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26节

  第1111章 双胞胎

  谢晶晶被我的样子吓了一跳,无奈的吸了口气才说,“等一等就知道了,人都说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所以啊我觉得,现在卓风肯定很安全,你别忘了他可是污点证人啊,并且这件事牵扯到的人那么多,他还想自己无罪释放,肯定要在里面周旋,那时间就肯定很长。”

  是吗?

  我狐疑的望着她,抹了把脸上的泪。

  谢晶晶有说,“我来找你可不是跟你说卓风的事的啊,我是想叫你陪我去逛街的,你去不去?我好给你的宝宝准备衣服穿。”

  我愣了下,低头看肚子,“才五个月啊,现在去准备吗,还不知道男女。”

  谢晶晶指着报告上的一行字说,“你傻了?是两个男孩子,这下可有闹了,叶医生那边做孕检一直都可以告诉对方男女的,都是有钱人家的孕妇,自然是不会在乎男女,好像有钱人都喜欢女孩子,这样更容易叫家产稳固,你忘记了利益联姻了?”

  我怔怔的点头,好像是,我还真给忘记了,我这里是男孩子吗,那卓风肯定不喜欢了,他一直都喜欢女孩子的啊。

  我说,“卓风说喜欢女孩子啊。”

  谢晶晶无奈的轻轻吐了口气,一伸手,搂住了我的脖子,故意将肚子隔开了地方,跟着告诉我,“你啊,脑子里面全都是卓风了,可你忘了你现在也要生活,你还有照顾好三个孩子,你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你可不单纯只是卓风的妻子,卓尔,振作起来,好不好?”

  我……

  我是三个孩子的母亲,是妈妈的好女儿,是赵启的好妹妹,我的面前不光只有卓风,他是我的全部,可没有了他我仍旧需要生活,我要振作,我还有处理公司的事情,他的公司,我的公司,以及我们所共同创办的卓尔集团,我们拼死赚钱不就是为了给我们的孩子打好基础吗,卓风回来也希望看到我亲手撑起来的一片天,我不想看到他失望的眼神。

  谢晶晶的话提醒了我,叫我重新振作。

  我当时点头答应,“好,我们现在去逛街,去哪里?买什么?”

  谢晶晶哈哈大笑,捏了把我的脸,“去给我的干儿子干女儿买衣服,你看喵语穿的都是去年的款式了,你这个当妈妈的真是不合格。”

  我看一眼那边坐着低头玩玩具的喵语,心痛的拧眉,“好,我要给孩子们买衣服。”

  商场很大,这里我很久都不曾来过来了,上一次来还是一两年前,当时我过生日,卓风说亲自给我挑选一个我喜欢的包,我之前的包很多了,他总说我的不够多,恨不得将全部的包都搬回家,可我喜欢用的也只有那么一两个。

  在买卖的店铺里面我驻足,想着很久前的过往,眼前浮现的是卓风温柔的样子,可此时……

  我转头,谢晶晶笑眯眯的拉着我,“喜欢?我知道今年一款新的包很好看,我送给你。”

  我没拒绝,跟着她进去,看着她塞到我手里的一款黑色的手包,愣神了许久,上面的钻石装饰是出自疯子哥的手,他说这个设计的灵感来自我手上的戒指,我举起手来互相比对的看了一下,笑了,真好看。

  谢晶晶笑着说,“哎呀,真配,买了,哎,小姐,给我拿两个,一个白色一个黑色。”说完,谢晶晶对我说,“黑色趁你的脸更白了,我喜欢白色,我就要白色那个,行吗?”

  我点头,“好!”

  她付了钱,提着袋子跟我一起走,到了门口好像注意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忽然脸色很不好的看着某一个地方。

  我惊愕的看过去,在玻璃窗户的后面站了两个人,背对我们,一个身穿红色的羊绒大衣,另外一个穿着黑色的皮夹克,截然不同的两个风格。

  可那两个女人我好像不认识,难道谢晶晶认识?

  我好奇的问,“怎么了?”

  谢晶晶看我一眼,脸色不好的摇头,“没事,走吧!”

  我没多问,跟着她离开。

  在婴幼儿的专区,我买了很多新款的东西,还给喵语特意准备了一件礼物,是从前卓风喜欢拼做的手工房子,我想自己也试着做做,帮喵语开发一下自己的大脑。

  正跟谢晶晶商量买一种的好,突然一只纹着血红色玫瑰花的手伸了过来,手里是一只中等的小盒子,那上面的图案是双层的洋房,跟着熟悉的声音传来,“这个不错,跟你的新房子很相似。”

  我的心陡然一惊,豁然抬头,对上一张苍老却仍旧有些美丽的脸。

  怎么说呢,这多年来我们之间各自发生着不同的悲惨,可作为受害者,我总以为我会好过,却不想,世间上很多昨儿的人是永远不会得到惩罚。

  眼前的李思念老了许多,她四十不到,可已经老的像个五六十的女人。

  身上高档衣服趁了几分高贵,可仍旧与她此时的样子格格不入着。

  她笑了,脸上痕迹更深,对我说,“这个真的很好,我家女儿也喜欢的。”

  她有女儿?

  不等我追问,她又说,“我回来了,带着我的女儿,呵呵,我拿到了一部分钱财,阿联酋那边富有,几百万对他们来说就是一辆车的钱,可对我们来说却很多了,我想带着女儿生活在国内还不错。”

  我没应声,只觉得跟她……我恨!

  我没伸手去接,任由她一直举着手里的东西对我说话,态度谦和,我不想买账。

  她笑笑,放下了盒子,回头指了一个地方,“我女儿跟李思思在一起,你不介意过去看看吧?”

  我介意,很介意,她的女儿跟我没关系,我也不喜欢看别人家的孩子,尤其是她的孩子。

  我总以为,猫生猫,狗生狗,那么她生的孩子也一定是个坏心肠,所以我说,“不必了,我不喜欢,请你走开。”

  谢晶晶也说,“这位女士,你这样出现在这里好像不太安全,作为有前科的人,你最好还是离我们远一些,不管你是什么身份,还是个恐怖分子。”

  李思念不生气,依旧笑呵呵的,只一点头,跟着告诉我,“我来也是担心卓风,不过你别担心,我不会再跟你抢了,想必以前我没抢来现在也更加不会抢到手,只是我心里放不下,所以我会想办法帮你们,他那边,我相会没事的,你放心好了。回头我打听到了消息就告诉你,你别担心!”

  我呸,我发狠的横她一眼,“狗屎改不了吃屎的,你也一样,走开!”

  什么端庄,什么礼貌,在李思念面前我一点都不想要,只有她滚开,我才会觉得好过一些。

  她还是笑笑,没有理会我的粗暴,这才转身走开了。

  我舒了口气,捏紧的拳头渐渐松开,看着她刚才放在架子上的盒子,好奇的皱眉,不禁在想,她怎么知道我跟卓风现在住哪里,好像我们住的地方知道的人不多。

  第1112章 我要她死

  李思念一走,谢晶晶就开始给张川打电话说这件事,说完了义愤填膺的告诉我,“这个女人肯定没安好心,我们不能给她好脸色,回头好好治理她。”

  李思念?

  我最近的记忆力不是很好,但我还是记得之前交代的那件事。

  回来后,我找了很久的电话纪录,才翻出来已经删除的号码,之前想着这件事做完了我跟这个人就没关系了,所以直接删除了那个人的所有联系方式,谁想到那个人竟然没做到,还叫李思念回来了。

  我将电话打过去,那边很久才接听,听声音该是才睡着。

  我问,“知道我是谁吗?”

  那边嗯了一声,告诉我,“知道你会打过来,所以我要县说清楚一件事,那个人我杀不了。”

  我问,“为什么?给我个合适的理由,你这样有违背最初的承诺,那我是否还要相信你?”

  他呵呵一笑,“你必须相信我,我不杀她有我的理由,卓风现在是否回去了?”

  我没应声。

  他说,“没有吧,李思念过去了是吧?她有办法帮你们,这么重要的人留着对你没好处吗,为什么要除掉?”

  不,就算世界上只剩下李思念一个人有这个本事,我也不会求她帮我,但凡是卓风跟李思念有任何牵扯,我都不会接受。

  我说,“我没同意你这么做,你觉得你擅自做主了我会因此而感激你吗?”

  没想到那个人却说,“我不求你的感激,只不过是想完成当年王权老爷子的一些嘱托罢了,你以为你多重要,并且你那么有蠢,呵呵,我要求你的感激还不如我自己想办法,你以为你多有本事?再有,李思念回来了你以为她就安全了吗,就算她是阿联酋的人,可还是个要犯,这样的人回来多少人盯着她,你不动手她也自己很难保全自己,并且……一个可以利用的人,为什么不好好利用?”

  我深吸口气,肚子里面窝了一团火,他为什么插手我的事情?!

  我说,“用不着你支配我做什么。你只管做好你的分内之事,我要她死,懂不懂?”

  他只笑,仍旧在说,“别怪我没提醒你,李思念很重要,当年李家跟老狐狸之间多少勾当,你可知道?你杀了李思念,那卓风那边可真的没救了。”

  我大惊,所以当年卓风做事背后拿了钱收买那个老狐狸,帮助李思念出来,还有一层关系是因为离家跟那个老狐狸之间的关系不一般?

  我没吭声,只觉得自己心跳加速,浑身难受。

  默了会儿,那个人又说,“说你蠢还有那么点聪明,你不吭声就是想明白了吧?好啊,那就别埋怨我了,这件事我做不了,就算做,也要等你那边安全饿了才能做,不然我怎么跟王权老头子交代?”(!≈

  我还想在说什么,他那边已经挂了电话,我独自坐在凳子上发呆。

  李思念我是不会去求她的,那个女人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主动管我要条件的机会,我一旦开口,我会很被动的成为她的把柄,她会无限制的对我开条件,如果我因为要救卓风就拱手将卓风送出去,那我才是真的蠢。

  我生气的摔了电话,发愁的捂着脸,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安静,冷静,不能冲动,办法肯定有,一定是我没想到。

  现在的情况是上头捂的很严实,想做什么都没法子,那么只能找内部的人,并且对这件事了解不多,不在其中之内的关键。

  我之前因为破获了人贩子的案子结交了不少内部的人,可也都是下头的基层,对这件事怕是知道的也不多,就算知道也不会主动说,我也不想因为这件事给他们添麻烦,可从侧脸了解也不是不可能。

  我记得在跟随我们去山上寻找喵语的时候那个小刘是跟着卓风关系不错的一个小公安,问他……

  我心思一动,拨打了他的电话。

  小刘为人很热情,说话大嗓门,估计是平常办案子的习惯,做事也很利索,瓮声瓮气的问我,“卓总,这是有事啊?”

  我不好意的笑笑着说,“是啊,有点事,我想问之前安然的那个案子,现在怎么样了。”

  他那边有些为难的哦了一声,突然环境变的很安静的告诉我,“卓总,你不是为了这个事情吧?”

  我笑,傻子都知道我现在是多么想知道卓风的下落,可我不能直接说,直接承认了那连最后一个可有知道卓风下落的先做都没有了,我说,“不是,我知道你们都不知道,就算是问你们也白问,我只是想问关于安然的那个案子到底怎么样了,你也知道,我一直怀疑的是我的姨妈。”

  小刘叹了口气,“这件事我也奇怪,你说所有的证据都指向那个老太太,可是人找到了之后全部的口径说她跟这件事没关系,郭家多少人都承认自己参与了这件事,你说她怎么能一点不参与呢,我当时就想在调查看看,可现在都结案了,我手头上事情又多就给耽误了,那卓总这边有线索?”

  有线索就好了,我会毫不犹豫的将姨妈送进去,可这件事我就是不相信她是无辜的。

  我说,“其实我也只是怀疑,你也知道有些时候直接很准的,可我不甘心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你那边能不能给我点线索,我想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

  他呵呵笑,“要不是卓总对我们有功,我还真……那我就说了啊,这个案子吧,奇怪就在奇怪在全部的指正都跟那个老太太没关系,你也知道,家里人,做事情哪能一点风声都没有呢,我想她不光知道,还是主谋,只是郭家人想保护她,毕竟现在我们没有真正的证据指向全部的郭家人,所以他们主动承认了还招人了,顺便把很忙找回来很多的孩子,这有利于他们减刑,有的甚至无罪释放,生气就在这了,我给你提供个线索,卓总那边也方便调查,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那个老太太在卓家有一笔钱,是现金,找到的话那就可以直接查了,一问肯定能问出来。卓总是生意人,该知道这里面的弯弯吧?”

  是的,郭家人的账户上的来源都是正常,并且没看出任何不对,所以倒卖孩子的收入肯定是现金储藏,那么遗照刚开始的粗略计算,收入还不小,几个亿是有了,这笔钱在哪里?

  我也疏忽了。

  我说,“知道了,我知道怎么做,回头有了线索会联系你。”

  小刘连连道谢,跟着又说,“那个……卓总。”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聪明人之间是不需要那么多话也明白我的意图的。

  可我还是装傻充楞,我好奇的问,“什么,还有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