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29节

  第1117章 见面

  可接到通知是一回事,真的能否见到卓风又是另外一回事。

  陆少说的意思是上头肯定也会选择拖延,给我一点点好处,看到了甜头,等风头过了去直接动手,那怕是我们都很危险。

  这逼急了我,当天晚上我就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反正我是瑞士人,可以做人身保护,这样公开了,我反倒安全。

  没想到,新闻发布会才召开三个小时,新闻还没发布,我这边已经有人过来送消息叫我过去见卓风。

  陆少这边琢磨了会儿,还是叫我过去,并且安排了国外的记者,还联系了瑞士大使馆,我前前后后带了七个人,才去了市内的一个警察局。

  在里面,我果真见到了卓风。

  他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好像过的很好,人也胖了,许是因为一直不见阳光,身上白了很多,可还是肌肉结实,见到我的时候很意外,拉着我的手一直不吭声,等所有的人出去了他才问我,“你怎么来了,怎么进来的,谁叫你们进来的?”

  我说了情况,卓风听后一直眉头不展,半晌才说,“我还以为你们是被人抓进来的,不是就好,你们做的也没错,至少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可这件事不能闹的太大,不然我也不好说结果会怎么样,现在的情况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上头那边抓了不少的人,远比我们想象的人还要多,处理起来肯定很复杂。我的意思是卓尔你们先回国,去瑞士,至少在那边你们是肯定安全的,我在这里也放心。”

  他放心了,可我呢?我是肯定会放心。

  我无力的说,“卓风啊,你也要想想我们的感受啊,我还怀孕呢,我不想你出事的啊,并且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过多很不好,我担心你,你知道吗?”

  卓风重重的吐了口气,抱住我,担心碰到我的肚子,低头看一眼,愣住了,“这是……几个月了,为什么这么大?我记得当初怀喵语的时候也没这么大,你也不胖啊,怎么回事?”

  我噗嗤的笑出来,看他表情心情好了不少,“那你以为呢?”

  他轻轻的摸了一下,“不是假的,那这是……双胞胎?”

  我点头,“是啊,医生说我们家族就有这个基因,所以很容易是双胞胎的,就是是男孩子,你不喜欢男孩子。两个男孩子,家里一定闹死了。”

  “不不,我都喜欢,只要你生的,我都喜欢,真好,是两个,喵语要有弟弟了。只是……卓尔,我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在你生产的时候出去,至少我可以跟你保证我不会出事,现在的问题是上头想要我交出手里面的文件,可我知道,一旦送出去了我们就没了对方的把柄,那我们是否安全就不好说了,所以现在还不能交出去,我就只能被困在这里,理解吗?我知道你恨我,也在怨我,可这件事也只能这么做了,我真的是没有办法,等事情结束,我们马上回瑞士,再也不会牵扯任何事情了,我年纪大了,没有那么多野心了,就想跟家里人在一起。的确,你说的对,以前我总想着飞黄腾达,占据高位,可我失去的也很多,是我的自私才导致我们这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他终于承认了自己一直以来不肯放弃利益的愿意,不过他能够理解这些我已经满足,醒悟的还不算晚。

  “老公,我不怪你,能这么想我就知足了,只要你好好地出来我们就可以继续生活,可问题是你现在要多久能出来啊?马上过年了,我们还盼着一家子团圆呢。”

  卓风没应声,可看他的表情也知道,想出来,不容易。

  我没再追问,问多了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反倒叫我们都难受。

  我只依偎在他怀里,安静的享受着这一期的碰面,多么艰难的一次见面,叫我倍感珍惜,心里头的无数个问题却都只变成一个个无奈的叹息。(!≈

  半小时候外面的人催促我们现在就走,卓风依依不舍的拉着我的手,想送我出来,被人拦在了里面。

  我们隔着房门相望,就像是两个被人生生撕扯开的皮肉,这样的疼痛只有我们彼此才知道。

  他在里面对我反复大叫的嘱咐我,“保护好家里人和你自己,关键时刻你知道怎么做。”

  卓风这是在提醒我姨妈跟李思念吗?

  不管是不是,我都不会手软了。

  我们已经退缩了很多年,走到今天,多少人倒在我们跟前,就算我们学不会变坏也绝对不对变成只知道藏起来的蜗牛。

  离开后,我在房间里面安静的思考了很久。

  卓风事情我帮不上什么了,舆论制造的压力只能叫我们安全,迫使这件事进度快一些,可热度也只能持续几天,过几天人们忘记这件事后依旧回到从前的鬼样子,仍然是无尽的等待。

  可我的身边还有两只虎视眈眈的豺狼虎豹,在等待着将我和我的家里人撕碎呢。

  姨妈,李思念,还有被无罪释放的郭家。

  我深吸口气,觉得,云山雾罩,眼前一片黑暗,可也不是没有曙光,至少我知道了摆在我跟前的都是谁,这些敌人看得见摸得着,想对付他们,办法很多。

  可在将他们送进去的前提是我这边要玩够了他们,当年对我的折磨,不能一笔勾销,我能活着是跟卓风一路艰难的挣扎,可给我带来的痛苦,确确实实的是他们。

  我打了几个电话,得到了对方的回复,我这边只需要等。

  隔天早上,姨妈又提着小包出去了,这一次,没过多久,对方传来了很多照片,我做了保存,归档归类,同样将刘警官给我的短信也保存起来,做了截图后我直接打印,全都放在了保险柜。

  再过一天,姨妈依旧是老时间出门,可这一期,她没出现,出现的是一个陌生的男人,男人个头很矮小,看起来应该有三十四的样子,穿着花里胡哨的衬衫,这样冷的冬天却依旧穿着单衣,样子很诡异,走路还有些跛脚,可那双手却很是细嫩。

  他一手抱着一个包裹,从人群中穿梭,最后被我的人拦下。

  晚上,我去见了他。

  男人一直盯着我看,突然就笑了,“是你啊,你抓了我也没什么证据,到时候我还是会无罪释放。”

  是啊,所以我抓他并非是想将他送进去,在里面顶多蹲几年,出来了还会继续祸害好人,我岂能放过他?

  我笑笑,“是啊,你说的对,只是有一样你忘记了,我卓尔想除掉谁,悄无声息,不被发现的话还是很容易的,你说呢?”

  那个人不在乎的冷笑,不看我,蹲坐在地上,样子及其轻松,好似这一切跟他都没有关系。

  一个不怕死的人贩子其实很好对付,他不怕什么,我们就来什么。

  他也不过是蝼蚁,生活在最底层的坏人,这样的人就像个过街老鼠,只要被公开,不用我动手,也活不长的。

  我说,“好啊,那就送你去死好了。来人啊,照做吧!”

  第1118章 女孩子就是赔钱货

  两天后,街上出现了一个无人认领的死尸,全身赤裸,身上多处伤痕,其中新闻报道,致命伤在脖子上,是有人一脚踢坏了他的喉结,胃中又有淤血,喉结断裂,阻断了喉管,呼吸不上来,被自己的血水呛死的。

  此人死的尤其灿烈是我没有想到的,可我能知道,在城中村丢失了很多孩子,这群家长知道了绑走自己孩子的人就在眼前,私行是避免不了,不过全员参与的致死案件,最后无人问津,那尸体还是城管过去才发现,周围没有监控,人死了就死了,再没了任何线索。

  我将这个新闻在平板年脑上放大,递给姨妈看,时刻盯着她的表情变化。

  我感叹姨妈真是姜是老的辣,不管发生多大的事情,都能做到临危不乱,这是我这辈子都无法学到的。

  可我能知道,她颤抖的双手证明她已经害怕了。

  姨妈将平板电脑放下,脸色不是很好,眼神却依旧很灵活,跟着缩了缩脖子,哼了一声,“你给我看这个做什么,人又跟我没关系,我当年抱走喵语不是也没卖出去吗,女孩子不值钱的,都喜欢男孩子,男孩子是家里的香火,传宗接代,女孩子就是赔钱货……”

  “啪!”我狠狠的一个巴掌甩过去,力道很到,如果不是因为我怀孕身子不方便,我真想现在就对她拳打脚踢,将此人打死算了,可一个巴掌已经足够,我说,“姨妈,女孩子是什么轮不到你来说,你也是从女孩子的年代过来的,你也是女人,这样的话从你这个女人口中说出来真是奇怪,你看不起你自己吗,还是看不起生你养你的妈妈,身为女人,不为女同胞着想,你却有这样的想法,简直是恶毒啊。”

  她怔怔的看着我,捂着脸,眼神里面充满了浓浓的恨意。

  我却轻笑,起身晃了一下手,刚才那一巴掌打的实在厉害,我自己的手都有些疼了。

  不过制止了她胡说八道,我认为也值得了。

  我走上楼,听着喵语房中传来的读书声,笑了,心情大好。

  本以为这样要挟姨妈她会暂时老实一些,不想,晚上的时候就出事了。

  喵语的房中传来了哭闹声,房门开着,妈妈不在房中,而我看到了姨妈的身影。

  陆哥也惊醒了,掀开门跑出来,直接冲进去,掀翻姨妈,抱起喵语递给了我。

  姨妈本来就瘦,陆少力气大,用了力气推他,力道很大,姨妈整个人都飞了出去,撞在了身后的书架上,里面的东西滚出来,哗啦啦的一阵山响。!

  陆少怒吼,“老不死,你还想对喵语做什么,我现在就弄死你。”

  姨妈勉强从地上爬起来,满脸委屈,嘴角还有血痕,指着喵语说,“那好歹也是我孙女,我听到她哭,就跑上来看看,我做什么了?你们都在家里,房门反锁,我出不去,我能做什么?你们当我是什么人了,你门如果弄死我了,你们也要坐牢,卓风也不会放过你。”

  陆少冷笑,走上前,提着她往外面走,“老不死的,我倒要看看我弄死你了,卓风要怎么不放过我,还动我女儿,我叫你吃点苦头。”

  现在姨妈还不能出事,她别后还有很多大鱼没调出来,我追上去,陆少回头对我使眼色,那意思是告诉我不会出事,我抱着喵语哄着她,肚子太大了,喵语也很重,我勉强抱起来又放下,拉着喵语往我房间里面走。

  妈妈这时候上来,惊的一脸雪白,手里的水果咣当一声落在了地上,“怎么了?我去给喵语洗水果了,她说想吃樱桃。”(!≈

  我就说妈妈不会放开喵语不管,是姨妈钻了空子。

  我摇头,拉着妈妈进来,房门一关,阻隔了外面的吵闹。

  陆少该是不会动手打姨妈,可也绝对不会叫姨妈好过,那个女人,真是好日子不过自己找抽,不值得丝毫的同情。

  妈妈抱着喵语,哄了好长时间。

  妈妈一直自责,“我就是走出去十分钟啊,就十分钟啊,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喵语吓得浑身发抖。”

  就算姨妈没做什么,喵语也会吓得浑身发抖,小孩子是有记忆的,我低估了小孩子的记忆保存能力。

  我说,“妈妈,喵语是从前被姨妈吓到了,她一接近喵语就害怕,并且姨妈一再楼下,突然上来是出突然,你别自责。”

  妈妈深吸口气,亲吻喵语,心痛的一张脸都扭曲了。

  妈妈将从前没有给我的爱都给了喵语,我欣慰的同时也觉得愧疚,我自己一直事情太多,公司的事情就压的我头疼,现在还怀孕,身子起身都费力气,半夜睡不着,更加没经历照顾喵语,可孩子还小,我不放心交给别人,只能麻烦妈妈帮我照看了。

  “妈妈,喵语没事了,你别担心了。”

  妈妈低头看着喵语,小家伙眼泪汪汪,已经不哭了,抓着妈妈的手,奶声奶气的说,“姥姥,我不哭了,我没事了。”

  妈妈顿时哭了起来,抱住喵语,对我说,“孩子这么小,心疼啊,哎,卓风什么时候回来啊?也好照顾你们娘三个。”

  是啊,卓风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我无力的深吸口气,觉得心口第一块石头又加重了几分。

  谎言终究会被揭穿,妈妈不看报纸不看电视新闻,可卓风的事情已经在新闻上播放了,尽管名字很银灰,妈妈是大学老师,自然能明白里面的内容,到了被揭穿的那一刻,妈妈又该担心。我到时候又怎么跟妈妈和喵语解释呢?

  “卓尔,没事没事,妈妈没自责,你别那么担心,喵语也没事了,以后不接近奶奶哈,看到她靠近你就大叫抛开,知道了吗?”妈妈告诉喵语说。

  喵语点头,自己擦干净泪水,回头看看我,又看看我妈妈,跟着对我说,“妈妈,奶奶跟我说爸爸死了。”

  卧槽!

  我顿时暴怒,这么小的孩子她为什么要这么胡说八道?

  我先安抚了喵语,看到她对我点头了才起身出去。

  姨妈,她这一个星期就别想下床了,咒卓风死了,吓唬喵语,她真是毒蝎。

  我出来,听到姨妈的尖叫,陆少坐在沙发上低头摆弄手机,看我下来,那边一摆手,姨妈被从储藏室扔了出来。

  “想怎么解决?刚才就是吓唬吓唬,这个女人的心可是石头做的,吓唬不到的。”

  我拧着眉头走过去,看到了桌子上放着的水果刀,抓了起来,走到姨妈跟前。

  她这个人嘴巴毒蝎,心肠坏,身上没有一处是可以叫人值得尊重的,从前对喵语的伤害我会一点点讨回来,可今天的伤害我一定要讨回来。

  “陆哥,叫你的人将她带到地下室去,我想自己解决。”

  “行,走吧,我跟着,不放心啊,你拿刀子做什么,放下放下。”

  我笑,“没事,死不了人,就是想叫她知道点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