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2节

  第102章 姐夫,亲我

  卓风的姨妈震惊的没敢再说话,只怔怔的看着我们,那双眼睛里面充满了对我和卓风的恨意。

  李思念却说,“卓风,阿姨是我带来的,你不用这样对她,有事情冲我来。”

  卓风是轻轻扫她一眼,冷笑一声,拉着我问李思念,“卓尔一直在问我娇娇的死是否跟你有关系,我想就算没有直接关系也有间接的关系,可你要知道,我跟你之前只有交易,如今交易已经暂缓,你说的条件我做不到,我们的婚姻也只能无限延期,我希望你会找到你的下一个目标,却不是因为徐娇娇的事情继续拴住我和卓尔。在你心里,一直都以为你对徐娇娇又责任,不管是对她的家人还是对我,都该需要你的帮助,但是,李思念,你为什么不想一想,徐娇娇如果当年不是听信了你的话,她岂能一步步错下去,又不是因为你背后找了人牵动她的家人,岂会被家里人逼迫的离开家,你就一点责任都没有吗?”

  我倒抽口气。

  卓风从来不会这么跟李思念说话,就算两个人争吵,也是在无人的地方。

  今日卓风的话就好像无情的双手直接拨开了李思念的胸口,看到了她乌黑的心脏,叫我们所有人都看到。

  这样的赤裸裸的揭穿叫李思念无地自容。

  卓风真的不在乎她背后给卓风的公司下手试压了吗?

  我瞪大了看着李思念脸上的表情一点点变化,从平静到狰狞,最后是扭曲。

  可她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为自己辩解的话,只是那双好看的眼睛里面流出两行清泪。

  顾程峰妈在听到卓风提到徐娇娇的时候已经坐直了身子听着这一切,当卓风的话音停止。她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冲到了李思念跟前,先推她一下,跟着重重的巴掌拍上去,尖利的指甲要戳向李思念的脸。

  紧急之下,卓风的姨妈将李思念拉开了,推开了顾程峰母亲。

  场面一度混乱,卓风却拉着我上了楼。

  我一直回头看着情况,生怕闹出事情来。

  顾程峰妈的疯狂我一次次领教,这一次她更加癫狂,之前还在尖叫,此时却一声不吭,只奋力的想要将李思念撕扯开,给徐娇娇复仇。

  卓风置身事外的,一身轻松,他拉着我进了房间,关上房门,自己站在窗户前,始终没有吭声。

  阳光从窗帘外面洒进来,罩在他的身上,好似给他的身上镀了一层金光。

  隔着房门依旧能够听到楼下的争执,一阵阵沉闷的声响表示楼下的激烈。

  卓风始终镇定自若。

  我安静的走到他的背后,将他抱紧。

  他轻轻的叹了口气,“卓尔,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了。”

  每一次提出来都好像在身上隔开了无数条的伤口,鲜血淋漓。

  死者早已经安歇,我们活着的人却依旧在互相折磨。

  “姐夫,我知道,我不再提了。”

  他转身将我抱紧,我们像很多次的相拥,感受着彼此身上的温度。

  我仰头看着他纤细的下巴,顾程峰母亲的指甲在下巴上留下了一条触目惊心的伤痕,看上去是那么的叫人心痛。

  我轻轻碰触,他痛的吸口气,却笑着攥住了我的手,轻轻放在唇边亲吻。

  我的心头一跳,好似有一股暖流流窜到了心口上,又瞬间省蹿到了我的怀里。

  叫我有些意乱情迷。

  我一直盯着他好看的眼睛看,渴望着他那两片有些凉意的蠢落在我的嘴唇上。

  可我实在太矮了,他又特别的高,就算我垫脚也无法触碰到他的唇角。

  我不想自找没趣看到他躲开我的时候的眼神,灼伤我的热情。

  只忍住心中的火焰,看着他,无比深情。

  他似乎注意到了我的不对,温柔的低头,那唇畔就不自然的落在了我的额头上。

  我微微闭上了眼睛,却不知为何唇畔正一路向下。

  我的心砰砰乱跳着。

  可我始终没有等到他的蠢。

  我睁开眼睛,他已经不在亲吻我,只抱着我,看着远处,眼神里面有些空洞。

  他,仍然怀念的是徐娇娇。

  我在心底沉重的吸口气,那伤口,又放大了几分。

  我们就这样相安无事也没有任何继续下一步动作的互相抱紧,似乎只需要这样就会抵挡住外面所有的暴雨狂风,叫我们都安全的生活在对方的身边。

  楼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复了安静,一声声巨大的关门声之后,整个房子也恢复了安静。

  卓风对我说,“我给你请了两天的假,知道你心情不好,我想带你去散散心,今天怕是时间不够了,我们晚上动身,明天晚上再回来。好不好?”

  我望着他同样温柔的眼睛,温柔的回应,“好,姐夫,我都听你的。”

  他唇角轻轻扯起一个弧度来,薄唇又落在了我的额头。

  我只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他突然怔住,似乎想到了什么,深情也开始有些慌张,慢慢的将我松开,尽量做到自然,可已经不自然,“下楼吧,我叫家政过来收拾,你不要碰上了脚,我在厨房给你热了米粥,你过去喝。”

  “……好!”

  我没有再继续与他的眼神纠缠,转身就走。

  他却有些不舍,拉着我的手没松开。

  我知道,我都知道,姐夫是在乎我的。

  只是我们无法面对。

  他叫我的名字,很轻,“卓尔?”

  我点头应道,“姐夫。”

  他用了点力气,将我拽到怀里,情绪无比的激动,颤抖着肩头,紧紧的抱着我,似乎要将我揉进怀里。

  我能体会到他的不安和不舍,更能体会到他对我的这份心,因为我比他的感觉更为强烈。

  我听到了他因为激动而渐渐急切的呼吸,喷在我的脖颈间,拍打在我的身上,叫我刚才有冷的身子也渐渐的暖了起来。

  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好似雷鸣,我的身体也在发烫。

  我抬头看着他,他紧抿的薄唇上却仍旧是镇定。

  我吸口气,鼓足了勇气,“姐夫,你……”

  可话到了嘴边始终无法说出来。

  他只看着我,眼神里面情绪复杂。

  我不想他这样艰难,他已经痛苦了很久,将巨大的痛苦掩藏在自己的心口却从不说出来。

  我极其的喘息,开始主动,垫脚凑近他的唇,问他,“姐夫,亲我,好吗?我给你,我给你……”

  第103章 卓尔,对不起

  他没有对我的话做出任何回应,只深情的看着我的唇,良久,他好似想到了什么,眼神一下子清明起来,豁然将我松开,一直摇头,有些慌乱,轻轻推开我,“不可以,我,我……我对不起,卓尔,对不起。”

  我看着他慌乱的样子比躲开我的时候还要叫我受伤,我就是这样的难以叫他接受吗?

  他突然说,“你跟顾程峰才会幸福,我先下楼了。”

  咣当一声。

  一只沉重无比的锤子敲打在我的胸口,而这个拿着锤子的人就是顾程峰。

  顾程峰的样子和卓风的样子交替的出现在我的眼前,叫我神经紧绷,头痛欲裂。

  我抱着身子蹲坐在地上,看着卓风逃离的背影,心彻底的被撕扯成灰烬。

  他在楼下收拾了个干净才叫我下路,此时已经不是喝粥的早上,而是吃中午饭的中午。

  他将外卖摆在桌面上对我说,“没有餐具了,只要叫外卖,我叫司机去买餐具了,希望是顾程峰用的那种风格,你洗了手过来吃。”

  他一直没有看我,我却一直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看。

  可卓风没有任何异样,一点点都没有。

  好吧,据说大人都有这种本事,掩盖一切的尴尬和不愉快,既然我一直说我是大人了,我也要学会这些才行。

  我洗了手出来,坐在他对面,接过他递给我的筷子,手指相触,我的身子酥麻了一阵,我想他会该也会跟我一样的,可我却只看到他一如往常的表情,低头吃饭,帮我盛汤,将勺子递给我,这会儿挑眉看我,对我平静的说,“快吃,趁热。”

  我怔怔的点头,“恩,我吃。”

  吃过饭,气氛也似乎好了不少,他开始收拾,我抱着玩具熊坐在沙发上看着他。

  等他扔了垃圾回来,坐在了我身边不远处,展开报纸,一面喝咖啡一面问我,“想好去那边都玩什么了吗?”

  他要带我去另一座城市,就在隔壁,那里有温泉,有新开的游乐场,有山有水,还有过山车,可以看到两座城的全貌。

  我想了一番,坐到他身边,“姐夫,你陪我去坐过山车吧,我想看看两座城市的全貌,又是我的家乡现在的全貌。”

  从前我总是喜欢跟着二表姐坐在山上的山头上,窝着两块石头的中间,啃着她从家里偷出来的馒头,就着咸菜吃,看着山下的风景,那个时候我们真会满足啊,吃的肚子很饱,不管吃的是什么,那份满足是这辈子都无法想象得到的。

  但因为是偷来的食物,我们回去后都会遭到一阵打骂,可那段时间最为开心。

  现在家乡变样子了,家里的坏人也都不见了,换而来的是旅游胜地,该是更美了吧!

  卓风同意了,点头答应我,回头轻轻揉我头顶,“好,我们晚些时候出发,先看看夜景,到了之后再住一夜,明天看白天的景,感觉会很不一样。”

  我兴高采烈,“好!”

  他也呵呵的笑,回头看我,一双好看的眼睛完成了月牙的形状。

  晚上出发,他拉着我坐上飞机,我们买有买包头等舱,只能坐在普通舱,坐下后他叫我坐在靠窗的位子,递给我眼罩,他担心我没休息好晕机,叫我上了飞机就睡觉。

  不过才两个小时的飞机,我也睡得很舒服,倒在他的腿上,就好像睡在了床上那般舒服。

  下了飞机接到了顾程峰的电话,问我为什么一天都联系不到人,我告诉她我电话一直在楼上放着,家里的事情我告诉他之后他那边很长时间都在叹气,跟着对我说,“对不起卓尔,我妈那人就是太情绪化,我姐姐就跟她一样,你跟卓哥好好玩,我很快回去了。”

  顾程峰很快回来了,也很快回法国了。

  他只能在国内停留半个月的时间,上次他在跟他哥哥通电话的时候我都听到了,他不能陪着我考试了,可他没对我说。

  我是不会叫他为难的。

  考试而已,我不会叫任何人失望。

  我们下了飞机,直接去了过山车的缆车山上,姐夫就在山上定了酒店,吃了饭就出来,时间刚刚好,华灯初上,到处灯火辉煌,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实在叫人心情大好。

  夜景很美,可看不大清楚,姐夫情绪很高,一直在拍照,转了一圈回来,已经到了半夜。

  我们回酒店后,才被告知,预定好的酒店就只剩下一间了,刚才一直联系不到我们本人。

  我看着姐夫,知道他为难,其实我也为难,经过今天的事情之后叫我知道不能跟他太过亲近,因为我现在是顾程峰的女朋友。

  没想到,他却答应了。

  下山需要三个小时,这个时间上下去的车子不少,可时间太久,旅游旺季的此时还真未必能够预订到房间,他考虑的是,不想叫我太累。

  房间还算干净,两张床相对摆放。

  他帮我铺好了床,叫我先去洗澡,等我洗澡出来,就看到他站在窗户那边吸烟,神情落寞,刚才进门前的那份兴致全都没有了。

  我心口被揪扯的难受,悄声走过去,习惯性的在他身后将他抱住。

  他的身体很明显的僵住了,随后将烟蒂按在烟灰缸里面,转身看着我,却没抱我。

  对我说,“吹干净头发再出来,不然这样睡觉会生病的。”

  我点头,转身就走,他突然叫住了我。

  “卓尔?”

  “恩?姐夫。”

  “我睡沙发,你睡床。”

  我看一下,沙发上铺好了被褥,可明明是两张床啊。

  他继续说,“床很小,你睡的时候习惯乱踢,所以拼凑在一起了,你自己睡足够。”

  啊?

  我睡觉不老实吗,我都不知道,顾程峰也没跟我说过啊。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抓了抓湿漉漉的头发,“知道了姐夫,那你睡沙发可以吗?不如我睡地上吧,铺好被褥也不错的,这里很干爽的。”

  他摇头,“听话。现在快去把头发吹干,空调开着会着凉。”

  “……哦,好的。”

  等我吹好了头发出来,他也进去洗澡了。

  我没急着躺在床上,抱着枕头瞪着他出来一起睡。

  他出来后穿的严严实实,宽大的浴袍好像将他淹没了一样。

  我看着发笑。

  他愣一下,问我,“以为你都睡了,怎么还不睡?”

  他一面擦头发一面往外面走。

  我笑着摇头说,“我等你一起睡呢。”

  他顺手关了灯,“睡吧,明天早起。”

  我听话的躺下,仰头看着他的方向,他看了一会儿电话才躺下去。

  房间里面非常安静,更因为在山上空气非常的清新,周围也无比的安静。

  可这到底是酒店。

  隔音不是很差,可也不是非常的好。

  隔壁或者是楼上?那一声声啪啪的撞击声冲击着身体上的每一个神经。

  我眼睛瞪的老大。

  翻来覆去的煎熬。

  等我豁然起身,以为姐夫已经熟睡,打算进卫生间稳定一下情绪,却看到姐夫也在翻身。

  我不知道是不是中邪了,什么都没想,赤足往他那边走。

  低头正对上他的眼睛。

  热烈而又惊慌。

  我弯腰,薄唇灵巧的找到了他的嘴唇的位置,舌尖灵活的探入,贝齿起开,是他口腔里面牙膏的味道,很甜,透着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