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24节

  第1107章 噩梦李思念

  我没意外卓风知道这件事,心态也很平常,说实话,李思念现在已经不能在我们之间构成任何威胁,就算她回来了,我也不会多在乎,如果卓风真的在乎她,最开始也不会利用她,可李思念竟然在我之前就联系了卓风,我很是惊讶。

  李思念如果真的是诚心要弥补我们之间的恩怨的话,就该主动避免跟卓风联络,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先去联系了卓风在来联系我,这不是想武断的挑起我们之间的恩怨吗?

  我没应声,在猜测李思念那边是如何跟卓风说的这件事,卓风还能主动来问,说明他是在乎的,并且很在乎。

  卓风又说,“她跟我联系了,如果没有跟你联系最好,如果跟你联系了不管她说什么你都不要在乎,尤其不能答应她的任何条件,现在她人在阿联酋,已经嫁给了那边的一个富商,她的丈夫还有三个妻子,她经常忍受丈夫的虐待,之前李妍还活着的时候就将她给卖了过去,现在李妍死了,没人控制她,在李思思的帮衬下她想回来,所以我猜测她是想主动跟我们和好,目的是要逃离那边,我们现在已经自身难保,没时间管她的事情,她……”

  顿了顿,电话那边没了声音。

  听卓风的语气是很着急的,他知道了这么多不知道是李思念告诉他的还是早就知道,不管是哪一种,卓风能在李思念联系我之后提醒我这些,说明他是打心底里不接受李思念的。

  我放松下来,告诉他,“卓风,她跟我联系了,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不会听她胡说八道的,你放心好了,再有,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怎么做,可是我在好奇,你这是在担心什么。”

  他深吸口气,电话里面传来的呼吸声就像是沉重的石头,重重的砸在我的身上。

  我想,卓风在决定对女人下狠手的时候如此犹豫,他对李思念是真的很在乎的。

  我说,“卓风,我以为你不在乎她。”

  卓风没吭声,那看来我说的对了。

  我笑笑,“我知道了,挂了吧!”

  电话挂断,我的心开始难受起来,李思念只通过一个电话就轻一点将我跟卓风之间的矛盾挑了起来,如果她真的回来了,那我们之间会发生什么?

  陆少总说我跟卓风是任何人都不会破坏的一对儿,可多少年走来,我们分分合合多少次,这还不呢个说明我们之间其实是很好被破坏的吗?

  尤其,李思念的出现,会更加容易的破坏我们的感情。!

  卓风总对女人狠不下心来,当年的徐娇娇,后来的李思念,再后来的张朵,以及后面出现的所有女人,在出现之后破坏了我们之后现在依旧过的很好。

  我真的不懂卓风会为什么这么心软,可他对待我前几任的丈夫却从未如此手软过。

  我不禁在想,卓风是否真的对那些女人动心过了。

  他总说心里只有我,可现在算下来,他可是对每个女人都不错的,只不过对我好那么一点点,可这不是我需要的。

  我扔了电话,心情烦躁的在房间里面徘徊,最后直接打了电话给在国外的人,电话接通,那边传来低沉的声音,“卓总,许久不见了,您遇到了危险吗?”(!≈

  这个人是王权的手下,当初王权出事后他曾联系过我,说是为了表示对王权的款式和我对王家的贡献会帮我做一件事,不管多艰难,多会做到。

  我想,整件事其实很简单。

  我说,“是。我要一个人的命。”

  半小时后,卓风的电话又打了进来,两厢沉默。

  沉默中我的脑子处于胡乱中,想象着他此时的心里活动,卓风是想跟我道歉还是想跟我解释呢?

  可现在我已经发现了他内心中角落小心思,就算他在跟我道歉也无法改变什么。

  到底还是我先开了口,“卓风,我们是夫妻,很多事情已经过去,那些陈年旧事我希望你也忘记,至于她……我只想求证一件事。”

  他很是沉重的嗯了一声,不等我发问,主动告诉我,“那个女人我不会在乎的,只是在想如何做才能叫你这边舒心,你想怎么做?”

  我没应声,只在想,卓风在追问李思念的解决,他这么想知道是真的担心她还是在担心我。

  在衡量了一会儿中比较后我说,“卓风,我想你不需要知道,就好像我不会追问那么多女人之中你最在乎哪一个一样,只要我们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好。”

  我想,婚姻走到今天,成为我们如今样子,已经很不容易,既然那些事实鲜血淋漓,我何必再死心眼的追问,就算答案会是一个叫我无比高兴的肯定答案,可我已经无力想知道最后的结果。

  如今的我们,早就没了从前非要在一起的激情和坚持。

  不管我们是否承认,能够走到今天已经无法叫我们继续像从前一样互相坦诚相对了。

  卓风只轻声交代说,“好,我知道了,你小心。我明天早上到,时间不早了,你继续要休息。”

  我看一下始终,下午三点,卓风的借口还真是拙劣,我没揭穿他,只挂了电话,盯着时钟上的指针看了会儿,滴答滴答,过去了三个小时,房们被陆少敲响。

  陆少进来,好奇的看着我,“怎么了?”

  “……”我一怔,笑了,“没事啊,才睡醒,有点没精神。”

  “不是,你这是有事,我可是很清楚你的脸色的,你自己去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像是没事吗?是不是在担心卓风?被担心,他不会出事,那人知道自己怎么隐藏,身边还有人跟着呢,不会出事的。”

  我笑笑,知道自己向来是瞒不住事情的,可这件事还真没打算告诉任何人,只对他说,“知道,就是担心而已,我没事。我想现在去山上看看,那边还是没消息吗,卓风也说联系不上对方,那边信号很差,打了电话也接不到,接到了说话也费力气,就算是发了信息也需要半天时间才回复,但是对方没有喵语的确切照片,之前发过去的都是半岁前的,我真担心又扑了个空。”

  陆少无奈的一点头,皱眉说,“山上地形复杂,这里是有名的贫困县城,山上很多人放羊,住在山上的人很多,我们直接过去未必就能找到,我的人上去打听了一番都险些被那群人哄下来,他们可真是一群刁民。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叫穷山恶水出刁民,说的就是他们。”

  我深信陆少的话是真的,当年我住的那个村子就是这样,家家户户都买媳妇,自然对于外来的陌生人很排斥,卓风当初去村子里面写生,最开始还遭到了哄赶,后来来的次数多了卓风还买东西送村子的小孩子,才渐渐的被接受。

  可那时候时间长,岁月短,现在的我可等不了去磨合什么事情。

  “陆哥,我还是想过去看看,你带我去。”

  第1108章 讨好

  陆哥呵呵的笑,看那表情也是不情愿,“别吓唬我哈,哥哥我现在胆子可笑,你可知道那边多危险,并且你还怀孕呢,你现在去?不想活了?你不为了自己着想也要为了才三月的孩子着想,听话,安生坐在这里等消息,卓风一来,我们就上去。”

  我坐立不安着,可也只能这样。

  等待,最是折磨人的一件事。

  深夜,卓风到了。

  他风尘仆仆的,浑身都带着露水,推开门的那一刻直接扑到了我身上,我被吓醒了,看清来人才安心下来。

  他说,“担心你,所以来的急了些,你继续睡,我们天亮才出发,那边有消息了,对方说是喵语,但是因为他们人少,对方人多,不敢轻易进去,也怕打草惊蛇,我这边报了警,叫李队长跟着我们,天亮就进发,肯定会把喵语救出来。”

  我看时间才凌晨两点,这会儿卓风过来天亮就走,那肯定是不睡觉了,并且哪里还睡得着,我们可是喵语的父母,她都失踪差不多半月了,这段时间不知道喵语多害怕,我紧张的坐起来,“老公,我们现在就动身,我着急,一刻见不到喵语都不行,我们都来了,现在就去。”

  卓风按住我,头埋在我脸上,就好像哄一个不听话的孩子。

  我很激动,无法叫自己镇定,都火烧眉毛了,真的想立刻就将喵语带回来。

  卓风说,“听话,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复杂,也不危险,但是这件事我们不方便露面,一旦被对方知道了我们都在这里,老狐狸那边肯定会对市内的家里人动手,那李秘书还在我们手上,这会儿要是老头子知道了什么,真的动手,我们也只能认栽还不能还手,等一等,稍安务燥,我们会将喵语安全带回来的。”

  我还想说什么,卓风就像一条丝丝困住我的铁链,将我全身都捆住了。

  我无力的推他,“我不闹了,你不要压着我的肚子,我们好好睡觉吧,天亮就出发。”

  卓风却不依不饶,伸手在我的身上来回的摸,叫我的心都像是着了火。

  都这个时候了他还这么想要,难道不担心喵语吗?

  我嗔怪他,“什么时候做不行啊,非要这个时候,你疯了?手拿开,你摸的我很难受啊。”

  他嗤嗤的笑,“想做的是你吧,我就是想叫你安静下来,手也没乱摸,就是想摸摸我们的孩子,这段时间叫你受委屈了。”

  我哼了一声,“你还知道我受委屈啊,我都被你逼得想杀人了,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好事?”

  他蹙眉低头亲我,直接封住了我嘴唇,“这不是在讨好你吗,就是想求得你原谅,不满意的话就开条件,我都照做。我想好了,喵语找到后我们直接不露面,这些事情交给老狐狸的对手去做,我们把资料复印双份发出去,直接离开。”

  说的轻松,那这边的朋友跟家人管了?

  “卓风,你说的轻松,我们真的走了,那家里人怎么办?还有,姨妈呢?姨妈还没找到呢。”

  他怔了一下一点头,“是啊,我给忘记了,还有她。你帮我想想,她能去哪里呢?这个时候做这么一手,我真的不得不怀疑她跟老狐狸之间有什么关系了。”

  说来也是巧合了,最近一直都相安无事的姨妈却突然做了这件事,简直是背后捅刀子,叫我们瞬间乱了方寸,这么顺着思路捋顺下去还真的不怀疑姨妈跟老狐狸之间的关系了。

  我问他,“那你有没有证据证明姨妈就是安然背后的大黑手?”

  卓风摇头,翻身躺下来,手臂伸出来直接抱住我,跟着对我说,“我也按照你的思路想过这个问题,可其实真想不对,姨妈如果真的是,早就会发现了,上头很重视这件事,这一次的巡查组可是中央派来的人,肯定会一丝不苟,姨妈做的再密不透风也可能不被发现,所以就算姨妈对这件事有参与,顶多算是个参与者,她不会是最后对手。”

  我还真么想过这些,可一个老狐狸已经叫我们鸡犬不宁了,再加上一个姨妈,我们真的手忙脚乱。

  时间很快过去,卓风接到电话叫我们直接过去,说是人都抓到了,直接认人。

  卓风挂了电话先是吐了口气,一脸的凝重。

  我知道,他这是在担心,怕我们已经有了十足把我的事情就怎么落空。

  我坐在他腿上,依偎在他怀里,低声告诉他,“我不怪你,妈妈担心的事情尽管我也想过,可我不会因为喵语出事就指责你,这件事我也有责任的。”

  卓风楼紧我,低头在我脖子上亲吻一番才松开我说,“我知道,我知道也有些害怕了。”

  我的心忽闪了一下,觉得身上被人狠狠的戳了一刀,痛对我脸部扭曲。

  当初卓风一个人带着我从山上逃出来,后来又为了我做了很多事情,甚至亲自动手处决了开车撞我的杀手,再后来我们经历了很多,可都没有见到卓风害怕过,此时他却亲口告诉我他害怕了。

  我紧张起来,安慰他,“卓风,别担心,喵语那孩子肯定不会出事,就算……”我把心一横,说,“就算被卖掉了,也肯定是个想一心对她好的人家,不会出事。”

  这是最坏的打算,再坏一点,那就会成为第二个我,或者是月子那样的人,只为了生孩子而活着的傻姑娘。

  我也害怕起来。

  我们从未像今天这样害怕过,只期盼,喵语真的别出事。

  到了山上已经七点多了,天早就亮了,山上还有些冷,风吹来,扫在身上,冷的人浑身都在发颤。

  他拉着我,顺着崎岖的山路向上,最后站在半山腰的一处破窝棚门口停了下来。

  门口站满了执勤的便衣警察,里面很多孩子的哭闹声音,还有男人的低吼,不知道里面在做些什么。

  卓风紧张的手心发汗,传给我,更叫我紧张的脚步不稳。

  我们在门口前的三步远的地方停下来,看着黑漆漆的房门里面。

  许久,喵语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心口上的时候咚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爸爸,妈妈!”

  我从未像今天这样害怕过,一想到小小的喵语被人送走了,面对着不知的未来,最后很有可能被人送去做千人枕的地方,就好像灵魂被人抽出来不停的鞭笞,一阵阵的寒意从脚底升腾。

  卓风激动的有些眼红,没有落下来的泪水触动了我。

  我牵住了他的手,“老公,喵语很安全,我们回家。”

  他恩了一声,抱紧我们两个,低头告诉我,“我再也不会叫你们受这样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