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31节

  第1121章 卓风,我想他

  我可不想她这么快的离开,这件事还没结束,她走了我去哪里查找这贩卖人口背后的人。

  陆少的人出来,横在姨妈跟前,居高临下,她瘦小的样子就像是个受气的小土豆。

  我没应声,姨妈也该知道的是不会轻易叫她离开,除非自己交代一些事情。

  可这番话我是不想说,那样我陷入了被动,反倒叫她得意,她那个人,就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叫自己翻身的机会。

  她盯着我看了许久,满是恨意,暴怒的脸上都要被怒火撑爆了,“卓尔,你这样虐待我,就不怕卓风知道了会埋怨你跟你离婚吗?”

  我还真不怕,如果卓风在在拦着我,那不知道提出来离婚的是我还是他。姨妈也太看得起自己在卓风心中位置了,难道她不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卓风对她的信任吗?

  不管是因为亲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姨妈已经不能称之为跟我们有任何关系的人类。

  她就是魔鬼。

  一个人贩子,并且是将摸着伸向了自己亲人的孩子,身为女人,非要生儿子却连孩子都生不出的坏女人,她竟然还活的那么潇洒,简直无法想象。

  我深吸口气,压抑住心中不断上涨的火气,对她说,“姨妈,你现在是什么位置自己也应该清楚,至于卓风那边如何对你,我可说不准,没准这些事情就是他授权的呢?呵呵,我以为你多重要,你的确是对卓风很好,并且还是她半个妈妈,可在这个世界上我还真是头一次见到自己的妈妈亲手将自己的孩子变卖两次的人,你可做到了,这么毫无人性的行为你还想得到卓风的原谅吗?简直可笑!好了,话不多说,我告诉你,你是走不掉的,今天离开,明天就会将你再抓回来,你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逃走?出国你也出不去,偷渡吗?怕是你这个年纪的人了对方都不会带你,那你能藏到什么地方去?之前你也不是没逃走过,还不是被抓了回来,呵呵!”

  我喝了口果汁,心想妈妈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最近的果汁都特别的好喝,叫我很开胃,可一大杯的果汁我只能喝三分之一,剩下的都被小喵语给喝光了。

  我喝了两口,有些心情好的放下杯子,看一眼姨妈,她仍旧跟陆少的人对峙,互相都站着没动,僵持着。

  我见也没什么意思,直接上楼,想睡一觉,正听到喵语在房中大声背诵老师交给她的诗词,我记得应该是李白的,很少有人见过的,写的很有已经,那种最后之后的感慨,抒发心中的激愤,在奶声奶气的喵语口中竟然是那么的自然。

  我笑了一声,推门进了房间。

  之前挂在墙壁上的一张很大的我跟卓风的婚纱照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墙壁上掉落了下来,刺死正歪歪扭扭的躺在地上,看起来十分的可怜。

  我心痛的走过去,艰难的弯腰将照片捡起来,想挂上去,发现是真的挂不上去,只能无力的放在一边。

  看着照片上的卓风,我思念的潮水又一次汹涌而来,觉得浑身的细胞都在因为思念而疼了起来。

  卓风啊,我好想你,想念我们在一起的每一个时刻。

  不管什么时候,每一次回想起从前的事情,都叫我沉浸其中,无法自拔,我们之间的争吵,恩爱,互相的关心,最后成为了一家人,这份甜蜜会因为岁月的沉积变得越来越厚重,可这么沉重的爱情却依旧要得到各方面的压抑,叫我们无法舒心的在一起。

  卓风,我想他。

  哭过了,我去洗了脸,看着镜子中自己的样子,似乎最近因为睡眠不好很是憔悴,还以为会胖很多,可我还是很瘦,只有大大的一个肚子在身前,透过薄薄的一层衣服,能看到两个小家伙调皮的在肚子里面蹬踹,我痛着却高兴着。

  中午的时候,冯飞回来了,买了很多东西拿过来,都是一些零食,之前我说喜欢吃酸辣的东西,这样很开胃,可我现在就算是开胃了也吃不下多少,只能看着零食都被喵语拿走。

  妈妈开玩笑说零食有人抢了,以后抢走你零食的时候更多。

  是啊,三个孩子呢,想想都头疼了。

  冯飞坐下来说了矿场的事情,开发的很顺利,现在已经在做后续的精细挑选的准备,并且在里面还准备了很多的加工厂,双边合作下我们是稳赚不赔的。

  畅想的很好,实际操作起来是很复杂的,看着冯飞脸上的自信,我相信他。

  说完了工作,他才说了卓风的事情。

  “我都听说了,你去看过他了吗?还能什么时候过去,我也想去。”

  我摇头,我也不知道,这段时间都在琢磨这个问题,可依旧是无尽的的等待。

  陆少说,“再等等吧,上头还没下来消息,这件事也急不得,并且上头已经有了消息,卓风是可以保释的,瑞士那边一直在做交涉,相信会很快了。”

  两国之间的交涉其实很漫长的,每天都在因为一个问题反复的推敲,到了最后解决的时候已经是不知道多长时间了。

  他们以为时间不重要,可对于我们来说,时间就是生命啊。

  我轻轻揉了一下肚子,越来越大了,我都有点承受不住这样的肚子了,孩子在一天天长大,已经迫不及打的想要出来看看和整个精彩的世界,可他们是否知道,自己的父亲还在狱中,我们要一起面对这样遥遥无期的等待,想来都是痛苦的。

  冯飞又说,“我去想想办法吧,估计会帮上忙呢,只是这件事吧,很不好处理,我们认识的在里面的人都受了牵连,卓风就成了烫手山芋了。”

  所以我们现在都指望舆论压力跟瑞士这边了,可希望渺茫。

  “冯飞,你工作要紧,卓风的事情我跟陆哥会想办法,到时候给你消息就是了。”冯飞为了公司,为了我们,已经耗费了整个青春,虽然说在工作上时候女人不少,可生活中他身边的女人却没有。

  以前我就听卓风说冯飞是工作跟生活分开的很清楚的人,所以在他看来,女人分两种,一种是工作上的利益关系,一种是生活中的真爱,听着很渣,可真要遇到了真爱他也会变,只是不知道那个女人什么时候出现。

  我想,就算遇到了,怕也是那个跟他想法一样的女人才行。

  我最近总是说这事情就走神,想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会儿冯飞已经跟陆少说了陆少公司的事情,正说到陆少的股票,最近一直在跌,冯飞再给他想办法,期间提到了新上市的一家公司,叫思念,是做房地产的小公司,可才发展起来就上市了,实在是叫人惊讶。

  思念啊?

  这个名字真够敏感的,我不禁想到了李思念。

  可人不能念叨,想到她,她就出现了。

  门铃连续响了好几声,一会儿的功夫保姆阿姨就将李思念从外面带了进来,对我说,“卓总,这个女人说是您的姐姐。”

  第1122章 你好啊,姐姐

  我笑笑,对不请自来的李思念打了招呼,“你好啊,姐姐!”

  李思念也应了,自己走进来,坐在了靠近陆少的那边的沙发上,扫一眼我们,“好,卓尔。”

  我没说话,陆少嘶了口气,“你这不请自来,肯定没好事。”

  当年李思念跟卓风在一起的时候陆少就瞧不上李思念,总说李思念是一条疯狗,咬住了谁就别想松嘴,当时我也不懂那些,就觉得李思念很坏,我不喜欢,后来慢慢明白了陆少的担心,李思念真的是一条疯狗,咬住了卓风,十来年了,都不想放手,现在回来,仍旧纠缠不休,这份执着如果她用来做生意,肯定做的非常好,可她却用错了地方。

  我不禁笑笑说,“是啊,陆哥说的针对,李姐姐来肯定不是好事。”

  李思念却不以为然,只笑着说,“随你们怎么说,我来还真是好事,不想听听吗?哦,看来是我打搅了你们说工作?”

  冯飞收起桌子上的资料,跟着一挑眉,眼神不善,问李思念,“思念的上市公司是你的吧?”

  李思念没回答,那结论也是肯定的了。

  陆少很是惊讶,跟着也就明白了,淡定的说,“还真是厉害,你一回来就搞上市公司,不怕之前你做的那些事情被人知道吗?一旦身份被揭穿了,那你现在的那点钱财可不够保命的,并且你还要照顾你的孩子。当妈的人了,怎么不知道老实一点?”

  是啊,怎么就不知道老实一点,她回来也就回来了,不搀和我们的事情我也没这么讨厌她,不管是出于好心还是恶意,我都很讨厌她。

  李思念,我们本就水火不容,永远都不会有任何交好。

  之前是我蠢笨,看不出她的目的,现在知道了,此人就是个吃人不吐骨还叫人帮着数钱的坏女人。

  我端着陆少煮好的茶水喝了一大口,温热,瞬间全身都暖了起来,可我看着她的眼神却很冰冷,犹如两只啐了剧毒的宝剑,直戳他的心口。

  我深吸口气,压抑心中的怒火,等待着她继续在这里说自己的事情,我是不打算理会的。

  李思念笑笑,很是轻松随意的摆了个姿势,跟着拿出来一个信封,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很厚,如果她不说,我还以为是钱。!

  她说,“这是有关于卓风的判决的起草书,你们很惊讶我是怎么弄到的吧,可我就是弄到了,不管你们是否相信,我就是弄到了,并且是真的。你们可以相信这个东西,可我还是要说,这个人情我不需要你们还,只希望在以后交手的日子里面我们还是那个认识的普通人,以往的事情我不希望再看到有人提起来,自然,是为了我好也是为了你们好。”

  真好笑了,伤害了人回头安抚我们一下再一次警告我们不能提起以前的事情,这个样的话她还真好意思说出口。

  我再深吸一口气,压抑住就要发出来的怒火,安静的听着。

  陆少没吭声,眉头都没动一下,显然是不相信的,并且也没将李思念的话放在心上,可冯飞去得很在意的问,“能说说你这个东西是怎么拿到的吗?”

  李思念笑了,对冯飞竖了个大拇哥,“还是冯总看得开,知道过去的事情既往不咎了就是对自己的仁慈,既然你如此相信我,我就说了实情。那个老狐狸,呵呵,当年是我的爸爸的同事,在我爸爸的手下做了很多年的文书,你们应该知道。后来我爸爸被调走,他留在这里,一步步登上来,自然,这里面少不了我爸爸的提拔跟教导,仰仗的也是我爸爸留在这边的关系。可现在呢?我爸爸倒了,他还在,说明书什么,说明他还是有本事的,至少比我爸爸厉害,所以这样的人我还真希望跟他攀上点关系,从前我管他叫叔叔,现在……他是我丈夫。”(!≈

  “咳,咳咳……”我一口水没喝好,呛到了自己。

  如果说姨妈是最有手段的女人我肯定服气,可没想到啊,李思念比姨妈还厉害。

  当年姨妈是想利用卓家的势力站稳自己的脚跟,钱财和势力都能因为卓家发发展起来,所以那多年她在背后做的贩卖人口的的勾当才会那么顺利,这里面少不了卓振东当年的帮衬,当然了,都是猜测。

  姨妈已经手段刁钻,没想到,李思念更加如此。

  之前他因为要扶持卓风的事业,利用自己的身份跟卓家搞好关系,才叫甚至逼迫的卓振东对我下跪,祈求我跟卓风分手。

  那短时间我过的简直生不如死,不想,李思念转战回来,竟然还利用自己的身份和自己的身体求得了另外一个身份,当今一把手的夫人。

  我倒抽口气,对于她的这个举动,我真是甘拜下风。

  李思念却说,“卓尔,别那么惊讶,我现在有权有房子有地,还有孩子,我只缺少一个老公,当然了,曾老公无所谓是谁吗,只要能保护我,我就愿意,他能保护我,我自然愿意接受,呵呵,你还以为我回来是想跟你抢走卓风吗?错了,我现在宁愿嫁给一个老头子,也不会要他了,卓风到底是无能啊,你们娘三个都保护不好,怎么保护我呢?是不是?冬休我放下了,我的要求只有一点,我的事情,不能外露。”

  摇身一变,李思念从逃犯变成了一把手的夫人,谁能想到啊?

  她走后,留下我们三个人在偌大的客厅里面发证,一时间都没转变过来这个弯弯。

  突然陆少一拍桌面,将那个信封扔进了垃圾桶,跟着说,“想操控我们,还真是太嫩了。”

  是的,李思念就是想利用卓风操控我们,刚才我就如此想了,可实在因为李思念的行为震惊到了。

  可李思念操控我们的做法现在已经做到了,我们不得不承认,她是真厉害啊。

  冯飞说,“暂且缓冲一下,这个事情我们接了就是了,只要卓风出来,余下的事情都好办,李思念无非就是想要我们闭口,那我们就不说。毕竟当年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少,我们不说不代表别人不就说。一旦卓风出来,我们立刻将矛头调转到别的地方去,说与不说,还不是我们说的算吗?”

  陆少一点头,嗯了一声,“并且这件事吧,李思念也没做什么,只不过告诉我们卓风判决的结果,难道她还能左右司法?”

  是的,李思念不能,她只能给我们传送第一手的消息,叫我一直担忧的心得意安抚,其实她根本做不了什么。

  那个老狐狸也不蠢的,当年是如何叫李思念出来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件事要是因为李思念被公开了,那他们都不安全,所以老狐狸宁愿将李思念收在身边,这样才是万全之策,一股绳子上的蚂蚱,谁都别想逃了。

  我轻轻呼了口气,这都是刀尖上舔血的事情,听着就毛骨悚然。