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28节

  第1115章 妈妈,奶奶吓唬我

  我真想挑起叫来给我妈妈拍手叫好,妈妈真是厉害,三言两语就将姨妈的话给噎了回去。

  我忍着笑,就看姨妈脸色不好的扔了水果,哼了一声,起身离开了。

  妈妈笑呵呵的,轻轻拍我的脸,提醒我,“这个女人阴狠的厉害,不能小瞧了她,你要小心啊。”

  我自然知道,不过姨妈现在在的手掌心里头,她也做不出什么坏事来,我将她叫来,只是想收集一些有关她的罪证,这个女人,我可不想叫她善终。

  姨妈算下来今年也有五十六七了,这样的年纪要在里面待几年,不掉层皮也不会好过。

  人贩子啊,听说这样入刑的人进去了都会被虐待,只是不知道她这把硬骨头在里面能撑多久。

  隔天一大早,姨妈就提着自己的小包出门了,看样子还挺兴奋。

  见她高兴,我也高兴,只是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一切还要再看看才行,我担心她这边已经有了怀疑,故意给我演戏看,叫我露出马脚,她以为她能反侦察我就不能了?

  我通知我这边的人现在不露面,叫姨妈自己去就是了,至于计划,这都是计划之内,只要姨妈还活着,想找到证据不难。

  一个小时后,姨妈回来了,手里还是那个精致的手提包,同样买了一些水果,可今天她的脸色可不是很好了。

  我笑笑,主动跟她打招呼,“姨妈,心情不好吗?脸色那么差?”

  她横我一眼,没吭声,自己进了房间,再没出来。

  直到晚上吃完饭,她才推门出来,而我正在客厅用耳机听她与别人的电话录音。

  之前肖恩给了我一个窃听器,我一直都没用,现在这个东西可是真的派上用场了。

  姨妈打了一个下午的电话,对方该是个男人,说话声音粗犷,隔着电话我都在窃听器里面听得很清楚,他们说的都是黑话,我不是很懂,但是我也猜出来个大概,意思就是对方反悔了,她扑了个空,所以那个通话的男人该是转手出去的卖方,很是不高兴的跟姨妈计较了一个下午这个事情的损失。

  这些话已经坐实了姨妈就是人贩子集团的人,可不能证明她是主谋,并且看样子,郭家出事后人贩子这边的人还是没停手,只是更加小心了。

  所以这段录音并不能证明什么,我做了处理后只发给了刘警官,那边问了我很多问题,我都没回答,最后他那编制交代我,“随时等你消息,一切小心才行。我也在打听你想知道的事情。”

  跟聪明人做事就是会轻松许多,不过我们之间再也不算是交易,只能说是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努力。

  我这边可是没少帮他的,他因此备受褒奖,还升职了,这些我都没有对外公开过,足以用我的付出从他那边拿到我想到的一切。

  卓风啊,你一定要挺过来。

  之前心理疾病严重的时候,整天幻听幻视,我总以为卓风就在眼前,那时候看到的卓风就是一个瘦骨嶙峋的人,我早已经认不出是他了,不知道现实中,卓风该是什么样子。

  我心痛的皱眉,关了电脑,收起来送到楼上的卧室,习惯性的上锁,正扒钥匙转身,姨妈竟然突然上楼来了。

  她手里端了个水果盘子,里面放了很多应樱桃和才切好的菠萝,冲我笑了,“卓尔,我知道我对你们不好,可我现在不是在改吗,你喜欢吃樱桃,喵语喜欢吃菠萝,我都给你们买了,尝尝吧,很新鲜的。”

  我接过来,看一眼,这个东西是很诱惑人,可我还真不稀罕,喵语更加不会吃她给的东西。

  我轻轻的笑,“真是谢谢姨妈了,可是我们现在都不喜欢吃这些,并且……味道有些坏了,姨妈你该不会被人骗了吧?现在外面那些卖水果的很多都是骗子,把次品的卖掉,好的留着,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还是扔了被吃了,这样吃了对胃也不好。”

  姨妈呵呵一笑,眼神如刀,狠狠的在我脸上剐蹭了一下。

  我毫不在意,一转身,将盘子里面的东西都到倒在了垃圾桶里面。

  姨妈最后瞪我一眼,转身离开。

  我知道她上来是做什么,她想接近喵语,更想知道我一直锁门的目的。

  殊不知,我房间里面什么重要的东西都没有,窃听的东西我听了以后发到邮箱保存做备份,电脑里面的全部删除,凭她的本事可是找不到什么的。

  她自己匆匆下楼,去了饭厅坐着,妈妈已经做好了饭菜,保姆阿姨在打下手,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叫老师跟喵语轻易下楼来吃。

  老师推辞说有事,我看她也不像是有事的样子,拉着她一起。

  坐下后老师有些局促,筷子都不敢拿,我给她盛饭,还将几样我妈妈做的最好吃的菜送到了她跟前,老师腼腆的冲我笑笑,跟着说,“我很久没这样吃过饭了,之前在学校也都是自己,我独立习惯了,除了跟小孩子在一起能叫我放松,跟成年人在一起我总是很不自在。”

  是啊,小孩子天真,带来快乐,可成年人总是带着慢慢的利益攻击性,叫人紧张是正常。

  老师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话很少,低头吃完了就想走,喵语小小期盼的眼神里面满是着急,拉着她的衣袖不吭声。

  老师也心痛起来,蹲下身子抱住了喵语,“小喵语,听话哦,老师要回家了,明天再来,好不好?”

  喵语泪眼汪汪的看着老师,撅着小嘴巴。

  我看着有些怪异,就问,“怎么了?”

  老师看我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我心口颤了颤,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抱起喵语,带着老师去了书房。

  房门关上,喵语主动说,“妈妈,奶奶吓唬我。”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

  老师也说,“那个人是奶奶吗,我看这不像呢,她一出现喵语就害怕,还说晚上奶奶会在房间里面吓唬她,可孩子的姥姥说晚上都锁门的,进去带人的话她会知道,我想这多是喵语自己幻想的东西,可为什么会有这些幻想啊?卓总,你家里这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隐瞒,我想还是早点带着喵语去找个心里看看,这样下去对她很不好。”

  我深吸口气,抱着喵语的手有些抖。

  我理解喵语的惊恐,孩子再小,也是有记忆的,懵懂的年纪,她更是将这样的事情记在脑子里面,并且懂事的叫人心痛。

  老师走后,我一直陪着喵语,看着她睡着了才下楼。

  姨妈坐在客厅看电视,习惯性的握着遥控器,妈妈坐在她身边,两个人没说话,可妈妈是不喜欢看这样的电视剧的,总说电视剧里面的人三观有问题,不是重男轻女就是圣母玛利亚,反正看不惯,她更喜欢看一些新闻和娱乐节目,可妈妈不吭声,依旧坐着。

  姨妈却盛气凌人,看个电视都争抢。

  第1116章 想爸爸

  鲜明的对比下就能看出来,两个人的品质是多么的不同。

  可姨妈在这里,我还真不能叫她如此嚣张。

  我走上前,抢走了遥控器,回头调了娱乐节目,跟着回头警告姨妈,“想在家里好好住着,就给我老实点,你该知道这个家是我的,不是你的。时间不早了,姨妈该回去休息了!”

  姨妈盯着我的眼睛都要冒出火来,气氛一度变化,在我以为她要反抗的想大吵大闹的时候,她竟然起身,直接离开了。

  妈妈紧张的起身看着我,“没事吧?卓尔,你还大着肚子,不要跟她硬碰硬,就是看个电视,我没意见的,你坐下来。没事吧?气到了没有?”

  我笑,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没事,就是站的久了有些累,我坐下来歇会儿。妈妈,一会儿睡觉之前记得把房门反锁,知道吗?”

  妈妈恩了一声,眉头打结,回头看了一眼姨妈的房间,再看喵语的房间说,“我就是担心她做出什么事情来,你大着肚子不容易,哎,要不然叫冯飞回来吧,之前他在这里我还很放心的,家里多个男人,也是一种保证的。”

  以前我觉得男女都一样,可这样的事情还是觉得多个男人好一些,毕竟在体力上男人是很出众的,可冯飞现在在出差,并且他一直住在家里也不方便,不如就叫陆少过来住,之前陆哥也说住过来照顾我们,我都没同意,就是不想耽误他那边找佳佳。

  可现在佳佳一直都没有消息,想来佳佳是真的不想叫我们找到的。

  我说,“那我就叫陆哥过来吧,冯飞那边忙,没时间,并且也不方便啊,是不是?”

  妈妈点头,这才舒口气。

  隔天,陆少就来了,我才打电话,他就过来了,看样子很是悠闲,提了个很大的包裹,放在地上咣当一声,喵语当时还在地上玩玩具,听到声音,立刻跳起来扑向陆少,“爸爸。”

  陆少呵呵大笑,“对,就叫爸爸,叫干爸爸多难听,就叫爸爸啊,想我了没有?”

  陆少双手轻轻托起她,亲了一口,喵语咯咯的笑,抱住陆少的脖子,笑着说,“想爸爸,想爸爸,还想亲爸爸。”

  刚才才缓和的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提到卓风,谁都的心都不好受。

  我无奈的垂头,面对喵语的无数次追问,我真的是无能为力,卓风啊,什么时候回来?

  陆少却不在乎的说,“亲爸爸不好,我这个爸爸不好吗?你不能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你看看爸爸我就是最好的例子,以前就是不懂事,像你一样,所以才会妻儿都不在身边,你说孤单不孤单?”

  喵语哪里听到懂,只蹙眉点头,拉着陆少指着地上的玩具说,“城堡,爸爸帮我。”

  陆少眉头打结,很是为难,呵呵一笑,“实不相瞒,你爸爸我比你还笨呢,不过我们可以一起动手做好,你教教爸爸这些都是做什么的。”

  喵语笑的合不拢嘴,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隙,“好!”

  气氛又好起来,可我的心情却好不起来,想到卓风,心如刀绞。

  回了房间,我追问了刘警官那边查的怎么样,他那边很久才回复我说,“暂时没消息,不用急,等一等就知道了,这件事很漫长,三年五载的都有可能。没准到时候卓总会一身轻松的回来,你们也能过太平日子了。”

  三年五载?

  如今等了三个月,我都要疯了,在等三年五载,我自己怎么过?

  我心慌起来,浑身都在颤抖,时间越久我越是担心,说情况好的,是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可说情况不好的,没消息就真没消息了,之前的马航飞机时间不就是这样,好几年都没有消息,后来再有消息只查到飞机碎片,人连尸骨都没有,销声匿迹,再没了踪影。

  我尖叫着冲下楼,开了车子就想去警察局找,我只知道当时卓风去了那个警局,之后才没了影子,我要去看,我要去闹,这件事卓风不是主谋,他也是受害者,为什么不能给我个明确的答案,还有没有天理了?

  车子还没发动,陆少就上去拔了车钥匙,留下我在车内大哭。

  他依靠在车门边上,等我哭够了才问我,“到底怎么了,你这样叫人不放心,说话!”

  我说,“刘警官说要等三年五载,我怕我等不起。”

  “放屁,三年五载,他一个小小的警察局队长就有这个权利胡说八道了?我去问问他,还想不想做队长了,拿了我们这么多功劳,他不帮忙就算了,还添乱,这是诚心的吗?你蠢不蠢,他这么说就是想耗着你,叫你帮他破案,我告诉你,这群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我哪里还有这样思维思考问题,只想着卓风真的要在里面三年五载,我连探视都不能,简直是噩梦。

  “陆哥,我真的怕我坚持不了,三个孩子需要爸爸,我也需要丈夫啊,家里需要他,公司也需要他,我们都需要他,他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走了,人也找不到,是生是死都不知道,这样的等待折磨人,要将我折磨死了。”

  陆少轻轻呼了口气,无奈的将我车内拉了出来,一伸手,抱住了我,像很多年前喜欢抱我的时候一样,轻轻安抚我的后背,低声说,“这件事你急也没用,我们只能等,可我敢说,用不了三年五载,卓风的问题不严重,只不过他手头上攥着重要的东西,你也知道上头那群人做事多么愚蠢了,可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件事迟早会露,一旦露出来一丝一毫,舆论压力那么大肯定睡引起人的注意,到时候就可以公开了。就是啊,这件事得需要我们来操控了,我那边已经叫人去准备了,过几天就在网上发布,肯定会有帮助。”

  我之前想过这个办法啊,可最近查的严,发上去的东西都被删除了,想买热搜都买不了。

  “陆哥,能成吗?”

  “能,你忘了你陆哥的本事了?白的不行,咱们来黑的,反正他们在明处我们在暗处,我的人都在国外,这些东西就算找到了也没什么责任,随便发呗,就是要制造舆论压力。”

  陆少的拍胸脯保证,果真见了效果,五天后的早上,我接到了电话,对方通知我,卓风可以与家属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