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23节

  第1105章 尽快解决

  可现在的关键是,我们只能困在房子里面,想出去,也是不安全的。

  卓风说要看看喵语,他忍着没去看已经很无奈了,现在回来了还不叫他看,实在太过残忍,可想到他因为要做戏给老狐狸看不得不将姨妈放了,就是想叫姨妈这边给我添乱,本来是本有把握控制姨妈的,现在却好,姨妈跑了,我不得不担心喵语出来的话会很危险,所以还是没同意将喵语送过来。

  好在现在科技发达,我们通过视频也能看到,视频上的喵语看着卓风哈哈大笑,说了很多的话,最近我都没能陪伴她,却不知道喵语已经会说这么多话了,奶声奶气的,可还是有些大舌头,她说完了妈妈还要给我们做解释,我们听了真的是又心酸又高兴。

  关了电脑,卓风一直不吭声,眯着眼睛想事情,我知道,他这是有在算计了,算计如何将我们从魔爪中解救出来,并且事情越快越好。

  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已经无法前行,只能原地踏步,等待老狐狸先动手。

  许久过后,卓风才说,“这件事,我要尽快解决。”

  我坏了孩子,我们还要陪伴喵语,这个家庭不能再遭受更多重创了。

  可出乎意料的是,上头还没动手,姨妈就先出现了。

  喵语在当天晚上失踪,妈妈急疯了,过来的时候脸都是白的,手里还攥着喵语的奶瓶子,身上的衣服破了一快,看起来十分狼狈,可她依旧保持镇定跟我说这件事的石墨。

  妈妈是打算跟喵语一起休息的,之前有人爬窗户,陆少那边叫人就窗子做好了防护,可谁想到,现在的是从门进来的,还有了家里的钥匙,直接开门进来,大半夜的进来人,强行将孩子抱走,妈妈吓得魂都没了,谢晶晶当时追了出去,陆少的人也跟了上去,可现在都还回来,也没消息,谢晶晶跑出去更是没拿电话,现在两头担心。

  卓风当时就肯定是姨妈做的,并且这件事是姨妈早已经浑水摸鱼,蓄谋已久,她没次都在我们有困难的时候给我们使绊子,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我深吸口气,这件事,握紧妈妈的手,到了此时我不能垮了,所以我也要安慰妈妈,“妈妈,喵语不会出事的,你别担心。”

  妈妈擦了把脸上的泪,“傻丫头,我没事,我是担心你啊,你还怀着孩子呢,现在妖精的是你,我最懂得当妈的感受了,当初你失踪的时候我就当心的半个月没睡觉,后来还因为此时跟你爸爸争吵,闹到了离婚的境地,我不想看着你们走我的老路啊,这件事你们可千万别互相指责,坏人最应该受到惩罚,你们需要的是互相的体谅和安慰,知道吗?”

  卓风摇头,搂着我肩头,捏的紧了,“妈,别担心,我们不会的,这件事也怪我,我不会怪卓尔,她可以怪我,不过你们放心,喵语不会出事的。”

  话虽如此,可我们谁能说喵语就不会出事。

  她才两岁。

  这一个晚上,我们都没有入眠,隔天一早,警方那边比肖恩多了一步有了消息,加我们现在就过去认人。

  可孩子穿着的是喵语身上的衣服,却是个男孩子,还是个我们不认识的男孩子,后来警方通过互联网上一搜查,才知道,这孩子是半个月前失踪的小孩子,当时是被保姆抱走了卖掉的,现在竟然找打了,可我们都喵语却没找到。

  警方怀疑这伙人是同一家子的,并且担心喵语已经被掉包后转移了。

  我当时就坐不住了,直接问卓风姨妈被送到了哪里,我要见她,哪怕是杀了她我也做得出来。

  卓风犹豫再三,亲自跟我一同过去,他的人还在乡下看着姨妈,昨天还收到消息说姨妈在村里面出现了,可等我们赶过去,发现郭家人已经销声匿迹的跑到没了影子。

  卓风怒的一把火点着了郭家的房子,却在地下室搜出来三个十来岁的小孩子,上去一盘问,都是别买来的孩子,当是卓风就傻了眼。

  我也愣住了,郭家的地下室很大,这是之前建造房子的时候特意就开造出来,别说是我们,左邻右舍都不知道这件事,并且看情况来说,三个孩子已经在这里住了好几年,听他们交代,从前这里住过二十几个,后来都没了影子也没在回来,昨天晚上郭家人还给他们送晚饭,可早上就没有送了,也就是说,一大早或者是昨天半夜就消失了。

  时间上开看,郭家人是在抱走了喵语后失踪的,并且现在已经逃出了城。

  这样一来,我们想找都难,我当天晚上就跟着出去的警察一起路上盘查,在相隔三个城市的一个乡下,找到了郭家的一个远方亲戚,那孩子也十六七,不会说话,只会摇头点头,不会像鞋子,后来被在地下室找到的三个孩子指正他不是郭家的孩子,只是因为不会说话就被郭家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来样,一般都是那个孩子给送饭菜。

  可这样一来盘问也不方便了,耽误了时间不说也耽误了寻找的最佳机会。

  国内地方这么大,一旦喵语被送到了人烟稀少的地方,想找回来就真的难了。

  三天后的晚上,我不得不因为体力不支撑不住而赶回来。

  躺在床上,我觉得天地都在转,周围再没有了从前的蓝天白云,只有阴云密布,满是昏暗。

  我的喵语没了,我的魂也跟着走了,对待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了。

  尤其看卓风,我莫名的开始痛恨他,可又清楚地知道,我不该恨他,他也不是神仙,哪里会知道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可我们的孩子,确实是被姨妈的人带走,并且消失的无影无踪无踪的。

  我市场在想,喵语不出生多好,那她就不用面对这样的困境了,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除了一点没有希望的漆黑远方,我不知道要如何做。

  三天后的中午,警方叫我过去问话。

  我坐在冰冷的凳子上,看着面前坐着的好像机器一样的警察,身上的警服是那么的亲切,我的全部希望都寄托了给他们,可现在他们却再浪费时间在盘问我。

  “喵语是你们的亲生女儿吗?”

  我冷笑,没吭声,这根我女儿失踪有什么关系。

  他们又问我,“之前因为你的举报破获的几桩贩卖人口的案子中,你得到了什么好处?”

  “放屁!”我激动的大骂,一拍桌子,手心都发麻,紧紧的盯着他们,真的很想现在就一刀子劈死他们,这群走狗,一定是那个老狐狸派来的,想在这个时候给我试压,简直可笑。

  我警告他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谁,我告诉你们,我来这里之前已经告诉了记者,一旦我出了任何事情,报道都会一五一十的报道出来,包括你们上头的那个老狐狸做的见不得人的勾当,想为难我,做梦!放我出去,十分钟后我不出去,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第1106章 真是没有天理

  他们安静的坐着,对于我的威胁丝毫没任何反应,只像个机械一样的继续对我盘问。

  起初我真的很生气,可问题多了,我也安静下来,开始思考,明白了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只是单纯的想叫我自己混乱,再一次刺激我的心理疾病复发,如果可以。

  可我现在内心的脆弱不是这件事,难道他们不知道我作为一个母亲在对待喵语的事情上是十分强大的吗?

  渐渐地,我安静下来,像看动物一样的看着他们。

  大概过了半小时,我的律师到了,给了他们一个文件,我则安全的出来了。

  律师告诉我,“上头的人开始动手了,如果再有人要求叫你们接受调查千万不能直接就过去,我担心我下次就没有办法叫你们出来了。”

  我知道他的担心,不过我也不会再来了,除非我真的犯了法将我逮捕,想利用这种方式对付我,还真没有那么简单。

  利用国际这个便利我也会立刻叫离开这里。

  上车之前,我回头看了一下这里的建筑,庞大而又巍峨,真的很胸围,这里象征着正义,可真正的正义有些时候到了这里却成了泡影,想翻身都艰难。

  我感慨的说,“找我女儿这件事做的比较好,给我使绊子却很容易,真是没有天理。”

  律师也无奈的深吸口气,有交代我说,“最近还是不要出来的好,你的身体也吃不消,现在还怀孕,这要是进去了丢了孩子,就得不偿失了。”

  律师在提醒我,我打掉了李秘书的孩子,那老狐狸肯定会报复,可李秘书的孩子是个畸形儿,难道出生了就好了,叶医生也说,那还在李秘书的肚子里面已经无法存货,我不过是做了好事,如果这件事叫那个老狐狸知道了,他该感谢我。

  我不禁冷笑,看样子也是要找个时间见一见那个老狐狸了,距离上一次见面是三个月前,当时我还感谢他一直帮我,现在我恨不得想一刀子捅了他。

  对于仇恨,我卓尔可不会手软。

  回到家一开门,就看到卓风正满脸愁容的在客厅里面徘徊,见我进来,几步走过来将我抱住了,先是舒了口气,跟着才说,“很担心你,没事就好,喵语这边有消息了,我想自己过去看看,你身体吃不消,还是在家里等我消息。”!

  我一怔,高兴不已,兴奋的浑身都是力气,“真的,我也要去,我现在没事了,带我一起去。喵语在哪里,我要去看看。”

  他皱眉说,“是在山上找到了一个倒卖人口的转点,正打算要将孩子们拿出去卖,当时有个买家在问路,正好就问到了我们的人这里,当时就多了个心思说是想上山去看看,因为很多这样的窝点都在山上,没有监控方便转移,所以就跟着去了,没想到就发现了很多小孩子,所以叫我过去认人,那边比对的照片是对的,可发来的视频不是很清楚,山上信号也不好,我必须过去看看才行。”

  说这话,卓风已经收拾好了一个小包裹,戴上了帽子,还贴了胡子,衣服是军绿色的风衣,这样一看还真不像他了。

  卓风还不能露面,这么直接出去了很危险,万一被老狐狸那边的人抓了回去那可就就没命了。

  我连忙抓着他的手阻拦,“老公,我知道你肯定要去,可我不能叫你一个人社险,想去就带上我,我们一起去。”(!≈

  他怔了下,低头看我的肚子,发愁的皱眉。

  我们的孩子在山上,万一被找到那真的是万事大吉,可如果不是我们还出事了,互相肯定心里过意不去,可我们更知道,彼此是分不开的,哪怕出事了也不想叫彼此分开,为此,他很是沉重的深吸口气,将另外一个鸭舌帽扣在了我的脑袋上,“我们分头走,到了地方在汇合,我叫陆少送你过去,我这边有肖老大他们,也会很安全。”

  我一点头,“好。”

  他先比我两个小时出门,出去的时候已经天黑,上了肖老大开的车子,需要开车三天才能到。

  我则大张旗鼓的坐上了陆少的房车,为的就是吸引老狐狸的注意力,可在中间换了三次车子才顺利的走出城。

  在隔壁市内,陆少利用假身份买了几张飞机票,可我们却坐下一班飞机离开的。

  三个小时后,我先到了山上,此时卓风那边仍在路上,我跟着陆少在这里的一个小镇子上暂时住下来。

  我无法了;联系上卓风那边安排的在山上的人,不能擅自行动,可也无比担心,陆少说叫我暂时好好修养,他亲自去看看,回头给我消息。

  中午的时候,我吃了饭躺下来,才觉得有了困意,电话就响了。

  是个陌生号码,我起初没接,最近事情多的我都不敢接任何电话,可没多久电话又打进来,我仍旧没接,如此三次通,那边再没打,却发了消息,是一条很长的短信。

  “卓尔,是我,李思念。”我的心猛地跳了起来,手都在发抖,有些不敢往下看。时隔多年,她怎么会有我的新号码,并且这个时候联系我做什么?

  我盯着“李思念”三个字,紧张的握紧了拳头。

  放下电话许久我才镇定下来继续看下面的内容。

  “卓尔,我知道了一些事情,可我现在在国外,帮不了你,李妍整天看着我,折磨我,却在两个月前病发死了,李思思说要借我回国,我没有同意,如今也已经没有了力气和心思去找争抢什么,在李妍折磨我大这段时间理我想通了很多事情,明白了当初我的所作所为是多么的愚蠢和坏,我以后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相信你会很痛恨我为什么还活着,可我想,只有我还活着,才能弥补我的过错,李妍留了一笔钱给我,我想现在我能帮助你们只有钱了,需要帮助,尽管开口,我会叫李思思联系你们。至少她那边还能帮你们在暗中疏通关系,那个老狐狸不好对付,一切小心。”

  我反复阅读这个短信的内容,好像在字里行间中真的读到了李思念满是忏悔心思和那份诚意,可一想到当年她对我们做的事情,我就恨得牙痒痒,简直无法忍受她仍旧还活着的事实。

  李妍竟然死了,看时间来算,当初李思思主动要见我的时间上来看,就是李妍死的当时,估计也是那个时候李思念叫她来关照我,才会有了那么一次的见面。

  可李思思却对我恨之入骨,她能帮我也是不可能,自然,李思念的这条消息我没有抱任何希望。

  本以为这件事会石沉大海,不想。深夜的时候,卓风的微信发来了视频,第一句问我,“李思念联系你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