你我夫妻多年,没想到你现在还变聪明了,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想,你叫我留下是想跟我重回以前的关系吗?我可以告诉你,不可能了,我跟她已经有了孩子,至于你跟我的孩子,我想我不喜欢了,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新人笑旧人哭,在我这里永远都只会心疼新人,她还年轻,会给我生儿子,你呢?”

  我之前告诉他我怀孕的事情相比李秘书那边是不知道的,我家里人知道的都很少,所以他这么说也是在说给外人听,我没反驳,毕竟他说的也是对的,我生孩子是很吃力,身体不好,怀孕也不容易,可他跟李秘书的孩子是否是真的?

  可听到他这么说,我还必须装作很在乎的样子,浑身一阵,咬住了薄唇,不知道此时自己的脸色也是否变了,我想要演的逼真,就要生气动怒,才能叫这个事情看起来更加令人气氛。

  安静了会儿,我豁然起身,绕着沙发走了一圈,一摆手,“关门,想走?想都别想,你在外面偷人我已经忍了,现在还闹出个孩子来,好啊,叫医生来,将孩子溜掉,我还不相信了,你卓风能下种,我就不能拔秧吗?”

  大门关闭,卓风的人就像冲进来,陆少此时坐了起来,转身对着外面大叫吗,“多少人都给我抓了,老子就不信了,白道我动不了,黑的还不行?有本事冲老子来,人我是收定了,想带走?一个都别想。”

  卓风仍旧安静的坐着,只看着我,有看看地上的的女人,继续冷声警告我,“这件事要想好了,是否这样对你有好处,卓尔,你该知道我们撕破脸的话对你没好处,并且……离婚与否,也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

  呦呵,又说离婚的事儿,如果他提这件事,我还能安静多跟他好好继续演戏,可现在我是真的生气了。

  我狠狠的一巴掌甩了过去,这个男人跟我每次提起离婚我都会无比生气,恨不得要杀了他,他竟然反复提起来,说的多了,就算是谎言我也会当真,他不知道我最在乎的就是站桩婚姻了?

  我满脸炽热的对他咆哮,“卓风,你想离婚我偏不,你想跟她双宿双飞,痴心妄想,想从我这里得到祝福,你也别想,你跟我结婚那天开始,就注定了我们之间这辈子都离不开了,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一起,你想离婚?做梦!”

  我被气的不轻,呼吸都有些沉重,大口喘息看着他,心跳都加速了。

  疯子哥安慰我,低声提醒我别动了胎气,我现在还处在关键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