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22节

  第1103章 拖延

  我这会儿才渐渐平息下来,听着外面的打斗声渐渐平息,我才收起脾气,等陆少的人将卓风带来的人都抓了进来仍在地上,我才一声喝令,“都带走。”

  车子上,我跟卓风四目相对,他在衣服底下轻轻的握住了我手,很暖。

  我刚才的怨气一瞬间就消失了,平息下来的我就好像才刚刚睡醒的一只慵懒的猫,甚至于嘴角都在不自主的微微上翘。

  李秘书被带走了,叶医生那边直接做流产手术,我管她是不是卓风的孩子,再也不会手软,已经欺负我到这种地步,休想叫我再对任何人保持半分仁慈。

  车子到了家里,是山上的别墅,里面的人出来接我们,站在门口的张川一脸茫然,他还对这件事知道的很少,看着我们回来,很是惊讶。

  我冲他点点头,里面的肖老大开始叫人安排,肖恩这边一个手势,所有的信号屏蔽,卓风的手臂上顿时冒出一阵青烟,碰碰巨响。

  他隐忍着闷哼一声,脸色苍白笑着对我说,“老婆,还好这个东西在手腕上,要是在身上我现在就完蛋了,怎么不提醒我?”

  我大惊着冲上去,看着他捂住的手臂的地上一个血窟窿,而那个窃听器已经爆裂了。

  肖恩跑出来,也惊吓不小,连忙说,“我就说吧,这个东西很危险,不能这么做,你们偏不听,快进去,我要被这个拿出来,这要是在里面时间久了跟血混合了,会很严重的。”

  我拉着卓风,一步不停,立刻有人递过来药箱子。

  肖恩一块一块的用镊子将残留的东西取出来,最后数了数数量,又不放心的拼凑到了一起,才舒口气,“没事了,我们暂时安全,可不知道卓哥那边的人会不会找到这里来。”

  “没关系,拖延一分是一分,卓风你快说,我们要怎么做,你告诉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想帮你也不知道怎么做啊。”

  他的手腕包扎好,我还不放心,偷偷的告诉人去找叶医生,过来给卓风消毒,这边几个人七嘴八舌的问和作风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一直没吭声,直到我们都问完了才轻轻吸口气,告诉我,“是。”

  这个名字我们都听的身体一颤,是他,果然是他,市内一把手,也就是卓风背后的大靠山。

  陆少果然说的没错,此人贪污了好几十亿,并且已经被发现了,现在开始转移家产,可是这么多钱想不被发现实在不容易,所以才会选择卓风,利用卓风的公司开始洗钱,卓风做的可是被枪毙的事情。

  李秘书是对方安排给他的小奸细,并且已经在身边差不多半年了,至于那个李秘书的妈妈就是当年跟着一把手的女人,所以这一层复杂的关系注定了卓风是必须要做的。

  卓风说,“现在我这边已经有了证据,加上之前陆少调查清楚的给卓尔保存的文件足够将他扳倒,可问题就处在之前调查他的那个女人死了,死的很蹊跷,是在我被放出来的那天晚上死的,这件事如果真的追查起来会算在我到头上,会很麻烦。所以想彻底的撇清关系只能暂时顺着他来,我想找个关键的机会转身成为污点证人,既然无法洗干净自己的嫌疑,不如直接反扑,那只老狐狸也不相信我会真心帮他,所以一直在想办法监视我,才会出这么多事儿。至于公司,我也是迫不得已,卓尔不能走,那只能冯飞走了,我们夫妻只要不离婚,这个大公司就是后盾,那老狐狸以为我已经搭上了全部才会对我放松警惕,可最近却逼着我离婚,我不得多做点事情出来叫卓尔这边抓紧。”

  我舒了口气,觉得这段时间的苦头真的是值得了,不管怎么说,我们的坚持没白费。

  我直接扑进了他怀里,他抱住我,低头亲吻,身子的有些颤抖,这才告诉我,“李秘书的孩子是那个老狐狸的,两母女共同侍一夫,说起来也很恶心,不过孩子打掉就打掉了,出生了也注定是个悲剧。如果上头的老狐狸真的要紧这个孩子,到时候无法撇清关系,真的赖上我,还真是没有办法脱身,来之前我还在想怎么处理这件事,没想到你做的很好,卓尔!”

  所有人也都舒了口气,可也因为太过震惊而都没说话。

  安静的房间里面只传来时钟滴答滴答的声响,突然陆少一拍桌面,“草,先不管那么多,既然我们证据很多了,就不在乎他老东西吃了我们,大不了我们鱼死网破。他以为自己能有多大能耐,你们是瑞士人,实在不行我安排你们跑路,材料往上面递交,通过王威的关系直接就能送到更上一级,到时候他就等着吃枪子。”

  卓风皱眉没说话,想来这件事也不是这么简单。

  我正低头琢磨要怎么能叫卓风在这里再住的久一些,疯子哥突然问,“冯飞呢?”

  冯飞出差了,下个月才回来,他将全部的钱都注入了我的公司,此时在海边那边的一个岛上开发了很多矿产,他去实地考察了,说是回来就有办法帮我保护住我的家产。

  卓风是知道这件事的,之前还特意叫人给我们用了绊子,冯飞险些就在路上出车祸,好在人现在没事。

  我没回答,卓风说,“很安全,走了也好,之前的车祸是我故意安排的,也是想做给老头子看,这样一来冯飞在那边暂时住着也回不来。是我通过人给他透漏了消息过去的,现在在那边没人能碰他的。等他回来电话,事情也解决的差不多了。”

  坐在最角落最近一直不太说话的顾程峰哼了一声,“害的老子我瞎担心。卓哥,你都回来了,别的先别想,你们夫妻先去楼上热乎热乎。”

  我脸一热,所有人都笑了。

  疯子哥还在后面推我,“去吧,我们给你把关。”

  我羞的没吭声,卓风却抱我更紧。

  卓风向来是脸皮厚的,竟一口答应了,“那我们去了,你们别偷看,耳朵堵上,卓尔叫喊声音比较大。”

  所有人哈哈大笑,我都要羞赧的抬不起头来。

  上了楼,卓风坐下来看着这个房间,先是吐了口气,跟着才拉住我往他怀里送,“回来的感觉真好,我整天睡不着,就在担心你,孩子没事了吧?之前我的保镖都在医院门口,我当时就是担心那老东西的人会来动你,好在他的心思不在你这边上,可李秘书那个女人手伸的太长了,整天没事乱来,我一直都提心吊胆。”

  怪不得我在医院的时候群保镖当时有些懵懂呢,后来也都离开了,不过那段时间我也觉得安全不少。

  我伏在他胸口上看着他,他最近好像苍老了不少,我无比心疼,轻轻抚摸着他的五官,低声有些情不自禁的说,“老公,我好想你!”

  第1104章 不分开

  情不自禁,卓风问我,“三个月了吗?现在没事吗?”

  我想了想,点头了,“叶医生说我最近身体很好,他给冯飞开了一个孕妇专门的吃的食谱,还叫我多锻炼,我之前睡不着,没事就起来锻炼,后来睡眠好了起来,最近能吃能睡,你看我都胖了。”

  卓风轻笑,一扫脸上的疲倦,眼角的皱纹都那么的温柔好看。

  我捧着他的脸,贪婪的看着,生怕他那边的人追过来了,他又要离开。

  我问他,“老公,能在这里住多久啊?”

  他没应声,直皱眉,低头亲吻我,许久后才说,“或许三五天,或许就用走了,老狐狸现在也是惊弓之鸟,有个风吹草动就会倍加小心,一旦知道我回来了肯定会怀疑,我回去了也没什么用处,还不如直接在家里陪你。”

  这么一说,我还真希望他不走了。

  我笑笑,一点头,“好啊,那我们就不分开了。”

  我抱住他,这才放松下来体味这样的轻松。

  他低头亲吻我,吻遍了我全身,才释放这么长时间以来的欲望。

  我仰头抓紧床头上的把手,他的挺入也满是焦急,担心我吃身体吃不了,每一次的进入都带足了温柔。

  他低头亲吻我的脖子,有些含糊不清的问我,“有多想我?我每天晚上都想你,多少次都想打电话给你,哪怕叫你发张照片给我都行,可我一想到你们会受到牵连,只能忍着,卓尔,说你爱我。”

  我忍不住的一声低喃,哼了一声说,“老公,啊,我,我爱你,啊,我受不了了,我想尿……”

  “来了,我们去浴室。”

  这么多年来,我的身体接受过三个男人的亲密,可只有卓风能够恰到好处的掌握的每一寸兴奋,叫我欲罢不能的一次次的在无比疲惫感之后又一次的感受到他的猛烈冲撞,我尽情的享受着这样的欢愉,体会着他带给我的欢乐,有些时候真的想就这样一次次的高潮迭起不断停歇下去。

  卓风也永远都像一个吃不饱的小狼狗,在我身上不段的索取。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大口喘息着将我放开,抽离的那一瞬就像抽离了我浑身的力气,我懒洋洋的伏在他怀里,继续享受着他的爱抚。

  他低头问我,“想我吗?”

  我一次次的告诉他,“我想,我想。”

  我想的要疯了,可他总是触手可及,却又无法碰触,我狠狠的吸了口气,看着他有些迷离的双眼,郑重其事的告诉他,“老公,我想你,一直都在想你,哪怕你之前做了那么伤害我的事情,到了晚上我还是像着了魔一样的想着你,你能回来真好。”

  他轻笑,有些凉的吻触到了我的额头,跟着问我,“那我们再来一次?”

  我一怔,也笑了。

  可好景不长,外面急促的敲门声提醒我们不能在这样温存下去。

  陆少大叫着敲门,“出来了,快点结束吧,叶医生来了,说是李秘书那边出了状况。”

  出了状况?如果没死,别的事情都好说,她已经是别人的情妇,现在却将手伸到了我们家里,我实在是无法忍受,卓尔房已经牺牲了自己跟她出双入对,我这个正儿八经的妻子都没有报复她,她却不知道收敛,想霸占了一个老头子之后还要来霸占我,简直是疯了。

  我问卓风,“如果她出事了,你该怎么做?”

  卓风头都没抬,含着我胸口前的蓓蕾,含糊不清的说,“随你的便,我还想要。”

  我嗤嗤的笑出声来,无奈的推他,却没推得动,他反倒身体反应更大,不等我有准备,一个挺深戳了进去。

  我浑身一颤,他低头眯眼睛打量我,“这样的表情我最喜欢,老婆,我们再来一次,那年叫他们等着去吧。叫出来,我喜欢听你叫。”

  我早就隐忍的难受,哼了一声,到底还是叫出声来,“啊……老公……”

  等我们洗澡出来,楼下的人都已经等了不知道多久,脸上满是不情缘。

  唯独陆少笑眯眯的打量我们最后引言怪气的说,“还知道下来啊,我以为黏在一起了。”

  卓风没吭声,我嗔怪他,“陆哥,没正经。”

  “呦呵,说我没正经?真是有意思了,真正没正经的是你们吧,这边这么多人等着呢,你看看你们,真的就放开了不顾我们的感受?这里坐着的不是没媳妇就是老婆不在身边的,多寂寞?”

  疯子哥憋笑,脸一红,摆手,“别闹了。说正经事,叶医生你说,李秘书那边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叶医生笑着一点头,拿了个文件出来,低头翻看了几下才说,“李秘书的孩子是个畸形人,已经快四个月了,因为孩子太小,并且一直都没有发育,并且我发现她的子宫有问题,这是之前流产太多造成的,已经无法包容孩子的生长,再有,她一直都在吸毒,所以才会导致孩子畸形。”

  我倒抽口气,这个事情还真惊讶,再看卓风的脸,显然他也是不知道的。

  陆少啐了口,“草,这女人疯了,才多大啊,这么糟蹋自己是不想活了?”

  卓风深吸口气,才说,“听说老狐狸当年看上她的时候她才十一岁,她的妈妈也是愿意的,毕竟跟着老狐狸可以衣食无忧,并且两母女在国外很多套房子,可李秘书现在却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也是想离开的,奈何自己不知道怎么做,才会一直想着要借此机会借用我的关系离开老狐狸身边,可她做的事情实在太愚蠢了,但凡是老实一点我也不会对她下手。”

  这还真是,卓风这个人向来对女人手软,当年的徐娇娇跟李思念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问他,“那你知道他吸毒吗?”

  卓风摇头,“我们尽管在同一个房子,可其实她是不住在那里的,晚上会被老头子的车子接走,白天送到公司,最多我们会出息一些大型的场合,走一走过场。”

  我当初还愚蠢的想那个女人真的跟卓风怎么样,现在想来当时都是被气昏了头脑子也不好用了,李秘书是老头子的人,就算是卓风想,都不肯会发生什么,那老头子怎么会将自己怀孕最喜欢的小妾送出去,那岂不是丢了钱和权利还丢了自己的种?

  可我们直接对李秘书动手了,那老头子该咬人了。

  我惊得脊背冒了冷汗,“卓风,不要回去了,我们现在对老头子的女人下手了,他那边肯定发脾气对你下手的。”

  卓风却摇头,“不会,他护着是护着,现在出事了也不会做什么,只能吃哑巴亏,老头子知道你这边有他的把柄,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悄悄的做事,不然我担心他们会对你们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